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平静

平静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9-02-12  分类:散文  字数:1070  阅读: 1477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不知有谁说过,江湖永在身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离我们并不遥远。

可笑的是,我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而自己以为读了些许书,宇宙人生历史浪涛诸子学术百年英粹,但凡有闲人路边闹起嗑来,竟然也是个不知湮隐的“出头炮”。山野鄙人,难得有海阔天空的神聊,积年下来,“兑嘴皮子”的狐朋狗友,着实有着好几位。

  农忙的时候,家中的几亩薄田折腾得人疲惫不堪,那时机械化耕作水平低,凡事皆须“一身肥膘”来助力。可怜书生嘴边风高千尺目中万里无云,干起汗流浃背的活路来,终究落人的笑柄。一路的狐朋狗友,一样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收成却并不比邻居那高傲的泥水匠多出多少。

  特是农闲相聚,吃着不入流的粗食陋菜,喝着最便宜的故乡小烧,一行数人,蹚着李太白的胸襟,抑扬着杜子美的忧国忧民之思,神醉于李商隐的“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豪遨在“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烈烈风中,真也是此情何须细细嚼,风流谁人识其真!?

  时而弯腰劳作罅隙,天空一排大雁相形列阵而鸣,不禁诗情泛滥,斗口吟哦,“雁驰长天碧云杳,风送嘶鸣和声高。宇内凤凰究难见,池中鲲鹏嬉海涛。”得意之状,尽现于片刻眉宇之间。疯人魔态,乡人不是头一次观摩,摇头不解也罢,讥诮打诳也罢,情致深处的那一束心香,温温润润地一直在默默燃烧。

  神在江湖,自然有天降大任,有轰轰隆隆的洞响。民在江湖,蚂蚱蹦跳一般,一折腾,几十年过去,秋草枯黄,就也该回归自然的风雨泥尘中去。和内心浩渺处的某个自己握手言和,未尝不是一件幸事。江湖处处有烽烟,处处江湖难安然,悠雅的乡村主旋律已成为生活里的一个臆想。闭了眼,让平静的山岗晓风从每个知友的耳际拂过,一切繁华似水流,哪里载得动如许愁?畅开了心活自己,一生恰若草木,荣枯尽付岁月飘乎,不要过于计较得失的喧嚣;平安宁静的时光寸缕游移于你身心的哪些时段,你会真实地体味到人生的欢快,满足而且少些怨恨。

二O一九,二,十二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编辑点评:
对《平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