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快网利剑(19—20集)

快网利剑(19—20集)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704  阅读: 5465  评论:0条 推荐:4星

   19    龙门石窟(日、外)    猴爷看一眼广东小画家,悻悻地走去。    栈道上,黑衣女人放了望远镜,迅速下山。        万佛洞前(日、外)    拐过一道弯,猴爷立刻惊愕得瞪大了眼睛。    人流中,路易丝和丽娜说笑着迎面走来。    来到洞前。丽娜介绍:这叫万佛洞。    路易丝一听来了兴致:万佛洞?这里面有一万尊佛吗?那一定很好看,我要进去看看。    两人进入万佛洞。        洞里(日、内)    只有二十来平方米的万佛洞,光线昏暗,四周的岩壁直至藻井,密密麻麻的凿满了大大小小的佛像,令人惊叹不已。    路易丝走进黑乎乎的万佛洞,只见一个人背对洞口,专注地观赏着岩壁上的石佛。    路易丝和丽娜顺着洞壁慢慢移动,那个人也在移动,但始终背对着她们。    丽娜注意着这个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路易丝一边看一边赞叹:我母亲的国家,真是伟大而神秘。    丽娜:路易丝,我们再去看卢舍那大佛,那会更让你惊叹。    路易丝:卢舍那大佛?听说四川也有很大的佛。    丽娜:卢舍那比他漂亮,是个女的。    路易丝哈哈笑起来:佛还分男女吗?        洞外(日、外)    路易斯和丽娜走出洞口,丽娜回身审视那个人,那个人仍然专注地欣赏着石佛,似乎十分沉醉。    路易斯:看什么警察姐姐?你不是说去看卢舍那大佛吗?    “不远。走,我带你去。”丽娜和路易斯说笑着去了。    猴爷出来洞口,看见黑衣女人在一边转悠,追上小广东说:到停车场等我。    喉爷说罢进了一边的男厕所。    黑衣女人来到公厕旁,不断地注视着男厕所。    一个戴着墨镜一脸络腮长须、貌似华侨的老者从男厕所里走出来,向出口走去。    黑衣女人端详这位有些怪异的老者远去。    一少年从厕所走出,黑衣女人问:里面还有人吗?    少年:这是男厕所,那才是女厕所呢?    黑衣女孩儿:不是我要去厕所,我是在等里边一个人。    少年:那里边没人呀?    黑衣女人抬头望去,那个怪异的老者已经没影了。        一家小饭店(日、内)    丽娜等人沉闷地走进饭馆,一言不发。    李辉:别垂头丧气的,吃了饭再说。    丽娜还在后悔:真是窝囊!在万佛洞里,他始终背对着我们,不转身,我就觉得有点怪,可又没深想,临出洞口,我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李辉:你们在万佛洞碰上过猴爷?    丽娜:确切地说,是碰上一个始终面向岩壁石佛的参拜者。    李辉:“在狭窄的岩洞里,他居然能以不变应万变,躲过四双眼睛……”李辉看见路易斯,猛然拍头,慌忙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差点忘了。给,你的钱包。”    路易丝一看:天哪,真是我的钱包!你不是在变魔术吧?    李辉:不是我在变魔术,是孙光找到的。里面有你复原的护照和车票,只是钱没了。    路易斯打开钱包,拿出复原的护照和车票,高兴地跳起来:只要找到护照就行了,钱不是问题。    丽娜安慰她:我相信,你的钱也会找到的。    李辉看大家高兴起来,忙说:点菜点菜……        留置室(日、内)    雷鸣、申晨在审问拉兹,拉兹一副玩世不恭,满不在乎的样子。    雷鸣:你叫什么名字?    “拉兹。”拉兹话刚出口觉得不对,又说,“王宝贵”    雷鸣:王宝贵?这个名字不错。说吧,拉兹,从哪儿来的,几个人,你们老大在哪?    拉兹装作糊涂:老大,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雷鸣:别给我装蒜。听你的口音,我就知道你是咋回事儿。说吧!    拉兹眉稍一颤。    雷鸣:你们来河阳干什么?    拉兹翘起二郎腿:看牡丹,玩玩。    雷鸣:玩玩?告诉你,你这号人,我见得多了。是不是也想给我玩玩呀?    拉兹把二郎腿放下了。    李辉:你偷老外的皮包,里面有人民币五千元。美元三千元,国际通用支票十张,你知道这要判几年吗?    拉兹仍不吱声。    雷鸣站起来:走吧!    拉滋:去哪儿?    雷鸣:看守所呀?    拉滋:去那儿干啥?有话好说呀?    雷鸣:好说你得说啊?    这时,拉兹的手机响了,他一看立即关机,雷鸣一把抢了过来,号已消掉。    雷鸣:谁打来的电话?    手机又响了,李辉立刻看号码,把号码打在自己的手机上。    雷鸣:这是谁的电话?不说?不说也没关系,反正号码我已经打在了我的手机上。    拉滋:我的师傅。    雷鸣:就你一个人的师傅?    拉滋:是我们丐帮的帮主。    雷鸣:你可以接电话,问他在哪里,说你在外面逛街,不回去,能做到吗?    拉兹想了想,点点头。    雷鸣把还在响着的手机递给他。    拉兹接电话:是我。你在哪儿?我在外面逛街,不回去啦,是,是,你放心。    雷鸣又把手机要了过来:你们来的还有什么人?    拉兹:还有程立三,还有二达子、水蛇腰、蝙蝠……        工艺品商店(日、内)    商店摆满各种各样的唐三彩工艺品    猴爷和画家小广东走进来。三个人目不暇接,高兴的观赏着。    一种叫“斗马”的唐三彩工艺品吸引了猴爷的目光。这是两只前蹄站起来的马在打斗,他们的两只前蹄搂在一起,扭作一团,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猴爷用手一指:小姐,把这个“斗马”取下来我看一下。    售货员小心翼翼地从货柜上取下来,放在柜台上。    猴爷一看,啧啧称奇,爱不释手……    售货员注意着这张猴子脸和黄毛。    猴爷问:多少钱?    售货员:要外汇券的。    小广东一听,有些不耐烦:你以为我们没有外汇券吗?    售货员:500元。    猴爷把手伸进内衣口袋,忽又停住了:就这一只吗?    售货员看着猴爷和小广东楞了。    小广东发了脾气:怎么不说话?    走了神的售货员这才忙答:还有。不过没在这儿,要到仓库去取。    “那你取来放好,明天我们再来买。”猴爷说完带着小广东走了。    售货员望着他们的背影,忙去拨打电话:110吗……        张天学办公室(夜、内)    梦剑进来:刚刚接到报警,貌似猴爷的人在古都工艺品商店出现。    张天学、李辉都站了起来。        留置室(夜、内)    雷鸣把电脑下载的照片放到拉滋面前:没想到吧?你们还在火车上,我们就已经拿到了你们的照片,当然也包括你,你看这是你吗?    拉滋看着自己在火车上的照片,一头雾水。    雷鸣:我们对你们的活动是了如指掌的,用不着你说什么。可是,对你,就不一样了。你说了,是坦白,不说是抗拒,一个是从宽,一个是从严,那可就大不一样了。你可要想好了,到底说还是不说?    拉滋指着照片说:这个女的外号是蝙蝠。这个是狼帮程立三,这是二达子和黄毛……    雷鸣:一个帮主就带来两个高徒?    拉滋:一个帮主带来10个,目标太大容易暴露,身边只留一个,其他人全都分散活动,需要时才集中。    雷鸣:他们带来的人你都认识吗?    拉滋:不认识人,只认识帮志。    雷鸣:说说。    拉滋:帮志都在右手腕上边,狼帮是个狼头,丐帮是根拐杖。    雷鸣:我看你有点儿坦白从宽的意思。那就说吧,来河阳干啥?    拉滋:听我们头说,河阳遍地是文物,想利用河阳花会发点财。        张天学办公室(夜、内)    张天学:猴爷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买了呢?    李辉:是不是我们惊动了他们?        留置室(夜、内)    拉兹在接手机:嘻嘻,我撞上桃花运了……    程立三的声音:小色鬼,你给我赶快回来!    拉兹:师傅,你就给我放一晚上假吧!    程立三的声音:不行!    拉兹无可奈何地:可她不让我走,求求你师傅,就这一晚上……    程立三的声音:混蛋,明天上午全部移住市内,你知道吗?    拉兹:那好,明天一早我就回去。        张天学办公室(日、内)    张天学放下电话,对韩梅、李辉、赛南说:从目前情况看,香港老板龙云飞好象和闻博史并没有接触。    赛南:那个猴爷是不是龙云飞安排的接货人,他自己躲在幕后?    李辉:要不,我们先将猴爷抓起来?    “这样容易打草惊蛇。”张天学站起来,指着墙上的卡点网络图说,“明天我们才能在网上捡鱼!”        指挥中心(夜、内)    墙上挂钟卡嗒卡嗒响着,指针指向9点整时,报时钟轰然敲响。    张天学朝李辉点点头,李辉抓起话筒果断下达命令:放猫赶鼠现在开始!        一组短镜头(夜、外)    公安局大门口停车场的警车闪灯鸣笛鱼贯开出。    大街小巷,闪灯鸣笛的警车、载着武警的卡车来往穿梭,街头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闻博史办公室(夜、内)    王炜放下掀起的窗帘一角,看看靠在转椅上抽烟的闻博史:今晚是不是有重大行动?    闻博史磕去烟斗的烟灰,看了王炜一眼: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牡丹花会开幕式,今晚自然要威风一下,吓吓那些胆小鬼,给张天学一个面子嘛。        严副书记办公室(夜、内)<
编辑点评:
对《快网利剑(19—20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