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6)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6)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4-11  分类:长篇  字数:3208  阅读: 964  评论:0条 推荐:0星

 

秋旖沫想起先前在黄冈,她跟宁晓彤说起不想和那个黄京在一起时,宁晓彤淡淡的语气说“反正也只是玩玩而已”。此刻,她不知道自己和这个林总林岩在一起算不算逢场作戏?总之,在她十九岁生日的头晚,她又将身体轻而易举地交给了林岩。

短暂的肉体欢愉之后,是莫名的虚脱。那种孤独、空虚与无聊的感觉继而重新笼罩过来漫上她的心。她躺在林岩的身边久久未能入睡,脑海似乎将前尘往事填满,又仿佛一片空洞混沌。到天快亮的时候,她终于沉沉睡着了,醒来时已临近晌午。她不想吃午饭,也不想起床,就那样又一直躺到傍晚。林岩也陪着她在屋里没出门。上次她为范增文喝醉酒的时候也是这样在林总家里从白天躺到傍晚。那个时候的林岩是一位品节高尚的友人,这会的他不过只是从她这里释放掉了雄性荷尔蒙的与常人无异的普通男人。她同样怀疑自己,是不是早已走向肉体与灵魂的双重堕落。

傍晚秋旖沫才起床,林岩开车带她去了一家南昌人家酒店吃饭为她庆生。晚饭过后,他们没有立即返回住处。他驱车带她去了附近一家商场,然后两人在商场到处闲逛。起初秋旖沫走到商场哪个区域,林岩便在后面跟过去。但当他们经过一家情趣内衣裤专卖店时,林岩有意停了下来,并挑了套内衣裤送给她。直到商场快关门打烊了,他们才从商场出来。

之后林岩开车送她去康乐花园她的住所。她从车里出来准备向他告别时,林岩微笑着说:“我想看看你穿上新买内衣裤的样子。”

秋旖沫笑了笑。她明白他的潜台词,昨晚他还没完全尽兴,今晚还想继续。她没有拒绝,等他从车里出来,锁好了车,两人一道上五楼。

他们进电梯的时候恰巧房东罗老板也走了进来。罗老板上下打量了林岩一番,向秋旖沫打了声招呼:“这么晚从哪来?”

秋旖沫只是淡淡笑笑算是回应,不想跟他聊什么。而罗老板这会的兴趣显然在她旁边的男人身上,直到四楼电梯门开了,他的双眼仍悄悄停落在林总身上。

“罗老板,到四楼了!”秋旖沫提醒说。

“哦,哦。”罗老板这才讪笑着走了出去。

新买来的内衣裤秋旖沫通常都是拿回家洗过晾干后才穿的。可是这次似乎来不及。为了满足林总的好奇,也为了展示自己曲线的完美,更为了用这情色的放纵来抵御内心的空虚,回租屋后,秋旖沫冲完凉,直接就把林总给她买的新内衣裤换上了。然后她轻轻悄悄走到客厅来,就躺在沙发上。林岩于是变着花样先在客厅里与她做,之后又把她抱回卧室床上。性爱像是给灵魂注射的一剂吗啡,令她在瞬息间忘了过往,也忘了今朝。只是,当这个男人在她身上发泄完,发着隆重的鼻息声睡死在她身旁时,莫名的苍凉与悲哀就像条冰冷的蛇吐着芯慢慢爬向她的心。

之后林岩会不定期地给她打电话,有时隔上十来天,有时相去半个月。她不期待,也不抵牾。她不主动给他电话,他请她吃饭,她便答应下来。吃完饭,有时她去他家,有时他来她住所。林岩偶尔也会拿点钱给她零花,她也不拒绝。有时她竟觉得自己与他在一起,如同一个妓女与一名嫖客在一起的媾和;有时她又觉得她和林岩是从短暂的友情发展而来的激情,这两种情感原本不分对错。只是,她对林岩的感情永远升不了温。她先前受到伤害的感情,令她投入到另一桩感情的能力越来越弱。

十二月的时候,秋旖沫在康乐花园的的住所已到了半年租期。还早在十一月的时候,罗老板便瞅准时机于某个白天敲门进来,问秋旖沫房租是否要续租。当然,罗老板是希望秋旖沫继续在这里租住下去的,这个单独住在租屋里的漂亮女孩一直暗中牵扯着罗老板心底的某种欲望。为了能使秋旖沫继续租住下去,罗老板甚至主动给她每月降低一百元的房租。在秋旖沫犹豫良久最终答应下来并对他表达感谢之情时,罗老板又趁机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秋旖沫内心只觉可笑,却没有再在行动上对他的这种像骚扰又像关切的举止给予阻止。罗老板的欲望似乎被秋旖沫的未加反抗进一步挑动了起来,他甚至吞吞吐吐却又厚颜无耻地说:“……如果你能陪我一晚,……我给你免了一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吧……”

秋旖沫听完没有发怒,她身边一个个浮薄男人的行止已令她见惯不惯。她将手从罗老板那只抚摸着她手背的大手里轻轻抽回来,笑着说:“谢谢罗老板,我目前还交得起水电费和房租。”罗老板于是有点讪讪地离开。

之后好几回,在确知秋旖沫一人在屋里的时候,罗老板试图在夜晚去敲她的房门。秋旖沫便将正看着的电视音量故意调大些不予理会,有时她觉关在屋里无聊,便悄悄走到门边去静听,或者对着猫耳观望,站在屋门外的罗老板一副心猿意马的样子令她觉得可笑,但她从来没有打开过门。

2003年倏忽便过去。春节到来前几天,林岩打电话给秋旖沫说:“我要回老家去过年了,回家之前,我们再聚聚吧?”

秋旖沫同意了。腊月二五的晚上,林岩驱车带秋旖沫来到一家名为“雅茗轩”的茶楼。秋旖沫觉得这里有点熟悉,恍然想起自己在吉安美发店上班时,黄贵初有一晚曾带自己来过这里喝茶。也就是那个晚上,她和黄贵初的关系发生了质变。而这次,林岩带她来这里,也许是她与林岩之间的最后一次相聚了。

林岩要了两杯红茶和一些点心,两人一起慢慢吃着,间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这时茶楼的经理踱过来与林岩微笑着打招呼,看样子他们之前就很熟。林岩招呼他在旁边座位坐下,向秋旖沫介绍说:“这位是茶楼的章经理章祥默。”

“林总可是我们茶楼的常客了,这位靓妹是第一次来吧?”章经理笑向秋旖沫说。

听口音,这位章经理似乎就是广东人。个子高高瘦瘦的,看上去似乎比秋旖沫大不了几岁。秋旖沫向他不置可否地笑笑。她不知道去年那次与黄贵初来这里时,这位章经理是否就在这茶楼。但她能分明地感觉到章经理看自己时有点异样的眼神——那是成年男子见到漂亮异性时所共有的眼神。

秋旖沫听林岩和章经理聊着些关于茶楼经营状况方面的碎话。他们似乎渐渐聊出了兴致,秋旖沫也不打扰,只安安静静地喝着茶,安安静静地聆听他们的谈话。好一会章经理才似乎意识到什么,在谈话停顿下来的间隙,转头对秋旖沫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们这么久了。我那边还有点忙,你们慢聊啊。”然后略带抱歉地起身离开。

林岩和秋旖沫又闲坐了良久。两人喝完茶,吃完点心,林岩便送秋旖沫回去。只是这回,他把她送到康乐花园门口,没有在她那里过夜。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0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