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历史 > 读史之 北宋人物

读史之 北宋人物  作者:云水

发表时间: 2019-03-21  分类:历史  字数:5030  阅读: 2089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这是一个光荣与梦想的时代。经济占全球22,政治成熟完善,军事有几百万常备军和几百万预备役。文化,词歌赋达到鼎盛。这是一个平民可以直入庙堂的时代,这是一个不杀的文人的时代,光荣与梦想,是多么的幸福。可这
 

这是一个光荣与梦想的时代。经济占全球22%,政治成熟完善,军事有几百万常备军和几百万预备役。文化,词歌赋达到鼎盛。这是一个平民可以直入庙堂的时代,这是一个不杀的文人的时代,光荣与梦想,是多么的幸福。      可这也是一个屈辱与苦难的时代,除了开朝皇帝的英明神武,似乎之后的,一个不如一个,一代不如一代。看过历史上的苦难与辉煌,而靖康这段,我始终,不忍,不敢,不愿看,以致常说北宋之后无中华。而这段历史中,有两个人,并非如历史中描绘的那般,如同王莽与汪精卫一样,特殊的历史时期,造就了特殊的人,或许不能一足而论。
     蔡京(1047-1126),字元长,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赤岭(今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人,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崇宁元年(1102),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后又官至太师。蔡京先后四次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四起四落堪称古今第一人。他有几项功绩是不能抹杀的;兴教育:废科举办学校,一般都以为是从清末维新开始的,其实早在北宋年间的几次变法中就曾经着手;而更出人意料的是,付诸实施十几年者,居然是蔡京。广救助:蔡京当政时期,社会救助制度的推行力度之大,在古代历史上是罕见的。其推行的居养院、安济坊和漏泽园制度,无疑是北宋救济制度发展的高峰,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甚至也在元明清三代之上。正是蔡京将社会救济活动规模化、制度化。绝书法:当时的人们谈到他的书法时,使用的词汇经常是"冠绝一时"、"无人出其右者", 就连狂傲的米芾都曾经表示,自己的书法不如蔡京。据说,有一次蔡京与米芾聊天,蔡京问米芾:"当今书法什么人最好?"米芾回答说:"从唐朝晚期的柳公权之后,就得算你和你的弟弟蔡卞了。对于狂傲一世的米芾来说,应该不会有溜虚拍马之嫌。兴水利:蔡京、蔡卞兄弟抓住宰相王安石推行《农田水利法》之机,奏请以朝廷名义倡议颇有善名的闽侯籍富户李宏参与木兰溪水利建设,由其出钱出力,使其在陂成后得利得名,因朝廷负担少,方才准奏。蔡京写书作动员,说动李宏率家人七人,带缗钱七万,进莆筑陂。李宏吸取钱、林教训,在两次陂址之间选择溪流较阔缓的木兰山前施工筑陂。后因工程质量高、规模大,李宏所有资金很快用完。于是,蔡京又复奏朝廷,再次动员十四富户,募钱七十万缗,终使木兰陂修建成功。从此莆田木兰溪畔,岁多丰稔,成为一方乐土。
    常想,花石纲这么大的工程,岂是一个宰执能推之事。新法兴,其当先锋,新法废,其先执行,政治摇摆,只是其善于察言观色、趋利避害之本性。如此之人,历史对其评价为六贼之首,可见之坏,不一而论了。而结局正如自己诗云: “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
   童贯:单从职业成就方面来看,宋朝的童贯绝对是把太监这个职业做出了花。他以太监之身掌握兵权二十年之久;他以太监之身出任国防部长,他以太监之身被册封为王;小时候看《水浒传》就知道,童贯是个大坏蛋,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童贯的手很长,一个太监,插手国家的内政、外交、军事三大领域,有功有过,可圈可点。

童贯最初的名气是在军界获得的,那么我们先来看看他打仗怎么样?

从外形上看,童贯并不是一个猥琐的屌丝,他身材魁梧,很有些军人的样子,这样的形象也容易在军队里得到认同。

先说一个小故事。

童贯从帝都来到大西北,担任了部队的政委,召开战前动员,准备开仗。正在这时,帝都的皇宫着火了,皇帝认为这是警兆,不宜动兵,火速发布命令,暂缓进攻。

童贯看过命令之后,若无其事,把命令把靴子里一塞,该干嘛干嘛。部队的主将问,啥命令?童贯说,无非是勉励我们好好打仗。

战事很顺利,一举收复了四个州的领土,在庆功宴上,有点喝高的童贯老神在在地拿出皇帝的命令,传阅之下,所有人都震精了。

童贯说,当时我们的军队士气高得嗷嗷叫,要是一盆冷水泼上去,以后就麻烦了。要是打了胜仗,皇帝不会说什么,要是败了,我一个人背锅。所有的将领都为这个太监的担当点赞。

公元1120年,方腊造反。由于大臣的隐瞒不报,朝廷错过了镇压起义的最佳时机,等皇帝知道这档子事情的时候,星星之火已经燎原。正在筹备北伐的童贯临危受命,作为平叛的主将也是众望所归。从出征到凯旋,前后用了450天。差不多十万起义军被杀,方腊全家死光光。

童贯因功被封为太师、国公,上上下下都觉得理所应当,至少表面上不会反对。童贯志得意满,多少有些飘飘然:要论打仗,我最牛!

在军界叱咤风云已经不容易了,童贯还涉足国家内政,至少是影响了国家内政的走向。

当年,童贯一直跟在李宪身边做小弟。李宪是宋神宗时期著名的太监。李宪退休之后,童贯的靠山没了,经历了人生的低谷。

童贯告别了在军队里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幸福日子,回到皇宫专心干起了服侍人的本职工作,童贯干一行爱一行,会讨好、懂揣摩,以乖巧的性格得到皇帝的好评。

就在平定方腊起义之前,童贯作为一个文官的副手出使辽国。

当时,有人说:“让太监当外交使节,难道国家没人了吗?”皇帝为童贯背书说,辽国人听说童贯在西北打仗很厉害,想见见真人,另外童贯出使可以从一个统军将领的角度近距离观察一下辽国。

童贯顺利出使,正是这次出使,改变了童贯的命运,改变了大宋王朝的命运。

在出使辽国的日子里,有一天晚上,童贯的驻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人叫马植,是一个辽奸。

马植向童贯提出了远交近攻、联金抗辽、收复燕云十六州的计划。这个计划对于当时政局的震撼力,绝不亚于诸葛亮“三分天下”的“隆中对”。

当时,辽国正被金国虐得欲仙欲死,辽国人当然不希望宋朝军队再在背后给自己一刀,辽国人告诉宋国人,我们完蛋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在宋朝的政府中,一部分人认为,应该趁火打劫,不出手就是傻子!一部分人认为,把辽国人顶在前面,多好的事情啊!联金抗辽和联辽抗金两种意见不相上下。

那个深夜,童贯被马植描绘的蓝图深深吸引,对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巨大功绩垂涎欲滴,这是封王的节奏啊!

童贯当机立断,让马植更改姓名,隐藏在外交使团中,等待出使结束之后,把马植秘密带回大宋。

就是在这个深夜,历史走上了一条岔路。

回到大宋,皇帝也被马植说服。

经过马植不辞辛劳地从海上往返,牵线搭桥,宋金两国达成“海上之盟”,北伐的准备紧锣密鼓,主将当然是把马植带回大宋并第一个献上“平燕策”的童贯童公公。

这其中出了一点小岔子,方腊造反,准备北伐的部队“攘外必先安内”,先打了一仗,也算是热身吧。

平定方腊之后,宋朝军队转战北方,攻打北京。金国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出兵攻打辽国的中京(在今天的内蒙古境内)。

辽国人一面咒骂宋朝背信弃义,一面派兵两面防守,死马当活马医,以主力对阵金国,以杂牌对阵宋国。

结果谁也没想到,辽国主力一败涂地,辽国杂牌大获全胜。

童贯傻了。

眼瞅着王位就要飞走,童贯很不甘心,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请金国派兵打下北京,自己再从金国人手里把北京买下来。

童贯认为,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就不叫麻烦。

请雇佣军,花钱买北京的做法有两个后果,一个算是好的,一个算是不好的。

好的后果是,根据前任皇帝的遗训——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人封王,童贯以一个残缺之身,如愿得到了王爵——广阳郡王,成了继北魏宗爱、唐朝李辅国之后又一个被封王的太监。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封王的太监只有宗爱、李辅国、童贯三个人。

坏的后果是,金国人抢走了北京大部分的人口和物资,只留下一个空空荡荡的北京,而且,金国人直接见识了宋国的豆腐渣军队,为今后南下侵略埋下了伏笔。

太监封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总要打打口水仗,加上这功劳来的有些猫腻,所以童贯真正当上王爷,这场被巧妙包装的北伐已经过去三年了。

和宗爱一样,王爷的帽子在脑袋上连一年也没有戴满。

童贯在历史上遭受的骂名不是一点点。

著名学生运动领袖陈东把童贯列为“六贼”之一,皇帝罗列了童贯的“十大罪状”,就连民间也流传着“打了桶(童贯),泼了菜(蔡京),便是人间好世界”的歌谣。

但平心而论,童贯并没有那么十恶不赦。

他在大西北的功劳是实实在在的,他平定方腊造反也是清清楚楚的。导致北伐闹剧原因很复杂,首先是皇帝自己选择了联金抗辽的战略,童贯揣摩出皇帝的心思,顺水推舟,最多就算是一个推动者;其次,谁也没有想到大宋的军队竟然烂到这种程度,否则调集当时战力最强的西军,恐怕结果就不一样了。至于后来不顾形象的逃跑,连皇帝自己都跑了,何必把矛头只指向童贯呢?总的来说,童贯军事方面有胜有败,外交方面有得有失,内政方面有功有过。这才是比较公允的评价。如果童贯是一个正常人,他受到的骂名恐怕会少上很多,怪只怪童贯是一个太监。
   昨夜读宋史,深感历史中的阴差阳错,或许偶然只是必然的过程,必然只是偶然的形式。那些重大变故或许只是一小段量变,那些个人,也并非十恶不赦。


编辑点评:
对《读史之 北宋人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