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记> 伟大的父亲

伟大的父亲  作者:陈雨

发表时间: 2018-11-28 字数:2889字 阅读: 78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3星

 

1

1998年10月31日凌晨3时10分,华北某地石膏矿突然发生坍塌,当时在井下有10名工人。4名靠近井口的工人迅速逃到地面。

其中一人是班长苑晨玉在井中开搅机的妻子张秀琴。

带班班长苑晨玉和5名外地矿工被困井下。幸运的是,6人都没有受伤,有充足的空间和氧气,还带了3包方便面和几个打火机、手电和矿灯。

事发前一段时间,苑晨玉到妻子处取了一点水,返回了巷道头。

被困井下苑晨玉和5名外地矿工,开始几个人还很镇定,3包方便面吃了2天多,水喝干了他们就把尿液集中到一起。

为了寻找出路,他们把巷道里每块石头都掀动了好几次,劳动强度之大,抵得上一个月的工作量。

饥寒交加,他们就把周围能找到的电缆、安全帽等物品点燃取暖。

后来全部烧完,手电、矿灯、打火机也燃尽。尿液也喝干,他们两人一组相互呼喊爬着四处寻找水源。

幸运的是,他们发现了一小洼脏水。这洼脏水救了他们。

坚持了几天,除了一根皮带没有任何食物,6个人的绝望和饥饿陷入疯狂,精神崩溃。有人试图自杀。

后来大家饿疯了,有人提议要吃人,把企图自杀的人吃掉。

苑晨玉发现制止,对那人说,要吃人先吃你。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就在他们对逃生没有任何希望的第9天上(根据气温变化推测日期),听到了东边矿区的炮声,就是每天隆隆的炮声和开挖的声音给了他们希望,他们坚持着,互相鼓励着活下来。

大家用身体互相温暖,挤在一个罐车里取暖。

饿极了,矿工们就吃一种松散的石膏矿石和松软的煤泥。

2

在地上,三套救援方案都宣告失败,管道打偏了。

最后确定的救援方案是从邢周矿石壁上开凿一条巷道,这条巷道每天只能掘进6米,掘通需要23天,需要资金60万元。

苑玉林老汉告诉记者,当时许多人想放弃救援,其中5名外地民工的家属都签了赔偿协议,拿到了3万元的赔偿金。

因为赔偿金,有矿工家属内部起了纠纷。有一个矿工的妻子要求早点发放,到北京去旅游。

人性的丑恶,在那一刻暴露无余。

苑晨玉的父亲苑玉林老汉不要赔偿金,要求救援。

苑玉林老汉的理由是,巷道头并没有坍塌,儿子和矿工们就在那里干活,在井下开搅机的儿媳清楚地记得晨玉走向巷道头的时间,他没有被埋住。

当时就剩下苑晨玉一家没签赔偿协议,签了协议救援就会停下来。

苑玉林老汉说,赔偿款从3万到6万,从6万到10万,从10万到15万,自己都坚持不同意。

他的理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老人拒绝签字,被抓进牢里,关了三天,几番毒打。放出来后,他到处喊冤,惊动了省里。

一位省领导到了现场,说有千分之一的希望也要救人,苑玉林老人给他磕了好几个响头。

11月26日9时30分,巷道打通,救援人员见到两个骷髅模样的身影蠕动着爬过来,一个年轻的队员吓得转身就跑。

6名矿工全部得救。每个人都剩下皮包骨,身体最好的袁晨玉体重也由143斤剩下76斤。

因为吃了石膏和煤泥,救出来矿工的无法大便,靠护士用手抠出来。四名矿工采不到血样,测不到血压。

3、

当年从地底出来,儿子苑晨玉是身体状况最好的一个,饿了27天,他还能试着走几步。但体检时检查出了乙肝,父亲苑玉林说,过去儿子晨玉没有这个病,肯定是在地下染上的。

现在的苑晨玉疾病缠身,他告诉记者头常疼,胳膊、腿有时疼,他抚摸着肋间,这里也疼。

父亲苑玉林搬开儿子的嘴,让记者看,已经有好几颗牙齿脱落了,他指着儿子的头说,原来一头的黑发也脱落得很稀疏了。

苑晨玉的妻子张秀琴对记者说,今天让他又想起了当年的事,又得好几天睡不好,晨玉常常夜里做噩梦,又梦到了当年的情景,就又睡不着了。

苑玉林告诉记者,当年矿主赔偿了他们6人每人3万元,5个外地民工在医院里住了没有10天,老板就派人给买了车票打发回家了。

苑玉林老汉忧愁地说,人活下来是万幸,不过儿子这个样子,将来可怎么生活啊。



(编辑按:文字根据某报记者祁胜勇 整理,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点评:
对《伟大的父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