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视剧本 > 快网利剑(15—16集)

快网利剑(15—16集)  作者:杨松喜

发表时间: 2009-01-11  分类:电视剧本  字数:3738  阅读: 5701  评论:0条 推荐:4星

   15        面包车上(日)    夏松林奋力挣扎,推开了疤脸的面罩:你们要干什么?    疤脸迅速盖好面具,匕首顶住了夏松林的喉咙:再喊我就宰了你!    夏松林恐慌的注视着又戴好面具的疤脸:你们到底要……    瘦子把一条毛巾塞到夏松林嘴里。    王炜迅速用黑布蒙住了夏松林的眼睛,捆住了他的双手。    面包车疾速开走了。        破窑洞(日、外、内)    白色面包车开到一破窑洞前停下。    夏松林被踉踉跄跄推进破窑洞,瘦子猛一推,他跌倒在地上。    戴着面具的疤脸、王炜象两个怪兽看着夏松林。    戴着面具的王炜把夏松林的口里的毛巾、眼上的黑布拽下,攸闲的吐了一个烟圈,问道: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夏松林:不知道。    王炜:那你知道郑明义那件事儿吗?”    夏松林迟疑地:听说了。    王炜:你看见谁打死了郑明义吗?    夏松林:没有。    王炜凶狠地:没看见,你为什么向公安局作证,说你看见闻战戟打死了郑明义?    惊慌的夏松林赶紧否认:我没向公安局作证。    王炜冷笑着走到他面前:到底作证了没有?    夏松林:没有。    王炜夺过疤脸手上的匕首在夏松林的肚子上敲敲:是老实话吗?    夏松林惊恐地大叫:你要干啥?    “干啥?”王炜嘿嘿一笑,匕首凶狠地划向夏松林……        6号楼下(日、外)    桑塔纳警车开到楼下,丽娜、卢建业、范春阳跳下车,向楼上跑去……        破窑洞(日、内)    刀光一闪,夏松林的裤带被挑断,裤子一下脱到脚跟,剩下一条裤头的夏松林瑟瑟发抖。    戴面具的王炜:到底作证了没有?    夏松林咬紧牙关:我真的没作证。    戴面具的王炜面带凶狠的笑容:你要再不老实,我就给你作个绝育手术!    夏松林吓得脸色惨白,面目扭曲,大叫:我说,我说……        夏松林家里(日、内)    丽娜惊疑地看着夏松林的父亲夏志福:夏松林让农科所的人叫走了?    夏志福:他们没上来,在电话上说是农科所的,让松林下去和他们见个面说句话。    卢建业:有多长时间了?    夏志福露出焦急的神色:个把钟头了,也该回来了呀?    范春阳打开手机,拨了114:请查一下回龙县农科所的电话。好,谢谢!    范春阳拨电话:喂?农科所吗?我问一下,你们今天派人来找夏松林了吗?哎。对,就是以前在你们那儿干过临时工的夏松林。没有啊?好,谢谢了。    夏志福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是不是出啥事了?        小屋里(日、内)    “算你小子聪明”。戴面具的王炜晃着夏松林写的供词,“不管谁再来找你,就照你写这说,知道了吧?”    夏松林:知道了。    戴面具的王炜:你怎么说?给我重复一遍!    夏松林:我就说我啥也没看见,是警察打着叫我那样写的。        夏松林家(日、内)    伊文立:如果松林真是他们的人弄走了,一定是威胁他推翻证词,不让他作证。所以,松林的生命目前还不会有啥危险。但是,我们必须做好防备。我们这次来,就是想一起商量一个具体的保护办法。您也是老公安,您看这事儿?    夏志福:你们放心。松林回来,我一定让他继续作证,非把这些恶人惩治了不可。至于说安全问题,我给松林买了一套房子,是准备给他结婚用的,现在还没装修,除了松林,别人还都不知道。    范春阳:不告诉任何人,悄悄搬家。    丽娜:可是,现在还不知道松林在哪儿你搬啥家呀?我们总得先弄清松林在哪儿,才能想办法救他出来,然后才是搬家的事儿。    夏志福十分担心:杀人灭口是不少歹徒惯用的伎俩。如果松林在他们手里,他们会不会怕松林作证,把松林给杀了?    伊文立:他们现在还不敢要松林的命。他们还要留着松林给他们出庭翻供,把人杀了,以前的证词就再也没人能推翻了。    丽娜:但愿是这样。    这时,门开了,夏松林神情极度疲惫地走进来,一见满屋警察,转身想跑。    夏志福急叫:松林,你回来!    夏松林停住了。    夏志福把他扶到屋里的沙发上坐下:别怕,他们都是自己人,是来保护咱们的。    夏松林突然“呜呜”哭起来……        闻博士办公室(日、内)    王炜有些得意:……夏松林是夏稀松,我们稍一诈唬,他就吓尿了一裤子。    王炜和疤脸笑了。    闻博史:他看见你们脸了吗?    王炜:我们一直戴着面具呢!    “没看见就好。”闻博史思索了一会儿,不无担忧的问,“夏松林能闭上他的嘴吗?”        张天学办公室(日、内)    伊文立、卢建业、范春阳、丽娜等在向张天学汇报。    卢建业:这三个人都戴着面具,看不见脸。有一个,在夏松林挣扎的时候,面具被推开过一下,看见那人左脸有个疤。    张天学:啥面具?    卢建业:夏松林说,都是鬼面具。    张天学:暗中注意一下左脸有疤的人,找出重点,让夏松林辨认。面具也是物证,能找到的话,就可以以物找人。但是做案人往往会毁掉它,但脸上的疤不可能一下子就没有了,所以还是以侦察左脸有疤的人作为这次绑架案的突破口。    卢建业点头:好。    伊文立:我看,闻战戟一天不判,他们一天也不会罢休,恐怕还会更加冒险。    张天学:丽娜,闻战戟的卷宗好了吗?    丽娜:我又看了好几遍了,岳支队和李大队也都看过了。    张天学:马上移送检察机关,配合好检察机关工作,争取早日提起公诉。        旷野(夜、外)    闻博史、周冲站在树林里。    周冲:检察院对战戟以故意伤害罪和盗挖古墓、倒卖文物罪提起公诉,法院已正式立案,不久就会开庭。    闻博史压抑着内心的愤怒,沉默了很久:既然法院开庭已成定局,根据你的经验,最好的挽救办法是什么?    周冲脱口而出:盗挖古墓、倒卖文物判个三五年也就完了。关键是故意伤害罪,这个罪名一但成立,那是要杀头的。战戟到现在还没有承认一个字,是个好样的。现在的关键问题,第一,请一个好律师,为战戟辩护;第二让证人远离法庭,不能作证。    闻博史:谁是河阳最好的律师?    周勇:河阳不行。要请,就请省城东亚律师事务所的关伯年,他出庭辩护的案子,铁胜。不过很难请。    闻博史: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会把他请来。        6号搂前(晚、外、内)    一辆小车开来停下。车上,王炜在打手机,传来话务员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停用。    王炜合上手机,看一眼外边没人,朝瘦子和疤脸摆了一下头,瘦子和疤脸迅速戴上面具下了车。    楼梯上,两双脚急速向上奔跑。    两个蒙面人在一个门口停下,一个看着上下楼梯,一个敲门:夏师傅?夏师傅?    从外面来了一个人,朝着楼道口走去。    车上,王炜看见,戴上眼镜下来搭讪:师傅,你知道夏志福师傅去哪儿了吗?    来人:夏师傅早就搬走了,不在这儿住了。    王炜:你知道他搬哪儿了吗?    来人:只知道搬外地去了,具体是哪儿不知道。    来人走向楼道。    王炜打开手机拨号,然后对着手机吹了三下。    不一会儿,瘦子和疤脸戴着眼镜走出来了。    瘦子:叫不开门,咋办?    “上车。”王炜说着上了车,“他已经搬走了。”    疤脸:我想他就没胆在这儿住下去。    小车开去。        严副书记办公室(日内)    镜头从展开的《公安情况反映》拉开,严副书记正在认真阅读。    一位办公室秘书拿着文件夹走到严副书记跟前,取出一份材料放在严副书记面前:严书记,这是一份反映市公安局私设小金库和张天学本人经济问题的材料,郭书记说,你是主管政法和纪检的副书记,一手托两家,请你处理。    严副书记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在文件夹上签了个“严”字。    秘书去了。严副书记走过去,轻轻关上门,回到办公桌后看起了材料。        闻博史办公室(日、内)    四十多岁、额头微秃,眼神有些狡黠的关伯年挟着他的大号皮包敲门走进办公室。    闻博史从老板台后站起来,一脸陪笑:关律师请坐!    关伯年放下皮包,矜持地坐在闻博史对面。    闻博史:很荣幸我和贵所已签订了协议,聘请您为我弟弟闻战戟的辩护律师。    关伯年:我已经决定接受所里的委托和你的聘请。董事长都有什么要求?    闻博史站起来: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赢这场官司。我对关律师的期望极高,不知您对这场官司能有几分胜算?    关律师:我还没有研究这个案子。但我可以告诉你,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我是不会接案的。    闻博史:我欣赏关律师的坦诚和信心。    关伯年:剩下的变数就在于证人。    “谢谢您的提醒。”闻博史说着拉开抽斗,拿出一沓厚厚的钞票,“这是贵所费用之外的酬劳,官司打赢后,我会加倍酬谢关律师。还请笑纳。”    关伯年略一迟疑,接过钱装进皮包,说了一声“开庭你一定要去旁听”,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严副书记办公室(日内)    严副书记放下材料,拨了电话:徐明吗?你过来一下。    严副书记放下电话,徐明就过来了:啥事儿严书记?    严副书记把材<
编辑点评:
对《快网利剑(15—16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