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记 > 鸟与狗的听力

鸟与狗的听力  作者:五彩池

发表时间: 2019-02-25  分类:杂记  字数:1674  阅读: 175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动物能“识别”人的声音,想必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因为一件事情,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动物有辨识不同区域人们那特定口语的能力,这大抵该不会有什么错吧——我的意思是说,某些动物对人的方言是非常敏感的,它们已
 

      动物能“识别”人的声音,想必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因为一件事情,现在我终于可以说动物有辨识不同区域人们那特定口语的能力,这大抵该不会有什么错吧——我的意思是说,某些动物对人的方言是非常敏感的,它们已懂得“辩别”人的“方言”。 

      2001年3月17日这天,我随单位一帮人马到川西双泉镇去“春游”,具体地点在双泉镇的“川西第一泉山庄”。这“第一泉山庄”并无什么可游之景,那儿是辉煌的现代式“竹楼”,准确地说那儿是麻将馆——对,是大型的、一流的、豪华式的麻将馆。那里,留给我的印象是,“高级别的麻将馆原来是这样的啊”!别无其他。不过,那里悬挂的一排约莫六七个笼子的会摹人说话的鸟,倒是叫每一个“游客”都多少能发生些兴趣。那鸟很像八哥,但体型似乎要比八哥稍大些,也无白羽毛嵌在身上,那鸟嘴的色彩好像也比八哥要漂亮些,人们叫它鹩哥。它能摹仿人说话,这些鸟精神头很大,根本不怕人,看样子很凶,它“喀”的一声叫,叫声极大,那是近于八哥的,但比八哥嘹亮得多。也许是缘于此才叫它“嘹哥”的吧。但是哪一个"liao"我也不能肯定。它发出的音完全是四川方言土语之音,游客逗它教它的话,若符合了它正好会说的某句,它就说出那么一两句来,音调颇悠长,堪称地道的“川音”,我大为惊奇。有一位女同胞,她可能清晰听到了嘹哥的一句北京腔:“你好!”,便开心极了,大叫道:“呀,它还说普通话呢?” 

      但就我观察,这鸟语基本都是非常正宗的川音。不过,它的人话很少。我觉得,只有它那近似于八哥的一声高叫,仿佛才是真正的本真之音。同时,那也是它叫的最多、也最能体现其大自然气息的声音。为了戏鹩哥玩,我摹仿八哥之叫音,那复杂、婉转的声音,即动听,又激烈。可这些笼中之鸟虽然个个都很激动,但却不能摹仿这叫声来,它们只能发出音频很低的喉音来实施摹仿。我明白了,很显然这不是八哥。八哥对同类的声音相当敏感,只要有一句"源引之音"就可唤起它们的“共鸣”。这八哥之叫纯系舌音,而非喉音。看来,鹩哥还是不懂这一点的。鹩哥以摹“川音”的方式来摹鸟音,显然是有点离题万里了。应该说,它们是属“川鹩哥”吧。假如,要把它们运到广东或者北京,我认为它们是很难受人欢迎的,除非它们重新洗心革面,重新学习语言。真有趣,做为玩鸟,鹩哥居然也有方言的问题。 

       应该说摹音能力强的鸟能辩方言,而不能摹音的狗居然也能辩识方言。狗辩方言出门在外的人多少都有些体会。狗比较势利,它能从一个人的衣着举止识别人的地位。可是狗更能从声音上来辩识人的。1995年我们一家居于无锡,那是一个工厂的招待所,楼下拴有一条狼狗,起初,它对我们不熟,每见我家的孩子总要吠叫,我们的女儿就用当地土话训它:“弗要叫了!”它立即就停了下来。5岁的女儿把她的这一经验告诉给我们,我和妻子讶然。以后凡遇狗对我们非礼,女儿就以正宗的吴语谴责它几句,狗便哑口无声起来。后以此法“百试吴狗”而不谬也。 

       我觉得这真是太有意思了。狗与鸟皆属动物,再聪明也不及人的。而人呢,往往也带有动物性。你看人在幼小之时,尤其是正呀呀学语之阶段,置于京则京腔,置于川则川调,置于沪则吴音;若放在广州,则为粤语。此乃耳濡目染,习惯则成自然尔。可惜的是,这一点人却多不自知,听外音即生“欺凌”之心,谬矣!人若此,岂不是把自己降到动物的程度了吗,智慧又焉在? 


                  2001年3月18日刘聪震于四川 


编辑点评:
对《鸟与狗的听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