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短篇小说> 雪秀 6

雪秀 6  作者:陈雨

发表时间: 2018-11-28 字数:4813字 阅读: 71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11)


这屋檐下的山边种着一棵桃树和一棵栀子树,都有齐屋檐高。春天里绽开着一红一白的花。


现在它们在入冬的时节开始凋谢,树枝上挂着稀稀落落的枯叶,等到下雪的日子,只剩下光枝秃杆。


春子和雪秀凝望着屋檐下的这两棵树。从湖面上传来了郑渔夫用高亢的船工号子朝岸上喊春子的嗓门:


"春子上船啦——"


大家把目光投向湖面,郑渔夫从屋侧一旁的靠船码头,划着左右摇摆橹,把一条小舢板船驶过来。


屋侧那儿码头除了停泊这一艘小小舢板船,还有一艘烧柴油电动帆船。


听到郑渔夫的喊声,郑婆娘走了出来。她远远的对郑渔夫喊:"喂,老渔夫,春子爸真的调走了。"


"噢?"郑渔夫应了一声,放下撸,换上一根很长的船篙,撑着身子双手使劲,一篙子把船箭一般地移靠到小埠头,大声地问春子,


"春子,你爸真的调到区里当书记了?"


"是。"春子告诉郑渔夫道,"过完年后就到区里上班了。"


"管九个公社了,十几万人口了。这怎么得了?你爸升官了,我捞什么鱼去庆贺呢?"


郑渔夫耸耸肩膀,故意把话说得很夸张。船儿驶到小埠头,他把船篙插在水里。小舢板船在湖面上摇荡。


"老渔夫,我担心周书记走了,小兰会回家来。"


郑婆娘把自己的耽心告诉自己的男人。尽管春子刚才的话让她消除了耽心。


郑渔夫一步跨到小埠头,高声说:"这是哪个婆娘的蠢话呀?我还想让小兰当个什么组长呀。以后春子爸官再当大一点,小兰当厂长了。你老婆子就等着吃香喝辣的吧。"


郑渔夫踩着码头上的台阶朝岸上走上来。他要问清楚春子爸的事。


在这深山老林里,里面的人不出去,外面的人不进来,就像与世隔绝了的二个不同的世界。


他不会去林场打听春子爸的情况,春子爸周瑞年也有快二年没来。人民公社以前他单门独户的时候,时常去春子家吹笛箫让春子祖父听。公社成立林场后,俩夫妻拿着林场工资,周瑞年就跟他说,以后离开冬湖要跟林场场长老梁说一声。


郑渔夫与林场场长老梁都是犟脾气认死理的人,俩人不知因什么事情闹了别扭,关系很僵。他很少上林场木材厂去,林场木林厂也很少让他去。


春子爸是区委书记了,以后就更加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他面前随便说话了,来郑家塆也就更加稀罕了。


"春子呀,你先去你爸办公室看看,然后找个时间再带我去。"郑渔夫上来后,对春子说。


"我爸办公室是锁着的。"春子爸区里的办公室一直锁着的。


"现在不会了。那时候他是副书记又是冬塘公社书记,人没在区里上班,当然是锁着的。他公社办公室的门总是敞开的。"


一旁的柯景泉说。他的这些话,让春子有点意外,他怎么知道父亲区里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公社办公室门是敞开的?莫非他曾去过?


春子朝柯景泉看了一下,也没问。


"春子,你爸给那些公社书记厉害的脸色看了吗?"郑婆娘想起刚才雪秀说那些公社书记,坐在春子爸面前规规矩矩的话,问春子。


"没有呀。"春子回答道。


"刚才雪秀妹子说,那些公社书记在你爸面前端端正正地坐着,他们也是书记,也是做官的,怎么会怕你爸吧?"郑婆娘继续追问道。


"当然怕啦。没听说过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些公社书记要是谁不听话,春子爸就让谁下台。"


郑渔夫像是谙于官场上的事情,用自命不凡的口气说。


"怎么会呢?"春子说。


本来他想说,我爸不是那样与人过意不去的人,但他记住祖父和父亲对自己的告诫,临到嘴边的话又改口了。


看来春子爸调到区里当书记,不但可以保护小兰在纺织厂的继续工作,说不定还可以当个小组长的官。郑婆娘心情那份高兴劲儿在脸上绽开了笑花。


"郑家老渔夫,你快点去捞鱼吧。炉子上等着哩。春子船上坐稳啊。"


郑婆娘催促郑渔夫赶紧去捞渔,又嘱咐着春子,扶着要去看小舢板船的雪秀的胳膊,和她一起走下去小埠头。


12)


郑渔夫带着春子泛舟于远处的湖面上。


"春子跟郑渔夫去打鱼了。掉落湖里怎么办呀?"雪秀有点担心望着湖面上远去的船影。


"春子会游泳,水性也很好。"柯景泉对女儿说。


雪秀是知道的。春子潜闷子可以数百二十下,二分钟久。夏天时他可以仰游从这码头游到那枫林岸边一个来回,有好几公里的距离远。


"我是说这么冷的天,要是掉到湖里多冷。"


女儿还是不放心。


"跟着打渔人,怎会掉到湖里呢?就是掉到湖里爬上船就是了。你以后夏天来,让郑大叔也带你上船划到湖上面去看看。那别有一番风景。"


父亲对女儿说,带着女儿沿着蜿蜒曲折的山径漫步前行。


现在雪秀有点后悔今年夏天没有在下塆村大池塘里用心跟春子学游水。


"怎么那么快就不见了呢?"


雪秀还是用手掌遮在额头上,朝湖面上远远望过去寻找。


"船拐到那山坳里去了,那儿水浅,才捞得出鱼。"


柯景泉用手指着山坳里的方向,让女儿看过去。


"那儿不是茶园吗?看到松树了。那儿是春子家的后山坡下去的湖岸边。"


"是呀。不但能看到挺拔的松树,还可以看到一条条象排笔刷绿的茶树呢。你姐告诉我你去过几次。"


"啊,我前几天还去过。我本来是要走到松树那看这里,我想看到郑叔的家,就能看到爸爸的身影了。可春子把我挡住了,不许我走近松树那,说那儿是悬崖,下面的水很深,人掉下去爬不上来。……啊,他让我上当了。"


"春子是在保护你嘛。”父亲笑着以父辈慈爱的口气对女儿说,"你得感谢他才行。"



(下集预告13、14)


编辑点评:
对《雪秀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