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记> 没落的乡情

没落的乡情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8-11-19 字数:3191字 阅读: 84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自己曾经熟悉的村子变了,变得几乎都不认识了。亲情乡情的消失,民风民情的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故土还在,魂魄却没了。
 

清明回家,和老友聊起村里的人情事,不胜唏嘘。

村子有条土路,窄而不平,晴日尘灰扬,雨天两脚泥。村干部刚动意整修硬化,就遭到百般阻挠。先是道路离房屋太近,接着一棵在市场上不值三、二百块钱的杨树,张嘴就要“一万块”,少一分也不行。

其实,这棵树长在村集体土地上的无主树。男人心虚躲起来不照面,女人则搬个马扎坐在施工机械前,谁劝说都不中,不给钱就不行,一副“我是泼妇我怕谁”样子。

遇上了不讲理的人,村里也没办法,只好让树继续长在“路”牙上。见没得到钱,就干脆在自家的院墙边垒上个水泥墩子。本来就窄的路,车辆更是过的小心翼翼,直到讹了几百块的“过路费”,才把水泥墩给敲掉。

无独有偶。村里铺设污水管道,有几户为了几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三、五十元通往家里的附属管道费用分摊比例不等,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为一己私利,全然不顾及邻里乡情。

老友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大到修路架桥,土地整合,小到人情世故、婚丧嫁娶,邻里纠纷,阅人无数,他归结一句话“满眼都是泪”。

……

过去,曾有人把这种贪婪、愚昧、无知、自私自利、蛮不讲理等现象,归结为社会问题,感叹是社会的大环境变了。但仔细想想,这不该是社会问题,而应是人性的扭曲。

社会是什么?社会是个大集体,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具有宽泛的包容性。而每一个家庭也仅是社会中的一粒细胞,且还具有“双面性”,就像所谓的“魔镜”,一面是真善美,一面是假恶丑。即便是细胞发生了病变,我们也只能说是家庭出现了病变,比如说现今流行的“红眼病”、“攀比”、“嫉妒”等等,其根源就在于人的自身价值取向。

过去,村里人除了穿衣戴帽、种田吃饭,也没有啥杂七杂七的想法,思想单纯,民风纯洁,乡情淳朴,犹如一泓清池,是那么清彻透亮。也清楚记得,那时候家家都不富裕,不存在着你富我贫,大家同在一个起跑线上,既没有“红眼病”,更没有“攀比”、“嫉妒”。虽说村里人没多少文化,识字也不多,但都懂得尊重,谁家里偶而改善下生活,包个饺子,蒸了面条,熬锅烩菜,总会隔着墙头唤一声或盛上一碗端给邻居尝尝。

人穷,吃不饱穿不暖,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可都很善良。过去,鸡蛋是农村人眼里最好的补品,孩子要长身体可以吃,孩子爸要干活可以吃,天天做饭操持的母亲却从来不舍得吃。虽然自己不舍得吃,但邻里病了痛了有需要,却会毫不吝惜。还有,更别说谁家里盖房上梁、红白事等等啦,不用挨家挨户去打招呼,只要是听说了,左邻右舍都会放下手中锄头来帮忙。尽管没有钱,顶多就管碗饭,给盒烟,大伙都很卖劲。

记得有年,家里要盖房,父亲刚把檩条、沙土砖瓦拉回来,忽忽啦啦就来了几十号人。打夯的打夯、木工的木工,上梁那天,就连来村子走亲戚的,也赶来凑手帮忙……整个小院里充满了浓浓的亲情乡情。不像现在“没钱就不来”,钱少了也不来,甚至活儿干到一半停下来,逼着主家再加钱。

邻居家新房装修铺地砖,谈好价格,说好工钱。可当邻居把砖拉到了楼下,这背砖的大哥却非让再加200元上楼费,不加就走人。还有,前年村里有位老人过世,执事的人到村里找土工和抬棺木的帮工,找了半天,要么得支付千二、八百的辛苦费,要么就推诿自个家里有事,全然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老的那一天。

现在的村官难当,好厨难调众人口,全村人的吃喝拉撒、里里外外,操不完的心,挨不完的骂。老友说,县里有项重点工程,惠及万千民生福祉。可就有那么几户“钉子户”软硬不吃,漫天要价。见达不到个人的目的,上访、缠访、闹访,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拎汽油、掂菜刀,以死要挟,反正“我是光脚的,不怕你穿靴的”,整整让工期延误了大半年。这真是道路越来越宽,心路越来越窄,房子越来越高,修养越来越低,强大了胆量,却没有强大精神。

如果说,自私自利是人的天性,那么贪婪,势利,冷漠,则是村里近年来滋生的一些丑恶的现象。如今生活条件好了,人的想法也多了,欲望也大了。好的还想更好,差的想着法子去攀好,“黑猫白猫,只要弄到钱都是好猫”,各种自私自利、不择手段表现的淋漓尽致,也真应验了那句 “越有钱越没良心”的老话。有位老人给儿女们分家时,或因多分少分了几斗粮,儿子妯娌就六亲不认,骂架时道理没说出来,但娘啊妈啊祖宗啊倒是一句不漏的连在嘴上。甚至在老人去世,为争亲戚们的“吊孝钱”,各自在各家里都摆放上礼桌。为一点点令人匪夷所思的利益,将这种自私自利发挥到了极致,岂不让人心寒。

越来越文明,精神越来越迷失;越来越富足,感情越来越冷漠。好友感叹,按说乡情亲情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大智慧、大学问,是立身做人做事的依托,可为什么在“钱”的面前,却显得是这么苍白无力呢?一代代人用真诚呵护起来的精神长城,为什么能够在一夜之间,竟然轰然倒塌呢?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是早在两千六百多年前,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第一霸主的大政治家管仲的一句名言。古人在“仓廪实、衣食足”后,尚且“知礼节、知荣辱”,而现今家庭早已“仓廪实、衣食足”,按说经济好了,生活富足了,更要知礼知耻讲义守信,可村里人为什么却忘记了“礼义廉耻”呢?

或许过去村里人知礼守信,是因为没有看到更多的物质上的东西吧。一旦看到了,便想得到,但是没有人教他怎么样去得到,所以一切的嫉妒、贪婪、占便宜等等的心理便产生了。这也许就是根源吧。从精神层面上来看,尤其是在现实利益面前,特别是当一些人面对无利可图的时候,可能人性中“假恶丑”就会彻底地暴露,“仓廪实未必知礼节,衣食足未必知荣辱”。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曾撰文指出,“礼义廉耻”,是国家四维,其间的关系也是相辅相成的。当文化缺失了,他就不讲理,不讲理就不知道理。不知道理就不知礼,不知礼就不守义,忘记了廉耻。纵观村里人和事,为一已私利,不顾亲情乡情,甚至亲戚反目,兄弟成仇。或许是文化缺失造成的目光短浅,或许是利益使然就不信守礼义,更或许是村里人除自食其力的一点收入外,难以获得其它福利。因此将意外获得哪怕是不义之财,也认为是自己的运道的人性的暴露吧。

自己曾经熟悉的村子变了,变得几乎都不认识了。亲情乡情的消失,民风民情的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故土还在,魂魄却没了。

 


编辑点评:
对《没落的乡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