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中篇小说> 歌声初上05章 喜悦无忧

歌声初上05章 喜悦无忧  作者:青石悠

发表时间: 2018-11-28 字数:4315字 阅读: 70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某个午后,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柚木曾与铃铛有过以下的对话:“我知道让我不幸福的缺陷。”“不太明白。”“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知道自身的某些缺点,坏习惯,瘾癖,虽然叫法不同,但只是多与少大与小的差别。而且几
 


某个午后,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柚木曾与铃铛有过以下的对话:

“我知道让我不幸福的缺陷。”

“不太明白。”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知道自身的某些缺点,坏习惯,瘾癖,虽然叫法不同,但只是多与少大与小的差别。而且几乎每个人都能意识到的。”

“然后呢?”

“不想改,或者说改不了,也有可能是没觉得要去改。辟如我知道我有这个缺点,但我没办法,或者这个习惯虽然不好,但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之类。”

“但我做不到那样,我跟所有人一样都有叫法不同却一样的缺陷,但怎么说,比较大,或者说我最大的缺陷就是无法理所当然认为就算有其实也可以无所谓的缺陷。所以铃铛,我觉得我不会是一个幸福的人,那怕我有一个那么好的你在身边时,我也不觉得自己会幸福。”

然后一个身影从光源的方向按住了柚木,当时泪眼朦胧的柚木在逆光处,看不清那张在俯视自己的脸。

“柚木,你一定会幸福过完你平淡安稳的一生。”

面对同样在逆光处按住自己的人,柚木像想起某件开心的事般。

“我叫柚木。”还有,

“你杀了我吧。”

当然青并没有让柚木如愿以偿,就在柚木放弃挣扎闭目以待时,青居高临下审视这个突然从衣柜里窜出来袭击他的女人。这个名字有点奇怪的女人,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许在某个地方某个场合他们有过交集,但这只是不具体的感觉,而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个叫柚木的女人一定跟那个女人有关系。

但现在怎么办?身下有个像死士般的女巾帼,今天情况的棘手之处在于,剧情变换之快让人应接不暇,这让青觉得异常恼火。他把手伸向某人刚碰出个红肿的额头处,轻轻拍下去。

戏谑道:“疼吗?”

无声的某人泪流满面,一如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青对着菜单狂点一通,饥饿感,久违的饥饿感让他口齿生津,大脑有微微缺氧时的眩晕感。上次有这种症状时,对了,是与思悠会面那次。

“不饿?”

柚木只是拘谨不安的卷缩着,收到声音,以近乎不可闻的声音回应道。

“不。”

与其说是听到还不如说是判断到的。

光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坐的位置紧挨餐厅的落地窗,光从某个倾斜的角度笼罩而下,临近冬季的阳光温暖而不失柔和,某种力量感在从内往外的滋生。让青只想好好吃一顿,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那我直接说了,为什么会躲在衣柜里?”

回应他的是迷茫,迷茫与无措就像她的标签一样,如果这不是演技精湛,那眼前之人危险莫测。就在青在判断如何去定位柚木时,她懦懦地开口道。

“对不起。”

“啊?”

“对于打伤你,不管怎么样都是错在我。”

“那做之前有考虑到后果吗?”

“有考虑到的。”

“所以是有着充分准备的行动。”

对方反应了好久,才使劲的摇头。

“不是这样的,不是。”

食物陆续摆上桌,几乎占满整个桌面。青一直优先对付一盘肉,肉质被烤老了,嚼劲有口感差,尽管如此,还是被快速消灭。跟中餐的煎炒煮炖精细吃法不一样,西餐的饮食方式更粗犷浓烈,前者温馨平淡,后者欲望横生。青把提前上餐的饭后甜点递给柚木,一块做工还算精致的芝士蛋糕。

“吃点甜食有助于缓解身体的紧张,或者也对紧张后情绪有帮助。”

柚木被动接过,默默地进食,偶尔青会再递些觉得合适的食物放在她面前,一个心思不定,一个坚忍克制。

“我会赔偿你的,”柚木抬起头对青说,就在青刚好用完餐。“也请你斟酌后再说,因为一些关系我只能做到尽力去满足。”

“在此之前,能把东西还给我吗?”

从口袋掏出来的物品,一部毫无特色的手机,一致的钱包,两串钥匙,一块人形态的玉挂坠。青拿起一串钥匙,抚摸其中做挂饰用的铁牌,有一面刻着楷体字。

喜悦无忧。

就像一句被识破的大话一般,充满嘲讽的意味。如果当初刻上的是平安健康或知足常乐,那此时的对衬是不是没那么大。或者万一中的万一,真有什么飘渺的存在,相对小的心愿会不会被更优先满足?

青收起钥匙,他注视着柚木,尽管对方并没有躲避。

“除此之外?”

柚木闭上眼睛,只是抗拒性摇头,却不在言语。

名为罪恶的茧在涌动,像一条黑色的河流蜿蜒在荒无的原野上,还有什么可以失去?还有什么可以失去?被啃食般痛苦,不,被啃食般的恐惧,不断在侵蚀青的神经。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

青呢喃着。

他睁开眼,他要掐着这个女人的脖子,让她感受到同样的痛苦。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为什么眼前的女人像妈妈?

“你说要赔偿我。”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的声音,惊醒了沉睡的人。尽管感到疑惑,柚木依旧回应对方。

“是的。”声音稍微有了点勇气。

“那你陪我睡上一觉。”

光在不知不觉时被遮上了。

柚木显得狼狈的跟在那个男人后面,除了在某个路段会停下来等她,一路都是各顾各的。从某个角度来看,倒像一场怪异的追逐戏。柚木想说,不用特意停下来,我知道路。你停下等待,只会让我更狼狈去追赶。但那怕追上去她也不会说,现在已经是个不正常的状态,不然为什么不拒绝那个莫名其妙的要求?不明白以及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主要是我的生活就像积木构成的脆弱世界一般,一个环节的出错,就要整个崩坏吗?还能挽回的,只要追上那个男人,把话一次性说明白,我不愿意,我甚至想反悔,而你并不能提出任何要求。然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我只会记住那间店的芝士蛋糕还不错。

直到被那个男人带回家,仿佛接受不可逆的命运般,换过他递来的拖鞋,如其他女人般跟他进房间。窗帘后的房间并不出奇,布置跟那间屋子几乎一致。在她打量期间,他去了趟卫生间,水从管道里流出来声音,在房间里清晰可见,断断续续。

“擦一下脸吧。”

柚木接过毛巾,木然在脸上擦拭着,灵魂即将不在,躯壳你就拿去吧 。听到背后传来衣服脱掉的声音,她用已然僵硬的手指,缓慢地脱下身上沉重的外衣。

尽管加大呼吸想让自已尽量平静下来,但一阵阵眩晕感还是不断袭来。

“已经无法避免了吗?”她安慰自己道,“已经无法避免了。”

在她想脱掉另一件衣服时,青从身后抱起她,动作温柔的放到床上,昏暗的房间内,他的眼睛有着异样的光。他小心翼翼的贴近柚木,把整个人融进她的怀里,而后沉沉地睡去。


编辑点评:
对《歌声初上05章 喜悦无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