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短篇小说 > 雪秀5

雪秀5  作者:陈雨

发表时间: 2018-11-28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3397  阅读: 1152  评论:0条 推荐:4星

 

9)


来到柯景泉的屋子里,他们把这间奇特的房子扫视了一圈。客堂的房子只有南面开了一个低矮的窗,但细格子的窗户门扉却是新糊上去白纸。墙面上贴满了旧报纸,看上去有点黝黒,让人觉得恍如钻进了一个旧纸箱。


不过头上的屋顶有好几块玻璃瓦,所以低矮的房屋既是最阴暗的角落,也有房顶上的光亮从玻璃瓦上透射进来,使得室内光线很充足,能看得见东西。


只是这光亮在这冬日阴冷的天气里给人感觉有点浑朦。


房子显得很矮,由于临近湖边山区的阴冷潮湿,外墙到处是大块的斑驳藓苔,把整个房屋染得黑压压的,看上去笼罩着一种冷冷清清的气氛。


一想起墙壁那边是悬崖边上的湖,也就感到这房子仿佛悬在半空中,让人心里总是不安稳。


大概水上人家惯于风吹浪打,让这小屋子栖居在这陡峭的悬崖边上?


墙壁和铺席虽有些年月,却非常干净。


盖着一床同棉袄一样的条纹棉被。床架陈旧,却是上等直纹桐木打造的;一张非常粗糙有很多裂缝的桌子,简陋的没有上漆的木橱;古朴精致的竹制针线小篓闪闪发亮;钉在墙壁上的一层层木板,堆满了很多书;上面垂挂着一张薄薄的透明的薄膜。


下湖捕鱼的雨衣挂在墙上。这是柯景泉在冬湖生活的一个痕迹。


春子还是夏天来过一次,秋天来的是兄长振林和雨秀。


靠郑渔夫屋墙外用圆木搭起来一个小屋子,晒干的杉树皮做的屋棚顶。


屋子显然不是住人的,因为四壁漏风,也太不牢靠。里面摆有一个大水缸和一些木桶和木盆。屋梁上搭有几条毛巾、脏的和正在凉干的衣服。


春子猜想这应是柯景泉洗澡的地方。


在冬塘一带,通常的人家里是没有专门的洗澡房。男人们洗澡都会在天黑时屋后靠山坡的地方进行,女人就在自家的后屋里床边。


民风淳朴而简陋。


10)


雪秀和春子来到柯景泉的卧房。春子夏天来的时候,柯景泉住的那间卧房的窗扉还是报纸糊的,这次来全换了透亮的薄膜封住,而且封住窗扇的薄膜看起来是买来不久的,看上去很新鲜。


雪秀忍不住用手摸了摸新鲜的薄膜。


"冬天山里冷,纸糊哪行?风一吹就一个一个破洞。"不知什么时候跟在春子雪秀后面的郑婆娘说,"就是刚贴上去的薄膜也只能过一个冬,山里风大雨水多,过了夏天就会烂掉。到时候用纸随便糊上就是。"


"跟他一起住的黄知青呢?"春子看到屋里只有一张床,问跟着进来的郑婆娘。


"去林场帮忙了。他乐意去,那儿年轻人多,过些日子放假,他就从林场回家。"


郑婆娘回答春子后,她稍向前弓着身子,摸了摸柯先生的铺褥,又自言自语道,"冻应该不会冻了。睡觉时,把炉子里的火烧起来会更暖和。”


“你爸天天看书写字的,也不腻。还会画画,要是当老师多好呀。”郑婆娘象母亲搂着自己娇宠的女儿一样,搂着雪秀的身子说。


“我爸就喜欢看书写字。”雪秀让郑婆娘搂着,有点不好意思愣头愣脑地说。


“老柯,把碗放那儿。过来陪陪孩子呀。”郑婆娘朝厨房那边高声喊了一声,再转过脸对春子雪秀说,


“我去厨房了,让你爸爸好好陪陪女儿。春子一会儿去打鱼,也好久没去湖上玩了吧?要是夏天雪秀也跟着一起去。这天冷的天我就不准你妹崽上船了,我怕湖上的风吹着冷着你,婶可舍不得。”


郑婆娘喜滋滋地说着笑着,又仔细盯着雪秀面对面打量一番,这才放开怀里的雪秀,退了出去。


雪秀让郑婆娘亲热得显得有些许羞赧。春子走向对面的墙壁。


墙上悬挂着一幅模糊不清的风景图。走近仰头一看,原来是一幅油画,画的是冬湖夕照下树林里的郑家塆。


画面以夕阳映照冬湖湖面的景象为自然景观,湖畔苍郁的树林和寂静的房屋,倒映波光粼粼落日的余晖中,水面上安安静静地浮游着二只可爱的小野鸭。


柯景泉进来,他看着春子仰头看那幅画,就对他说:"这是冬湖临近黄昏时的景色。好久没画了,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色,就忍不住涂抹起来。花了好长的时间。”


雪秀听父亲这么一说,走了过来,和春子并肩站着,仰头细看。听柯景泉继续说:


“每次看到夕阳,都以为它是第一次美。其次它有无数次美。画了一次又一次,总是不如意。后来才明白,画得再好,也抵不过它本身的美。冬湖是美的,自然总是美的。


"看看眼前的山林湖泊,心情就會不由自主的地安靜下來。"


柯景泉说完,陪着女儿和春子站着望了一会儿,才领着他们走出了低矮的石墙屋。



(下集预告 11、12)


编辑点评:
对《雪秀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