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频道 > 追寻我心中最爱的人

追寻我心中最爱的人  作者:罗银湖

发表时间: 2019-04-02  分类:小说频道  字数:17329  阅读: 136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如果我说我是一个性格孤僻古怪,行为特立独行的人,大家绝对不会相信。而事实上,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就拿我的一些同学来说,他们大都对一些影视明星和歌星比较崇拜,甚至是他们的铁杆粉丝;有的则对那些体坛明星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每时每刻都关注着他们的最新动态;有的则对某某小姐某某大赛津津乐道,恨不得自己也能立马上场。 


而我则跟他们完全不一样。我从小就喜欢看关于军人生活的小说和电视剧。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东方》;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山中那十九座坟茔》;电视连续剧《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五月的鲜花》等等作品,我几乎着了魔似的,一遍又一遍地看得废寝忘食,为故事里那些军人们的崇高形象感动得泪流满面,内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无限的敬意。 


我之所以对军人有这样一种特殊的情愫,还有另外两个原因。 


一是我大舅伯就是一名军人,每次探亲回家时,他总是穿着一身橄榄绿的军装,戴一顶佩有大红五角星的军帽,威武英俊,神采飞扬,让人禁不住肃然起敬,羡慕不己。 


二是我们学校对面的一群消防官兵,让我认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从他们身上,我感悟到了他们才是一群真正的男子汉。 


那是临近春节时候,我们学校也要放假了。我和同学晓芳来到了这座城市最热闹最繁华的鸿福购物超市,准备买些礼物送给即将回家的闺友。我们在三楼挑选着。这时候,只见从四楼楼梯疯挤下来一大拨人,推推搡搡,拥拥挤挤,他们不断地惊呼道:“发火了!发火了!快逃啊!”原来是堆放保健品和各类时令副食品的仓库,因电线线路意外短路,而引发了大火。因为这些食品的外包装,都是一些燃点较高的胶塑泡沫和纸箱纸盒,所以,火势一下子蔓延开来,整个超市瞬间被一片冲天的大火所包围,上千名顾客的生命安全危在旦夕。 


起火点发生在四楼,乘客们乱成一团。他们捂着头脸,慌乱地惊恐万状地拼命往楼下跑,惊呼声,哭喊声响成一片,乱作一团。我和晓芳也挤在人群之间,拼命往下跑。 


这时候,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笛声,消防官员们穿着橙色的消防服,有的身上紧紧抱着一个鲜红的灭火器,箭也似地冲进了火场。有的背起惊慌失措的老人和儿童,有的则指挥着惊慌的人群,有序地往安全地带撤离。 


消防官兵们搭起了云梯,他们拿着消防车里面的高架水枪龙头,对着烈焰冲天的火场猛射…… 


由于火灾发现及时,消防官兵们齐心协力,奋勇扑救,几个小时下来,灭火救灾战斗结束了,战士们终于取得了胜利,将超市的大火扑灭。万幸的是,这场火灾仅有六名群众轻伤,消防官兵也只有一名叫吴志强的受伤。 


因为学校和消防大队是精神文明共建单位。学校团委组织代表到消防大队去慰问英雄的官兵们,我和晓芳也在其中。 


当那位受伤的士兵从我们手中接过那面写有“消防官兵誓死为人民,热血男儿火场写春秋”的鲜艳的大红锦旗时,我看到他那双有些疲惫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骄傲的自豪的光。而他的脸庞,则露出几丝羞涩来。我的心头为之一震。 


以后,只要是消防大队举办的“开放日”,我都要去看。而我去的主要目的,则是看望吴志强,我心目中的英雄! 




               二 




    吴志强一米七的个头,黝黑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似乎总是感到很害羞。一说话,脸上便现出一丝红晕来,像个大姑娘似的。 


“真羡慕你!”我望着吴志强那一身橄榄绿,由衷地说,“在我心中,你们当兵的,是那样崇高,伟大!” 


“谢谢!谢谢你青青!谢谢你对我们当兵的理解和支持。”吴志强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有些遗憾地说,“青青,我们又要工作了。再见了。”他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言别。 


“才说了两句话,就要撵我走啊?”我有些依依不舍地说,“我还想和你多聊几句。” 


“我跟班长请假,才批了五分钟。对不住了,青青。”吴志强狠狠地握了握我的手,朝营区方向快步跑了过去。 


在我的潜意识里,军人都是冷峻严肃和庄重的,似乎跟热情活泼和开朗绝缘的。然而,跟吴志强几次短暂的接触后,我的这一观点就被推翻了。 


星期天的下午,我又来到了消防大队。这一次,吴志强跟班长请了半天的假。我让他把我带到他的宿舍去,我想真实地探究一下军人的生活空间。 


他的宿舍里共有八张床,每张床上,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叠得四角周正的被子。桌子上也很规矩地摆放着各类洗漱用品,地面干干净净,整个房间布置得十分得体。 


“别看我们当兵的都很坚强,其实我们都是有情有义的血肉之躯!我们内心有时也是很脆弱的。”吴志强说着,眼里有一种幽幽的光。“今年四月,班长刘同军的父亲去世了。正巧我们有一起特殊任务,邻县的一个储油设施发生火灾,我们奉命前去增援抢险。没办法,班长失去了与父亲见最后一面的机会。他是河北人,己经两年没与父母见团圆了。战斗结束后,又累又饿又难过的刘同军,跪在地上,对着家乡的方向,连磕三个响头,他边哭边说:‘父亲啊!儿子对不起你!儿子是个不孝子,可儿子是个兵,不能离开战场啊!请父亲在天之灵原谅儿子的不孝吧!’在场的兄弟们无不为之动容。”说到这里,吴志强揩了一把眼泪,“好了,不说这些了。”他露出笑脸来,“青青,真羡慕你,能够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完成自己的大学学业,真好!” 


“走,我们到外面走走吧!”我拉了一把吴志强的衣角,“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他笑了笑,“只是,我怕大街上人多,被人误会,会影响到你!” 


“能够跟你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还怕?”我笑笑,忙跑出宿舍往公路上走。 


宽阔的马路上,过往的车辆川流不息。硕大的梧桐树叶,把人行道遮掩得严严实实,人走在里面,有如穿行在一条绿色的长廊里,既凉爽又惬意。 


我和吴志强肩并肩走着,他时而侧过头来,和我说上几句,时而又本能地左右环视着周围的建筠物,生怕哪里会发生状况似的。 


一位老大爷推着轮椅,迎面而来。轮椅上,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神情轻松地扭过头来,和老爷爷说着什么。当老爷爷走过我们身边时,他竖起大拇指,向我们连连晃动了几下。我看到老人眼里闪过一丝赞许的光来。 


我们时而走走,时而停停,我内心里充满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骄傲和自豪。因为我终于可以和我心目中敬仰,倾慕的英雄一起,并肩同行了。 


当我们走到湖师附小不远处时,从身后走过来几名穿得花花绿绿,奇装异服的男女来,他们不时地侧过身,望着我们窃窃私语,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来。 


不知不觉间,我们来到了湖师附小门口。在校园门口的一个小巷子里,坐着一位正在卖糖人的老大爷。老大爷的挑子上,插着几串造型奇特的小糖人。有一个造型是孙悟空举着金箍棒,左腿站立着,右腿弯曲着蜷在左腿上,很是逼真,惹人喜爱。还有一个是一个神仙左手拄着拐杖,右手拿着酒葫芦,仰头饮酒。是铁拐李吧?真得太好玩了。有两个小孩子过来了,眼睛盯着小糖人,一眨不眨。 


“想吃吗?”吴志强笑着问我。“当然想了,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零食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掏钱。“你也喜欢吃吗?”我问他。 


“喜欢吃。可是我小时候家里穷,光看着别的同学吃,自己只能站在旁边流口水了。”吴志强说完,像个孩子似地哈哈大笑起来,“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太好笑了。” 


我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老人。吴志强忙拦住我,从裤袋里摸出十元钱的零钱来,递了过去。 


“我来我来。”我对老人说,“买二十支,我们两个,还有这两个小孩,一人五支。”老人看了一下挑子上的糖人说:“不好意思,姑娘,太少了,一人一支好不好?要不你们边等我边做,好不好?” 


两个孩子一人拿着几个小糖人跑开了,还不住回头向我们道谢:“谢谢阿姨和解放军叔叔了。”我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 


没过多久,老人动作娴熟地为我们每人做出了五支造型各异,色彩缤纷的小糖人,我和吴志强都舍不得吃,一直走到长天路的红绿灯路口才开始吃。 


“快四点半了。”吴志强看了一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他望着我。 


“有什么事吗?”我有点不舍地问,“消防队天天都有灭火吗?” 


“不是。”吴志强一边和我往回转,一边说,“其实很多人对我们消防官兵不太了解,以为我们只是灭火而己。其实我们的战场无处不在,就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只要老百姓有需要,我们都会随时出现。比如说工地出事了,我们就要去抢险;有些夫妻闹矛盾,寻短见,跳楼跳水,我们就要去营救;有一次有位老太太,儿子媳妇出门旅游去了。她一人在家,出门的时候,她不小心把钥匙忘在家里了,打电话求助,我们赶紧过去为她开门开锁。”说到这里,吴志强自豪地说,“我们是工农子弟兵,虽然不在前线站岗放哨,但我们的责任一样重大。” 


“那好!我理解你。”快回到营地附近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他。“我知道了,你们可能随时都有任务。你能留个电话或是QQ给我吗?”我放开他,凝望着他的脸。 


“我没有手机,也没有QQ号。”他面带愧色。 


“怎么?你连手机都……”我有些疑惑地问。“我知道,”他大概是猜出了我想要说的话,打断了我,接着说,“我们部队有规定,士兵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 


“那,你平时怎么跟家里联系呢?”我关切地问,“我把QQ号码和电话号码留给你,好吗?” 


吴志强沉默了一下说:“有空我就到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他没有回答我是否要我的电话号码和QQ号。我有些着急地说:“我的电话号码和QQ号你记下来好吗?” 


“谢谢你青青!”吴志强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意外,“我觉得不太合适。青青!” 


说完,他抬脚要往营区方向走。“我爱你!”我没有叫他的名字,鼓起勇气,大声地说出三个字来。“我爱你!你听见了吗?”我又大声叫了一遍。他忽然扭过头来,跑到我身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我发现他的脸一片绯红。我的心也砰砰乱跳起来。 


过了好久好久,我才慢慢恢复了平静。我语气打颤,怯怯地问他:“我们还有明天吗?” 


“谢谢你了青青!谢谢你看得起我,谢谢你看得起我们这些当兵的!”他大声叫道,“再见了。青青!祝你明天更美好!”然后,又向我敬了一个军礼,向营区跑了过去。看得出来,他很兴奋,很激动! 




               三 




    与吴志强交流的整个过程中,我发现他几乎很少主动提问。他既没有向我谈起他的家庭,也没向我打听我的更多情况。例如我是哪儿人?我父母是做什么的?我今年多大了?好像他压根儿对这些问题不感兴趣。 


我不知道他是出于自卑,还是对我根本没感觉? 


“我们还有明天吗?”一想起这个问题,我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的样子。但我发誓,我内心里确实真心喜爱着他的。 


我被招聘到了离我家五百多公里的一个山区中学做语文教师。那里的条件,跟我所在的城市完全无法相比。 


我的父母虽然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我家虽然只是省城某个普通小区的住户,但是,22年与这座城市的朝夕相处,使我对她产生了严重地依赖。一下子来到这远离家乡的山区小城,还真得很难适应。 


下雨了。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听着山风呼呼拍打着门窗的声音,我感到一种凄厉的美。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相处几年的学友在身边,更没有自己倾心爱慕的人相伴,我心里有一种无限的失落和伤感。 


夜,沉寂而又荒凉。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我打开了QQ音乐,一下子,祈隆的歌在我的耳畔回响起来: 


我梦里梦的全是你 


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不知我深爱的你 


是否能读懂我的心 




朝思暮想的是你 


辗转难眠为了你 


在这相思深夜里 


独自守着那颗爱你的心 




一生最爱的人就是你 


一生牵挂的人就是你 


缘分让我今生爱上了你 


深深把你放在我心底 




一生最疼的人就是你 


今生爱的轮回只有你 


一生一世和你长相依 




听着这婉转缠绵,无限忧伤的歌,我的泪水一下子哗哗地滚落下来。我倾心爱慕的人啊,你可还好吗?在这孤寂难耐的夜里,你是否也如我一样,在思念着远方的我? 


日子在一天天地过去。对吴志强的思念与日俱增。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还能熬多久。 


终于,寒假到了。我急不可待地收拾好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我要去找我爱慕的人。 




               四 




   我回到家。爸爸妈妈见我一副憔悴不堪的样子,爸爸心疼地说:“青儿,你怎么了?上了半年班,人就瘦得这样了?” 


妈妈也走过来,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关切地问我:“青儿,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听到爸妈关切的话语,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我随即抬起右手,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对爸妈笑了笑说:“有家,有爸妈真好。” 


我拉起爸妈的手,坐到沙发上,向爸妈讲起我在学校里的事。爸妈的表情随着我的叙述而不住地变幻着。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兴高采烈,一会儿抹眼泪,一会儿又哈哈大笑。我们一家三口仿佛回到了从前。只是主角变成了我。 


第二天清早,我梳洗完毕,跟爸妈打过招呼之后,就出门了。我要去找吴志强。我急匆匆来到消防大队。值勤的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士兵,看样子,是新来的。 


“你好!同志!”我先向他打招呼,“请问吴志强在吗?” 


他瞅着我,从上到下,几乎扫了个遍,“你是,你是吴志强什么人吗?”小战士疑惑地问,“我咋不认识你啊?” 


“我是他女朋友!你快告诉我,他在哪儿?”我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 


“他己经退伍回家了。”小战士惋惜地说,“你怎么不早点来呢?” 


“他走了?不会吧?”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跟我开玩笑的吧?”我怔怔地立在门口。 


“我没有开玩笑。”小战士脸涨得通红,“我们当兵的,怎么会骗人呢?” 


“他几时走的?他的家在哪里?”我的脸立即沉了下来,心里也凉了半截。 


“你先等等。我问问班长。”小战士右手拿起桌上的电话听筒,左手开始按电话按键,“喂,班长吗?警卫室有人找吴志强。是个女孩,对,她说是吴志强的女朋友。好,好,我知道了。” 


小战士打完了电话,给我倒水让座。“你先等一下,我们班长马上就来了。” 


“谢谢你!”我感激不尽地说,“太谢谢你了!” 


不一会儿,班长来了。是吴志强多次跟我提到过的刘同军。 


“你好!青青,欢迎你!”刘同军热情地向我伸出手来。“这半年都没看见你了。到哪里去了?” 


“我去工作了啊!”我跟在他身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刘班长,吴志强他……” 


没等我说完,班长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大牛皮信封,双手捧到我面前来。 


“青青,这是志强退伍时交给我的。他让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你!” 


我连声说:“谢谢,谢谢!”然后迫不急待地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吴志强穿着军装,戴着军帽,威武庄严的相片。相片背后,是一行隽秀的文字:赠柳青青——我生命中最美丽的相遇! 


相片下面是一封折叠好的书信。我小心地打开信,双手微微地颤抖着,呼吸开始也急促起来。 


“青青,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自从与你邂逅相遇,我的生命中便多了一道灿烂的风景。 


青青,谢谢你!谢谢你看得起我!应该说,谢谢你看得起我们这些当兵的。在这里,请允许我以一个军人的身份,向你行最后一次军礼!明天,我就要离开我生活了两年的军营,离开我亲爱的战友们,开始我新的征程了。脱下了这身橄榄绿,褪去了军人的光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山里娃。或许,为了生计,我将会四海漂泊,劳碌奔波。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无怨无悔。因为我曾是一名军人,因为我曾为了我心中的那份执着和梦想,流过血,流过汗,流过泪。这是我作为一个热血男儿终生的荣耀! 


青青,我想对你说:认识你真好!你是天之骄子,是这个时代的骄傲!你有你的事业,我不能耽误你!你对我的这份情,这份爱,令我感念不已!没齿难忘!我将会永远珍藏在心底! 


青青,再见了!祝你快乐幸福,直到永远!祝你能够有个美好的明天! 


吴志强草于二0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读完信,我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班长。”我已经泣不成声,“班长,求求你,青青求求你,你帮帮我,帮我把吴志强找回来。好吗班长?”我双手紧紧地扯住班长的衣角,一双泪眼凝望着班长的脸。 


“青青,志强临走的时候跟我说,你是一个心地善良,很有前途的好女孩。他说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班长的眼角也有一串晶莹的泪珠在滚动。“你回去吧!青青!”班长顿了一下,想起什么似的,抱歉地对我说,“青青,对不起,我没有赶你走的意思。我怕你触景伤情。” 


我一动不动,我咬紧牙根,对班长大声说道:“我知道了。班长,请你把吴志强的地址告诉我,好吗?” 


“这……”班长有些难为情地说,“我跟志强保证过了,一定要替他保密的!” 


“我又不是坏人!”我不知哪来的一股怒气,突然向班长吼了起来。“不错,我是城里人,是大学生,我难道就不能爱一个山里人了?” 


班长被我这一吼,也怔住了。 


“好吧,青青。”班长轻轻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青青啊,我们都没有坏心啊!是为了你着想啊!” 




               五 




    不知是老天爷眷顾我,还是在有意捉弄我。当班长把吴志强的地址告诉我的时候,我几乎惊呆了。原来,吴志强的家就住在我教书的那个县里。 


我没有回家,只跟爸妈发了一条短信,说学校有事找我,就火急火燎地来到汽车站,搭坐开往吴志强所在的县——郧县县城的班车。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急驶着。到了宜昌境内,只见公路两边的山峰,一座连着一座,陡峭险峻。群山之中,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那就是著名的香溪河,王昭君的故里。 


汽车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行程,终于到了郧县城。天已经黑了。大山里忽明忽暗地闪着几点灯火。月亮悬挂在半空中,洒下一片白茫茫的光辉,山风哗啦啦地作响。一阵冷风灌进我的脖子,我打了个寒噤,赶紧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向我所在的学校驶去。学校的铁栅门紧锁着。我拔通了校长的电话。不一会儿,校长就出来了。 


“青青,你怎么了?”校长也是一位女性,平时待我像妈妈一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像个孩子似的,一下子扑到校长怀里,哭泣起来,“校长,我不能没有他!我想他!” 


“谁?”校长紧惕地说,“你喜欢上了谁?王老师吗?” 


“不。”我摇摇头,王老师是我的搭挡。我教语文,他教数学,平时对我挺不错的。但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我的心完全被吴志强占据了。 


“那是谁呀?”校长不解地说,“你在这里才半年的时间,认得几个人啊?” 


“一个军人!”我自语道,“一个我敬仰爱慕的英雄!” 


“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校长关切地问我,“你是怎么认识的?” 


“他叫吴志强,一个消防兵。”我告诉校长,“他们营区就在我们大学对面。我们学校与他们消防大队是共建单位。” 


“哦!”校长低下头,想了想,记起什么似的,“吴志强,吴志强,对了,就是他!他就是我们郧县中学毕业的啊。” 


“您认识他?”我一下子破啼为笑。“那您带我去找他!”我拉起校长的手,激动地说。 


“傻孩子,你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要找,也得等天亮了才去啊!” 


还真是的,我一高兴,竟把什么都忘了。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几个男孩子抬着一顶大花轿,我坐在大花轿的中间,吴志强骑着一匹大白马,胸前扎着一朵大红花。我们正往吴志强家走去。 




               六 




    校长执意要陪我一起去找吴志强。我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 


因为山路狭窄,我们只得雇了一辆三轮车,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颠簸着慢慢前行。小路两边的山峰,刀削过的一般,险峻陡峭,紧紧地夹在一起。山路就在这夹缝中间盘旋着。 


两个小时后,三轮车载着我们,来到了一座稍稍有些平缓的山头前。一座座北朝南的三间土坯房呈现在我们眼前。房子的面墙呈淡黄色,房顶上盖着黑色的布瓦,瓦面上落满了一层枯黄的树叶。几只肥大的山鸡在大门口“咕咕咕”地叫着。一条小黄狗在门前的一堆柴禾丛中穿梭着,不知在寻觅什么宝贝。大门半敞着。这就是吴志强的家吗?这就是那个我爱慕和敬仰的英雄生活和成长的地方吗?我心里陡然涌起一丝悲凉来。可是不管怎么说,马上就要见到我心爱的人了,我心中还是涌起了一阵激动和喜惊。 


“有人吗?”校长大声叫了一声。没有听到人回应。 


“走,到屋里去看看。”我紧紧地跟在校长背后,“吴志强在吗?来客人了。”校长又叫了一声。 


“哦,进来坐啊你们!”屋里传出一声微弱的声音来。 


我们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位老奶奶躺在床上回答我们。 


“我是志强的奶奶,你们是?”老人挣扎着,想坐起来。 


“您别动,奶奶!”我忙走上前去,慢慢托起老人。“你是?”老奶奶盯着我,“多俊的闺女啊。你是谁家的?找我们家志强有么事嘛?” 


校长忙接过话茬,“大妈,志强呢?我是他的老师,找他有点事!” 


“是好事还是坏事啊?”老奶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志强从部队复员回来,就到镇上一家水厂做保安。下班后,还要帮他们送水,一次搬两桶。前天帮人送水到楼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把腿摔伤了。这会她媳妇陪他在卫生院住院呢!” 


“媳妇?志强有媳妇了?”我心里咯噔一声,差点吓得晕了过去,“这怎么可能呢?志强复员才几个月,就有媳妇了?不可能不可能!”我在心里自劝自解着。 


正在这时,门口又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和两个孩子。男孩子十八九岁,女孩子十五六岁,应该是吴志强的弟弟妹妹吧?他们在一辆小马车上往下面卸东西。 


“哎呀,来客人了,快坐快坐。”女人很热情地端来了板凳,“只可惜咱志强腿伤了,招待不了你们。” 


“阿姨,您是志强的妈妈?”我怯怯地问,“志强他有媳妇了?” 


“是啊是啊!”阿姨忙不迭地说,“就是隔壁的小梅,从小一起长大的,挺喜欢咱志强的。那丫头心眼可好了。你瞧,还未过门,什么事都抢着帮咱家做。”阿姨说着,来到马车边,从一个袋子里摸出几块麻糖来,塞给我和校长,“来,你们尝尝。这是志强从小就喜欢吃的。那些糖人就是用这些麻糖捏成的。”阿姨像打开了话匣子,“今天我们娘几个到镇上买了一车肥料,还有年货。志强说,今年自己回家了,一家人要好好地过个热闹年。” 


“阿姨,志强的腿伤得重吗?”为了志强的伤,我心里揪得紧紧地。他已经受过一次伤了,也许更多。他不能再受伤了。 


“医生说了,问题不大。皮外伤。应该下午就可出院回家了。”阿姨说着,又埋怨起来,“本来志强的战友叫他一起到广东去打工,他爹在浙江打工又不肯回来,说是来去车费贵,一不小心就把两个孩子的学费折腾掉了。他奶奶又有病,我一个人在家,又要看奶奶,又要喂牛喂鸡,还有地要看。所以志强不出去了,他说在家好照顾咱一家人。真的委屈他了。”阿姨说完,又长叹了一口气,“咱家志强人老实,本分。复员回来的时候,镇上说没有工作分配,要自谋职业,志强二话不说,就到镇上水厂做了保安,还帮人送水。志强还挺开心的。也不埋怨谁。” 


“志强的确是个好孩子!”很久没有开腔的校长突然插话道。 


“他们这些当过兵的孩子,能够体谅国家的难处,不等不靠,自谋出路,确实是难能可贵的。是部队这所大学校培养了他们。” 


听着校长的赞许,志强在我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起来。我想,不管志强是否真的有了媳妇,但他在我心中,永远是我的最爱。 


我和校长辞别了阿姨一家,赶往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恨不得插上趐膀,快点飞到志强的身边……


编辑点评:
对《追寻我心中最爱的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