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秋来五马寺

秋来五马寺  作者:伏牛狼

发表时间: 2018-11-07 字数:2545字 阅读: 60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霜降已经到了“蛰虫咸伏”的物候,也有些年没看白河千年银杏流光溢彩的黄叶了!想去看看,心先动了。同事一说上五马寺村采访,拎包抓起摄像机,立马下楼去  以前去过五马寺,几个小时甚至是大半天都在
 

 

  霜降已经到了“蛰虫咸伏”的物候,也有些年没看白河千年银杏流光溢彩的黄叶了!想去看看,心先动了。同事一说上五马寺村采访,拎包抓起摄像机,立马下楼去……

  以前去过五马寺,几个小时甚至是大半天都在路上,而这次和县乡公路管理所同去也就不到两个小时!走的洛栾高速,下到洛栾快速通道,沿311国道拐上“天白路”从黄石崖下去可就到了……

  时已深秋,山色苍莽斑驳,大写意画中也有精神的工笔。一树红叶,亮在爽朗清秋里,像极关东大汉豪醉的模样;点缀苍岩落木,诗情画意得都有点过了!而走进五马寺古银杏林,看着古树名木标识牌上赫然的“2355”字样,觉得岁月的光阴刹那有了刻度,有了年轮的记忆。老树有多老,终于明白,原来是这样历经雨雪风霜站成了如此的风景……

  没有午休,还想着半天做个“扶贫先锋”专题片呢。来晚了,大梁农家宾馆院子里的银杏木叶尽脱,露出了筋骨,晒在蓝天暖阳下,一群鸡不怕人在觅食,时不时引吭高歌,传的老远老远……盘旋的老鸹,也无所谓单调的呱呱着,游客的目光聚精会神或是游离,一个老者横了登山杖把变焦镜头推拉来回,原来不远处古银杏的黄叶,还有迤逦而动的游客抢了镜头,火红的披风或是丝巾迎风飘扬。想起了云徘徊的诗句“树是主人,人是过客”,人来人往,花落花开,无常里的有常,来过了就在当下体验里……

  同事小强航拍机在塔沟起飞,拍着五马寺村的大环境。村落、古塔、竹林、古银杏群、农家宾馆、新建民俗,是一幅精美的图画……我的摄像机拍些细节,为后期制作的点缀补充。近距离的古塔,在婆娑的幽篁里,静穆了曾经的沧桑。忙碌在山茱萸林子里的村民,在镜头里是一种收获劳动的美……

  我提出采访村支书梁保臣,他憨厚的笑了,一再摇头不想多说,而是说叫采访新当选的28岁村主任杨艺凇。“五马寺村有三宝,银杏、古塔、香菇,旅游兴村脱贫致富是要走的路,也是眼前的现实”。他的话底气足,在外打拼后回村干事业,有了抓手和明确方向。开农家宾馆的吕相彬说着“松松一年收入七八万”的话,印证了乡村游的发展魅力。郑州的游客对着镜头,说着他们的旅游感受,说着精品民俗要搞好,现有农家注重干净卫生,也可以立竿见影接待游客……我们的节目要的就是接地气的实招实效,节目的主线是“扶贫先锋”,切入和贯穿,心中有数,一步一步接近中心,服务大局。

  山中天黑得早,我们拍摄到看不见为止。走访座谈有了,县乡公路管理所在村子里主题当日活动有了,而县政府办公室驻村帮扶活动有以前的视频资料,节目里贫困户脱贫措施和效果仍是个缺憾,需要挖掘充实内容……吃着饭,梁支书无意间说到了从前跑几十里山路到栾川县的庙子或是下白河街赶集的事儿,全凭两条腿跑路背东西,就没有大路,羊肠小路崎岖不平,有的地方难下脚,还说到现在村里上年纪的依然乐意走山路赶集,就切到正在加紧拍摄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主题了,给他说好第二天采访大山里四十年变化的感受,没有说采访细节,话题是开放性的。我们记者的工作不仅弄快餐也做套餐,心里为这份工作的热爱自觉加码,没感到有多累人!至于说会有人正儿八经认为记者寄生在新闻里,还真想说很多人都寄生在社会里,哪又如何呢?干好自己该干的事,从来没有错。吃着饭也约定第二天继续走完全村几个村民组,把五马寺的旅游、土特产来个全覆盖——不是说新闻是跑出来的,那就加油跑呗……

  白云山峰就在村后,几棵古银杏把白云山当成了背景。这时节错过了赏银杏黄叶最佳时间,可是那唯美的画面依旧摄人心魄。不敢久留,我们要赶路,去土地庙沟还有十几公里山路。老乡说这路不好走,坐车就是强制按摩颠簸得很!翻过铁佛崖,来到摩天岭前的下马河组;光看看这名字就可以想象出这里的居住环境。梁保臣放下村里的工作全程陪我们,这个干了17年的村支书,对村组情况了如指掌,是成功采访的活地图。

  在王金停的食用菌大棚里,香菇已经收获了一茬,眼下满架的菌种袋上密密麻麻出着新鲜的“花菇”,这都是能变现的宝贝疙瘩!而停在村中的旅游大巴,把一大袋干香菇买光了,老乡数了数有2500多元呢……为了救急帮助种香菇用水,驻村干部翟志强领来了白河水利站的同志,还打着电话联系到县城拉水泵。这个组的组长说着头天晚上他们来看缺水的情形,说驻村干部是好样的,俺们信服的话。

  横穿一道沟,走上去往这两年新修的村组路,听着他们介绍以前路况艰险,群众出行生产生活不方便,其中的变化一下子生动起来。这么多年干记者,山路走多了;但是进土地庙沟的路临河靠崖,有一段是从悬崖上开凿出来的,还是感到震撼!走得心惊胆战更准确,路向深山就是如此不容易……

  来到贫困户陈建国家,天已过午。屋檐下,留下“最高水位”的字样,既震惊又好奇。问过才知道,1989年山洪暴发,冲塌后墙,一撸粗的树冲进屋里,大水离屋檐有尺把子高了……到现在沟内乱石堆积,是洪水肆虐泛滥的印记。可就在乱石丛中,陈建国养着150多箱蜜蜂,这两年扶贫帮扶让他扩大了养蜂规模。采访中,陈建国说一年好的话能割1000多斤蜂蜜,土蜂质地好很多人上门来卖,也说到了村里专业合作社想包装成旅游产品拓宽销路,也说到自己想利用技术帮助更多人养蜂致富。

  一天半时间,跑遍了9个村民组,看到了九龙瀑布下庄河拉组白云山新建的“九龙索道”就要竣工了,这是拉动五马寺村乡村游新的增长点,也看到周末赏银杏黄叶大车小辆的热闹场面,而有组织拉着专业模特的摄影发烧友完全是在搞创作,当然也是吸引眼球的风景……想着梁支书接受采访对五马寺村美好未来的憧憬,没有了从前五马寺村和五马寺林场的简单联想;这个村就是“白云山下第一村”,一个坚定不移后来居上的乡村游示范村。至于说主打文化牌的说唐僧西天取经一匹驮经书的黑马死在这里,有历史上“乌马寺”一说牵强附会说说而已,而确切说“乌曼寺”真正的意义不仍然是有用于当下,传之于久远吗?

  秋来五马寺,想要看到诗意和远方。真正的诗情画意不在文字里,在白云深处有人家的存在中。来过,曾经是来过,一个美好向往的过程,永远都是真心的期待……


编辑点评:
对《秋来五马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