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玫瑰和葱

玫瑰和葱  作者:秋女子

发表时间: 2019-02-16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859  阅读: 2297  评论:1条 推荐:4星

快要过情人节了。她看着路边的花店门上挂着的广告牌子想。回到家后,她便开始向他的耳中吹一种风,那风隐晦不明,但那风又清晰易懂。那风中反复地响着一种声音:我要玫瑰。我想要那种红的像血红的像酒红的像爱情一
 

快要过情人节了。

她看着路边的花店门上挂着的广告牌子想。

回到家后,她便开始向他的耳中吹一种风,那风隐晦不明,但那风又清晰易懂。那风中反复地响着一种声音:我要玫瑰。我想要那种红的像血红的像酒红的像爱情一样的玫瑰,哪怕只是一朵也好。我就要一朵。我就要一朵最红最美的玫瑰,你要给我去买玫瑰。在情人节的那天,你的手中要捧着一朵玫瑰,像我们刚刚相爱时那样,紧张疯狂地注视着我,然后将那朵用爱情做的玫瑰温柔地递到我的胸前。

情人节终于来到了。

清晨起来,他便出门去了。她独自在房间里忙着整理东西。她将他们的小屋收拾的干净整洁而又美丽,之后她便穿上了平日里最喜欢穿却又最舍不得穿的一条紫蓝色的裙子,再坐到镜前将头发挽成了一个优雅美丽的髻,接着又在脸颊上敷粉在唇上涂了淡淡的粉色口红。

她立在窗前,望着情人节的太阳等他回来,等他买一朵玫瑰回来。她知道他必定是去买玫瑰了。她微笑着想象他捧着那一朵艳红艳红的玫瑰一路上往家走的样子,又想象着他捧着那朵玫瑰走向她的情景,还有他的眼神,狂热迷离的眼神。最后还有吻,像玫瑰一样红的吻。

门锁响了。她缓缓地掉转身去。她看见了他,却没有看见玫瑰。他提着一个白色塑胶袋,塑胶袋里依稀露出了一种绿色。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说那是葱。他刚刚在市场上买的葱。他本来是想给他买朵玫瑰的,可是后来买了葱。

她黯然地看着那些葱,那些被他握在手中又切在刀下的葱。他咔嚓咔嚓地切着葱,葱从明亮的刀下一丛丛地跳了出来。我知道你最喜欢吃油爆的大葱,我这就给你做一种用辣椒炒的葱,特别香特别好吃。他扭过脸来傻笑着对她说。

她没有说话,只是像他一样傻傻地笑了。

吃着他炒的葱时,她想她终于还是没有得到那朵玫瑰,那朵在情人节里如爱情一样鲜红的玫瑰。对于他来说,爱情早已不再是玫瑰了,爱情是葱,可以吃在胃里可以变成皮肤变作发丝的葱。

生活不知从何时起就成了葱。她擦着他递过来的湿漉漉的碗想。从前生活仿佛不是葱,从前的生活好像都是玫瑰。那如玫瑰一样的日子似乎已经很远了,那时她并不了解生活的真相,然而现在她早已明白了,其实生活就是葱。自从结婚以后生活就变成了葱,她实在不应该再去奢望什么玫瑰了。

她将擦干的碗和盘子整齐地摆放到碗橱里,又伸手捡掉他挂在头发上的一根很绿很绿的葱丝。他笑了,他笑着取走了她系在腰间的格子布围裙。他是爱她的。她知道他是爱她的,虽然他没有为她买那朵玫瑰,那朵只属于一个日子的玫瑰。

玫瑰是奢侈的吗?她立在浴室的镜前洗着手,双眼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挽在脑后的发髻松散了,有丝丝缕缕的发丝像蜘蛛网一样地垂挂着飘悠着。玫瑰或许真的是一种奢侈,因为生活是这样的平淡因为日子是这样的长久,即使是她自己不也正在向着一棵葱的方向老去吗?从前的她可不是现在的这种样子,从前的她是一朵玫瑰花。那时她的头上没有过这些蛛丝一样的发丝,那时她的脸像玫瑰唇像玫瑰眼也像黑白两色的玫瑰,但是现在她不再是那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了,她成了一棵葱或者正在成为一棵葱。

她微微地侧过脸,仔细地瞅着自己的眼角,眼角里仿佛埋伏着像葱上的纹络那样的皱纹。她的手不安地摸着那些隐藏着的纹络。生活就是葱,日子就是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生活就变成了葱日子就变成了葱,或许生活本来就是葱日子本来就是葱,而她以前只不过将葱误看成了玫瑰花。

她从浴室里出来时,看见他睡在沙发上,手中的报纸已经掉到了地上,可是那几根手指依旧僵直在拿报纸的那种状态中。她轻轻地坐到他身边,垂着头细细地看着他的脸。他的脸也已不再如旧日那样光洁明亮了,他早已变成了葱,比她快速比她提前地变成了葱,因为他太累了。她的目光落到他那泛着葱丝样的皱纹的额头上,忍不住的有些心酸了。她想叫醒他,她想将手放到他那起了皱纹的额头上,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没有叫他。

她起身去卧室里拿了一条毯子慢慢地盖到他的身上,然后便坐到了旁边的另一张沙发上。玫瑰或者竟是可耻的。她仰着脸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和天花板上挂着的一盏莲花形的吊灯。玫瑰是可耻的,在这葱一样的生活中,玫瑰难道不是可耻的吗?她的眼睛盯住一瓣莲花,那花瓣像失了血的肌肤一样苍白。玫瑰是可耻的,生活不是玫瑰,日子也不可能是玫瑰,世界不是玫瑰,时间也不会是玫瑰。时间和世界都是葱。葱可以吃而玫瑰不能吃,不能吃的东西就是可耻的,用钱去买不能吃的玫瑰更是可耻的,可是为什么人们还要去买玫瑰还要去种玫瑰呢?

她用手指捏着眉间的皮肤,轻轻地捏然后再重重地捏。买玫瑰的人都是不懂生活的人,或者厌倦了生活的人。种玫瑰的人便是为了那些不懂生活和厌倦了生活的人而劳作着的。对一个懂得了生活又没有资格用玫瑰来驱散厌倦的人来说,玫瑰就是可耻的,想要玫瑰的她同样是可耻的。

她用手指蒙住了眼,仿佛是要蒙住那可耻和因为可耻而生出来的酸楚。她不应该要玫瑰,她只应该要葱,因为生活本来就是葱,葱一样的生活里没有玫瑰的位置。她的心忽然潮湿了。可是她想要玫瑰,她真的很想要一朵玫瑰。在这样葱一样的生活和日月里,难道就不能要一朵小小的玫瑰吗?她的手指轻轻地横过双眼。葱是葱,玫瑰是玫瑰。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葱一样的日子里,她希望有一天,哪怕是只有一天是没有葱的。那一天里应该只有玫瑰,只要一朵玫瑰,一朵不能吃也不能用的,而且很快便会枯萎的玫瑰。哪怕那一天里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吃也可以。

她在沙发靠背上转着脸。他还没有醒来,他依旧如葱一样睡着。不知道他的灵魂此刻在什么地方?是在一棵葱里还是在一朵玫瑰里呢?大约是在一棵葱里,据说男人们的灵魂里从来都只生长只存活葱。男人们常常带着忍耐的笑瞅着女人灵魂里的玫瑰。他们说玫瑰是可笑的,玫瑰是浅薄的。他们还说玫瑰是幼稚的,他们为什么会那样说,难道玫瑰真的是可耻的吗?

她弯下腰,捡起了他掉在地上的报纸,然后轻轻地放到茶几上。他忽然动了起来。他翻了一下身开始继续安静地沉睡。他太累了。他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会这样轻易随便地便睡着了。她听着他的呼吸声再次觉得玫瑰是可耻的,在他的劳累面前,在一个男人的劳累面前,玫瑰就是可耻的。她仿佛在下一个决心那样的想着。这样想着时,她忽然看见报纸上印着的一张图片,那图片里是一条昏暗的破败的街道,街道上是昏暗破败的房子和人。在那样昏暗破败的街和房子和人面前,玫瑰是多么可耻。玫瑰原来真的很可耻。

她实在不应该向他要玫瑰。她不应该在这个商人们制造的节日里向他要那朵可耻的玫瑰,她只应该要葱,要那可以当饭吃的葱。葱是美好的,在他的劳累面前,葱不可耻。在那些昏暗破败的东西面前,葱也不会带来可耻的感觉,因为它们和葱本来就是一体的。

她直起身来,看着熟睡中的他。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他了。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看他的目光便不再是玫瑰了,而他看她时也一样。在最初相爱的那些日子里,她和他的目光常常像玫瑰那样柔软热烈地凝视着对方,可是玫瑰终是会凋谢的东西,她和他的目光早已化成了葱。玫瑰是可耻的,她用葱一样的眼光看着他紧闭的眼睛紧闭的嘴角和嘴角边压出的一条皱痕,于是便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

她的手像抚摸一朵玫瑰样的摸着他唇边的那条皱痕。他睁开了眼。他疑惑地望着她,然后一伸手抱住了她。她的脸贴到了他的胸口上,她听见他的心在里面有力地强劲地跳动着。她听着那跳动,忽然很想对他说她想要一朵玫瑰,只想要一朵玫瑰,但她终于还是没有说。

 


编辑点评:
对《玫瑰和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