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老家的槐树

老家的槐树  作者:卢平记

发表时间: 2019-04-17  分类:散文  字数:1696  阅读: 950  评论:1条 推荐:4星

记得在六十年代初,也就是刚散罢吃食堂大锅饭时,我老家当年住的三间草房子的周围,有十几棵比碗粗的大槐树,当年人都叫它德国槐。听父亲说这槐树是1956年从老家下街迁到这里才载的。当时就住我们一家,没有左邻右
 


 

记得在六十年代初,也就是刚散罢吃食堂大锅饭时,我老家当年住的三间草房子的周围,有十几棵比碗粗的大槐树,当年人都叫它德国槐。听父亲说这槐树是1956年从老家下街迁到这里才载的。当时就住我们一家,没有左邻右舍。用当时的话说就是住的比较背,栽了这十几棵槐树,一是来护我们的三间草房,预防刮风下雨受到侵害,二是到夏天也能遮遮阳光。但谁也没想到在三年自然灾害中树上的槐叶、槐花成了生活中的主要补贴。但的确也是我家的三间草房在十几棵槐树的保护下起到挡风遮雨和夏天乘凉的作用。

槐树它不仅保护了房子,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和乘凉的好地方。每年的春暖花开的季节,干枯的树枝发出了绿色的嫩叶。到了四五月份嫩叶也慢慢长大,再加上盛开的一串一串洁白的槐花,好看极了。即像山中的瀑布,又像维吾尔族大姑娘头上的辫子,同时它还像一只小小的酒杯,盛满了甜蜜的甘露。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蜜蜂,成群结队的在花中来回飞舞、忙碌不停,来吸食装满酒杯的甘甜。每到炎热的夏天茂密的枝和树叶遮盖了整个房子,使房子内的气温感到凉爽,我与我的小伙伴们常常拉令苇席在槐树下休息乘凉和戏闹。在那自然灾害的年代,人人忍饥挨饿、面黄肌瘦,树皮、树叶和能吃的野草都会去当主食来充饥,我家的槐叶、槐花自然成了充饥的抢手货。一到槐叶稍大些,左邻右舍都会旅捋些叶子拿回去当菜,煮到饭里吃或用水煮熟当蔬菜吃。槐花开到最旺时期,左邻右舍的大叔大婶们总会跑到俺家,问我父亲能不能捋点槐花,父亲就答应他们让他们捋,结果来问的人来了,没问的隔天来了,槐花已剩很少了,甚至有的人来晚了一点也捋不到。父亲就觉得怪不好看,为了让大家都能吃到槐花,父亲和母亲商量给往年常来捋槐花的大叔、大伯们定了一个统一捋槐花的日子,平常槐花没全部开开的时候都不让来捋,待槐花给他们说某某天让大家都来捋,这样他们不管捋多少都能照顾到。我记得有一年捋槐花这天阳光明媚,天高气爽,几十个人像赶集一样都来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自带着钩廉、夹杆、绳子竹篮,有的还带个梯子,这时父亲有话要说了,父亲说:“带钩镰的不要钩断大树枝,上梯子和上树上的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出现闪失,大人带小孩子的要看好自家的小孩,不要因为捋点槐花让槐刺扎到孩子,反正是都要注意安全”,父亲说罢,年轻的上树上捋,不会上树的在下面用钩廉钩、夹杆夹,媳妇和孩子们把夹下来的用手往篮子里捋,大家边干边说,有说有笑,场面非常热闹,半天的功夫树上的槐花基本上连钩带捋可完了,最后大家你一筐他一篮都高兴的带回自己家里了,待他们都走后,我们家人再把落在地上的残枝树叶打扫干净。最后为使有些孤独老人或行动不便的人也能吃上我家的槐花,父母亲会让我给他们这个送一小篮,那个送一小篮

槐花的吃法也很多,小孩子们因饥饿难忍大人捋下来的槐花会直接生吃,虽然说吃着有股甜味,但也不敢吃多。最好吃的还是少怼些面在笼上蒸蒸吃,还可以用红薯面包成菜包馍吃,还可以把槐花用锅杂熟,再晾干,等到冬天没菜季节再炒着吃,或用红薯面包成菜角子煮到饭里吃,不管咋说。在那个饥饿的年代,槐花不管咋吃都是相当好吃的。

因一九七四年陆浑水库蓄水的缘故,我家的老房子也进行了搬迁后移,给我家房屋挡风遮雨将近20年和三年生活困难时立下功劳的十几颗槐树全被砍掉了,变成栋梁用在新盖的房子上了,但十几棵槐树对我家的贡献以及给我们童年时期带来乐趣会永远铭记心中。

 

 

2018年11月15日


编辑点评:
对《老家的槐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