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建房与征地争议的处务会议

建房与征地争议的处务会议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 2018-11-08 字数:3456字 阅读: 39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80年年初,我们计划处的处长到北京冶金工业部出差。回到总公司机关以后,立刻就在计划处里,紧急召开了一次处务会议,按照过去以往的工作惯例,冶金工业部每年都要给五冶总公司调拨给一部分建设投资基金,主要用于解决修建65厂完工以后,施工单位陆续从厂内往外搬迁,给65厂逐步腾地方和场地,所要发生的费用支出。
  文化大革命以后的每一年,五冶就利用这部分资金,来修建住宅宿舍和生产基地的厂房。把原来住在65厂区和宿舍区的,那些个五冶的生产及办公用房住房,还有相当一部分的职工,逐步地搬出来。把腾空出来的生产和办公用房及宿舍,陆续地交还给65厂。
  从61年到80年代,由于历史遗留的各种原因,五冶承建65厂的同时,利用65厂内的地皮,在65厂内,各个车间之间的空隙之处,也搭建了很多生产和办公用房,绝大部分工程完工以后,都是由五冶做代保管。65厂的职工宿舍,其房屋修建完工以后,也是有五冶代行保管。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干扰破坏,65厂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招收职工。为了对建筑成品的保护等原因,再由于五冶内部,多少年没有给职工修建宿舍,由于65厂的职工宿舍建好以后,是五冶代保管。既然是代保管,那就是暂时归我管,当然这个我。不是指的个人,而指的是五冶建设公司。很多的五冶职工,纷纷都搬进了65厂的职工宿舍,暂时住着。但在当时往里搬的同时,的确也是又这样的说法:等65厂的人来要,我们就还给他们,绝不赖账。
  时间很快十几年就过去了,在此期间,65厂他们一直没有催促五冶搬家。因为代保管的时间长了,住进这些宿舍的五冶职工,十几年以后,都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户口、粮食关系等都落在这里。到了80年代钢铁元帅要升位了,他们65厂的生产要大上了,必然要招收新职工,新进来的职工必然需要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肯定就要住进他们的职工宿舍。
  65厂开始大规模地提出要求:住在他们65厂区,和占用他们宿舍的五冶各家有关单位和个人搬家。五冶总公司要把下属的各家单位和个人,全部都要搬出来,就要需要修建大量的生产和生活用房。要修建生产和生活用房,必然需要买地皮,可是买地皮首先要找市里面批规划。也很不容易办得到。
  不论是找市里有关部门批规划也好。买地皮也好,都离不开钱。没有钱也就啥也办不成。要解决生产和生活问题,首先要有房子住,要住房子,就得要盖房子,要盖房子,手里必须得要有建设投资。就是因为投资不是每年都有,不能保证每年都能保证都有那么多。只能说是,给一点就算一点。但是有一点总比没有强。
  所以,从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五冶总公司每年都要修建生活住房和厂房,搞基地建设所需要的投资,就来源于由冶金部每年的投资拨款。每年都是以解决65厂内五冶的搬迁问题为关键点,冶金部每一年或多或少地,还是能给解决一些。虽不算多,但是年年都有那么一点儿投资。始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今年冶金部又给我们五冶拨款了。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很快就在五冶总公司所有范围内,全部都传开了。当时的五冶总公司直属机关里,上上下下地各个职能处室,从领导到办事员,大家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还没有正式开会,机关大楼里就对这笔投资的使用问题,展开了激烈的大讨论。逐步形成了两类针锋相对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是按过去的常规,把这笔投资,平均分配给各个单位,由个各工程公司等有关单位,自己安排修建生产和生活设施,解决生产基地的设备更新,提高生产规模,通过发展施工生产,逐步解决职工住房等老大难问题。
  对于这样的分配方案,也有反对的。把这笔投资化整为零。分配下去,由各个单位自己搞的生产基地,规模肯定小,每家都形成不了规模,整个五冶的投资花费不少,效果不大。建议把这笔投资集中起来使用,能使它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二种意见是:利用当时土地价格比较便宜的条件下,大量地购置土地,占据大量的地块,以解决以后建设生产和生活住房的场地和地皮。要从根本上解决修建住房所需的土地资源,为了今后能更大规模地搞生产和建设职工住房,必然需要设法扩大表现有的土地资源。
  计划处的处务会议,这是一个全体会议,肯定是计划处里面,所有的职工都参加了会议。会上大家都充分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发言的人为了阐述自己的观点,列举了大量的道理和事实。说明土地资源的紧迫和重要性,以及投资急需量的规模扩大。以及今后进一步如何筹集建设资金等方面的看法。建议马上盖房子的,也提出了职工现住房基本状况的分析数据。说明了建房的迫切性。以及建设资金缺口的急迫感。
  经过两天来从理论到实践的反复激烈论战,计划处的处务会议,越来越收不住口了,越来越多的人都赞成这样的做法,今年就暂不修建生产和生活用房,把冶金部今年拨的投资都用于购买土地。最后,计划处长终于还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做出了最终决定。并且把这个决定,上报给建设总公司的总经理和党委。
  后来,五冶总公司的领导和党委,又把这个问题提到了五冶职工代表大会和五冶党员代表大会,交给两个大会进行讨论。
  这两大会场,针对这一重大问题。与会的代表们集思广益,展开了更加激烈的大论战。究竟是先盖房。还是先买土地。开始是先盖房的观点占了上风。因为很多年,五冶毕竟也是有多少年,没有给职工盖房子了,原因有很多。就其最根本的原因,不就是因为缺钱嘛。现在,公司的手里好容易有了几个钱,又为啥不向着盖房子呢。现在手里有钱都不修,还等个啥。非得要等到手里又没钱了。才能想得起修房子吗,你们知不知道,有多少职工都焦急地盼着,两万多职工,一直跟随着五冶,走南闯北二三十多年,头发都等白了,谁都想能早日分到一套房子。这个心情大家都会体会。我们要为广大的职工考虑。
  另一方面的反对意见是,趁着现在的土地价格不算高,我们把这笔钱留起来,集中使用,争取多购买一些土地,有了土地资源,脚下有了扎根的土地,以后有了钱,再修啥样的房子都可以。如果现在不买土地,把钱都拿来修房子了。等到你现有的地盘上,房子都修满了,地盘都占完了,再也没有地方可盖房了,你才想起来,可能在那个时候,也许是真没钱了,你想盖也盖不成了。再就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算你有钱,很有钱。钱多的不得了。是个大财主。好。那时候,就算你能背着钱去买地皮。那个土地的资源可能更紧俏了。恐怕早就不是现在这个价了,这个土地的价格,也不知道已经涨成了啥水平了。多半怕的是你再有钱,也买不到多少土地了。再者说来,你就算是财大气粗,有钱能使鬼推磨,拿着钱能买到土地。你所买到的这个土地,它们的平面位置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盖出来的那个宿舍,不晓得距离成都市区有好远。真的要到了那一步,下了班你想回家,可是那里万一又不通公交车,该坐什么交通工具回家。这就是个严重的问题。下班以后,你就算是回到了家里,也不知道是几点了,那个滋味可就更难受。那个时候。没有住房的职工,也许就会更多了。会有更多的职工没有住房。与其是这样,倒还不如克服一下暂时的困难,为在一两年以后的若干年内,能有更多的盖房机会,打下良好的物资基础条件。
  这两种意见在两个大会上,经过了激烈地反复大论战,先买土地的观点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越来越多的代表们充分理解了。利用现有的资金,先买土地,手里有了土地资源,就能为以后的发展和建设,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保障。
  最后通过职工代表大会和党员代表大会,对此问题最终通过举手表决并且付诸实施。这就是在今天,大家都能看到的,成都市新华公园对面,五冶的那一大片双林路的住宅区,还有十六层大楼的五冶大厦。之所以能够有条件建设到如此宏大的规模,才能有了得以实现的先决条件。
  1980年的冬天,五冶的双林路住宅区地皮落实了以后,基地建设逐步走入正常序列。图纸设计完成,施工现场开始进入具体施工。施工图预算审核摆上日程。
  请看下一节《双林路住宅区预算审核开始》

编辑点评:
对《建房与征地争议的处务会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