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随笔 > 禅果寺还愿

禅果寺还愿  作者:李建军

发表时间: 2019-01-06  分类:随笔  字数:3013  阅读: 2045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一个初夏的公休日,我携妻带女,驱车一百多公里,前往武安市禅果寺还愿。我早已淡忘了,已弄不清禅果寺的具体方位。经多方打听,有说是奶奶庙,有说是普塔寺。还是那位老者说得对,禅果寺就在京娘湖旁边,距离山
 



      在一个初夏的公休日,我携妻带女,驱车一百多公里,前往武安市禅果寺还愿。



      我早已淡忘了,已弄不清禅果寺的具体方位。经多方打听,有说是奶奶庙,有说是普塔寺。还是那位老者说得对,禅果寺就在京娘湖旁边,距离山上有五公里左右的路程。



      山路陡峭、崎岖、狭窄,司机老壮很少驾驶山路,颇为胆怯,妻子更担心,一直泄气,打退堂鼓,吵闹着说:“不去了,不去了,要去你自己去。”  妻家伏牛在山区,从小在白云山景区长大,对山色风光没有一点兴趣。此时正遇两个山民拉柴从山上下来,妻子主动和他们打招呼:“山上景色美吗?有意思吗?”那俩人疲惫不堪地连连摇头,又挥挥手答道:“几座破庙,几尊菩萨,没啥意思?”妻子失望地瞪了瞪我,还想说啥。我哄着劝道:“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大老远来了,不去会后悔的。”大妹总是在关键时刻站在我一边:“他们不去,我陪你去。”妻子知趣的不吭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把轿车停在山下,一行七人租了一辆面包车上了山。



        车行驶在蜿蜒的山间小路上,一路盘旋,一路颠簸。山路两旁沟壑纵纵横,让人为司机捏着一把汗。我一直后悔,租车时没有好好检查一番,筛选一辆新车,好车,真担心车上不去,下滑时制动失控,跌进深沟。想想为了还愿,这次付出的代价太高了。我本是个唯物主义者,是不拜佛的。十年前,我曾在京娘湖培训新闻写作时,路过此地,并在龙王庙前许过愿,愿佛保佑我和雪儿喜结良缘,来年一定还原重谢。时间一晃十年过去,女儿已九岁。近两年婚姻趋于平淡,夫妻隔阂愈来愈深,也许这就是“七年之痒”。于是,时常想起还愿一事没有兑现,像缺少什么似的,心里总像有一块疙瘩堵着,忐忑不安。女儿的欢笑声,打断我的沉思;“爸爸你看,那边飞着的是啥鸟儿,好漂亮?”。忽闻山鸡鸣叫声,百灵啼鸣声从绿葱葱的林间传出,头探窗外,路边的山核桃树已接出青果,柿子树已开满黄花,满山绿色让人沁心,使人神爽。



      大约20分钟,我们来到了禅果寺前。寺庙破旧了许多,已不是十年的模样。我们兴冲冲地下了车,先从左侧小路登山,沿着陡峭的石阶拾级而上。正值中午,阳光直射,我们暴露在太阳下,热气薰人难挨,手打凉棚,举头望去,山如刀削,悬崖峭壁,更显得山高路险,望而生畏,一口气登上望远亭,便有些喘不过气来。坐在凉亭中,瞭望山谷,山峦,满山碧绿,深深呼吸一口仙气,更有一些飘飘然的感觉。老壮说:“在上来的小路旁,有两条青蛇盘绕在酸枣树间,离咱们只有咫尺,我没敢惊动你们。”听后吓了一跳,当时我们都没看见,看见了还有谁敢上来,幸亏他没说。妻子神呼呼地说:“山里的蛇很神,不可轻易碰的。”我怀着敬慕的心情,肃立远望,山风袭来,一阵凉爽,精神抖擞。挥手峰峦,山峦如黛,白云似纱,更增加了不少仙气,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歇息片刻,我们起身从凉亭东去,来到一个空旷的山崖下,一片废墟,据说古时曾有很多寺庙,寺庙最早建于北魏,毁于历代多次战乱,至今没有恢复,仅残留一点点遗址的痕迹,如药王庙,龙王庙等。妻来到药王庙前,虔诚的合手叩拜,心中祷告全家无病无灾。常言道,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其实,没钱可以,有病难行。我们顺路来到山崖下,见山腰缝隙间支着一排排竖棍,妻告诉我:“你不是嚷嚷着腰疼吗?快支几个木棍,以后就不腰疼了。”是真是假,我没有考究,上次到苍岩山、群山峡谷均见到这种情景,于是拾起几支短棍,支在石缝中,顿时感觉腰舒服了许多,俗话说得好,心诚则灵。



        向东顺路而下,已到龙王庙前,也就是我此行的最终目的,来时我没有告诉妻子,但她已猜到。我与妻走进庙中,面对龙王虔诚叩拜,请龙王保佑我们家庭幸福,婚姻美满,白头偕老。走出庙门,天豁然开朗,阳光从林间穿过,我抬头忽见满山的槐树花开了,一路飘香。妻子和女儿一边行走,一边采着野花,一路嬉笑,一路(在乌龙桥)留影,她们早已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



      走出山谷,转回到三佛殿,禅果寺最大的殿堂,也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殿中过去佛、现在佛、将来佛肃穆而立。走进殿中说明来意,法师特身披袈裟,与弟子三人燃起三炷香,站在佛前,敲响木鱼,口念佛经,隆重为我还愿。我独自跪拜在中央,妻和大妹叩拜在我的右侧,妹夫和老庄叩拜在我左边。木鱼响起声脆,佛经念起声清,一时间四大皆空,眼空、耳空、脑空、心空,只闻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此外啥也没有听到,也没听懂,更不知其意,我想肯定是在祝福我们全家和睦,美满,幸福。 离开时,法师送给我两本佛经,一本是《慧灯之光》,一本《玉历寳钞》,我点头领会其意。



        乘车回到山底,心如石头落地一般,虽然一路奔波劳累,但心里亮堂了许多,浑身轻松里许多。这时,一对爬山的恋人问妻子:“山上好玩吗?景色美吗?”妻笑道:“好玩不好玩?景色美不美?只有你上去才会知道啊?”听完妻的回答,我终于茅塞顿开。只有醉过才知酒浓,只有爱过才知情重。爬山不在你看到什么,得到什么,而在于你追求过什么。婚姻如爬山,是一个过程,认准的山,不管路有多险,不管景色美不美,有意思或没意思, 也不管别人怎么说,无论如何都要爬上去。



      禅果寺还愿归来,我虽没有赏到旖旎的风光,也没有看到秀丽的景色,但我听到妻子一路欢歌笑语,看到她带着女儿在螃蟹沟捡石头,逮螃蟹,摸小虾时的幸福的笑脸,她们笑的是那么美,那么甜,那么开心,我也像吃了蜜似的幸福起来。



        作者介绍:  儒雅,原名, 李建军,生于乌苏里江畔,童年长在黄土高原,少年时随父亲转业,回到祖籍华北平原邯郸,养成了东北人的朴实豪迈,西北人的憨厚热情,华北人的心直口快,给爱好写作增添了丰富的感情色彩。喜欢古诗、散文、摄影、小小说、新闻报道等,先后在《河北日报》、《河北农民报》、《邯郸日报》,《邯郸晚报》、《散文百家》、《杂文选刊》等报纸杂志发表各类作品千余篇。





编辑点评:
对《禅果寺还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