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瀚海之殇 7

瀚海之殇 7  作者:陈雨

发表时间: 2018-11-29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050  阅读: 1122  评论:0条 推荐:4星

 

13)

夜色漆黑,雨雾弥漫,狂风在吼。咆哮的浪涛张开它凶猛的大口,发出惊心动魄的呼啸,无穷地在海洋上猛扑。

这远不是漓江水上的碧波荡漾。

小广西孱弱的身体一次一次被四面的浪涛掀翻,连浮起来呼吸一下也十分困难。他惊慌失措地挣扎。又一次浪潮漫过来,掀翻了他,卷去套在他身上的救生圈。

他被呛了无数次咸腥的海水,拼命地伸出手去抓,一阵疯狂浪涛打来,反而把救生圈推出更远。

水似鞭苔,抽打着这个瘦骨嶙峋的小孩。

他极度慌恐四处乱抓,触摸到软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漂浮物,他只管紧紧抱住。又一个海浪打来,那只是极短暂的一刹那,好象眼睛忽然睁开了,让他看到是一具浮肿的尸体。

他慌忙松手,顷刻他就沉入的海底。一个巨浪汹涌而来,又把他从水里掀出来。

小广西很快体力不支,卷起的波涛像是甩小球一样,把他反复抛掷。

他自己也成了旋涡,也成了泡沫的一部分。他沉浮不定,尽管一次又一次呛到海水,还是拼命张口发出凄厉的呼救。

周围都是泅渡的人影,任凭小广西呼喊、扬手求救,没有人向他伸出援手。

每次下沈,都隐约看见那黑暗的深渊。他的世界里,远比想象中的终结来得快,而且没有什么牵强附会。

这是所有逃港者途中,在海洋中遭遇千篇一律的结果。

他们的生命本是在生龙活虎的时候,却这样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小广西微弱的力气立刻告竭了,浩瀚的海洋对这个可怜的孩子毫无怜悯之心,汹涌翻滚的波涛挟持着他逐浪而去。

只一会他那瘦小的身影便湮没在瀚海的波浪之中。

他还没有来得及认识这个世界,还没有来得及品味生活,就被这汹涌而又急剧的浪潮所带走,一切都随着海洋的威力流向太平洋,从这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

14

快接近中间线,身边不时会出现一些嘇白的漂浮物,在漆黑的夜里发出磷光,散发出来腐烂的恶臭。阿南和湖南人知道这是丧身海底腐烂后再浮到海面上的殉难者。

他们感受到自己置身于异域的魔界地狱之中。

在暗影幢幢的海洋上,看到这些漂浮在海面上的死难者已是近在咫尺,来不及绕道,而接踵而来的波涛也让他们无法避开。

湖南人和阿南他们屏住呼吸,闭上眼睛从这些殉难者身边游过去。

“大哥,好像是小广西喊救命。”后面的四川人大声告诉湖南人。

“好像是你们的人的救生圈被人抢了。”阿南也大声说。他刚才在后面影影约约听到陕西人的呼救声,现在又听到好像是小广西的求救,他认定是他们。

“啊?”湖南人很惊讶。上次从福田红树林游了十几公里,大家齐心协力,一起泅渡,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只是他没想到,上次他们几个人都是一起的。没有参与这次群体大逃港中来。

他把头用力伸出水面往后望去。黑茫茫的海洋上,雨雾蒙蒙,什么也看不见。

隐隐约约听到了小广西呼救的声音。但他不能退回去。

湖南人知道,一旦折回救小广西,也会让自己陷入绝境。一个又一个翻腾的海浪就是一次又一次死亡的威胁。去拯救小广西只能是同归于尽。

湖南人在犹豫彷徨过程中减缓了行进的速度,在利益和良知之间,他经过反复的较量后还是继续前行。

“我们游慢一点吧?看看他们能够赶上来。”阿美在水里对身边的湖南人说。

“好。愿他们……能够赶上来。”湖南人深吸一口气,回答阿美。他放开拽住阿文的手,让她自己慢慢游。

已经到了中间线,凭借他们现在泅渡的速度,他们有信心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泅渡到彼岸的香港。

他们仍然期待着小广西河南人陕西人他们能够从后面赶上来。他们泅渡的速度一下慢了下来。

后面陆续赶上来的泅渡者,开始出现在湖南人阿南他们周围。

湖南人和四川人、阿南仔细观察从自己身边的人影,他们没有发现后面赶来的泅渡者中没有河南人陜西人小广西他们。

黑色的波浪泛着灰白色的水沫。隐约泅渡者的人头在波浪中涌动。在哗哗翻起的浪涛声和吧吧的雨声中,终于听到这些来自全国各地逃港泅渡者他们之间的说话声。

一些泅渡者在水里与劫匪们博斗的声音不断地传来。这些泅渡者与劫匪的角色往往会瞬间互换。

这些泅渡者的救生设备被劫匪抢去之后,他们会去掠夺其他人的救生设备,自己也成为劫匪。

抢夺别人的救生设备成了劫匪凶残的目标。救生圈对逃港泅渡者来说,就是生命的拯救,是逃港泅渡成功的保证。

人类所有的罪恶或卑鄙都会在这片冰凉浑沌的海洋中显露无疑。

这伙劫匪他们听到阿文阿美俩个女孩子的喘息声,他们被旁边那些人多势众的泅渡者奋力赶开后,向阿文阿美围了️去。

劫匪的包围圈越靠越小,暗黑中可以看见他们冒出来水面上的头,凭着咆哮的海浪翻腾出来灰暗的光色,摸摸糊糊看到他们在海水里杀气腾腾泛白的脸。

跟着他们的劫匪越来越明显,他们呈包抄的方式从湖南人阿南右侧展开游过来。

他们快速游过来,人影如浪,可以清晰听到他们哧吭哧吭喘着粗气的呼吸声、和发出啪啪的越来越近的击水声。冲到最前面的俩个劫匪身形矫健,一看就知道是谙熟于水性的好水手。

“你过来帮我把包拿着。”湖南人从身上解开袋子。阿南放开拽着的阿文,接过湖南人递给他的胶袋,用一只手举起来,不让海水浸湿。

他伸出一只手,解开袋子口,从包里拿出把匕首,咬在嘴里。

“动刀子利索一点。”阿南咬着牙叮嘱他说。

“我的包你背着。”湖南人把包让阿南背着。

“你保护阿美,阿美就嫁给你。”阿南一手抓住阿美划过去,让她与阿文一起,对湖南人鼓气。

“把冲在最前面俩个干掉。”湖南人把阿美交给阿南和四川人。让自己潜入水中,迎向劫匪。

为了拯救和自己共患难的同伴,如果不以残忍的方式惩处这些凶悍的劫匪,他们会变本加厉会残杀更多的无辜者。

在这风雨交加漆黑的海洋上,任何杀戮都是合理的存在。罪与罚在这里没有公正的法则。所有的公平与正义,只能凭借着力量与勇气。



(未完待续,下集15、16)


编辑点评:
对《瀚海之殇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