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12-24  分类:长篇  字数:3244  阅读: 1525  评论:0条 推荐:0星

 

想着想着就到了,能见城隍庙前的拦马架,上面扯着铁丝网,两边有沙袋垒砌的工事,名边架着机关枪。再看屋顶飘着面旗,被风刮得噗噗噗。他先定下心,朝门迎过去,还差七、八步,抱拳揖礼道:“本人杨村宋家的,有事拜见刘团长。”

一个兵就问:“啥事呀?快说吧。” 其余哨兵盯着他。

董道昌回说:“特来谢大恩。”

这个兵便说:“等着吧。” 把话传进去。不一会儿快步来个黑黑瘦瘦的矮子,双眼放光大声道:“哎呀哎呀呀,老子以为是谁呢?有失远迎嘛。”

兵们全部打立正。

董道昌一看,来的正是刘团长,深鞠一躬大声说:“宋家来谢团长大恩。” 刘团长又哈哈笑,来到跟前叉腰问:“董管家,早把老子忘了吧?” 给了一拳大笑说:“刚沏一壶茶,好口福,走!” 挽起就进。

两人绕到最里院,进屋随便地坐了,董道昌便探:“听说团长正扩编?董某有事求。”

刘团长从磁壶倒了茶水说:“你是老狗,礼该先喝。”

董道昌端起茶杯喝尽了。

“味儿还行?”

“香!茉莉花茶,正宗南货。”

刘团长昂头笑:“这是宋家刚送的,封皮写着是泉州,我还没尝你到了。” 言毕他也端起茶,扬脖喝尽咂嘴说:“好味儿真好味儿,可惜不当饭。”

“让团长喝是委屈您,等去天津的回来,再送更好的,有桂顺斋的清真点心。”

“喝水有个味儿,哄哄嘴就行,点心好东西!听着就抽腮帮子。呃对了?你一口一个团长,听着生分,叫我汉辉老弟。”

“倒想叫,怕高攀。”

“想往高处晾我?”

董道昌忙起身道歉,两人便又起打哈哈。刘团长因问:“刚才你说有事求?” 董道昌扫眼周围点几下头。 刘团长便把人轰走,拿出支烟叼嘴上,望着董道昌抿笑。 董道昌从桌上拿起火柴划燃,趋近身子替他点上轻声问:“团长打算扩队伍?”

刘汉辉被烟熏得皱眉眨眼不说话。

于是董道昌又问:“有这事?”

“是听谁在瞎说八道?”

“没这事?”

“还真有。开春上头下文剿共,催咱再编一个整营,可是他妈的,又不拨出钱,县长成天又喊穷,再说兵也不好招,我手下的不少兵,是前头几年用孙大头从外省买的,董管家,不瞒你说养不起呀。再说了,咱这哪有共匪啊?不是都在陕北吗?” 董道昌就笑:“团长在诓俺?”

“全是真心话。”

“俺可是听说,扩编好了就要开拔去打仗。团长拖着,是不想去?”

“胡说!老子带兵二十几年没打过仗?没打能当团长吗?”

“‘从古知兵非好战。’  打过仗的,更不想打。”

“挤兑我?” 说完干杯茶,使劲地吸烟。董道昌替他续水说:“剿共是找死,俺有好办法。” 刘团长扔掉烟头假咳一阵满脸漠不关心问:“你的这些话,按理我是不该听。说说吧?”

“扩编变改编。”

“嗯……?这事咱俩说了不算,军人服从为天职,违抗命令掉脑袋!我算职业的军人,不听不听绝不听。说说怎么改?”

“你把这营交给咱,不用上面拨出钱,也绝不会用县里的,宋家以及西县众绅出来办。”

“我他妈先办了你!这叫私自有武装,其实就是匪。”

“叫民团,民办公助,不花政府一分钱。早年就干过,在咱西县有传统。说书讲,清朝同治二年,宋景诗降了又叛从陕西来犯占县城,引起民怨纷纷起事。那夜火把遍野喊杀宣天,将县城围成了铁桶,宋景诗的叛军一看吓得胆寒,求众人让出个口子,灰溜溜的撤走了,见沿途乡民举刀枪火把吼声震天,奋勇激昂组织有序,叹不绝口秋毫未犯。这就是民团,平时散居各家种地,战时招之既成兵勇。” 刘团长听了说:“那还得了吗!本团长是民国军人,决不允许哄闹成势乱朝纲。不对!现今应该叫朝政,也不对!怎么说才好呢?总之吧,不许乱了西县规矩。” 董道昌忙问:“俺是那个意思吗?俺还没有说完呢。团长如今把家安在西县了,想过没想过?做了军人要打仗,不知哪一天,派你去了最前线,你倒不会怕,但不能弃家不顾吧?你都快要六十了,何苦呢?国军好听不好使,空的官衔能干啥?想发财只能不要脸,不如当个西县地方保安团长,在咱西县扎下老营,安享晩年的清福。” 刘团长先不语,低头琢磨老半天,抬头又眯天花板,这才犹豫地问道:“这是你来求我的?怎么像在劝?” 满脸怀疑地问道:“那么容易改?上头没有这意思,咱这是在瞎打算。”

“上头不给钱,县里又喊穷。山东就有保安团,官家出个名,民间来筹办,团长须是国民党,保境安民上下欢。”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