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六章(75)

沧浪之沫 第六章(75)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3-15  分类:长篇  字数:3181  阅读: 1182  评论:0条 推荐:0星

 

火车“呜呜”地开动了。秋旖沫坐在车窗前,双眼有些空洞地扫过车厢周遭密密挨挨的人群。她不知道列车上这满载的乘客从哪个村庄哪个小镇过来,又将沿途去往哪座城市的哪条街道哪个小巷里。又有多少人怀着和她一样的心境。她知道他们大部分人都有清晰的具体的目的地。而一心想要逃离故乡,在一个没有熟人认识她的地方落脚是她的目的。在火车徐徐启动之后她想要逃离的目的就算是实现了,可是能否在曾带给她痛苦记忆的地方重新再找分适合的工作落脚生存下来,她的内心并没有多少把握。车窗外的暮色渐渐加深,她的情绪也由先前出逃成功的兴奋渐渐陷入一种对未来的莫名隐忧与茫然里。先前租住在那对拾破烂老夫妇隔壁屋每天寻找工作无着落的情景又历历在目。继而,深遽的痛苦被迫中断了她接下来的记忆。目的地尚未到达,她开始有点懊悔,开始有点后怕去往深圳。可是一想到呆在家里的无聊与无望,她又宁愿将命运抛入一场不可预知中来作为赌注。

听凭自然吧,未卜的命运有百分之五十的不可预测,但也有百分之五十的运气等着自己。踏上这趟车,她知道自己就已经孤注一掷。

坐在秋旖沫旁边的一名中年女子用口罩遮住了半张脸,对周边的人似乎保持着某种警惕。不止是那女子,车厢里好几个人都戴了口罩。秋旖沫起初猜想他们是身体不适患了流感,又疑心他们可能是医务人员,后来她听着后座几排的人们谈论着非典,才恍然明白过来他们戴口罩的原因。到后半夜,那些谈论非典话题的乘客都渐渐打起了呵欠,秋旖沫也禁不住困倦终于在座位上打起了盹。

不知睡了多久,或许是火车经过某个拐弯点稍微剧烈一点的震动声,秋旖沫在迷迷糊糊中就醒了过来。窗外似有团巨大的黑影在不停地与列车竞赛着反方向飞奔。这会仍只在深夜。秋旖沫环顾着车厢,车厢里尽是人们睡着后的陌生的脸。她有点想去上卫生间,可就那么几米远的地方,她不敢起身走过去。

她又在忽然间感到莫名地害怕。怕这唯听见人们熟睡后的呼吸声混合着火车呼啸声的夜,怕这些尽管已经睡着却仍让她受到某种潜在威胁的陌生旅客,更怕等到天亮抵达深圳后接下来迫在她眼前的生存困境。对未来的莫名隐忧与茫然愈来愈深地逼现她眼前,潜入她身心,迫使着她作出一遍又一遍理不出头绪的思索。

天色终于渐渐亮了。凌晨六点多的时候,秋旖沫在平湖火车站随人流下了车,然后又随着人流走出火车站广场。十一月深圳的清晨空气里似有些灰霾。因为“非典”这个词,秋旖沫觉得周遭空气里仿佛散布着一种诡谲的可怖气息。

走出广场后秋旖沫在一个站台前停下。她呆呆地凝望着站台上那标识的站牌名。那些站牌没有她去的地方,似乎又都是她可以去的地方。她踌躇着自己该去哪里。她明白自己重新来到这座城市,已是真的举目无亲了。上苍并没有因为她只有十八岁和她在这座城市受了严重创伤而开始对她降下偏袒和仁慈。从上次离开这里到她再次返回,相隔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座城市以一个冷冰冰的姿态俯瞰着她的到来。

重新来到这里的秋旖沫第一个想起的人便是难友阿玲。虽然阿玲之前说过自己暂时不会找工作,年前还有可能跟男友回老家完婚,可秋旖沫还是侥幸着能和阿玲一起出来打工。

秋旖沫在火车站附近一家电话亭拨打了阿玲的手机。阿玲的手机传来的是关机的提示音。秋旖沫并不觉得意外,事实如果阿玲回了自己的电话那才是真的意外。那天自观澜与阿玲告别,秋旖沫就隐隐地意识到自己与阿玲的缘分仅止于此了。之后彼此的人生或许真的不必再有交集,否则若她们还常在一起,那些维系着她们的不堪的过往就会如影随形伴着她们。无论彼此多么亲密友好,她们仍需要永久作别,打散过去,不再与过往的任何人事有上瓜葛,才可以真正开始彼此今后新的人生。

尽管秋旖沫在理性上明白这些,也早给自己作了心理准备,可是一旦事情即临,她的内心仍忍不住涌动起一种孤立无援的灰败情绪。

秋旖沫重新走回火车站的公交站台,两眼空洞地看着一辆辆开往市区的大巴陆续缓缓开来,停下,车门打开复又关拢,一拨又一拨的乘客上去同时一拨又一拨的乘客下来。

她在站台呆呆地伫立良久。自己能去哪儿?还能去投靠谁?去找表哥黎庭旺吗?不可能了。她在收容所整一年,他不过碍于面子勉强陪爸爸来看了自己一回。去找侯佳明吗?也不可能了。她怕彼此见面他又想法要自己的身体。——还能找谁?没有谁了。没有任何人可以投靠了。秋旖沫的内心不由升腾起一阵强烈的幻灭感。继而这万念俱灰的幻灭感越来越深地占据着她的身心。她想着,自己怎么到了这样一种走投无路的境地?

她不由便想起了那个程村凌,她想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程村凌,自己命运的不堪都是那个程村凌一手造成!

想到这里,秋旖沫竟而在瞬间对那个程村凌比以往都更恨得咬牙切齿。自己被关了一年,那个家伙却很有可能还在逍遥法外,说不定还在布吉那个异度空间发廊继续着肮脏的勾当,让更多的女子深陷火坑而无从逃脱!

秋旖沫陷入深深的仇恨中,并急欲为自己的仇恨找到发泄的决口。这重新燃烧起来的仇恨令她神经中枢产生出某种亢奋,将她从万念俱灰的幻灭之感中拉拽出来,并开始调遣她下一步的行动。

她又呆呆在站台立了一会,内心很快打定好了一个主意,于是她开始查看通往布吉的车次。很快车开来了,秋旖沫转身踏上了通往布吉的公交车。仇恨的感觉充盈着她的心,令她重新去往那个地方竟了无恐惧。

约半个来小时,秋旖沫在布吉下了车。这儿距离程村凌曾控制她接客的那个发廊不远。

秋旖沫准备去那个她曾一心想要逃走的异度空间发廊。

在去异度空间发廊之前,秋旖沫沿着街道挨个店面一家家寻进去想买一样东西。

她想在店里买把刀。她要杀个人。她要杀了那个叫程村凌的人。

她来到一家百货店,问店里老板,有没有水果刀卖。老板摇头,她也不多停留,继续前往下一家。

最后她来到一家五金店,她不再问有没有水果刀,而直接开口说要一把三角刀。五金店老板见是个年轻高挑的漂亮女孩,边去拿货边开玩笑道:“这么漂亮的妹子,买三角刀干嘛用呢,不会是要拿去杀负心汉呀?”

秋旖沫淡淡笑了笑,也不多答话,接过三角刀藏进随身带的包裹里,然后付了钱转身出门便走。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六章(7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