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北风烈

北风烈  作者:谷原

发表时间: 2019-02-26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5892  阅读: 988  评论:1条 推荐:4星

讲述了大学校园里一对恋人曲折、坎坷的爱情之路。
 



“漫漫秋夜长,烈烈北风凉。”

深秋十月,西北高原的风尖厉地呼啸,漫天黄沙犹如幽灵般张牙舞爪,弥散在市镇的各个角落。

上原这座古老的小城,此刻也褪去了古街古巷的外衣,披上了单调的“黄金甲”。

上原师院门口,站着一位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上身穿着橘黄色羽绒服,下身穿着黑色紧身绒裤,背着黄色挎包,一脸不忿的表情。在她左前方四五米远处,站着一个男生,一米八左右的个头,戴着眼镜,黑色大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这一身玄黑将他的白衬衣衬托得格外明显,他的神情略显焦灼。

“希希,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十一假期我抽出一天来陪你去镇北堡,你怎么又变卦了呀?”那个男生半哀求地说。

“去可以啊,我这不是出来了嘛。但在去之前,你先说说,我之前提的那个要求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要求?”

“哼...”那女生杏眼圆瞪。

“哦,那个呀,我还没想好...”

“你浑蛋,那还去个鬼!”

“走嘛,快赶不上车了。”说完,不等女生发飙,男生就拉着她飞奔向车站了。

车窗外,荆棘遍地,草原披上了苍黄的外衣,野兔与土拨鼠在这片黄色的海洋追逐、嬉戏,不时将羊群冲散。通体乌黑的荆棘鸟尖啸着,飞速掠过云层,不做片刻停留,为这秋日的塞外平添了几分凉意。

爱情鸟生于斯,长于斯,却从未细细地凝视过这片土地。它们自出生之日起就决定要追寻“冥灭之梦”。因此,在它们长大后便一直在空中翱翔,它们的结局只有两种:因疲累从空中摔落而死或冲向那炽热的耀亮焚烧而亡。

爱情鸟,荒芜了多少自以为是的爱情。

冬日的镇北堡,格外苍凉。一望无际的土城堡,林立的店铺、酒肆,间或点缀着电影人物的雕塑,凛冽的北风使眼前的幕景显得格外冷峻。墙头上,至尊宝与紫霞仙子深情凝望,这熟悉的场景让人仿佛回到了电影中,耳畔自飘渺处传来一个声音:是啊,他好像一条狗啊......

一段突如其来的旅程,总有那么一刻是触动心弦的。是启程的那刻内心泛起的凉意?或是临别那不甘的一回眸?这刺痛太刻骨铭心,以至于我们不再期待不羁之旅。

“吴诚,北方的冬天太荒凉了,我有点儿想念防城港了。”

“还是四季分明的好,生活总得有点儿色彩感。”

“那要看是一个人的四季还是两个人的四季?”

“希希,还记得两年前的冬至吗?寒风中,我在城北的羊肉火锅店门口等了你快一个小时,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你身着一袭鹅黄色的羽绒服如百灵鸟般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就是四季。”

“哼,那你考研还报那么远的学校?”

“这就是你要我改志愿的理由?”

女生撅着嘴,满脸通红,一言不发。

原来,吴诚今年打算报考研究生,学材料专业的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方理工大学,他想以后从事本专业的研究。而希希来自广西,一心想回去,所以一直劝吴诚改报西江大学,两人甚至因为这件事闹得濒临分手。吴诚想维持这段感情,所以在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约希希出来玩,想再谈谈这件事。

夕阳映照在远处起伏的土坡,一队骆驼悠然走过,断断续续的铃铛声不时传来,火红火红的沙漠,火红火红的古堡,还有火红修长而并行的身影。这一刻,像极了电影里的画面,是《东邪西毒》还是《仙履奇缘》?

“好了,我妥协啦。你想满世界追梦,我便陪你浪迹天涯。”希希首先打破了沉默。

“真的吗?知我者希希也!”吴诚乐不自禁。

“这里太荒凉了,我怕,我们回吧!”

“回!”

之后的一个月,文综楼703的自习室外面每天照例又传来了“咚咚咚”的高跟鞋声,伴之而来的,自然是希希,还有她手中沉甸甸的爱心便当。说是便当,无非就是饭馆现炒的盒饭。之前因为报志愿的事儿,希希已经几乎两周没来自习室了。这种被呵护的感觉让吴诚内心暖暖的,他唯一能做的是更加刻苦的学习。

生活在平静而略带焦灼的幸福中继续,荆棘鸟飞去来,山楂树青又黄又红。

现场确认的前一天,晚上19:00,吴诚打开电脑,准备打印明天确认所需的准考证。准考证打出来的那一刻,悔恨、无力、沮丧、伤感......因为志愿那一栏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西江大学”。

自那之后,吴诚变得沉默了,他的生活依然平静,不过是略带惆怅的平静。他依然会跟希希说话,会微笑,只不过神情有些呆滞。

希希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但她没有坦白,她只是比以前更热情了。

两人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残破之爱。

考研是一场青春的修行,枯燥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1月的上原,早已是冰天雪地。距离考试两天前,希希突然提出等放了假让吴诚陪她一起去广西。

吴诚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只有满心的惆怅。

两天的考试转眼即过,放假的那天,吴诚没打招呼,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在车上,他给希希发了条短信:“希,我们分手吧。”让人意外的是,电话那头儿出奇地平静,他既没接到打过来的电话,也没收到回复的短信,希希竟一反常态地不哭不闹不挽留......

来年十月,广西南宁,西江大学校园,那天,吴诚正和新入学的一批研究生参加义务捐赠。不一会儿,一辆省电视台的采访车停在旁边,他们是专程来报道此事的。突然的一瞬,吴诚的目光死死锁定在采访车上,那是因为车上走下来一个人,一袭雪白的连衣裙,一张熟悉的鸭蛋脸,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希希。希希这时也注意到了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惊喜、热望、迷惘、感伤......

希希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地走到吴诚旁边,耳语道:“你先到一边儿等我,采访完我们聊聊。”

怀着忐忑激动的心情,吴诚站在一旁等着同样在忐忑中采访的希希。半个小时的采访虽然不长,但对吴诚来说仿佛等待了几个世纪。待采访结束,所有人都散去,吴诚很默契地跟着希希走出校园,就像他们在大学时无数次散步一样。

零度西餐厅二层,吴诚和希希对面而坐,他们一直在对视,谁也不愿意打破沉默。

“你终究还是来了。”希希终于忍不住说道。

“是啊,接受命运的安排,有时还不算太坏。”吴诚释然地笑了。

“那你来了西大为什么不跟说呀,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或许是因为心中那道坎儿吧。”

简短的交流后又是漫长的沉默,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

“你后面为什么没再联系我?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吴诚狐疑地问。

“那你知道去年寒假我为什么让你来我家吗?”

“你想向我承认错误?”

“我妈妈去年冬天生病了,生了一场很大的病,我想让带男朋友回去,让妈妈高兴高兴。”平静的语气中满是伤感。

“这...好吧,那我误解你了。你妈妈现在好吗?”吴诚歉疚地问道。

又是死寂般的沉默,两颗年轻的心,像被灌注了铅水,此刻无比沉重。

“她在今年三月的时候去世了......”隔了很久,希希沙哑地说道。

西下的夕阳抛撒出血色的余辉,透过玻璃映照在青春的脸庞,窗外,荆棘鸟在低空盘旋,久久不愿离去。生活啊,你有多意外,爱情就有多脆弱。

不管怎样?烦躁的绿意总会离去,烈烈北风终会吹醒一切,对吗,我亲爱的朋友?

                                               谷原

                                           2019.1.5日夜

 

 


编辑点评:
对《北风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