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四十七章 风云突变

第四十七章 风云突变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8-12-30  分类:长篇  字数:6975  阅读: 954  评论:0条 推荐:0星

 


大年三十这天刚擦黑,烟花爆竹已经络绎不绝地在天空炸开,划出片片彩虹,宛如万朵艳丽的花朵,争相绽放。

深圳郊区的一片别墅里,有两栋相邻的房子灯火通明,其中一栋的三楼大露台上摆着四把软椅,相邻的软椅之间都放着一个小茶桌,其中一个茶桌上摆放了件装着红酒的分酒器,有四个高脚杯盛着红酒分别摆在几个茶桌上自制果盘旁边,还有一大盒黑巧克力盖子敞开着。

软椅上斜躺着几个人,牛永成、于雨朋、季维斯、王宝宏,他们边聊天边品着红酒。于雨朋的嘴里正含着一口红酒混合着巧克力,这种滋味确实很奇妙,这方法是杨洋教他的,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弟兄四个终于如愿在一起过年了,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充实的笑容,似乎二零零二年的春风已经提前吹到他们脸上。

楼下的大厅里,于雨朋的父母、岳父岳母都在客厅坐着着,还有龚兴龙、牛永成的父母,大家一边逗着小承业,一边等春节联欢晚会开播,尽管小承业才几个月大,尽管距离春晚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他们却很高兴,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

秦婉玲、杨洋、莫小兰、徐晓蕙、龚兴龙的老婆程娇、黄雯都在围着一个餐桌包饺子,还有两个保姆在厨房做菜,已经做了很多菜了。

龚兴龙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放花炮,陪孩子玩的同时,他也拾回了童趣,时不时像个孩子似得咧着嘴笑。

“晓蕙,上去叫那几位爷吃饭吧,就他们知道享受生活!把咱们当丫鬟使!”秦婉玲端着饺子进厨房,准备开饭,“小兰,叫你兴龙哥带孩子们进来吧,哟,外面的大餐桌还没摆好嘞!”她忽然想起餐厅这个餐桌太小了,围不下这些人。

“婉玲姐,你可是全城最幸福的丫鬟喽。”杨洋一阵“咯咯”笑,然后说,“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呢!对了,跟他们几个在一起老戴着黑墨镜的是谁呀?大晚上都不卸掉眼镜,不会是瞎子吧?”她不知道王宝宏,也没人特意介绍。

“谁知道!也不跟咱们介绍,就知道是保红保红的叫着,穿一身深颜色学生装,看人家季老三穿得多喜庆!”秦婉玲边说边笑。

“就是,你告诉叔叔阿姨就不要给他发红包了,我看他自己就是个大红包!”杨洋这样形容季维斯。

“谁要发红包啊?”牛永成人随声到,进了厨房看到摆放着很多菜,“先给咱发个红包呗!呦,这么多好菜!”

“牛哥,你可是几兄弟的老大,要发红包还得你先发才对,”杨洋接着牛永成的话说,“婉玲姐你说是吧?”

“对,大哥,你是该学老练些喽,还给妹妹们要红包!”秦婉玲附和说。

“弟妹别这么说,哥哥我还没结婚,咱妈说得好,没结婚都是孩子,有压岁钱!”牛永成狡辩着脸上满是傻笑。

“那你就老别结,等着过年跟承业一起领压岁钱!”秦婉玲说着,忽然盯着杨洋看,“大哥,你看杨洋妹子咋样?你们两个凑凑呗!”

“噗”的一声,杨洋一听秦婉玲的话,刚喝进嘴里的小半杯红酒都喷了出来,正好喷在牛永成衣服上。

“哎呀,杨总,就算老牛多让你恶心,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吐我吧!”牛永成无奈地笑了笑。

几个女的都跟着笑。

“不好意思,牛哥!真不是故意的!”杨洋连忙拍打牛永成的衣服。

“得了吧,妹子。”牛永成一边脱外套,一边往外走,“你不是故意的就喷的那么准,你要故意,哥哥我这命就算交代喽!”

“哎,大哥,雨朋呢?叫他帮忙把桌子摆好,把菜往外拿!”秦婉玲没看到于雨朋进来。

“在外面打电话呢,已经打很久了。”牛永成说着把外套仍椅子上,又进来了,对外面喊:“老三,把桌子摆好,我要端菜!雨朋要不在咱还不吃饭了?”后一句话是说给秦婉玲听的。

杨洋知道,这个时间,于雨朋应该是在跟梁晓芸通电话,也该给她打个电话,已经半年没见过她露面。

酒菜摆好了,大家落座,二十多人围在一起过年,还都是头一回,所以都有些兴奋,热热闹闹地吃了起来,边吃边看电视。

又过来一会儿,程娇忽然说:“兴龙,你该好好地敬雨朋兄弟几杯!要不是雨朋兄弟拉你一把,你怎么坐的了新洛地产总经理位置,可能还在你的兴隆超市盘货呢!还有牛老大、杨小姐,要是刘云也在就好了,你们新洛集团的老板和四大顶梁柱就聚齐了!”

“对,牛老大、杨小姐、咱们敬兄弟一杯!”龚兴龙举起了酒杯。

“不不不,应该是咱们大家一起干。”于雨朋笑着说,“都是大伙的功劳,地产部有龚大哥撑着,发展部有大哥撑着,业务部有杨洋撑着,财务部有刘云,等老四回来再经营起投资部!那时候咱们再共同努力,说不定可以纵横洛城商业圈呢!”

“雨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投资部的事,投资部是干嘛呢?”牛永成不解。

“投资部的作用可大了,股票、基金、联合银行放贷,小企业加盟管理,都由投资部决策。”于雨朋兴奋地说。

“啥都让他们做喽,你这老板弄啥?”于雨朋母亲插话,“你就见天儿胡游荡?吃干饭?”

“妈,你不懂!人家现在的大老板都不用干活!没事儿就在草地儿打那个高富球!”牛永成插嘴。

“牛哥,你就需要多学习!”杨洋纠正牛永成说,“那个叫高尔夫球,是一项把享受大自然乐趣、体育锻炼和游戏集于一身的运动。”

“那可不中!没事就给咱多生几个孩儿!俺几个老里儿就看一个承业,都挣不到手里!得可巴劲儿生几个!”于雨朋母亲不满足亲家老跟自己抢孙子。

“娘,恁说啥嘞!俺又不是老母猪!”秦婉玲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推杯换盏,吃着聊着,看着春节晚会,其乐融融。

隔壁楼的十来个小伙子也拿过去一桌菜热闹地吃着,他们是以曹小虎为首的一些弟兄,还有王宝宏的跟班儿,金杰和马小山二人。

在洛城绿柳城售楼中心的一个办公室里,也有灯亮着,有个头发稍微凌乱的女人正在茶几旁边用电磁炉煮饺子,她煮的是从农贸市场八块钱一斤买回来的速冻饺子,她是李英楠。

钟燕珍走时拿走了她的银行卡,她在医院缝合了额头上的伤,还打了几天吊瓶,从医院出来时挎包里就只有几千块,也不敢再住季维斯夫妇隔壁的房子,就用后备钥匙打开售楼中心的门,在办公室住下,赶别人开工前还得找地方搬走。她不敢回香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季维暠会想起来跟她算账,没准儿还会连累父母及年幼的弟弟,就给父母打电话说要在内地值班,在菜市场买了些简单的蔬菜和速冻食品拿回售楼中心凑合着。她还把楼下的电视搬了上来,可这倒霉的电视净放些团圆、聚会一类的节目,连广告都离不开热闹的过节氛围,频频刺激她的泪腺,难道这个春节就这样混过去吗?过完节大家都回来上班了,到那时又该怎么办?不争气的眼泪又要往外涌,唉——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于雨朋,杨洋他们一大帮,从初一开始在深圳市区,周边游玩。

季维斯和徐晓蕙回香港住了两天,那是他们父母紧催,尤其是徐晓蕙父亲,简直有些冒火,一年到头不回家,这还没结婚就不停点跟着人家乱跑,让街坊邻居点指脊梁骨。

呆了两天又上来了,跟其他人一起尽情游逛,不管是中华锦绣还是世界之窗,又或者民族文化村,荔枝园,动物园,莲花山都转了个遍。杨洋则是比较喜欢大梅沙海滨的神奇秀丽,不自觉又想起家乡的忘情谷,想起年老的父亲和儿子小宝。

爱吃的牛永成拉着于雨朋、杨洋、龚兴龙到处找美食,蛇口剧院的那家鱼仔档,华强北的猪肚鸡、猪手皇、华香鹅、潮州卤水鹅肝,光明农场的乳鸽,光是潮州牛丸就吃了好几顿!

正月十八这天,深圳新洛分公司正式成立,于雨朋当场宣布任命赵全安为总经理,主持这边的工作,同时也是新洛百货深圳分部正式开业,大家又热闹闹地庆祝到半夜,才纷纷回别墅休息。

杨洋有点不舒服,于雨朋陪她去医院买了点药才回去。刚走到小区大门附近,忽然听到女人的声音大叫,像是莫小兰的声音,赶忙跑过去,看到有十几个人围着小兰正在威吓!

莫小兰看到于雨朋连忙喊:“二哥,你快点回院子,他们是坏人!”却被一个人推倒在地,头碰在墙上,头都擦破了。

“不许碰她!你们这些人渣,你们是干什么的?”于雨朋喊着,急忙过去挥手一拳把就近的人打了个趔趄,再看小兰的额头流血了,挥拳又砸向其他人,走到小兰旁边。

“雨朋,小兰下身出血了!”杨洋吓得大声叫,知道出事儿了。

“他就是于雨朋,兄弟们做了他!”这帮人当中有人听明白杨洋的话,他们本就是被收买来找于雨朋报仇的,呼啦十几个又围上来,十几把刀子、棍子对着于雨朋一阵猛打。

“兄弟,我们来啦!”龚兴龙大叫了一声已经跑到跟前,加入战团,王宝宏和小金、小马也拿出随身武器打了起来。

原来秦婉玲回去后没多久感觉胃疼,莫小兰说路口不远有个药店,龚兴龙就陪她出来,结果出门发现没带钱,于是让莫小兰在门口等着,龚兴龙刚进院子碰到王宝宏三个人,几个人一起出来了。

“雨朋,必须先救小兰!”杨洋大声喊着,想抱小兰没抱动。

于雨朋刚好踢倒一个,赶紧扭身来到小兰旁边,一把抱起来,对杨洋说:“你跟在我身后!”

接着就向外冲过去,又踢倒两个人,向着路口跑去,他要到路上拦辆车去医院,后面的人追着,又被小金、小马缠住厮打。

有辆路过的商务车在路口就被于雨朋拦住,于雨朋吃力地抱着小兰上了车,后面的人就杀上来了,刀子距离于雨朋后背也就十几公分,杨洋忽然一把关上了车门,大叫:“开车!”

车子唰一下就跑出去几十米远。“洋洋!”于雨朋通过车窗眼看着杨洋摔倒地上,有人拿家伙打在她的身上。

“快去最近的医院。”于雨朋心急如焚,可事到如今只有先救了小兰,“小兰,小兰,你别怕,一定要坚持住!”

“二哥,我肚子好痛!”莫小兰声音颤抖着,“二哥,我怕是不行了,你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孩子,他是我和小宏的命根儿。”

“不,小兰,你一定要挺住!”于雨朋脸上已经青筋暴露,他不能允许莫小兰母子出事,“小兰坚强,有二哥在,绝不让你们娘俩出事儿!绝对不可以!”

“司机大哥,求你再开快点吧!”于雨朋脑子乱成一锅粥了:小兰不能出事!孩子不能出事!杨洋,杨洋怎么办呢?老龚,老四,靠你们啦!

司机没说话也没回头,脚下加大油门,向附近一家医院开去。

“快闪开!快闪开!医生,救命啊!医生!”于雨朋一下车就抱着小兰往急诊室跑,医生让他把莫小兰平放到推车上,推进了手术室。

“于先生,别着急!吉人天相,你妹妹一定会没事的!”旁边有人说话,递了几张纸给于雨朋擦手上的血迹,“你先在这里,别太担心!我再过去看看!”

于雨朋这才回过头想看那人,准备说几句感谢的话,那人已经走出去了,看背影有些熟悉,此时他没心情去考虑,只是双手合十,不停地念叨:“小兰娘俩千万别出事!杨洋千万别出事!小兰娘俩千万别出事!杨洋千万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于雨朋的心揪成了疙瘩!

龚兴龙来了,脑袋耷拉着,走到于雨朋近前站住,身后跟着王宝宏、金杰、马小山。四个人都已经成了血葫芦,分不清血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大概是别人的吧,因为自己没感觉到疼,只是觉得愧疚,万分的愧疚!

他们几个也远远地看着杨洋倒在车子后面,连忙往过闯,就是闯不动,对方的十几个人也个个是好手。龚兴龙和王宝宏都知道杨洋和于雨朋的关系,害怕拖久了出大问题,这辈子都没脸见好兄弟了!发疯似的捡起地上的刀,刀刀砍向对手的致命地方,等他们砍倒所有人,已经累的直喘粗气,血和汗浸透衣服了,跑到路口看,哪还有杨洋的影子,只有一片血迹在路中间。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四个人相继跪倒在于雨朋面前,把本就心乱如麻的于雨朋吓得倒退好几步!

“你们这——大哥!老四!”于雨朋连忙伸手拉,一个都拉不动他们,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你们这是干嘛?”仔细一看面前一、二、三、四,啊!“洋洋呢?大哥,洋洋呢?”摇了摇龚兴龙,他没说话!

于雨朋又抱住王宝宏:“老四!你快告诉二哥,洋洋呢?她在哪?”

王宝宏把头低的不能再低,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一串串跌落在地板上,水花四溅!

 


下一章:心碎的声音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七章 风云突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