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刘家岭记

刘家岭记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19-03-13  分类:随笔  字数:829  阅读: 1548  评论:1条 推荐:4星

刘家岭,县府右后侧之小丘也,湖拔50米许,上有小村与岭同名。早岁民间口传,此地为解放军攻城指挥部。或许此战甚小,人物不名,除文史资料偶有短句,更无一处遗迹可寻可瞻。岭头有二,其左略低,上负差转台者一,
 

       

       刘家岭,县府右后侧之小丘也,湖拔50米许,上有小村与岭同名。

       早岁民间口传,此地为解放军攻城指挥部。或许此战甚小,人物不名,除文史资料偶有短句,更无一处遗迹可寻可瞻。

       岭头有二,其左略低,上负差转台者一,曾几何时,收转天音,教化民众,身价甚高。后受正台、闭路冲击,近乎闲置。其右略高,置一水塔,赤砖骨架,腹储甘泉,亦曾泽被市民焉。

       初,岭村之围,薄田挂坡,望天得收,点补民生。后听规划,植柏造林,数载易过,蓊郁苍苍焉。

       距水塔米许,有侧柏一株,初身围如拳,栉风沐雨,日渐粗壮。某日,有好事者至,审树度势,自言自语:可为娇儿之义父也。后果二三人偕大小孩童焚香拜祭,果供时鲜,赤绳紧系,鞭炮炸红,而后一年一度,祈福求佑,略无爽信。

       岭平路缓,依城傍邑,居高临下,山青水绿,万家烟火,奔来眼底。最喜官民闲散登临,吐故纳新,舒肢健体。

       心有灵犀,须臾点通。春夏秋冬,歌途行树者,不绝如缕。人我相顾,互愉相悦,可谓之和谐焉。

        夫天地间,万物有灵,彼此消长,各循天理,共生共荣,同遵天道,不亦悦乎?

        是为记。

2019.3.12植树节

编辑点评:
对《刘家岭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