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这一副花笺

这一副花笺  作者:中天悬明月

发表时间: 2018-11-02 字数:4377字 阅读: 880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5星

  那年八月,宝玉的父亲又有了新职,被点了学差外出。宝玉在家没了束缚,开始了逍遥日月的幸福生活。时间一长,便感觉到日子的空虚和无聊。恰在这时,翠墨送来了一副花笺。上写——  娣探谨奉  二兄文几:前
 

  那年八月,宝玉的父亲又有了新职,被点了学差外出。宝玉在家没了束缚,开始了逍遥日月的幸福生活。时间一长,便感觉到日子的空虚和无聊。恰在这时,翠墨送来了一副花笺。上写——

  娣探谨奉

  二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讵忍就卧,时漏已三转,犹徘徊于桐槛之下,未防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昨蒙亲劳抚嘱,复又数遣侍儿问切,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何瘝痌惠爱之深哉!今因伏几凭床处默之时,因思及历来古人中,处名攻利敌之场,犹置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于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娣虽不才,窃同叨栖处于泉石之间,而兼慕薛、林之技。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若蒙棹雪而来,娣则扫花以待。此谨奉。

  古代文士,啥都讲究,写封信也要追求华美精致,一者表明不同流俗,一者以示对收信人的敬意。要自制笺纸,上饰各种花纹,拿在谁的手里都养眼舒心。探春的这封花笺来自一个偶然的机缘——在卧床养病的日子里突然间产生的灵感。

  但它不同凡响。读过红楼的人都知道,这封信将一帮才子佳人招入麾下,开了红楼诗社的先河,掀起了一场大观园里轰轰烈烈的诗歌革命。从此以后,金风丹桂,粉妆玉砌,柳絮如雪,无论色彩怎样变换,季节如何更迭,一场场诗歌的竞技有了组织,有了规则,一篇篇美丽诗作有了渠道,有了温床。一副花笺,顿时让整个红楼诗意蒸腾。

  红楼中,黛玉是最有诗才的。但此前黛玉的诗才尚处于孤零零的草莽状态,宝钗的诗才也没有充分施展的空间。探春的海棠诗社,给她们的绝世才华搭建了一个平台。甚至,招引得那一位佛门幽尼也探头探脑,不觉技痒,在清冷的清秋月夜听诗联句。

  探其本源,不过是因为——

一时之偶兴

  生活的河水东奔西流,碰到什么就会溅出什么样的水花。正如太空星体的运行——虽然各有各的轨道,保不住会遇到另一种意外力量的吸引,从而弯出一段美丽的弧光。崔莺莺临去时那秋波一转,造就了西厢的缠绵爱情;落魄才子的一次失眠,延续了寒山寺的千年钟声;想当初流传竹帛的兰亭集会,也不过是来自一次偶然的禊礼。红楼诗社亦是如此,诗才飞溅的这一个群体,来源于探春的一次感冒,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值得注意的是,探春的这封信后跟着就是贾芸的信。作为贾门旁支,贾芸却是寒门。本是个聪明乖巧之人,在残酷的命运面前主动出击,找到了一份栽花种树的工作。但毕竟格调太低,言行举止间免不了一副媚态——前因忽见有白海棠一种,不可多得,故变尽方法,只弄得两盆。大人若视男是亲男一般,便留下赏玩。信中几乎肉麻地称宝玉为“父亲大人”,让人感到生活对人性的挤压和扭曲。两封悬隔天渊的信如此贴近地出现在一起,让我们明白什么是雅,什么是俗,什么是生活中的诗意,什么是生活中的世俗。

  然而偏偏,就是俗人敬献的两盆海棠,成了雅人作诗的第一题材。作者似乎要特意告诉我们:雅和俗泾渭分明,却往往混居杂处,相伴相生。与其说平常的东西一样能激发人们高雅的情趣,毋宁说高雅的品位往往来自对常物的提纯,它需要人有意识的自我升华。因此,读到后边的“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时,总让人想起川端康成笔下凌晨的海棠花——美的发现,确实需要机缘,是偶然所得,是邂逅所得。这,应该是曹公无意间告诉给我们的一个美学原理。

  探春就是这样追慕高格。虽然在诗会上难以压倒黛玉、宝钗和湘云,但从不低看自己,仍然从容出入于高手如林的大观园,体现出一种人格上的高蹈。强大的内心始终——

恫瘝惠爱之深

  初读探春时,并没有引起多少印象,更没有细心体会过她敏感受伤的内心,只觉得她似乎太过绝情。探春本是个苦命人,不上台面的生母(赵姨娘),不成器的弟弟(贾环)。庶出的身份为她的人生打上了难以抹去的胎记。几乎是本能地护着这个伤口,却又时不时地被人揭开晾晒一番。但这个苦命的人懂得如何和生活抗争,与命运抗争,且从来不因为庶出的弱势而自轻自贱,自暴自弃。

  兴儿说探春是“老鸹窝里出凤凰”,这凤凰却永远忘不掉自己的出身。面对这样一个自己立不起来别人心疼不上去的生母,她只能把这种爱埋藏在心灵的最深处,而在表面与之保持着一种冰冷的距离。从和赵姨娘的似远实近无情却又有情的一次次短兵相接,从后来赵姨娘受人挑拨和芳官冲突,探春知道后的叹气和越想越气命人彻查可以看出,探春面对生母时不得不喊出的那一声“姨娘”,不知要拿出多大的勇气,忍受多少无奈,咽下多少难以言传的苦衷!

  细心的人早已发现,探春有意撇清她和赵姨娘的关系,不是媚世,更不是绝情,恰恰是出于对生母和贾环的爱;因为只有赢得上层长辈的看重,她自己大气卓荦地立于贾府,才是母弟们的最大靠山,才会有后来宝玉投鼠忌器的瞒赃。对生母和弟弟,无论多不成器,她依然忧思在心,感同身受。探春在信中感念宝玉,说宝玉像病生在自己身上那样关心探春的健康,而探春自己心中何尝放下过母亲和弟弟,何尝不是满怀“恫瘝惠爱”?

  然而,我以此心对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探春用心如此良苦,却偏偏不为人理解,尤其不能为生母理解。《尚书·康诰》云:恫,痛;瘝,病也。真正富有爱心的执政者视民之不安,如疾痛在乃身。探春就用心中对民生疾苦的关怀,从容出入于——

名攻利敌之场

  探春不光会风花雪月,还是个实干家。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当真正黑云压城大厦将倾之时,还像宝黛那样吟诗作赋已经多么不合时宜。穷则独善其身,就像谢安的东山高卧;达则兼济天下,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当凤姐有病,当家的担子落到肩上之后,探春马上就做出了当仁不让的姿态,展示出卓越的治乱才能。在舅舅赵国基死后丧葬费的问题上拿定主意,立定脚跟。先用对吴新登家的轻轻一问表明自己不是轻易可欺之主——家里的人若死了赏多少,外头的死了人是赏多少,你且说两个我们听听……你素日回你奶奶也现查去?然后就是大刀阔斧的一场改革。

  探春的行动来源于对民生疾苦的的深切体察。她知道下人们办事艰难到何种地步,被掏欠到了何种程度,因而时时替下人考虑。临时吃个炒枸杞芽儿就派人向厨房送500个钱,承包花木的银子年终不必归到账房,直接归到里头,免去许多盘剥。

  另外,生活的面貌光怪陆离,复杂多变,却遮不住名利的核心。处于名攻利敌之场,探春也未能在这一点上免俗。但探春的名利观与众不同:把钱用到最该用的地方,把利让给最该让之人,把改革的手术刀先伸向宝玉,再指向自己和凤姐等人。并且,在兴利除弊的一系列措施遇到阻力时,能够临阵不慌从容应对。我们甚至觉得,探春的改革根本就不是为了那几两银子的出息,她是在展示自己的经济观、为政观。虽然在整个贾府中探春的这些举动没有引起多大的震动,但探春的能力已经初露锋芒。可以想见,若探春真像她希望的“是个男人”的话,她肯定会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的。

  准此,我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探春的才自清明志自高。即便她最后不得不远嫁他乡,千里东风一梦遥时,她仍然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和未来的生活周旋。从容面对自己的——

未防风露所欺

  贾府作为百年兴盛之族,富贵簪缨之地,却偏偏有那么多角落里的小人。就好像华美旗袍下的虮虱,无孔不入,见缝下蛆。春燕娘,夏婆子,周瑞家的,王住儿媳妇,吴新登家的……这个名单可以开得很长。作为一个陪房,主子邢夫人尚且不受待见,王善保家的却偏把自己当根葱。因此抄检大观园之夜,见凤姐陪着小心解释,见探春伤心得流下泪来,便越众上前拉起探春的衣襟,结果不可避免的挨了一掌。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探春的这千古一骂,既是对王善保家的为代表的奴才们的当头棒喝,也为那受人暗算的晴雯等人出了口气。

  探春的这封信,和她赏给王善保家的这一掌遥相生辉。“未防风露所欺”说明自己对来自外界的阴风有所警惕,可惜很多人没有看到,或者是看到却没有看懂,初读此信就把她定格为一个寻常的扫眉才子,却不知她能量内敛,功力深厚,爱藏杀机。在这个秋夜受到冷风寒露的欺负,得了一场感冒。在另一个秋夜,探春却秉烛开门而待,将这来自恶奴的毒箭痛痛快快地射了回去。

  她本就是一朵玫瑰花,开得大红大紫,却寒光四射。很早就已经向人展示了他的凛然不可侵犯。有经验的人看见那鲜艳的花瓣就应该想到枝干上那不可触碰的尖刺,偏有人想伸手碰碰,因而不可避免地的一次次碰壁,碰得头破血流。

  我不止一次地想象并神往于探春的形象——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这样的形象,是很不适合出现在遍地污浊群魔乱舞的大观园的。但作者有意让她出现在这个地方,和这个豺狗成群的所在形成对照,好像特意用她的“敏”——敏感,聪敏、敏锐,敏捷——给那些飞扬跋扈的主子和奴才们树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墙,立一个规则,安排一个克星。

  这一封来自秋天的花笺,言简义丰,深情款款,犀利而又敏锐,让人拒绝不得。炉火纯青的一个个典故,恰似埋伏的灵动机关。如果说此前36回中探春的故事均属铺垫,影子并不鲜明,那么这封信就是从各个角度向人宣告探春从后场走上了前台。从此以后,她左手握印,右腕执笔,分风劈流,雷鸣电闪。唱主角时气场十足,当配角时也神采盖人,身为脂粉却毫无脂粉气,成为一个光华四射的闺阁须眉。

  至于信中所说的,宝玉相赠的颜真卿的那幅真迹,就张挂在秋爽斋探春的书房。后来刘姥姥游大观园时,有幸看到了这副对联。甚至那个送荔枝的白玛瑙碟子,后来也延续出一个曲曲折折丝萝藤缠的故事。我们的雪芹文心如织,一丝不走。

  当多年以后,大观园人去楼空,蛛丝儿结梁,只剩上下翻飞的燕子和溶溶脉脉的流水,会不会有人在寂静的深夜,依稀听到当初女子们醉飞羽盏的声音,回忆起一张张红颜微酡的笑脸?这一副花笺背后耐人寻味的故事,真值得人们慢慢去品。


编辑点评:
对《这一副花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