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频道 > 铜锣湾以西

铜锣湾以西  作者:陈雨

发表时间: 2018-10-30  分类:小说频道  字数:2789  阅读: 2010  评论:0条 推荐:4星

 

  1)

  她用很蹩脚的粤话与我对话,我告诉她,你可以说国语,我也是内地借调到香港来的。

  那时我年轻,二十几岁,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中资机构从内地借调到香港工作的,怕别人知道后自己低人一等。

  但是在一叶面前我照实说,因为她和我一样,也是从内地非粤籍地区来香港的。

  邬一叶是上海分公司选派来总公司进修的。但她也不是上海人,从她的履历表上知道她是江苏仪征人,在上海分公司工作才半年。

  后来她才告诉我,初次见面与我对话的几句粤语还是临时来的时候,跟著别人学的。而教她粤语的人更加离谱告诉她,在香港不会粤语只能是哑巴一样。

  这个个子适中短发的女孩:她背上背著一个双肩背包,一只手拖著一只小皮箱。

  在地铁口接到一叶后,我替她把背包换到自己肩上,一叶自己拉起她的箱子。我带着她往公司方向走,指著前面一幢大厦,告诉一叶道:

  “这就是公司大楼。”

  “真好,在上面应该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港?”一叶抬头望了一眼。

  “当然。”

  我们在公司楼下、铜锣湾地铁口以西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我带她先去吃饭。三十五元钱一碗米粉,一叶显得很惊讶,我告诉她,这是香港的物价。

  这餐馆虽小名气大。墙上挂著一些名星的签名照片,到了就餐时间通常要排队等候。餐馆里面摆著有七八张小台,因未到就餐时间,坐著没几个人。

  门口靠窗户的位置一侧有一个木制古董柜,上面水晶瓶里插有翠郁的富贵竹。

  一叶湿的刘海,垂在前额上。她边用掌往自己脸上扇边连连说香港真热真热。我发现她衣服的前襟也被汗水濡湿了好一大片。她见我看她,低头看了一下衣领,用手轻轻把衣襟勾起来。

  我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她伸手接过,抽出纸巾,我把头转向一边,她笑著稍微侧过身,把手伸进衣襟里揩汗。

  “好了。谢谢你了。”她告诉我,示意我可以转过脸来。

  “你的东西太多了。”我把脸转过来,对她说。

  “同事说,香港东西贵……”一叶说一半把话咽了下去。她有点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不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人家说香港是购物天堂。一些知道的同事来时,几乎不带什么东西,来香港再一件一件买齐。”我还是善意地提醒她说。

  “嗯。”一叶朝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邻桌的一个女人正在斥落一个半大的小男孩:

  “没点教养,一点餐桌礼仪也不懂吗?你爸妈没动筷你就先夹东西吃,回去你奶奶又要说我大陆婆了。”

  “都来香港二年了,公共场所说话还是这么大声。”男人悄声地说了女人一句。

  “香港规矩多吧?”一叶扫一眼邻桌的一家人,问我。她还听不懂粤语,但跟据一家人的表情,猜测出来是怎么回事。

  “比内地多一点。习惯也是一样的。”我回答她。

  吃完粉后,我领她去公司报到。在办理好手续后,把她交给一个叫阿娇的香港女孩,让阿娇领她去她进修的部门。


  2)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直跟著阿娇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到我,也会端著碗和阿娇坐过来。

  到周五那天午餐时间,一叶端著饭碗坐在我面前,问我:“阿新,你周日带我去逛街。有空么?”

  “有空。”我答应了她。自己是单身,就是回去深圳的单位,也是集体宿舍。来香港快二年了,不是单位有事和替同事非带的东西,自己不会回单位的。

  “从早到晚。得准备一天哟。”一叶看著我说。但后来出发时,一叶改了下午午饭以后才出发。

  从铜锣湾坐地铁先去旺角逛了一会,再乘巴士去油麻地和佐敦,这是这国际大都市最繁华的地段,是香港的中心区。

  “为什么称香港是购物天堂?”我们走马观花地到处看,一叶问我。

  我用自己的知道,回答一叶道:香港店铺售卖著世界从国际顶级品牌至地方特色小商品,这些出售的大部分商品都不征税,货品价钱普遍低于周边其他国家地区,而且货品质量的检测都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标准。

  “内部人士透露,同一品牌款式的产品,价格完全相同,在香港购买比亚州其他地区购买品质要高一档。尽管同样的都是国际标准。用我们内地的区分就是A、B类的差距。这一方面,经销商肯定不会说。”

  “噢?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一叶像是恍然大悟似的。

  “以后你用习惯了就知道了。”

  对于初来乍到的一叶,对不同体制的香港,更多的了解还是从一些媒体的报道上获得。

  我们从佐敦走向尖沙咀弥敦道时,不知不觉地拐到了一条有名的“花街”。

  这儿一般的风俗和别处不同:规规矩矩不是坦胸露乳的女人没有几个,二三十岁的还说得过去,连那些十五六岁、嘴里嚼口香糖的小女孩竟也是这种情形。楼下街头来往的一些妇人见了就要闭上眼睛。

  这些都是“一楼一凤”里的风尘女子。一些瘦骨伶丁的鸦片女子,就像是一只悬在架子上烤鸡似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专迎合底层贫困潦倒的光棍汉。

  夜色临近,竖立在大街上铁管路灯顶上两盏水晶吊灯,光亮绚耀。

  “你到里面去过?”一叶用肯定的语气问我。

  “没有。”我一口否认。尽管知道她在戏谑自己。

  “听说漂亮的都在里面坐著。公司男同事好多都来过。我想你也不例外。”

  我不想就这个事情和她讨论。

  见我不言语,她顿了顿,说,“你是太规矩了,才让你来香港的吧?我看一定是。”

  “当然。”一叶这话听得舒服,我高兴地回答她。

  晚上带一叶去了一家沙煲粥,沙煲粥里面海鲜的味道让一叶啧啧赞叹。吃完离开店时,看到外面橱柜里有饮料和水果,我们每样买了些。

  逛了大半天的街,我们没有购买任何东西,一叶没有与人说上一句话。不会粤语的一叶她的这种心态,和我刚来香港一样,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陆客”。

  在尖沙咀海滨公园上的石凳上,我们坐了下来,从这俯瞰维多利亚港的夜景,细碎的波浪在海面上形成逶迤的水线,由远及近紧贴著海平面漫过来。两岸的灯光映衬在波浪之中,仿若夜空中的繁星闪耀。大小的船舶悄无声息地缓缓在港湾中的往返航行。

  在疏利士巴利道那边的海面上,停泊著一艘像楼厦一样威风凛凛的邮轮。

  此时万籁俱静,耳畔只有微风拂起簌簌的海浪的声音。寥廓的天空,恍如凝固浑重的幕壁。


编辑点评:
对《铜锣湾以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