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六十八回 必引吾爱离祸远 宁教我卿弃情坚(其二)

第六十八回 必引吾爱离祸远 宁教我卿弃情坚(其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 2019-01-09  分类:长篇  字数:4276  阅读: 1050  评论:0条 推荐:0星

 

    韩采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问道:“东驾马沟怎么走?”
  “往村子里去,出了村子看到一条大路,直直往前走就行了。”
  “得多长时间?”
  “半个来小时吧。”老爷子说完离开了。
  郝小愚忙转过身去背对着韩采梅,韩采梅假装生气地拍了拍她的头,说道:“你还走不走了?”
  “天都黑了,要不找个地方住下吧,明天……”
  “能住哪里?我一定要去的。”韩采梅快步前行,郝小愚只好跟上去。
  两个人好不容易赶夜路走到东驾马沟,终于找到了海云农场。农场尚未投入使用,整排将来用作办公室的房间里只住着几个建锅炉房烟囱的工人和一个从村子里雇来看场子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告诉她们,晋欢离开场子已经两天了。
  据男子说,海云农场占的这片土地原先归村里的两大家族所有,农场要支付一大笔租金和补偿款,双方因丈量土地的问题发生了争执,都指责对方挪动了界石,彼此不相让,到现在也没消停。前几天又闹得厉害,晋欢随双方的人到镇上谈判去了。
  虽然男子提供的电话依然打不通,但听到他这么说,韩采梅终于安心了,这时才觉得自己一路的担心和奔波实在不易。晋欢并没有出什么事却狠心断掉了与他们的联系,等见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男子给韩采梅和郝小愚收拾了一间房子,两人在里面暂住一宿。由于前一天的劳累,两个人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九点多钟,见晋欢还没回来,决定到镇政府找他。韩采梅特意给男子留了号码,如果晋欢在她们找到他之前回来,请男子通知自己。这位好心的男子知道了晋欢和他们两人的关系,还专门给她们找来了一辆场子里用来运货的皮卡车,两个人至少可以不用频繁地倒车了。
  她们将车子停在镇政府附近,看到一群人从政府大院里走出来猜想可能是晋欢一行人,于是下车上前询问。果然,他们是两个家族派来谈判的,可是里面并没有晋欢。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两伙人在会议室里大打出手,好几个人头破血流,正在镇医院里接受治疗,还有几个被打断了胳膊,已经被送到昌阳整骨医院去了,而晋欢就同他们在一起。
  韩采梅和郝小愚不禁长叹,这个晋欢莫非是个神人,她们到哪里他就恰好离开。对于是回东驾马沟还是去昌阳县,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分歧,事到如今,如果不亲自找到他,她们就是彻底的失败者。
  于是她们再次踏上征途,可是这一路注定不通顺。车子下了高速之后,因为郝小愚驾驶不小心,差点擦到一辆大货车。货车司机非常暴躁,双方很快从理论变为争吵。这个大汉从车上拿出一把水果刀,吓得郝小愚和韩采梅连忙后退。他并没有伤害她们,而是从车厢内抱下一个鼓胀的大袋子塞进皮卡车的车室,两人刚要上前阻止,刀子已划破了袋子。袋子里面盛着的鹅绒从裂口处喷涌而出,一直涌到皮卡车外。
  “送给你们啦!”这大汉看着车内白花花一片大笑起来,韩采梅和郝小愚目瞪口呆,半晌才想起打开两侧车门,拼力地清除鹅绒。
  “行了吧你,再玩儿下去天都黑了。”大货车上的另外一位司机始终没有下车,此时说道,“一袋不少钱呢。”
  大汉听了司机的话方才上车,扬长而去。韩采梅和郝小愚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车内清理得差强人意。韩采梅怨郝小愚开车不稳,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哪知刚一启动,“砰”的一声,左前轮爆胎了。两人下车观察情况,原来那个可恶的货车司机趁她们清扫车内鹅绒的时候将一只三角钉放在了车子的左前轮下。两个人发狠诅咒也无济于事,只能打电话请人修理,还好维修师傅技巧娴熟,没有浪费太多时间。
  行程继续,她们终于到了昌阳县整骨医院,可就在刚要下车的时候韩采梅接到了海云农场看场子师傅的电话,说晋欢已经回到了农场,叫她们赶紧回去,还说晋欢会在农场里等着他们。两人哭笑不得,不知该高兴找到了晋欢还是该哀叹自己的霉运,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两人驱车返回东驾马沟。
  这边韩采梅终于找到了晋欢,暂且不提。且说自温牧慈知道林雪飞是自己的儿子之后,整日悲伤忧虑,茶饭不思。谷成甫就是在这时候听从了郭谋忠的建议来劝说温局长的。虽然温牧慈掩饰得很好,但谷成甫还是看出了她的异样。
  “您怎么这么憔悴,温局长。”他说,“好像有什么心事?”
  “我很好,倒是您来我这里一定有事吧。”
  “温局长您的正直是出了名的。”
  “谷市长想说什么?”
  “您跟谎言杂志社的人关系不错,布莱族和梁佃桥的案子他们帮了你不少忙,林雪飞还救过你的命,你跟这个家伙走得很近,很多人都知道。”
  温牧慈听他提起林雪飞,心中悲伤又增,看样子谷市长似乎知道了些事情,她说道:“有话请直说吧。”
  “你应该把他们抓起来。”
  果然,他已经知道了那件事,她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市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作为一市之长,难道不应该知道吗?”
  “这是警方的事。”
  “这是人民的事。”
  “我自有主张。”
  “你这是在包庇他们。”
  “你在定我的罪吗?恐怕你代替不了法律。”
  “既然你提到法律,你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
  “你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温局长反问。
  “你……我是来提醒你……”
  “谷市长,我不会姑息任何一个触犯了法律的人,不管他是我的故交。”温局长瞧了他一眼,“还是我的同仁!”
  “这就好。”温局长的眼神向一把利剑,谷市长说这话的时候难免有些心虚。
  “记住你说的话。”谷市长又说道,“如果让我知道有人在花间市徇私枉法……”
  “谷市长,从第一天做警察起到现在,我问心无愧。”温局长打断了他,“请问你也是这样的吗?”
  谷市长没有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温局长打开房门,轻声说了一个字:“请。”
  谷市长碰了一鼻子灰,怒气冲冲地回到家。于衍修见他气色不对,不敢上前搭话,只好打电话请江露泠回来,本来她要跟妹妹住在一起的。自上次被袭之后,于衍修在家里安排了几名保镖,这样使两个人轻松了许多,不用一直待在市长身边,可以抽身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江露泠回来之后安慰了谷市长一番,然后让于衍修回公司去了。
  这一夜,雪彻夜未停,江露泠穿着红色羽绒服躺在床上,被子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头。她侧身望着窗外飞舞的雪片,眼睛一眨不眨,静静地听着阵阵北风呼啸而过,努力地盯着一片雪叶从高处一直降落到地面,想要追寻她的踪迹,她试了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成功,因为这些雪叶的归宿全凭北风的摆弄。也许有一片雪想要落在枝头,但她最终归于尘土,也许有一片雪爱上了平静的湖面,但她不得不消逝在石板的怀抱,也许有的雪片根本不想降临人间,但她没有别的去所。
  似乎只是片刻的恍惚,晨曦就到来了,天还是阴得厉害,但雪暂时停了。江露泠听到有人上了楼梯,步伐急促,这么早,会是谁呢?她望了一眼窗外,下床穿上了靴子。
  进入谷市长房间的是警察郭谋忠,谷市长原本正坐在床头,看到进入院子大门的郭谋忠,提早开了房门。
  “谷市长,这么早就来打扰您,真是过意不去。”
  “不打紧,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温局长拒绝了您,因为今天她还没有行动的意思。”
  谷市长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谷市长,如果您在后面支持我,我愿意带着人去抓捕他们。”
  “哦,可以吗?”谷市长眼前一亮,但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只是在尽一名警察的责任。”
  “可我毕竟是……不能……”
  “您知道吗?昨天‘谎言’的员工已经搬离了杂志社,林雪飞他们一定听到了风声,再不下手恐怕就来不及了。”
  “好!”谷市长双手一拍,将心一横,“你放心,有什么事我给你担着,我老命一条还有什么顾忌的。”
  “好,谷市长,那我现在就回去安排。”
  “郭警官。”谷市长叫住他,“如果他们反抗的话……”
  “谷市长,像他们这样的人一定不肯束手就擒,他们一旦反抗的话,我只能开枪自卫。”
  “好,去吧,去吧。”
  郭谋忠还没来得及开门江露泠就闯了进来,郭谋忠被她逼得后退了好几步,她喝道:“站着别动!”
  “露泠,我和郭警官已经谋划好了,不等温局长……”
  江露泠哀求道:“市长,我能请求您不要这么做吗?”
  “露泠,你疯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你忘了吗?”
  “杀死小召的常业清已经死了,跟林雪飞他们没有关系!”
  “他们是同谋。”市长一听到小召的名字火冒三丈,“我一定要让他们死!”
  “市长,您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这都是拜那些人所赐,你还要劝我!”
  “您真的要一意孤行吗?”
  “除非我死了。”
  “我会阻止你的。”
  “你?”市长大怒,“你是我的人!是我养大的你,你现在帮他们说话。”
  “我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站在他们那边。”
  “你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市长气得浑身颤抖。
  “没什么关系,我这样选择是因为您做错了。”
  “做错了?你跟我讲对错,你自己都做过些什么?”
  “那是曾经,现在我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好,我看你怎么阻止我!”市长指着江露泠大骂,“忘恩负义的东西,我知道你本事大,可是我有衍修和郭警官。”
  “我不想这么做的。”江露泠拿出一个透明的文件袋,里面有一份文件和一只手枪。
  “这是什么?”谷市长问。
  “证据,您杀人的证据。”江露泠十分痛心,这是她做出选择的代价,“这是您杀人时候用的手枪,我从衍修那里拿来的,这个文件是我写的认罪书,里面记录了您杀人的过程,包括小召做的那些事。”
  “你……”谷市长又气又急,站立不住,郭谋忠连忙上前搀扶。今天他知道了这些秘密,但是只装作没听到一般。
  “我会把这些证据交给‘谎言’的人,如果您能与他们相安无事,那再好不过了,如果您还是要与他们为敌,那……”
  江露泠离开了,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东西交到林雪飞手里。他们的生命岌岌可危,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力。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八回 必引吾爱离祸远 宁教我卿弃情坚(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