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沧浪之沫 第三章 (32)

沧浪之沫 第三章 (32)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9-02-03  分类:长篇  字数:3789  阅读: 1345  评论:0条 推荐:0星

 

国庆节厂里放了三天假。十月一日那天秋旖沫给家里汇去了一笔款,然后和几个女孩子一起在南约的一个石岭公园玩了整天。因为公园假山假石居多,故名石岭。好些孩子由父母陪着围着假山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秋旖沫由衷羡慕他们,未谋面的亲生母亲又在她的脑海一掠而过。傍晚回厂宿舍时,秋旖沫在旁边小店给家里打去了电话。这回她很快从电话里分辨出了爸爸的声音。她又清晰地听到了小妹妹的欢笑声从电话那边传来。秋旖沫心里已不泛酸了,毕竟那是自己的妹妹。而最重要的,她在电子厂快乐的打工生活让她积攒了足够的能力来包容那个她不喜欢的家。甚至时空的阻隔使得后妈在她心里也渐渐没那么讨厌了。一个没有生活在跟前,没有了交道的无血缘关系的人,原本无论爱与恨,都会随着流逝的时光渐渐减淡减弱直至虚无。

国庆节的次日,秋旖沫又买了点东西去坪山大表姐店里玩。侯佳明侯佳茵两兄妹都放假歇息在家。秋旖沫看得出来,侯佳明比谁都更开心自己的到来。表哥黎庭旺这回也在,他到得比她还早。因为前次大表姐关于表哥好吃好赌的说辞,秋旖沫对表哥也暗自有了腹诽,并对已离开深圳的表嫂又无端产生同情了。

大表姐忙厨房去了,侯佳明侯佳茵因为和秋旖沫差不多年纪,之间有着更多共同的话题,他们天南海北地闲聊着,时不时爆发一阵开怀的大笑,令一旁的黎庭旺有点坐冷板凳的感觉。

“哎,秋旖沫你今晚上留下来住吧,反正明天也不用上班。”午饭席间,侯佳茵对秋旖沫说。

秋旖沫不置可否地笑笑。侯佳明道:“我妹妹让你陪陪她,你就留下来呗。”

“待会还是回厂去,不在这住呢。”秋旖沫道说。

一旁的黎庭旺道:“咦,都说娘亲舅大,你们俩怎不喊我这个舅舅留下呢?”

“他们年轻人都差不多大,你都有家有口的人,跟这些晚辈怎么玩一块去!” 大表姐说。

“姐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也没有好大,三十还不到嘛!再说侯佳明侯佳茵是晚辈不错,秋旖沫是表妹,跟我平辈哩!”

“也就在这里你好意思说平辈,人家才十来岁的小姑娘!”

侯佳茵笑道:“舅舅你要留就留下呗,我跟秋旖沫我妈三人还能挤挤在一张床睡,你跟我爸我哥三人把子都比较大,一张床挤不下,只能打地铺了!”

大表姐道:“你舅舅哪会在这里住呢,说不定一会就有人找他打麻将。”

大表姐的话音刚落,黎庭旺的传呼果然响了。一桌人都哄堂大笑起来。

吃过午饭,彼此又闲聊了一会,黎庭旺就赶着要回厂去了。

表姐道:“你要回去我也管不了,老婆在乡下都快生了,还是少赌博为好!”

“不赌不赌,钱都寄回去了,哪有钱赌博!”黎庭旺笑道。

临走前,黎庭旺拉着秋旖沫:“表妹,你不是也要回厂的吗?干脆跟我一块动身吧。”说着就把秋旖沫拉拽出门。于是,秋旖沫转头别过大表姐他们,跟表哥一块出来了。

“小妹,表哥有点事求你帮忙。”离开大表姐的小店不多会,黎庭旺用手搭着秋旖沫的肩说。

“求我帮啥忙?”

“小妹,……表哥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

秋旖沫听到这里,就将表哥那只搭在她肩上的手轻轻移开,说:“昨天都寄了笔钱回家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姑娘,我这也是前几天把钱给寄回去了,剩下一点吃饭的钱又不晓得怎么被人偷了,你知道我们那厂里人多手杂……你看当初都是我把你带来深圳的……”

秋旖沫听到这里,便说:“你要借多少?”

“嗯,不多,就六百。”

“六百?对你来说不多,对我来说是一整个月工资呢。我没那么多,只能借你两百。”

一会车来了,上车后表哥当着那么乘客面让再加点。秋旖沫听着感觉像讨价还价一样,最后答应借给他三百。

秋旖沫的工资还放在厂宿舍高低床柜子里。黎庭旺只有跟着秋旖沫乘车去电子厂拿。下了车,秋旖沫让黎庭旺就在厂门口等。黎庭旺有点焦急:“你不会进去以后不再出来吧?”

秋旖沫对表哥的不信任有点生气:“如果不出来你就跟门卫说我欠你的钱没还。”

一刻钟后,秋旖沫拿了钱出来。“下个月你发了工资就记得还我啊。”秋旖沫虽这样说,但心里一开始便对表哥的还钱不抱太大希望。

“好好好,发了工资一定还……”

表哥拿着钱转身就走了。秋旖沫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着当初他带她们来深圳时那个豪侠仗义的表哥已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有点狼狈猥琐的表哥。

假期一过,一切作息又恢复如常。之后一段时间,厂里经常有加班。秋旖沫虽然热爱工作,有时也感到不胜负荷。但当工资发到手里来,秋旖沫便很快将工作的劳累忘了。

因为工作忙碌,秋旖沫有一阵子没去表带厂找姚翠兰她们玩了。之前电子厂有过两三次数量不多的招工缺额,但都被其他先知情的员工介绍的熟人捷足先登了,为此秋旖沫也不太好意思常找姚翠兰。

圣诞节到来的前夕,秋旖沫和黎爱莲踱到表带厂先前待过的女员工宿舍去找姚翠兰时,发现宿舍里已多出几张新来的陌生面孔。姚翠兰恰巧不几天前辞职离开,去了别的厂子。同时跟着离开的,还有好几位当初和秋旖沫玩得挺好的同事。秋旖沫感到有点怅然。她想起前次和姚翠兰道别时不经意里说着再见,却不曾想离别之后此生可能再也无法相见了。

年关日益逼近,秋旖沫发现与自己同小组的丁紫香越来越心事重重。平常没怎么加班时,丁紫香也是每天双眼布满血丝,且老是呵欠连天,似乎成天成夜没睡觉的样子。秋旖沫问她怎么了,丁紫香只是摇摇头。有一次晚上秋旖沫起夜时竟至听见丁紫香一声沉重的叹息。这会秋旖沫才恍然大悟丁紫香为什么上班老不在工作状态,原来这段时间她每晚都在失眠里度过。

一天晚饭后,秋旖沫拉上丁紫香一起去厂外走走。她一定要让丁紫香说说自己的心里话,要不然这样下去身体和精神都会垮掉。丁紫香也终于向秋旖沫和盘托出——

“其实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国庆节期间我给家里去了电话,家里已下了最后通牒,一定要我回去教书,否则以后连这个教书的机会都没有了。家人还扬言再不回就跟我断绝关系。我感到很纠结。可想想自己都这么大了,在这里也并不怎么顺意,干嘛要与父母为难?所以打算今年回家去过年,之后就不再回来了。但想到自己在这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就这么一无所有回去,心里仍有不甘……”

秋旖沫又不知如何劝慰丁紫香。或许丁紫香本身也不需要谁来给予劝慰的,她转而笑着对秋旖沫说:“呵呵,我都好久没吃到家乡菜了,回家过年定要猛吃一下。我们湖南人无辣不欢,你们江西也喜欢吃辣的吧?——小妹,谢谢你听我。以后我回去了肯定会时常想你们的。与你们这么多人相识,这也算是人生一笔经历吧!”


编辑点评:
对《沧浪之沫 第三章 (3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