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散文 > 照一张“全家福”

照一张“全家福”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8-11-19  分类:散文  字数:2677  阅读: 2152  评论:0条 推荐:4星

娘围着方块的围巾,是一种淡淡的天蓝色。爹穿的黑色粗布棉袄,是母亲一针一线缝的,一点儿也不臃肿,双手平放在腿上目视前方。站在父亲身后的大哥,怀里抱着我的叔伯妹妹。
 

家里现存的那张已经泛黄的“全家福”照片,距今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正中央坐着我的奶奶,爹和娘端坐奶奶身旁,我们兄弟四个依偎在左右。

照片上的爹娘是多么年轻啊!

娘围着方块的围巾,是一种淡淡的天蓝色。爹穿的黑色粗布棉袄,是母亲一针一线缝的,一点儿也不臃肿,双手平放在腿上目视前方。站在父亲身后的大哥,怀里抱着我的叔伯妹妹。妹妹最“上像”,戴了顶毛绒绒的棉帽子,胖嘟嘟的小脸,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弯”。二哥一脸严肃地站在娘身后,我和弟弟则依偎在娘的旁边,我戴的是那时流行的黄军帽,不知道是想说啥,还是因第一次照相激动,咧着嘴,喜于言表。

这是迄今为止我们家里人数最多的一张全家福,也是唯一的三世同堂全家福,更是一张凝聚血缘关系的亲情照片,也给我留下的最深一抹记忆。

捧着照片,除对自已的“样子”感到陌生和亲切外,也不时泛起照片以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想起了照片上“不在了”的人。照片里的爷爷奶奶早已作古,母亲离世也近十六年——

我的奶奶,年轻时是十里八乡的美女。用句时髦的话,追我奶奶的人有一个连。孩提时代听奶奶说过,去提亲的门坎都快踏破了,但她都没答应。不知为啥,就看上了当牛倌的我爷爷。

奶奶没有闲着的时候,拉扯着大的还得照看小的。我们小的时候,还是生产队大集体,奶奶常常是佝偻着腰,手上领着两个,肩上背着一个,别人见了都心疼:“这样看孩子,身子骨能受得住吧?”奶奶总笑呵呵地说:“抱孙子,就是累点心里也是美的”。奶奶疼爱我们,记忆最深刻的是,每年都会把姑姑在中秋节时孝敬她的月饼,自己不舍的尝一口,一人一个,分给我们叔伯兄弟几个,就算是谁不在家,奶奶也总给留着。

我当兵走了,奶奶也不忘给我留着,说“等三儿回来了,也得让他尝尝”。不想,这一等就是四年,当我回来探家时,奶奶从箱子底摸出那用纸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月饼时,月饼都长斑发霉啦!奶奶又心痛又自责,不停地埋怨着自己,没有保存好。在我回部队的那天,奶奶又特意从她卷了好几层的手绢里拿出了两元钱,到供销社里又给我买了两块月饼,一再嘱托我,饿了就赶紧吃了,别放坏了。

……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的印象是黑白的,就像那泛黄了的黑白“全家福”。 爷爷一辈子没穿过鲜艳的衣服,都是自已织的老粗布,除了黑色就是深蓝色的那种,生活极其朴素。

爷爷有个性,对好对孬,单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我们学习好时或得了奖状,就是骑在他脖子上撒尿,他都会乐呵呵的。但若调皮捣蛋,小胡子就会一翘一翘的。爷爷没多少文化,但敬佩有学问的人。他常说给我们说“勤学苦练出真才”。他觉得读书的人能办大事,是最有出息最有作为的人。

为让我们好好读书学习,爷爷每年都会拿出平日里攒下的烟钱,分成若干个小红包,来奖励我们兄弟姊妹,鼓励我们上进。每年暑、寒假,爷爷住的屋子里的墙壁上就会多几张奖状,那是爷爷的骄傲,也是我们成长的足迹。大大小小的奖状贴了一墙,邻居和旁人看了都羡慕不已,都夸爷爷的后代有出息。

爷爷活着的时候,曾几次动意要照一张“全家福”。

有年春节,等姑姑盼叔叔,还不容易凑了个八八九九,可到了照相馆,照相的师傅却请假了,没人会操作这洋玩意,只好做罢。后来,又因家里人上学的上学,在外地工作的工作,就像蒲公英花开,飘浮在天南海北的各个城市。偶尔回一趟家,也因这样那样的理由,直到爷爷去世,都未能实现这个愿望。

照片中的娘,一生也没照过啥照片。娘走的时候,家里翻箱倒柜找不到她的照片,只能从我结婚时与娘的合影中,裁剪出了娘的遗容。那还是在娘在大病之后照的,脸色腊黄,有些浮肿,双眼还瘀着,微微上翘的嘴角,似乎有着说不完的叮咛。

照一张全家福,是多年萦绕在心头的梦。

娘活着的时候,我们也曾轰轰烈烈地拍过一次照片。那是在我当兵的第五个年头,因为娘重病卧床,我们兄弟几个远道回来看望娘。照相机是我从战友那借来的,第一次照像,不会调焦、定光圈,结果曝光不足,照片没有照好,黑糊糊的。我很懊恼,但娘却安慰:“来日方长”。从那时起,我也刻意地学了照相。可当我学会了,相机也买了,娘却走了,空留惆怅。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儿我们兄弟几个都已为人父母,就连二哥都当上外公。就连今天,想要拍一张全家福都是一种奢望。

娘在的时候,我们一家6口人尚且凑不齐。如今已成为一、二十口人的大家庭,团聚一起更难。大哥和弟弟都在外地上班,每年十来天的假期,拖儿带女,两地来回跑,人累,车累,钱更累。偶尔回家,注意力又在儿女身上,镜头在儿女身上,给他们拍了一堆照片,却没想到要来张全家福。十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再拍张全家福。

生活越来越好,团聚越来越少,不得不珍惜这每一次的相聚、每一天的欢乐。无论相距有多远,血浓于水的亲情不变,不管明天的路有多长,以后每年都照一张全家福,让它留住欢聚的时光。

所以,能做的,就是今年过年回家,一定给家里照张全家福。我不能让孩子们长大后,和现今的我一样,空对着消失了岁月发感叹。


编辑点评:
对《照一张“全家福”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