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五)

第四章(五)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 2019-01-09  分类:长篇  字数:7389  阅读: 2206  评论:0条 推荐:0星

 

      

(五)

  再过几天便是农历腊月二十三——中国北方的小年了。从小年开始,家家户户便开始准备年货了。在北方,小年惯例吃的食物是饺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在桌旁吃顿饺子,那将是无比幸福的事情。这天,马翠兰照例包了饺子。一大早,他们一家三口便吃起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吃完饭,马翠兰和儿子都要上班。因为小年不是国家的法定假日,所以这天所有的企事业单位都是照常上班的。而林文军则忙着去海边抢收清晨刚刚捕获的海鲜。

  林德刚到公交车站,细细的雪沫便随风而来。细雪如同流沙一样沿着光滑的水泥路面呼啸而去。道路两旁那光秃秃的银杏树,懒散地摇着树枝。风冷的有些刺骨。林德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双手抱在胸前取暖。三五分钟后,公交车来了。车上人很多,没有空位置。他在靠近车门的扶手处站立。

 伴随着公交车的一段聒噪的刹车声响,林德到站了。下了车,他看了看时间。离上班迟到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了。他快步地走向公司。在他快要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奔驰轿车从他的斜后方抹过,停在了公司的大门口。接着,一个身穿白色毛呢大衣的女孩匆忙下了车。她在关车门的时候还向车内送去一个飞吻。林德仅凭背影便可认出,那个女孩就是李晴。

 林德停了下来。直到奔驰轿车开走后他才迈起脚步。当奔驰轿车经过他面前时,他好奇地向车窗内看了一眼。开车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曾在那次网游聚会上见过这个男人。当时苏荣在向他介绍这个男人的时候,特别提到了这个男人已有家室。林德顿时感到失落,他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名的手紧紧地攥住;他浑身酸软,感到呼吸困难。他将自己藏在树后,以遮挡李晴的视线。

“她怎么又换了男朋友呢?”靠着大树,他想到。

 待李晴进入大厅,他才走向公司大门。他一边走一边调整着状态。快到办公楼门口的台阶时,他就没那么失落了。毕竟,他曾黯然神伤过好多次了。自从经历了那些失眠的夜晚,他之后的每一次失落都越来越轻了。他知道,他正慢慢地放下这个他负担不起的姑娘。

 他走进大厅,打了上班卡,发现自己已经迟到了十分钟。他进了办公室,这时徐斌正俯在董思思的办公桌前和她闲聊。

 “你那辆车多少钱?等过完年,我也给媳妇买一辆。”徐彬问到。

 “十来万吧!反正是老公给我买的,我也没问具体价钱!”董思思一边照镜子一边回答到。

 “宝马mini这么便宜吗?我记得怎么也得二十几万吧?”徐彬问到。董思思头发上粘了一块纸片,徐彬想要伸手帮她摘掉。

 董思思见到林德,忙打了徐彬的手,喝到:“你要做什么?”

 徐彬笑着说到:“你头发上粘了一个东西!”

 董思思忙用手抹了抹头发,没有摸到。徐彬伸手摘下,递给了她。董思思随手将纸片扔到垃圾桶。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然后梳着头说到:“你看,头发又乱了!”她放下梳子继续说到,“对了,你说你想买车?正好我老公的一个朋友开了家宝马4S店,我可以介绍你去他那里买。”

 “那太好了!要是熟人介绍过去的,肯定还能便宜一些呐!”徐彬拍手叫到。

 董思思笑了笑,开始描起眉来。

 林德回到座位,打开电脑。这时徐彬向他问到:“对了,小德,你有没有买车的计划?”

 “买车?买什么车?”林德问到。

 “当然是轿车了!你要想买车的话,咱们一起去买,到时候肯定更便宜!”徐彬回答到。

 “哦,不买。我还是得考虑着先买房吧!”林德说到。

 “嗨,买房子那还不容易吗?只要选在市里,首付一交,那还不轻轻松松就搞定嘛!你想,车子多重要呢!上下班开车那不比挤公交舒服多了?”徐彬说到。

 “我现在还没钱买车。再说,坐公交也挺方便的。”林德说到,“从我家到公司,有二十分钟就够了。”

 董思思笑了笑,对徐彬说到:“你还差那两个钱吗?你自己去买一辆不就完了吗!”

 徐彬笑着说到:“我这不是想省个几千块再给媳妇买套化妆品嘛!”

 “哎呦呦,没想到你对你老婆还挺好的呀!”董思思带着嘲弄的语气说到。

 “我这也是被逼的!”徐彬笑着说到,“她整天要我给她买化妆品,我要是不买的话,那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你知道买什么样的化妆品好吗?”董思思问到。

 “价格贵的肯定就好!”徐彬说到。

 董思思笑了起来。她打趣到:“你把钱给她,她想买哪个就买哪个。她要是高兴了,你也就不用受母老虎的气了!”

 “我看你也是只母老虎!”徐彬撅着嘴说到。

 上午九点,祝永康打电话叫他们到楼上开会。会议的内容是做年底总结以及年后的一些工作安排。过年公司要放七天假。在这七天里,他们要尽可能少的签订新合同,并一定程度地降低库存。由于到正月十五以前,商家都处于休息状态。因此他们还要提前预订几批合同,以便年后的几天内发来。

 吃完午饭,林德回到办公室休息。他一直睡到下午上班。上班前几分钟,董思思、徐彬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他们二人的说话声将林德吵醒。

 “她可真有两下子,而且专门勾搭有钱人!”徐彬说到。

 “那是在寻找她的白马王子!”董思思说到。

 “可得了吧!哪个王子要是讨了她做老婆,说不定得戴多少绿帽子呢!”徐彬说到。

 “净胡说!谁敢给王子戴绿帽子?”董思思说到。

 “有人都敢给国王戴绿帽子呢,更别说是王子了!当你家猫还没学会偷鱼之前,你千万不要拿鱼来诱惑它,因为它一定经不起诱惑!她这类的女人也是一样。一旦尝到了甜头,她就会想尽办法往蜜罐里钻。”徐彬俏皮地说到。

 “你可真能胡扯!”董思思冷冷地说到。

 董思思、徐彬分别回到自己的座位。徐彬见林德醒来,于是对林德说到:“喂,你可真能睡!中午可别睡那么多觉!”

 林德看了看表,又揉了揉眼睛说到:“不知怎的,今天特别困!”

 徐彬向林德凑近半步,好奇地问到:“哦,对了,问你个事,你是不是喜欢财务部的那个小妞儿?”

 林德顿时困意全无。他摇了摇头回答到:“没有。”

 “没有?你还没问是谁就回答没有吗?老兄,你可有些不淡定哦!”徐彬笑着说到。

 林德涨红了脸。他说到:“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他们部门里的人!”

 徐彬看了一眼董思思,然后对林德说到:“那我怎么听说你喜欢她呢?”

 林德摇了摇头。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跟我说说又何妨呢?再说了,她那么漂亮,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的,喜欢她不是很正常的吗?”徐彬打探到。

 这时,董思思插话到:“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聊?人家喜欢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瞧你说的,我还不能关心一下自己的同事?再说了,他要是喜欢,就赶紧去追求,否则就落入别人的魔爪了!”徐彬说到。

 “你可真会瞎扯!人家都有男朋友了,你干嘛还要说那些话?”董思思质问到。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那家伙我认识,他有老婆了!你说他跟财务部那女的在一起,还不就是发展婚外情吗?”徐彬理论到。

 “那你也不能把林德拉进来吧!”董思思说到。

 “说的也是。”徐彬说到,“其实,我还认识那个男的呢!那个男的名叫李存义,是咱们市建开发银行行长李笠的公子。他在幸福路开了家金融公司,说白了就是个地下钱庄,专门往外借高利贷的。说起来还是个混混呢!”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董思思问到。她曾在自己的婚礼上见过那个男人。

 “聚会,舞会,总之都是些男人们快活的场所。他是颗风流的种子,天生就喜欢跑到花丛中发芽!”徐彬俏皮地说到。

 “应该说是你们!你们男人可真没一个好东西!”董思思白了一眼说到。

 “你可别连累无辜呀”徐彬说到。说着,他指了指林德。他笑了笑继续说到,“既然你都知道,那你可得看好你老公呦!说不定他现在就趁你不在,约了相好的在家里幽会呢?”

 “闭上你那乌鸦嘴!”董思思喊到,“你还是看好你老婆吧!”

 “没事儿,这点我不担心。反正我在外面也没闲着。如果她把情人带到家里,我们就扯平了!但只要别被我抓到就行!”徐彬笑着说到。

 “你可真够无耻!这种话你怎么也能说的出来?”董思思责备到。

 “看开一些就好了!说白了,男女之间还不就那点儿破事吗?”徐彬笑着说到,“说实在的,我还挺想和财务部的那个小妞约个会的!”他突然想起林德,又转身对林德说到,“反正你也不喜欢她!我也就是过过嘴瘾。”

 林德勉强笑了笑,没有说话。

 董思思起身去了洗手间。徐彬站起来查看了一下,然后凑近身子对林德说到:“跟你说件有趣的事。她老公我也认识,我们时常在一起喝酒。那天晚上,她老公喝的烂醉,非要叫几个小姐伺候他。你也知道,男人喝多了就爱逞强,可他一下子就叫了三个小姐。到了第二天早晨,那几个小姐都夸他功夫好。当时我还纳闷呢!后来在一次舞会过后,我约了那三个小姐中的最年轻的那个。快活过后,我就问起了那天的事。她跟我说,那天晚上她们三个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原来是他给了钱让她们那么说的!”他的声音压得很低。说完,他笑了起来。

 林德满脸尴尬,对于这种事情,他实在笑不出来。

 “你听没听说,咱们市的风流四少?”徐彬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

 “这都没听过?我告诉你吧,”徐彬看了看门外,然后低声说到,“李强,苏荣,李存义,张适。听说,她还和李强好过呢!”说到李强的时候,他指了指董思思的座位。

 “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林德问到。

 “嗨,混的圈子多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呢?男人嘛,除了找点儿乐子还能干什么呢?”徐彬笑着说到。

 下班后,林德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董思思、徐彬早已经离开了。他打了下班卡,正向大厅门口走去的时候,恰巧李晴从楼上跑下。他瞟了她一眼,心又嘣嘣地跳个不停。他低下头,快速走到门口。他推开了门,一个箭步跳下台阶。他险些摔倒。

 他快步地走在前面。他能感到李晴就跟在他的身后。待他快要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听见李晴的脚步明显变快了。她小跑了起来。林德心里有一丝慌张,也有一丝窃喜。他的心跳越来越快了。直到她赶上了他,然后超过了他。看着她的背影,他失落极了。他多想追上去并抓住她的手告诉她,他有多么放不下她。可是他却站住了。他开始嘲笑自己的软弱。

 “你不是要忘掉她吗?可你为什么还是做不到呢?你发过誓的,难道你发过的誓就这么容易动摇吗?你想想,她除了漂亮以外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她喜欢钱,所以交往的男朋友都是有钱人。你算什么?你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丑,只会在感情的面前出洋相!你内心不够坚定,就算对待自己,也都不吝欺骗。你为什么就不能把她给忘了呢?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你内心的那一点儿卑微的情感呢?你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犹豫不决的娘们呢?林德,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他想到。

 他走出大门,只见李晴上了一辆白色的奔驰轿车。没错,它就是早上他看见的那辆奔驰轿车。他看见李晴和那个男人在车里接吻。他浑身僵硬,像根木头似的呆呆地站立着。直到车子开动,他才晃过神来。转眼间,奔驰轿车便已远去。它在一个急转弯后冲上了一条小路。林德咬着牙,含着泪。他暗自发誓,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跟这一段可笑的感情一刀两断。

 回到家后,他便把自己关到房间里。直到吃晚饭的时候,他才走出房间。晚饭过后,他不想再把自己关到房间里了。他认为那是一种懦弱的行为,只有懦夫才会那样做的。他看电视,同时心不在焉地和母亲聊天。晚上八点,马翠兰接到王树华的电话。电话中,王树华说要为林德介绍一个姑娘。马翠兰高兴极了,邀她到家里详谈。王树华说她还在外面,明天才能回来。她们约定,明日到马翠兰家商量为林德介绍对象的事情。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