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六章(76)

沧浪之沫 第六章(76)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3-15  分类:长篇  字数:3377  阅读: 2351  评论:0条 推荐:0星

 

秋旖沫朝着那个熟悉的方向走去。她的步伐不算快,她尽量使自己须臾迸出脑海并立时付诸实施的复仇行动显得从容。她一步步走向那个曾日夜计划着逃离的地方。还是一年前的街市,一年前的行道树,一年前一排排的沿街店面。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全然变得那么陌生。这会,周边所有的物景都渐渐漫漶,只有那个异度空间发廊凸显在她的脑海。

近了,快接近那个发廊了。可,不知怎么,秋旖沫的心忽然悬起来,继而,她竟开始感到有些胆怯,仿佛自己在用记忆的重锤一点点敲击着自己的内心深处,而所有隐伏其间的酸痛苦楚全在这刻一齐重新惊醒过来,准备着随时再次将她的灵魂撕裂噬咬。每向前迈近一步,她便分明地感到心里的痛苦就加剧一分。

远远的,她站在街道的对面,站在一个足以清晰眺望到异度空间发廊的位置,然后收住脚步。

当放眼那个曾日夜想要逃离的肮脏之地,她一时愣住了。

对面那个发廊早已不在了,店门上方巨大的红色招牌上赫然写着“烟酒批发”几个烫金大字。招牌像是新的,似乎并未经营多久。

秋旖沫以为自己找错了,开始环顾那家烟酒批发店的周遭——都是从前那熟悉的店面,那店与店之间都是和从前一样错落的方位角度。

没错的,就是那里,就是那个去年她每走一步都有人跟踪盯梢的地方,那带给她生命耻辱令她日夜想要出逃的地方,那无论如何改头换面却依旧在她视线里留下重重蛛丝马迹的地方。

可是她不敢贸然向前,走近那家烟酒店看个究竟。——那个程村凌是也已关进了大牢,还是仍逍遥法外?她也不敢在附近多逗留,怕这里会遇到熟悉的面孔认出来自己。——而其实,当走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不就意味着与一年多前的自己重逢相认么?她步入的原是自己记忆的禁区。

秋旖沫有些懊悔来布吉了,她转身便逃。这会她的无着的复仇情绪被内心更大的面对过往的恐慌震慑住。

她大踏步走过一家家沿街的店面,走过街道两旁一棵棵岿然不动的行道树,一步不敢再回头。她要走得远远的,她要将那个发廊甩得远远的,离得远远的。——她仿佛走在了先前的某个梦里。先前多少回的梦境,她从那个发廊里逃出来,不停地奔走,奔走……她曾日夜渴望从异度空间发廊的逃离,在延期一年多后的此刻,算是获得了一场现实行为里的真正完成。

不知道走了多久,秋旖沫终于放缓脚步。她感觉浑身有点虚脱,于是折进附近一家糖水店。

糖水店内环境清净优雅,疏疏落落的零散顾客正就着餐桌用早点。一侧花纹墁壁的墙面挂着的彩色电视里正播放着一首流行歌曲:

……

人如鸿毛

命若野草

无可救药

卑贱又骄傲

无所期待

无可乞讨

命运如刀

就让我来领教

……

秋旖沫要了一碗糖水,在店内靠玻璃墙的另一侧坐下,一边用勺子舀着糖水慢慢吃着,一边凝目默向着窗外。先前一时激起的仇恨怨愤情绪不知何时悄然隐遁,这会她沉浸在悠然的歌声里,莫名的惶恐也逐渐消失,百般的情绪都转化为此刻的悱恻哀伤。却才见到的那个烟酒批发店令她记忆失真,那个异度空间发廊真的存在过吗?那里曾发生的一切还真只如昨夜做过的一场眠梦?——哦,就当它只是一场梦吧。世易时移,都过去了,一切都真的过去了!现在的自己已是个自由身了。自由多么美好,自由的生活原本多么美好!她才十八岁,许多原本十八岁的人这会还呆在象牙塔的校园里,生命澄澈如一张纯白的纸,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在这过往的两年前,自己的生命不也是一张白纸么?只不过现在偶然沾染了一些污浊,一些瑕疵,可那本非自己所愿!谁又不曾犯错误呢?她的身体是沾染了一些污点,但她的灵魂是纯净的,从来都是纯净的。相对漫长的一生,这已然过去的区区两年的经历又算得了什么?她才十八岁,一切都来得及重新开始。好好生活下去吧,用灵魂的纯净去洗刷掉身体的耻辱。没有谁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只不过自己经历得要更坎坷一些,困顿一些——这些现在都过去了,全然过去了!

想到这里,秋旖沫仿佛精神又重新恢复了元气,这座城市看着似乎也亲切了几分。她起身从包裹里掏出钱来付款的时候,触到了藏在包裹里的那把三角刀。——啊,真是鲁莽,自己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算拿了刀在手,就一定能杀得了那个程村凌吗?杀人是要坐牢的,那个人毁了自己两年,难道还要因为复仇被他毁一辈子吗?她可不想再坐牢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作恶的人自会得到法律的制裁,得到上天的报应,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那个发廊不复存在,就意味着那个肮脏之地被捣毁了,说不定,那家伙早已被抓起来了!

走出店时,秋旖沫从包裹里把那把三角刀掏出来,随手就丢进了边上的垃圾桶里。一位站在不远处拎着垃圾袋面容瘦瞿的老妇人蹒跚着向那个垃圾桶边走去。那个家伙的父母——那对拾破烂老夫妇的身影瞬间在秋旖沫的脑海里又掠过。秋旖沫的心“咯噔”紧了一下,旋即又松懈下来。她提醒自己——那不是他们,她不会再遭遇那对老夫妇,不会再遭遇程村凌那样的流氓。命运之手已给自己编派完了那样的境遇,不可能再令她今后的生活重蹈覆辙。

秋旖沫径直往公交车站走去。她不想呆在布吉这个肮脏污浊的地方,她打算好了,她要去南约,去那个曾经带给她快乐的地方,从那里重新开始,找份合适的工作。她要一个人好好地过,开心地过,谁也不用理会,谁也不必知道她是谁。

这样想着,秋旖沫就乘上了去南约的公交车。

生命的一丝活力似重回到身体与灵魂中来,能否找到合适的工作令秋旖沫一时也没那么忧心忡忡了。她在公交车上的时候甚至希望着这一站的车程能远些,那离布吉那个地方再远些。

秋旖沫在南约下了车。走出站台,她的脚步便不由自主朝先前呆过的表带厂和电子厂方向走去。近两年了,街道周边许多的店面换了招牌,许多的高楼拔地而起。日新月异的城市气象令秋旖沫内心依然恍惚,不禁生发出往昔不可追的感慨。这世界每天都在变化,难道自己还要拘泥于那一去不复返的过往吗?

那似熟悉又全然显得陌生的街道,令秋旖沫心潮澎湃起伏,当初在表带厂和电子厂那些快乐无忧的日子仿佛历历在目。走了好一会,她才忽然停下来脚步,——难道,自己还要去原先的厂里再次应聘么?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7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