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章(一)

第四章(一)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 2019-01-01  分类:长篇  字数:9639  阅读: 1668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一)

  冬至的前一天,天空飘起了大雪。至傍晚,整座小城银装素裹,宛若披上洁白的婚纱的新娘。从九月中旬开始,林德每天都很忙碌。首先,在工作方面,他刚着手新工作,对业务上的条条框框还需花费较多的时间学习。尽管祝永康取消了他所有的考核,但在一些工作上他还是遇到了许多麻烦;其次,自从林德同许若馨相亲无果后,林文军夫妇便将儿子的婚姻大事提上了日程。他们夫妇通过形形色色的媒人为儿子安排了十几场相亲会面。林德为了让父母安心,装作一副积极的样子去和每一位相亲对象会面;第三,林文军夫妇决定要给儿子买房,可他们又怕自己看中的房子儿子看不中,于是便将看房的重任交到了儿子的身上。这样一来,林德将周末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看房上面。此外,林德疯狂地迷恋上了彩票,几乎每天下班以后,他都会到彩票站购买至少两百块的彩票。自从接手葡萄业务以来,他每周都要和苏荣至少喝两次酒。这日,还没下班,林德就接到苏荣的电话。苏荣邀请林德参加一个私人派对。

  “兄弟,今晚有一个私人派对,你可千万不能缺席呀!今晚很多有钱的公子都会到场。”苏荣邀请到。

  “那么派对几点开始呢?”林德问到。

  “六点。”苏荣答到。

  “什么地方?”

  “河滨南路,在一个朋友的别墅里。”苏荣回答到。

  “哇!河滨路,你朋友一定是个富豪了?”林德问到。

  “也谈不上!不过他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他父亲你应该听说过,就是咱们市里的风云人物——唐庆尧。”苏荣答到。

  “好像听说过,就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生意。不过,这年头还是做生意的有钱!”林德说到。停顿了一下,他又问到,“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

  “好像是玉米贸易。我也有些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关于粮食这一方面的。”苏荣回答到。

  “粮食?是给人吃的那种吗?”林德问到。

  “好像是饲料用的。”苏荣回答到,“他家专门给附近的几个饲料厂里送货,而且还是首屈一指的大供货商呢!”

  “听说,他家每个月都要向各个厂子供应几千吨的物料呐!”苏荣又说到,“还有,他爸爸还是咱们市的人大代表,前年选上去的。他妈妈在法院谋了个差事,和张院长又是好朋友,听说他们还是亲密无间的舞伴呢!”苏荣讲起这些事来,就像讲述自己的光辉事迹一样,满脸自豪。

  “哇!”林德感叹到。他思考了一会儿,又问到“他们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进政府当职呢?”

  苏荣笑了笑,又向林德挤了挤眼睛说到:“有钱人的世界,我们凡人是看不懂的!总之,他的亲戚朋友有很多都在政府任职。那个开发银行行长就是唐庆尧的连襟。”

  “哪个行长?”林德问到。

  “瞧,这你都不知道。还能有哪个行长呀,”苏荣对林德的问题表示哭笑不得,“就是绅士行长李笠嘛!他是咱们市金融界的翘楚,也是咱们市里的风云人物!你别看他外号叫“绅士”,实际上,他可老谋深算着呢!他最关心的就是项目的利润!”苏荣又将“利润”这个词玩味了一番。

  “看来他对项目还挺负责任的!”林德理解到。

  苏荣看了看林德,笑着说到:“哦?你的见解可真够独到的呦!”

  “瞧瞧,你又开始挖苦我了!跟上中学的时候一样,就喜欢作弄别人!”林德玩笑到。

  说着说着,他们便到了河滨路的那栋别墅门外。苏荣按了两声喇叭。门卫室的保安忙将身子探出窗外,见是苏荣,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可遥控的大门。进了院内,苏荣沿着一条东北走向的半圆形水泥路,开车穿过花园。他一直开到别墅后面的一处露天停车场方才停车熄火。此时,停车场上仅剩三两个空位,其余十几个停车位都被各种各样的豪车占据。

  “好像就我们的车最差。你确定咱们受邀请了吗?”林德感到自己与目前的环境格格不入,心中不免一阵忐忑,于是苦笑着问到。

  “没错!而且我还是这里的常客呢!”苏荣骄傲地回答到。

  “那你可真有一套!”林德打趣式的说到。

  “不过,说真的,我可没那么大面子。这都要归功于我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他是个富二代!”苏荣神情得意地解释到。

  “噢,原来是这样子!”林德点头应和到。

  “你猜我们是怎么认识的?”苏荣带着骄傲的神色问到。

  林德想了想,摇头说到:“这我怎么能猜得到!”

  苏荣双手一拍,笑着讲到:“告诉你吧,我们是在一个蒙面舞会上遇到的。舞会结束后,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女伴去开房间。那天他喝醉了,搂着女伴误打误撞地进了我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床上,连内裤都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说他打搅了我的好事我能不生气吗?然后我就指着他臭骂了一顿。后来,他就摘了面具跟我理论。我也摘了面具跟他理论。后来我们就和好了。我们交换了女伴,还成了朋友!两天后,我们又在那个蒙面舞会上遇到了。我们很快就认出了对方。他跟我说他家里是做水产生意的,咱们市南边的那片海就是他们家承包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张鑫,他父亲就是富裕水产公司的老板张志成。那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很多。我说我想做点儿生意,他说他会全力支持,还要给我投资。他家特别有钱,随便拔一根毛都足够我几年的花销了。再说,他父母也想让他做点什么生意,只要他想做,无论什么,他们都会支持的。而他呢,根本就不喜欢做什么生意。其实,”苏荣看了看周围,然后趴在林德耳边低声说到,“他就对女人感兴趣!跟我一样!”他笑了笑继续说到,“他不喜欢做生意。在他看来,他家的钱够他花上几辈子了,没有必要再去做什么事情了。可是,他要不在外面做点什么,他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那么他的生活费也就断了。所以他才投资我的。不管我做什么,哪怕是用他的钱去雇人抢银行他也不会理会!”

  林德看了看苏荣,耸了耸肩,他无法做出自己的评价。

  “其实,还有一件事,今天我带你来参加的既是宴会也是蒙面舞会。宴会和舞会上,我们全程都要带面具(十分漂亮的面具,不过都得自己准备)。因为这里有一些人,不方便亮出自己的身份。他们大都是一些企业的高管,还有一些公职人员。尽管如此,可有一点我们不必担心,那就是这里的姑娘真是个顶个的棒!”苏荣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后备箱。他拿出两个带有图案的面具,将其中一个阿凡达的面具戴在头上,将另一个米老鼠的面具递给林德。

  林德戴好面具,跟着苏荣一起进入别墅的后门。

  今晚的宴会和舞会是这样的:一楼的客厅是宴会的场所。客厅里摆了几十种可供享用的自助食物;二楼是舞会场所。人们可以在二楼恣意跳舞。舞会和宴会是同时进行的。客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用餐或跳舞。

  苏荣进了客厅,便迫不及待地从餐具柜上取了两个盘子。他将其中的一个递给了林德,然后又随手插了一块蛋糕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里都是自助餐,你想吃什么随便捡。等会儿吃饱了就去二楼跳舞、喝酒。行了,你先在楼下吃着吧,我要去楼上Happy了!真是没法想象,这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苏荣一边吞咽着蛋糕一边对林德说到。他囫囵地吃了蛋糕,便向楼上跑去了。待他跑到楼梯中央的时候,又转身向林德叮嘱到:“吃完了就赶快上来跳舞呀!”话音刚落,他便已经上了二楼。

  林德端着餐盘打量着整个客厅。客厅的装潢是仿欧式的,并且每一处装潢都极为讲究。客厅的西南边摆有两张真皮沙发,其中靠窗的一张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低胸装的长头发的蒙面女孩。女孩一边撩着头发,一边合不拢嘴地对着手机热聊;另一张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他们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给彼此喂食物。此外,客厅的东西两边靠墙处各摆了一张真皮沙发,沙发上空无一人。看到诱人的食物,他的肚子早已经咕咕叫了。他取了食物,然后坐到西面的沙发上吃了起来。对于楼上的舞会,他毫无兴趣。他不愿参加那种制造地震和吵闹的活动。他的眼里只有美食。他可以尽情地享用眼前的美食。正当他沉浸于美食中时,忽然楼梯上响起轰隆的踩踏声。林德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戴着唐老鸭面具的男人拉着一个戴着加菲猫面具的女孩向楼下跑来。他们下了楼梯,然后在楼梯口向左一转,双双进了洗手间。紧接着,林德听到洗手间门锁的清脆的响声。

  林德愣了一会儿。这时苏荣下来唤他上楼。林德放下餐盘,又用纸巾擦了擦手,便上楼去了。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林德不自然地扭动着双肩做出一副跳舞的样子。没过几分钟,他的耳膜就快要被舞曲给震裂了。他感到头昏脑涨,眼前一片朦胧。苏荣和一个身材火辣的低胸装女孩跳了一段舞后,又拉着林德加入。他趴在林德耳朵上,向林德介绍起他身旁的那位姿态妩媚、声音甜美的舞伴儿。

  “这妞儿不错!我撩了半天才搭上的,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呀!”苏荣喊着说到。

  “啊?这里太吵了,我听不清呀!”林德喊着回复到。

  “我说,”苏荣提高了音量,大喊着重复到,“这个女孩是我打的猎物,我就把她交给你了。你现在就陪她好好玩吧!”说着,他把林德拽到女孩面前,对女孩说到,“这是我的兄弟,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他以前没玩过派对,是个雏儿,你可得好好教他呀!”

  女孩用拇指和食指向苏荣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一把将林德拉到面前,直至他们的鼻子快要碰到一起。女孩同林德说话,林德没有听清。他满脸通红地看着对方。女孩知道林德没有听清,于是把嘴凑到林德耳边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她的脸颊几乎贴到了林德的脸颊上了。

  林德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接着全身一阵酥麻。他能感觉到女孩呼出来的热气,尤其是从女孩口中吐出的那股气流,让他的耳根痒痒的。他的双手有些颤抖。他太紧张了,根本就没听到女孩说了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又重复了一遍。她的嘴已经贴到林德的耳朵上了。

  “哦…林德,我叫林德!”林德回答到。他紧张的有些口齿不清。

  “什么?林泽?是林泽吗?”女孩问到。

  “是的,是林德!”林德回答到。“你叫什么名字呀?”林德向女孩问到。

  “这是个秘密,等有机会再告诉你吧!”女孩回答到。

  “你有什么不方便吗?”林德问到。

  “当然啦!”女孩回答到。她指了指自己的面具说到,“要不,就不会戴这东西了!”

  林德点了点头。

  “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女孩问到。

  “谁?”

  “就是你朋友呀!”女孩提示到。

  “噢!”林德回答到,“我们小的时候就是好朋友!”

  “他可是个坏蛋,没把你给带坏吧?”女孩说到。她又补充到,“他专门欺负女孩!”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和他做朋友很开心!”林德说到。

  “是吗?这么说,你也是个坏蛋了?”女孩问到。

  林德挠了挠头,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两人正聊着,忽然苏荣又闪了回来。刚刚的那段时间,他又换了几个舞伴。他拍了拍林德肩膀,又向他挤了个眼神。他手舞足蹈地踩着节拍,笑着向女孩问到:“怎么样,美女,我的朋友还不错吧?”

  女孩看了眼林德,向苏荣回答到:“果然是个新人!你还得多教教他!”

  “我这不正在教他嘛!他这人腼腆。我跟他说了很多,可到头来作用不大。我猜,他保不齐还是个处男!所以妹妹你得帮他再进一步呀!”苏荣坏笑着说到。

  “不会吧?你让我带他吗?和没有经验的人一起很难的!”女孩嗔怨到。

  “妹妹,帮个忙吧!你要是真的把我这个朋友教好了,我一定重重酬谢!”苏荣略带恳求的语气说到。说着,他轻轻地搂住女孩的腰。

  “那得看你有多大的诚意了!”女孩看着苏荣说到。

  “我的诚意最足了!你说吧,想要什么酬谢,吃饭、睡觉,随便选!”苏荣说到。

  “讨厌,谁要跟你睡觉的!”女孩轻推了苏荣一下。

  “你呀!”苏荣说到。他伸手摸了摸女孩的下巴,接着说到,“不过,我那儿有款限量版的香奈儿包包,不如送给你吧!”

  “限量版的?”女孩立即问到,“限量版的很难搞的!你不会是从哪个集市上买的假货吧?”

  “假货?假货怎么能入得了我的手呢?告诉你吧,这可是我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苏荣解释着说到。这个手提包,实际上是张鑫和一个新交往的女朋友分手后赌气扔在苏荣车上的。

  “真的吗?那你拿来我看看!”女孩伸手说到。

  “就在车上,等一会儿我跳累了就下去给你拿!”苏荣说到,“不过,你可别丢下我的朋友!”

  “好吧,反正我高兴!”女孩笑着说到,“我觉得米老鼠还蛮帅的,就是舞跳得有些奇怪!”

  “那就从跳舞开始吧!”苏荣坏笑着说到。说着,他又拍了拍林德肩膀,然后走开了。

  女孩搂住林德的脖子,并让林德搂着她的腰。她和林德跳起舞来。林德的心砰砰乱跳。他的腿有些僵硬。有好几次,他都踩到女孩的脚了。女孩反复地指导林德的动作,林德则像块木头似地没有任何改变。

  “要不,咱们坐下来喝点酒吧!”女孩提议到。

  “好吧。”林德赞同到。

  “我想,再跳下去的话,我的脚都要被你踩扁了!”女孩说到。

  “实在对不起,我这个人太笨了,怎么也学不会跳舞!”林德连忙道歉并自责到。

  女孩走到酒架前,选了一瓶白兰地拎在手中。她又顺手拿了个杯子,并教林德也拿了一个。他们在靠近窗子的沙发上坐下。女孩打开酒瓶,为自己和林德倒满了酒。她和林德碰了碰杯,然后一饮而尽。林德有些吃惊。他看着女孩喝干了酒,又看了看自己的酒,犹豫了一下,然后深吸了口气,仰脖将酒喝干。女孩又将两个酒杯倒满。他们又一口气将酒喝干。

  这时,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个留着长头发的、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男生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向女孩敬酒。女孩看了看,然后将杯子倒满,同那男生碰了碰杯,喝干了酒。

  “美女,真是好酒量呀!有没有兴趣和我跳支舞?”男生问到。他的态度有些傲慢。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舞伴了!”女孩回答到。

  “那有什么的,就跳一支舞嘛!我想你的舞伴也不会介意吧?”男生坚持到。他带着傲慢的姿态看了看林德。

  “我跳了一阵儿,有些累了。”女孩看着男生说到。

  “嗨,再跳一阵儿就好了!”男生对女孩说到。然后他又对林德说到,“我想你也不会介意的,况且这也没什么好介意的!要不,把我的伴儿给你!你要愿意,今晚她就是你的了!”说着,他向女孩伸出了手。

  “好吧,不过就跳一会儿!”女孩起身说到。女孩将手搭在男孩的手上。

  林德坐在沙发上。他喝了些酒,有些上头,只觉脑袋昏昏沉沉。没过多久,苏荣找到了他。他们聊了一会儿。女孩也回来了。苏荣将一个红色的女士手提包递给女孩。女孩见了,乐开了花。

  “好了,我得找我的舞伴儿去了,我的朋友就交给你了!”苏荣起身说到。

  女孩用食指和拇指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兄弟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路,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苏荣趴在林德的耳边说到。他拍了拍林德肩膀,然后对林德和那女孩说到,“我先去找我的伴儿。等一会儿,咱们一起出去玩玩。”说着,他跑进疯狂的人群。

  离开了海边别墅,苏荣又带着林德以及他们的女伴儿去吃了烧烤。当晚,林德喝了很多酒。他没有回家,也没给他父母打个电话。第二天早晨,林德还未彻底醒酒,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都清楚的记得。直到八点一刻,他才赶去公司上班。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