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炒鸡蛋

炒鸡蛋  作者:若水亦轻柔

发表时间: 2019-01-09  分类:小小说  字数:1879  阅读: 81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咯,咯咯,咯咯咯”外婆一边朝躁动的母鸡张望,一边极快地伸出一只手去,从鸡窝里抓出两只鸡蛋来。

母鸡妈妈还没有从产蛋的温润中挣脱出来,它大约也累得慌,又想好好地护卫一下胜利的成果。然而,慈祥的外婆为了她的外孙们的快乐,是什么都可以牺牲掉的。

大口锅里煮着几个玉米棒子,热气直往低矮的厨房顶上扑散,一个大铁勺子末端嵌了一根木棍,外婆一边攥住木棍,一边用筷子麻利地搅动着“吱吱”炸响的鸡蛋。娇黄的蛋仁的香气横溢出来,小小的厨房霎那间充满了欢快舒畅的味道。

我早已迫不及待地抄起木头小勺子,把那喷香的物件塞在了嘴里。哦,那时侯农村的鸡蛋堪称一道美味,有香有色,简单明快,正切合住了极度需要营养的各个人的胃。

小孩子的心里,只顾着自己高兴,哪里顾及到旁人的感觉呢!此刻的外婆静静地望着风卷残云般吞灭一个鸡蛋的我,眼睛里却噙满了晶莹的泪水。我那时的年龄不过四岁多,远没有如今的孩子聪明开窍,真不明白吃掉一个鸡蛋时外婆为什么要流眼泪。

“外婆,蛋蛋没了。”

“噢。噢!”外婆从沉吟中醒彻过来,掏出一方手绢擦了擦眼角。

“好!过几天鸡再下蛋蛋了,还给我小宝做炒鸡蛋。

然而没有等到慈悲的外婆又一次目睹她的小外孙吃炒鸡蛋,“瞎瞎病”就很快让外婆病来如山倒,一去不复归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农村人口耳相传闻的“瞎病”多指癌症等一些晚期病症,治愈的希望很渺然,更不必提出现奇迹了。即使现在的进步的医学,病理研究得非常透彻,又有什么大用途呢?理摆得周周道道,病人依然在治疗途中纷纷“中弹”落马,命丧黄泉,“癌症”无愧乎让人闻风丧胆!

长大后我略微知道的是,外婆的患病后期,家乡的舅舅舅妈们照料得不很得当,叫她临走时无疑吃了许多闷气,这真地是使我不能忍受的!外婆与我的感情,虽然不能说有多深厚,可她仁和的笑容粗浅的几句笨话,我全感知到了彼此间无隙的温暖。

一天夜里,我们乘了慢车,在崇山峻岭之间蜿蜒奔波了六七个钟头,到达了离开已经差不多四十年的故土。小小的山村弥荡在一片浓雾之中,外婆的谪传儿子们,都已经黄土褢身了,剩余的子孙大都呆在了城里,只有一个年纪略大的表姐,领着我们去拜会了多年前早已仙归的外祖父外祖母大人的墓址。

回来吃中饭时,表姐炒好三个菜,下了手工做的细面,其中一个菜就是炒鸡蛋。鸡蛋间无非多了许多肉块而已,我们慢吞吞地吃着饭,闲聊他话,不过鸡蛋的馨香远远输给了童年的怀念。

外婆是一个极能受得了委屈的人。外爷活着时,脾气很古怪,她却和他心甘情愿地过了一辈子。她的好人缘,不仅同辈的人称颂,即使后辈的人们怀念起来,也感叹良久。那天跪在她的坟前,枯草笼罩,气侯有点微寒,我将纸香点燃后,瞬间暖意升蒸上来。假如外婆与外爷能够永远生活在温暖舒适之中,那应当是我最大的祝福了!

又回念起小时候的咯咯叫的母鸡,和那一勺香气逼人的炒鸡蛋。真地,人生就是如此简洁,一个炒鸡蛋也可以抚慰困难日子里许许多多成长中的青少年的祈盼。亲人们最让人怀念的,远远不止于金钱,金钱的贪欲更多地是一个分离器,割舍了亲人间的纽带,让人变得无情无义。而亲密的关护之情,舔犊之义却至今能教人活在真诚真性之中。这正是我要感激外婆的一个绝好的说辞!

二O一九,元,九早间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编辑点评:
对《炒鸡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