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原创剧本 > 电影剧本> 粮贩子

粮贩子  作者:归鸿南来

发表时间: 2018-10-29 字数:68261字 阅读: 70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120外景去丰联粮库路上日勾三敢【驾车行进在田间路上。放着二人转猪八戒拱地】这一圈跑了十多个营子了吧?勾学贵:嗯。明后天往远处转,先去双山子。那营子也有不少大户。勾三敢:对,不管干哪行,都得多动脑子!哎
 

120外景                     去丰联粮库路上           日

勾三敢【驾车行进在田间路上。放着二人转猪八戒拱地】这一圈跑了十多个营子了吧?

勾学贵:嗯。明后天往远处转 ,先去双山子。那营子也有不少大户。

勾三敢:对,不管干哪行,都得多动脑子!哎,咱这四辆大车,有啥问题吗?

勾学贵:问题?没有啊?都正常,大修了!

勾三敢:我是说交通事故啥的。

勾学贵:【努力回忆】我们也,嗯,有两回差点撞车,往火车站发粮那回

 

 

121【闪回】外景            公路上                 日

勾学贵【驾驶大载重车行驶在去火车站的公路上。播放着小品《卖拐》。勾学贵随小品情节笑着。】

【对面过来一辆大货车,两车快要相遇。(小品正好台词放到“拐呀,拐了!”)对面的车突然向他歪过来。就要碰撞的一瞬,勾学贵猛打方向,自己的车冲向路边,紧急刹车。他啪的关掉音响。右前轮已悬在路边深沟边沿。他擦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倒车。】

 

 

122外景         通往丰联粮库的公路上          日

勾学贵【倒吸一口冷气】可把我吓坏了!

勾三敢:我担心的就是这些事!这年头,加小心,加小心,事还总找你呢。五子,勤嘱咐点,让他们几个千万千万注意,这好几十吨的大车,真要出事,可就是大事啊!【车子就要到达粮库了。】

【    粮库院外排着一长溜粮车。机动车、畜力车;大载重车、小毛驴车。】

 

 

123外景                      丰联粮库院内            日

常丰收【正在指挥过磅。一根棍指手画脚维护粮车秩序。一派忙碌有序的景象】

勾三敢【车进粮库。他满意的看着】

 

 

124外景                  腰营子林丰山家          日

金满庄【指划着码成长垛的苞米】鸡刨狗蹬,又掉水分,卖了多省心!咱出价 高!他勾三就敢保证来年肯定卖高价?

林丰山:我老林头信得过他!你就别嚰既了,麻利上别的营子转游去,这腰营子呢,你就别惦心了!

 

 

125外景            双山子村某农家院             日

勾学贵【气冲冲跑进驾驶室,掏出一个包,拽出几个证件本扔给车下站着的几个人】驾照、行车证!

女工商【未接,驾照等落地】经营执照!资格证!

勾学贵【指着地上的证件】捡起来!

女工商【带答不理】

勾学贵【打了一个转,撸胳膊】

王铁成【捡起证件,递给勾学贵。对女工商陪着笑脸】都在家呢,【掏手机】我让人送来!拿着!

勾学贵【啪一下打落证件】欠手丫子!

王铁成【通话,把驾照塞进上衣口袋】敢哥,喂,敢哥!【关机】占线!

男工商(大个、大胡子)打发人去拿!【坐进轿车】快点!【指划着装满粮食的大解放】这车不许动啊,人也别走!一会我们还过来!

勾学贵【站到车前】你们也太牛逼了!要证,让人给你们送来,凭啥扣车扣人?

男工商【摇下车窗玻璃,指着勾学贵】带证经营!这也不懂?就知道驾照,白痴!

勾学贵【上前一步,薅住男工商领子】你是公务人,还是恶霸?找抽是吧?

女工商【下车,挡住勾学贵】阻挠执行公务,这是违法行为!知道不?

李树义【朝女工商伸出手】拿来!

女工商:啥?

李树义:啥?证件!

男工商【扒拉开勾学贵的手,指指女工商和自己的装束】咋地,这还有假?

勾学贵:就这身皮,谁整不来?【又去薅男工商脖领子,使劲一拽】拿证来!别竞他妈唬我们老百姓!

王铁成【关机。脸色难看。疾步过来,拉开勾学贵拽男工商的手】咋说话呢?工商同志,有事咱好商量!

男工商:无证经营,罚死你,没商量!

勾学贵【又要动手】

王铁成【一把推开勾学贵】证照全丢了!同志,你们那有登记,一查就明白!

男工商【慢悠悠下车】查?早查了!你们啥时候申请登记了,啊?没申请登记,哪来的执照?少废话!把车开到工商局去!马上!晚了,加倍罚款!

双山子卖粮老头【对勾学贵】:哎哎!我苞米钱咋整?

勾学贵【扶住老头】老爷子,你着啥急呀?你别看这帮孙子不讲理,爷们这儿绝对差不了!树义,开车,上工商局!

李树义【迟疑不决】

王铁成:怕啥呀?开车去!

勾学贵:就是,那工商局也不是他们家的,咱怕他啥?咱啥都办了,他说没有就没有啊?这把咱还真得跟他们轱辘轱辘,我让他请神容易送神难!老爷子,上车,咱上工商行给你支钱去!哎,家里再跟一个人,照顾老爷子。到县里我请客,回来我送你们!走,都上车!

女工商;把车开到你们镇工商所去!

勾学贵【扶老头上车】放屁呢?一会这,一会哪。老子还非上县不可了!开车!

男工商【去挡大解放】

勾学贵【一把推开男工商,大车愤怒吼叫着,冲出院子,向大街驶去】

男工商【边喊边钻进轿车,去追大车】

 

 

126内景                 丁生家                         日

丁  生【正在与家人听大喇叭广播】尽胡说八道!

大喇叭中苏渣滓声音:老少爷们,我也说不少了,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勾三这些年哪,就是扎撒着手丫子两手空空,啥证也没有啊,一直非法经营,这家伙栽了吧?非罚他个 吊蛋精光不可呀!

丁  双【一拍炕沿】扯犊子,三敢不啥都有么?咋整的!

赖天芬【进屋就朝丁家二老跪下】二爷爷,你们救救三敢吧!

女人们【急忙扶起天芬,又是擦泪又是捋把】

大喇叭:咱各家的苞米赶快出手吧,这会价最高,可说落就落呀!都往双山子中学送,我给最高价!抓紧啊!

丁  双: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丁  生【对天芬】闺女,你着啥急?明摆着,这是有人要祸害三儿,要扳倒三儿!独霸天驹镇粮市 !三儿对老老少少啥样,谁心里没数?大伙能看热闹?咱们找人 、找村干部,好好合计合计!

 

 

127内景       鲁天县工商局某科室内              日

勾三敢【拍打着桌子】明明白白,都是你给我办的,登记、证书都是,咋会没底子呢?

女工商(在双山子扣车的)【和颜悦色】同志,别激动【她把一本厚厚的账簿推给勾三】,你自己看看,啥时候登记的?

勾三敢【刷刷翻阅】

女工商:勾学明?我咋一点印象也没有呢?你还记着登记号码吗?

勾三敢【啪的合上账本,皱眉思索】好像是,19980744吧?

女工商【翻账簿】19980744,孙站民,兴隆号镇。你也别蒙了,回去等候处理吧!

勾三敢【忽的站起】我找你们局长去!

女工商:找谁都没用!有人举报,我们才查你的!找县长也没用!

勾三敢【双手攥的咔吧咔吧响,愤愤走出办公室】

 

 

128内景               苏渣滓家               夜

金满庄【举杯】哎哎,苏哥,勾三这把彻底屁了,咱跑一杯!

小渣滓:你还整出个“跑”一杯?【端杯笑】

金满庄:平平常常 喝一个,那叫走一个,勾三玩完,这是多大的喜事呀!说个“走”,够力度吗?

苏渣滓【鼓掌】

江长波【也与所有人跟着鼓掌】

苏渣滓【举杯】来,跑一个!【共同干杯】

小渣滓【站起】咱边喝边唱不更有力度吗?

苏渣滓【双手下压】咱也别高兴得太早。抓紧抢购!这可是千啥难啥的好机会!长波,这两天进多少了?

江长波【略加思索】150多万斤吧。立竿见影,立竿见影啊!法律这

玩意,好使!苏渣滓:好!【举杯】再加把劲,机不可失,啥不再来了?

江长波:时不再来!

苏渣滓:对!猛干几天,再划拉个三四百万,咱就啊,来,干了这个!

金满庄【站起,逐一斟酒】痛快,痛快!那家伙,都他妈塌拉翅子了!车扣了,粮库也封了!不少签合同户追着勾三退合同!

 

 

129外景      鲁天县大街上            日

勾三敢【盯着一蓝色卷毛头发青年,走进“鲁天香饭店”,上二楼;蓝卷毛一伙进入一个雅间;勾三和一根棍进另一个雅间。】

 

 

130内景            鲁天香饭店内                  日

【饭店大厅散桌区座无虚席,熙熙攘攘。】

勾三敢【与一根棍在雅间侯餐。一服务员过来询问,三敢点划菜谱。服务员离开。二人观察雅间内装饰。隔壁雅间传出的说笑声,引起勾三注意。他认真倾听】

隔壁说笑声:上上下下口袋里都没咱要的玩意!嘿,那小子还挺机灵,摸摸兜 ,狠狠盯我一眼!事主告诉,那小子就一个瞎妈 ,还是个瘫巴。

勾三敢【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他探出身子,更加仔细听。】

隔壁说笑声:哎,别尽 录我呀,看这小妮子多水灵,摄几下,摄几 

下!

另一个声音:蓝哥,接着说,接着说!

 

 

131外景     鲁天县城大街上        日

【一辆四轮农柴车载着一车人,行进在大街上。车厢一角高竖两根捆在一起的杆子,杆子顶端卷着黄布。驾驶室里坐着丁生等几个老头。农柴车后还跟着几辆农用三轮子,也坐满了人。】

 

 

132内景                 鲁天香饭店              日

勾三敢【出雅间,到僻静处拨通手机】喂,110,110!鲁天香饭店,有一盗窃团伙!快!越快越好!【他朝一根棍摆摆手,然后走回去,继续监听】

隔壁蓝色卷毛声音:还不上菜?吃海鲜去!哥请客!走!

同   伙【唱】说走,咱就走哦;咱们老百姓呀,今个真高兴【纷纷站起声、椅子搬动声】

勾三敢【一步跨出,踢开隔壁雅间门,冲进屋内】

蓝色卷毛【与同伙一愣,吃惊,醒悟。掏出刀,对准勾三敢和一根棍】

勾三敢【掀翻桌子,趁乱直取端着录像机的小伙,一把夺过录像机。】

蓝色卷毛【进刀直刺勾三;】

勾三敢【闪过,抄起椅子抡向蓝毛】

【警车凄厉的鸣笛声、急刹车声、急促的脚步声】

蓝色卷毛【与同伙慌做一团。争相夺门欲出】

警察甲【与搭档进入雅间。】

勾三敢【向一根棍使个眼色。他拿着录像机疾步走出。】

一根棍【向警察叙述】

蓝色卷毛【与同伙在警察押解下走出雅间】

 

 

133外景              工商局楼前                日

【楼前挤了很多人。四轮农柴、三轮子、摩托车排一大溜。四轮子上扯出一横幅,上写“还勾学明清白,保护合法经营”。】

丁  生【在几个青年搀扶下,走上楼前台阶。】找他们领导出来说话!【人们簇拥着丁生向楼内走去。】

男工商【出来阻拦人群】咱

勾学贵【挤到前面,指着男工商】就是这个东西,扣咱车,揍他!【说着就要伸手。】

丁  生【冷不丁抽勾学贵一撇子】生荒子!咱是来讨公道,还是打架?

男工商:老爷子,劝劝大伙,先回去,有事咱慢慢解决!

王铁成:慢慢解决?啥时候给解决?咋解决?这几天的损失咋整?

丁  生:小伙子,你能当家呀?

男工商:我,我

副局长【快步近前,紧紧拉住丁生双手】二老爷子,把你老都惊动了?快进屋!咱里面说话!

丁  生【推开副局长双手】让小石墩子出来,我们就和他说!

副局长:老爷子,我们局长在县委开会,您老先到我办公室歇歇,咱等着局长回来再研究。

丁  生:不是我老丁头不通情理,勾三啥手续都有,你们凭啥一口咬定他是没证经营?这个,我们村老老少少都敢作证啊!你们説扣车就扣车,勾三他们等不起呀!好几十人干瞅着,楞不敢收购 ,这会,大苞米价高啊!旺发营子老少爷们也等不起啊!

副局长:老爷子,是我们工作没做好,望发营子出了这样的事,我很痛心呀!

连  坤【与几个老头上前】哎,你是头头,先跟你说说也中!勾三那些证啊照啥的,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看到过,你们凭啥糟践勾三,硬说他啥都没办过?这屁是谁放的?

尤寡妇【扒拉开几个老爷们,挤到前面,指着副局长数叨】别较着有权有势,想咋说就咋说,想咋干就咋干!勾三那执照是蓝皮的吧?那啥证是个红皮的小本本,对不对?

副局长【举双手】对对,

勾学贵【接听手机电话】啊,太好了!【他几步蹿到副局长跟前,抓住他的领子,抡圆巴掌,狠狠地连抽他几个嘴巴】

男工商【急忙上前阻挡】

勾学贵【一拳把 男工商杵到台阶下】

女工商【跑上去挡住勾学贵】你敢跑到这行凶?我报案!【拨打手机】

勾三敢【与一根棍冲过人群】好啊,你报案,我们就不用打电话了!

女工商【通话】啊,啊,盗窃团伙,偷走勾学明证照?【极为尴尬之色。她拽副局长】回办公室去说!【几人进大楼】

勾三敢【站到最上一层台阶,双手抱拳,连连作揖】感谢三老四少啊!【他眼中含泪】我勾三何德何能,这样豁动大伙呀?【举起手里的录像机】咱拿到证据了!一会就拿这录像,跟他们讨公道!大伙放心吧!【转向丁生】二老爷子,领大伙去饭店,去最好的饭店!我买单!

 

 

134内景                    赖天芬家                日

苏渣滓【从篮子里抱出小狗崽子,放到赖长富面前】叔,就下这一个

江长波:老爷子,这小崽子,可是忒金贵了,县长局长都抢着要啊!苏哥就送给老丈人了!哎,大叔,这么叫不生气吧?

赖长富:【摩挲着狗仔】我不挑!哎,我听说勾三让哪给扣起来了,真有这事?

江长波:是呀,这把勾三可彻底完犊子了,不罚死他才怪呢!

赖长富:那片林子,也保不住了呗?

江长波:那还用说?老爷子,明个下彩礼,这是礼单【递过红纸帖子】

苏渣滓【起身】我到那屋看看【进赖天芬卧室】

赖长富【把单子放在炕上】我是睁眼瞎,你先拿着。

江长波:那,我就先叨咕叨咕!冰箱彩电不用说,新款奇瑞车

赖天芬【气冲冲进门。直奔火炕,到炕前 ,从父亲手中抓过狗崽子,使劲甩到外屋,狗仔子哇一声,就没动静了。】

江长波【刚反应过来,急忙向外跑】狗!狗!【与又折回来的赖天芬相撞,】

赖天芬【一巴掌煽到江的脸上】滚!

苏渣滓【从天芬卧室跑出来,看到赖天芬愤怒的样子,吓得一哆嗦,向外逃】

赖天芬【茶杯飞出,连杯带水砸在苏渣滓后背】不要脸!

 

 

135内景                  工商局内               日

勾三敢【放录像】你们都看看,听听!

放送的录像内容:

蓝色卷毛【怀抱一小妞,边频频亲吻,边声情并茂的描述】到那小子家一看,我操【巴掌插入小妞最隐秘处,使劲抽动。小妞浪笑扭动】,咋多了个会走的娘们?哥们到房后整了一把火,嘿,那娘们慌忙跑到后面灭火。哥们溜达到屋里,瞅瞅炕上又瞎又瘫的老东西,不慌不忙地摸出那几个小本本,翻了翻,用眼一扫,勾,勾学明!对,就要这玩意!【啪地亲了小妮一口】完活!【从怀里掏出一捆百元大钞,啪地甩到桌上】老板蛮大方吧?两万!

另一女娃:哇塞,哥哥好棒耶!

蓝色卷毛【揽过另一女娃,连连亲吻】等一会,哥哥给你更硬 的棒棒!

【录像关闭】

勾三敢:咋办吧?

副局长【与男工商、女工商及屋内其他人面面相觑】

李树义【咔的一拍桌子】咋办?哑巴了?祸害我们那股尿呢?

副局长【急忙站起】这样【他狠狠瞪男女工商人员一眼】我先写一个证明材料,立即恢复你们合法经营,【掏出笔,抻出纸 ,刷刷写好,盖上公章,递给勾三敢】其它问题,我们会一一核实,慎重研究,妥善解决!

勾三敢【站起】我们先走。【盯着副局长】名誉、损失,咋处理,我三天内听结果!走!【一行人离去】

 

 

136内景                  苏渣滓家                  日

苏渣滓【扔火腿肠,黑背跳起接着;再扔火腿肠,藏獒跳起接着。他满意极了,逐一 摩挲俩狗。仰身靠在沙发靠背上。闭起眼睛。手机响,懒洋洋接听】啊,   啥?【坐直身子,眼睛直瞪瞪地盯着什么。突然跳起,四处寻找什么。最后迅速抄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高高举起。片刻,又无力的放下,瘫坐在沙发里。】

 

 

137外景               太平地村麻秃子家院内              日

小渣滓【正在指挥人过磅装车】

麻秃子【眼睛盯着磅称秤杆,又看看磅盘上没扎口的玉米袋子。】哎,哎!别装了!

小渣滓【转过身】咋地?

麻秃子【指着磅上的麻袋】才150来斤?【拽下袋子。站到磅盘上,拨动秤杆上的游标,仔细看读数。】你这称不准!

小渣滓【瞪眼】瞎说八道!刚验完,你敢说不准?

麻秃子:昨个,我146斤,这会才138?【指着游标,让小渣滓看】你看看!

小渣滓:不可能!

麻秃子:卸下来!

小渣滓:我看看,我看看!【到磅盘前 ,前后左右挪动一通】才验完,不该不准呀!

金满庄【与另一同伙过来,也忙忙活活。他趁大伙没注意,换下秤砣】大叔,再试试!

麻秃子【推开来拽 他的金满庄】还试啥?麻利卸车,我不卖了!

小渣滓【往磅秤上推麻秃子】再看看,再看看!【手机响,接听】卷毛给逮起来了?还有啥证据?没有!那些东西一到手我就让他们全烧了!

手机中声音:你看着烧掉的吗?

小渣滓【半天无语】

手机声音:安排好的事 ,都让你整砸了!你说你还能办啥事?麻利回来!

小渣滓【关机。怒气冲天地把麻袋拽到称上】看看称!这是多少?165!动不动就不卖,没事整事!

麻秃子:就不卖给你了!

小渣滓【掏出刀子】操你妈,卖不卖咱另说,你埋汰人,诬,诬蔑我们咋说?过秤、装车!【没人动手】卖不卖?我他妈捅了你【刀子指向麻秃子】

麻秃子【站着没动。哼了一声。他的儿子、帮忙的亲戚抄起耙子木掀虎了上来,劈球啪碴一顿抽打】

小渣滓【吓得率先钻进驾驶室。发动,起行。】

麻秃子【堵住大门,七手八脚从车上往下拽袋子】

小渣滓【开着空车逃之夭夭】

 

 

138外景       双山子村             日

勾学贵【指挥人过磅、装车】

大喇叭广播(勾三声音):喂,喂!双山子老少爷们,我是勾三,就是前几天被扣车那个勾三敢!从现在开始,我又可以收购了!我勾三没毛病!我那些证照被坏人偷了,昨个抓住那帮坏小子,找到了证据,工商恢复我合法经营权了!我手里就攥着工商的证明。王村长,你给念叨念叨?

众  人(过磅、装车的人们):【都停下活计,认真听广播】

大喇叭广播声:我给大伙念叨念叨啊,鲁天县工商局证明,意思就是准许勾学明恢复经营粮食,购销,这没差!白纸黑字,有局长签名,还盖着工商大印!

大喇叭里勾三敢声音:都明白了吧?老少爷们,前后左右营子都给我宣传宣传,解释解释,我在这谢谢大伙了!

王村长声音:我操,你还真啥啊?

勾三敢声音:王村长,我勾三就是实实在在的人,我能在这忽悠双山子老少爷们吗?哎,苞米没打的户啊,我建议你们就别打了,都带棒码成垛,来年干了咱能卖高价呀!我跟你们签合同,给你保底价,还先给你定金!

 

 

139内景              苏渣滓家                 日

江长波:苏哥,勾三这一还阳,这粮更不好收了,你得赶快想辙呀。照计划咱还差200多万斤呢!

小渣滓:干脆,咱就给他们霸王硬上弓!

江长波:那咱是收购啊,还是去打架啊?

小渣滓:看你那堆碎样!

江长波【一墩酒杯】你多英雄,办事件件出彩!

小渣滓:放屁【端碗就要打 江长波】

苏渣滓【抡起巴掌,啪啪啪,连抽小渣滓几个大嘴巴】你办过一件光彩事吗?臭嘴还贼拉硬!长波,你有啥着,说说!

江长波【寻思一会】苏哥,依我看,咱把各村说得算的、豪横霸道厉害的都给他整住了,让他们为咱办事。咱别和以前那样 了,不管到哪个营子,都生拱楞造!

苏渣滓:好,这个点子绝,借力 打力!拉人这活我拿手,我来操,操作,是吧?

江长波:对,苏哥操作,咱就能稳操胜券!

 

 

140外景                   野外公路上                日

勾三敢【驾车行驶。打手机】赵宋吗?这些日子销的咋样?啊,还剩200多吨。这样,你俩都撤!对,交代交代马上回来。家里实在太忙了!啊,啥红颜知己!瞎扯!你要敢把我的号 告诉她 ,我可饶不了你!咋地?她要帮咱销售?你可拉倒吧!一个女主持人,她能干这个?我呀,从四合堂回来,那儿有个大户,好家伙,包了1000多亩地!嗯,有点意思了。证照?工商局给咱补办了!【躲避一辆农柴车,他的车差点冲到道下】操你妈!啊,差点跟破三轮子撞上!哎,咱成立公司了!就这回,一块办的。名啊,丰民农牧!

 

 

141外景             去孤山子途中            日

【两辆高栏板载重汽车行驶在乡村公路上】

江长波【与驾驶车的小渣滓说话】小六,到生猛岗收粮,咱真得悠着点,搂着点。

小渣滓:咋个悠法、咋个搂法?

江长波;少来横的,少做手脚呗。

小渣滓:奸商奸商,不藏奸耍诈,能多赚钱吗?再说,咱干的这行,熊拉拔机的、不动横的你能吃得开?

江长波:哼,真要整扎了,咋收场?谁给说和?

小渣滓【从座位下抽出刀子,啪的拍到驾驶台上,】这家伙一亮,比啥都好使!

江长波:哼,别觉着咱咋咋地,种地的就都是狗食。这年头,精明强干、吃生米、敢玩命的主有的是!

小渣滓:哼,咱做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买卖!这天下不就是这么打下来的吗?哎,就你这种人,胆比耗子还小,能干鸡巴啥大事?

江长波【一拍驾驶台】你嘴干净点!

小渣滓:这是客气的,不乐意听?滚犊子!【咔地刹住车】滚下去!

江长波:你也忒牛逼了!

小渣滓:不下去?【一拳杵向江长波面们】

【后面车上的人跑过来】

江长波【嗖的锁住小渣滓手腕,用力一拧】什么东西,敢跟我动手!

小渣滓【疼得龇牙咧嘴,另一只手摸起刀子】

金满庄【冲上驾驶室一把抓住小渣滓握刀的手,一手去拽江长波腕子】干啥干啥,还动上手了!

江长波【气冲冲下车】牲口八道,不懂人味的玩意!

金满庄【拍小渣滓一把】开车吧,稳当点!【跳下踏板】

小渣滓【猛踹油门,汽车忽隆一下蹿出去,向前飞去】

 

 

142外景                  孤山子村 矬叔家              日

勾学贵:矬叔,这是合同,你看看?

矬叔老伴:睁眼瞎!让我孙女念吧!【拉过一女孩】

女  孩【接过合同,刚要念,外面的动静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院外进来一辆桑塔纳,三辆大车停在大门外。轿车上下来几个人,边走边瞅院内的破吉普。】

光  头【一脚踹开屋门,气势汹汹闯入】矬爷,你胡子拉茬,说话咋没个准啊?答应好好的,还跟这帮犊子扯蛋?

矬  叔【哆嗦着往炕下挪】那啥,那

光  头:那鸡巴啥?

女  孩【抄起笤帚,点划着光头】陈斧头子!跑这儿耍二横子?我家的粮食,想卖    给谁就卖给谁!滚!

【 炕里的小孩吓得哇哇哭】

光  头【扒拉开笤帚】没你事,一边去!

勾学贵【慢慢站起】朝老的小的 使啥威风?你小子要是有种,咱到院里去!

光  头【一边打量勾学贵,一边从腰后扽出一柄锋利的斧子,掂了几掂】荷,从哪钻出这么个货?这架势,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沾血腥不死心,是吧?

女  孩【摸起电话听筒,拨号】

光  头【一挥斧头,按住女孩拨号的手】找死?

矬  叔【哆嗦着拽走女孩】

勾学贵【突然出手,夺过斧头,一脚 把光头踹出屋门】滚出去!吓坏孩子,我他妈废了你!

小渣滓【拔刀,指向勾学贵。】

尤  强【抄起烟灰缸】

勾学贵【用斧子指着小渣滓】出去!

小渣滓【举刀,后退,出屋门】

勾学贵【对矬叔等】别怕,别怕!【一手杈着腰板,缓步出屋】

 

 

143外景                 矬叔院内            日

江长波【坐在桑塔纳里冷眼旁观】

王铁成【在驾驶室里拨打手机】110,110

勾学贵【嗖地把斧子扔给光头】单挑,还是?哎,一块上,痛快!

小渣滓【挥刀扑向勾学贵】

光  头【绕到勾学贵后面,举起斧头】

勾学贵【猛扑小渣滓,一拳格开他握刀的胳膊,一脚扫向小渣滓下盘,接着一个侧翻,躲开后面劈来的斧子】

小渣滓【倒地】

光  头【发疯似的抡圆斧头,逼近勾学贵】

【警车呼啸而至。几个警察跳下车,疾步进院】

警察甲:住手!

【搏斗双方停止争斗】

王铁成【跳下车,跑进院】

警察乙【夺过斧头刀子咔上铐子】

警察甲【对矬叔】老爷子是户主?

矬  叔【点点头】

警察甲【指指院中苞米】老爷子,你想卖给谁就卖给谁!这是你老的合法权力。【对勾学贵】小伙子,别动不动就来这个,啊?走吧,老爷子也得去。

矬  叔【哆嗦一下】我我

王铁成【扶着矬叔】大叔,你是证人,是目击者!【对警察】我说的对吧?

警察甲:没错。要做笔录。都上车!【该去的都进入警车。车子快速驶出院子,向村外驰去】

 

 

144内景               勾三敢家                   夜

齐  琳【进屋。把一叠纸放到桌上。】二姐回家了?

勾三敢【放下报纸“吉林信息”】啊,上大姑家去了。又查这么多了?【翻阅桌上的资料】这得啥功夫呀?

齐  琳:这还是挑着选着,寻思有用,才摘录的。【看正在吃面片的勾母】哎,妈自个能吃东西了?

勾三敢;嗯,这几天就吵吵自己吃!

赖天芬【用手帕擦拭勾母嘴边汤面】小琳,你抠查那,那些啥材料,有用吗?

齐  琳:有用没用你问敢哥。

勾三敢:嗯,那些杂粮扔在大连后,和韩国人做成头一单生意的那些信息,就是小琳从电脑上查到的。

赖天芬:真那么有用?

勾三敢【接手机来电】雷老板?在哪呢?啊,你要的苞米快收够数了。没问这事?那你

雷震声音:你追查的那个事!我刚刚想起,我的手机在被盗前,我在那个哪打电话,跟一个朋友闲侃,介绍了我自己近几年的情况。对,临出屋,一个人撞了我一下。我就觉着这个人面熟!到现在也没想起是谁。我总觉着,这个人,八成是你身边的人!

勾三敢:我身边的?【思索。点头】

【座机响,勾三敢拿起话筒】啥,偷树的?好,我这就去!替我谢谢他呀。哎,贾大哥,给你打电话那个人是谁啊?谢谢了,贾大哥。【挂机。坐下,寻思。看墙上的石英钟:22时。】【又拿起座机话筒】喂,二大爷,背马!快点啊!我去看看林子。

【穿上短大衣,换上一双旅游鞋。到组合柜后抻出 掏拉巴棍,揣上手电筒。】

勾  母【爬起】黑灯瞎火的,他能锯拉几棵了?不去!

齐  琳:再找几个人!

赖天芬:让小五子、老尤家小强子跟你去!

勾三敢:折腾那么多人干啥,没事!去个人一冲,吓跑就行呗。【一抡手中的巴棍】有这家伙,啥都不怕!【出屋】天芬,你俩等一会,回来我送你们。

勾  母:犟种!

 

 

145外景         勾三敢家邻居院内                       夜

二大爷【牵着备好的马,等候】加小心。

勾三敢【接过马缰绳,捋把马背】二大爷,这马上 膘了!

二大爷:哼,你这草上飞,可他妈享福,饱草饱料墩着,油光水滑,一天就溜溜湾,这家伙,就是人堆里的秧子!

勾三敢:养马千日,用马一时嘛!二大爷,年终给你加上一个红包!走了!【扳鞍上马】

【墙外拐角处俩人影一晃而逝】

二大爷:三儿,加小心呀!【夜空中传来“哎”的回答声】

 

 

146外景                 野外                  夜

勾三敢【坐下马碎步疾行。路旁黑影重重。一棵大树隐约的轮廓。】

 

 

147外景               野外             夜

狼影   【疾行。路旁黑影重重。一棵高大树木隐约的轮廓。】

 

 

148 外景                       野外                      夜

勾三敢【偶尔回头。一个黑影跟着。】

勾三敢独白:狼?不能吧?有年头没见着这东西了!

狼 影   【距勾三敢几丈远跟行】

勾三敢【加速。坐下马奔跑起来。进入林子。砍树声。马儿哕哕叫。砍树声停止。】

狼    【扑向勾三敢】

勾三敢【扯紧缰绳,握紧巴棍。在狼就要纵起的瞬间,抡圆巴棍,闪电搬扫向狼头】

狼    【惨叫一声。钻到马肚皮下,疯狂撕咬。】

勾三敢【坐下马狂躁打转。他抡动巴棍,连连击打下面的狼。】

狼    【不断哀号。但仍未放弃攻击】

勾三敢【纵身下马。双手握住巴棍,瞅准狼腰,猛力砸下。】

狼    【惨嚎一声,拖着伤腿,向林子外蹿去。】

勾三敢【拎着巴棍,疾步追赶。】

【吉普车声。闪烁的车灯光。】

勾三敢【停步。扶树喘息】

【车到眼前,跳下几个人】

勾学贵【跑到勾三敢面前,拉住勾三敢双手,摇动】三哥!咋不 喊我们一块来?

勾三敢:大惊小怪!【摘下帽子擦汗】

尤  强:交手了?

勾三敢:交啥手!早跑了!

勾学贵:那你

勾三敢:狼,碰上狼了!

勾学贵:【四处撒嘛】哪来那玩意?【牵马到车前,灯光下,可看到马肚皮上有几处伤痕 。】真碰上这东西了!

勾三敢:走,回村!【上马】

勾学贵【与另几人上车。】

【人马、汽车向林子外跑去】

 

 

149内景            苏渣滓家               夜

苏渣滓【与金满庄、江长波站在窗前,苏扶着窗台,焦急望着漆黑的窗外。传来咔咔挠门声。他冲向外屋,打开门,黑背钻进,爬抓着苏渣滓,站立起来,频频摇动尾巴。他抚摸黑背带着血痂的脑袋。】伤的不轻呀!勾三,勾三!【牙齿咬得咯咯响。】满庄,看看去!

 

 

150外景     勾三敢家院外                   夜

金满庄【趴着墙头,向院里看。】

【屋内灯光明亮。有女人身影走动。还有勾三敢、勾学贵等人。院里墙边栓着马。】

赖天芬【与齐琳出门。】

勾三敢【也出门】我送你们俩去。

金满庄【用拳头狠砸墙头。匆匆离开。】

 

 

151内景           丰联粮库会议室           夜

勾三敢:晚走一会,趁这会儿肃静,咱哥几个碰碰头。哎,咱们成立个公司吧!

赵  宋:公司?嗯,是时候了!起啥名呢?

勾三敢:天駒镇丰民农牧产品购销公司!

常丰收:再加有限俩字吧,我看人家都这么叫。

勾三敢:行!丰收,你明个就去申请。下面让丰收叨咕叨咕收支情况。

常丰收【面前放着一摞账簿。但他没翻】先说说支出这块。到现在,咱随收随销350万斤,收粮款用去192万多一点。收购预备储存粮400万斤,支出定金56万,付杂粮款102万,再加上粮库租金、税款、运费这三项,总支出一共是,386万多一点。

赵  宋:好家伙,不知不觉,扔出这么多了?

由大林:那,收入咋样?

常丰收:收入是这样啊,雷老板500万斤订购粮,给咱打过来57万定金;大连杂粮销出三单,收入82万,二老爷子动员来的集资款65万,咱自筹180万,随收随销利润是14万,共计398万多。

赵  宋:哎,三敢,下一步咋整?你说说吧!

勾三敢:都琢磨琢磨!从收支对比上,从大连杂粮这事上,看看能不能悟出点啥?

 

 

152内景                孙义宾家                 夜

孙义宾【端杯,劝酒】五弟,田雨兄弟,哥,老了 ,跟不上脚步了!

田  雨【与勾学贵晃荡着站起】别,别,这么,说

孙义宾:是你们青年人,天下了,凡事,得主动,抢着参,参与,对不对?

勾学贵【干了一个】对,对!

孙义宾:开会啥的,不能落下,是不是?

【三人干杯】

 

 

153内景        丰联粮库          夜

由大林【沉思一会】我还随收随销,不和你们掺呼!这来的多快,还把握!

常丰收:把握是把握,见利也快,就是,大伙看看啊,350万斤,咱随收随走这数量吓人吧?利润多少?【环视大伙】才14万!十来个人,这都一个来月了吧?

由大林:利呢,是小的有点可怜。丰收,别忘了,咱是啥?咱不就是土里刨食、拱土喀拉的农民吗?咱不还得指着土地活着吗?冬秋 闲着,咱也就是倒腾点粮食啥的,活泛活泛。你还真想指着这个发大财,整多大多大动静啊?

常丰收【生气。站起】大林,这么没黑美白地折腾,你就这么点念想啊?

由大林:我这人,没啥出息 ,也没大能耐。哎,咋回事?你们往年不都这么干吗?我就整这个了!【他瞅瞅勾三敢】

常丰收 :没出息!你干你的,我们这摊,你少逼逼!

由大林【腾一下站起】说啥呢?年轻轻的,嘴这么损啊?

一根棍【浇开水烫鸡,拔着鸡毛】哎哎,该变 ,就一定得变!昨个还是黄花大闺女,一宿不就变了吗?

赵  宋:没正经的!

一根棍【把 斑驳陆离的鸡啪的扔到盆里】咋地?我说的不对呀?过了那宿,她还叫姑娘吗?

赵  宋【咧咧嘴】荷,荷,还鸡巴啥啥一根棍呢,你还是纯光棍子吗?

一根棍【吭,一屁股坐下】那连他妈三岁小孩都知道!

勾三敢【站起】大林,坐下!都坐下。我也叨咕叨咕。大林说得呢,也不全错。往年整对缝买卖,人家要啥,咱就给收啥 ,要多少就收多少。

一根棍【拎起拔光毛 的鸡,去里屋】清炖吧,没啥油水啊!

勾三敢:人家递啥价 ,咱都得接受,缝小得可怜,就像刚才一根棍说的那样,没啥油水呀!这把栽到大连,咱爬起来,一睁眼,哎呀,这心里立个量敞开一道缝。咱天驹镇,离大连远吗?咱们的杂粮直接卖给外商,这利润,噌一家伙,翻着跟头往上蹿啊!这是因为啥?大伙都好好寻思寻思!【摩托车急刹声,咚咚咚的脚步声。大家都向门口看去。】

一根棍【用大托盘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鸡汤和杯瓶筷子,放到桌上】

田  雨【嘭一脚踢开屋门,闯了进来。】呵,有吃有喝,有滋有味啊。勾三,你真行啊!开会就开会呗,跑到这么背人的地,还安排在深更半夜里?啥意思呀?分红包了,对吧?【上前一步,一抬手,圆桌立正,盆杯瓶筷唏哩哗啦落了满地。汤水泼洒人们一身】

由大林【猛站起,一拳杵向田雨。】胡说八道!黑天半夜跑这耍酒疯,找抽!【又是连连击打】

田  雨【一面抵挡躲避,一面分辨】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不让说?

由大林:放屁!家有千口,主事几人!啥会都得全家参与?啊?

田  雨【撸胳膊挽袖子】你开会,你喝酒,你多牛逼啊!想他妈干啥?【上前扯住由大林领子】

一根棍【从后屋跑过来,摆正圆桌,捡拾碗筷。然后去拽田雨】

田  雨【一下扒拉开一根棍,顺手煽一根棍一个大嘴巴】你算他妈老几?滚!【指着由大林】都他妈俩来月了,一门往里砸钱,整对缝也得给钱花呀!

勾三敢【坐着,一动未动,冷冷看着】

常丰收【过来拉田雨的手】哎哎,有话不会慢慢说?

田  雨【甩开丰收的手】你们【指着一根棍】一个个都成了贴己卵子,都他妈

勾三敢【啪查!一拳砸在圆桌上。杯、瓶抖颤】你对你的缝,跑这来掺和啥?【站起。手机响,接听】小五子?啥事 ?打听开会的事?【啪的又 猛击桌子】该干啥干啥,瞎打听啥!【咔的关机】【指着田雨】田雨,我明白告诉你,就你这直巴头子,就是该跟你说的,也不跟你合计!【使劲点划着他的脑袋】这是啥玩意?

赵  宋:遇事寻思寻思!

勾三敢【拍拍桌子】听着了吧?小五子打电话,没鼻子带脸地问我,开会为啥没找他!你田雨破门而人、大打出手,兴师问罪!谁鼓捣的?啊?好好寻思寻思,遇事要动脑!和咱们较劲的还少吗?背后整事,捅咕傻狗上墙,人家装枪,你就闭着眼搂火!人家就躲在旁边,抻着脖子瞪大眼睛,等着看咱这热闹,盼着咱窝里斗!这么整对谁有利?好好想想吧!散了,散了!该回家的回家。哎,丰收,多安排几个巡逻的!操他妈,里里外外都让你提溜着心!

 

 

 

154外景            村际公路         晨

勾三敢【驾驶2020吉普颠簸在田间公路上。孙义宾、赵宋在后排座上】这破道 ,忒难走了!

孙义宾:嗯,往回拉粮可够呛!

赵  宋:哼,想啥法还鼓捣不回去?哎,敢哥,还有多远?

孙义宾:也就一半!

赵  宋:一百多里?可真够远的!

【车灭火。三人下车。勾三敢和赵宋掀开车盖子检修。】

孙义宾【到路边边撒尿边打手机】喂,我们去四合堂!

 

 

155外景                 苏渣滓家           晨 

苏渣滓【在用手机通话】骆大哥,你放心,不管别人出出啥价,,我都会超过他,给你最高价!那当然,兄弟兴许缺铁、缺锌,就是不缺钱!

 

 

156内景          四合堂骆高峰家         晨

骆高峰【倒茶、上烟】兄弟,大老远的,你都跑好几趟了。这么着,今天,不管成不成,咱都定下来!咋样?

勾三敢:好啊。骆大哥,这会儿苞米的行市咱都知道,我给的是高价吧?

骆高峰:价是不低。兄弟,你也得寻思寻思,方圆二三百里,我这单买卖是不是最多、最省心?我呢 也不多要,六角一,现钱!

勾三敢【出门,看苞米堆】骆大哥,你看你这苞米,堆骨这么大,说不定都伤热了,你这价还一路见涨?

骆高峰:兄弟,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瞒你了,惦心我这苞米的可不就你一家,这两天就有五六份,又是电话,又是来人。

勾三敢:骆大哥,行市这东西吧,可是变就变啊,可说落就落呀,一宿掉个角八分的也是常有的事,对吧?到时候别后悔!【看一眼赵宋,三人起身】我们就不打扰了。孙哥,你不要看看你大姑吗?走,咱一块去

 

 

157外景              公路上            傍晚

苏渣滓【驾驶桑塔纳行进在去县城的公路上。车上还有江长波、大家乐。苏打电话】没讲妥 ?在啥价上谈崩的?啊,我还不知道咋杀价?上点心,多整点这样的信息!【关机】

江长波:二哥,还得增加人手,整不过来呀。

苏渣滓【掏手机】小六那事咋样了呢 ?

江长波:苏哥,你真得好好管管兴业了,动不动就抄家伙;不管对啥主,都楞做手脚,整的还不利落,隔三插五就让人家抓住把柄。要我看啊,不能尽使那些下三滥手段了,这样下去,咱名声可是越整越臭 ,还咋跟勾三较量?

苏渣滓:该管的时候我会管他。长波,干咱这行,就凭整出正入,能有竞争力吗?老话说的好,奸商,奸商,无奸不商!还有句老话,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江长波:苏哥,我也不是说

苏渣滓:长波,我知道你的心思,我知道,你是真想干出点名堂,这没啥不对,唉【拨号】喂,二哥,小六子他俩啥时候放出来啊?还得等几天?哎哎,二哥,现在可较圆劲了,正是用人的时候,给咱整进去俩!真要命!二哥,你再想想法,想想法!【差点与一辆摩托车撞上。错车】瞎种!啊,二哥,我关了。【关机】

【车速加快】

 

 

158外景          去林地的路上         傍晚

【2020吉普车颠簸慢行。车内还有赵宋、由大林、常丰收】

勾三敢:我决心铁定,咱们就整存储待售!

赵  宋:啥意思?敢哥,解释解释!

勾三敢【拍打一下方向盘】没啥可解释的,就是多收粮,存起来,来年卖干粮食!

由大林【急头白脸地】我劝你还是捡把握的整,对缝,随收随销!

勾三敢【使劲一踹油门,小车猛然加速,其他人都被耸到靠背上】谁不知道有风险?

由大林:你们自己的买卖,想咋干就咋干吧,我不掺呼!

勾三敢:这么多年了,从咱手里捣鼓走多少粮食啊!有上千万吨吧?仔细想想,咱得 了多少利?一分 的缝多,最高,二三分到顶了吧?可咱这儿的黄玉米多吃香呀!到终端用户那,价格可是不低吧?有时还出口!中间那么大的差价都跑哪去了?啊?再说了,咱老老少少,哎,也包括咱自个啊,辛辛苦苦汗珠子摔八瓣,忙活一年,咱落几个大子?地少的户,整不好还得赔上!大林,是不是这么回事?我瞎说了没?我看你也整存储待售吧!

由大林【无语。过了一会,点头】道理呢,是这么个道理。可存储就不要本钱啊?

赵  宋:当然要本钱!

由大林:那不结了!

常丰收:大林哥,我和敢哥算过,存储成本呢,烘干占大头,一吨大约在三十至四十五元。存储一斤,成本是一分到二分二左右。到来年,每斤至少能多卖一角八九!你掂量掂量,就是担点风险,整存储待售是不是值过?

勾三敢:我不会搞精算,可是,连着多少年了,大苞米到第二年价都很高,这是公认的事实吧?这是不是机遇?该不该抓住这个机遇?【再次加速。车子飞一样奔驰】还是那句话,看不到机遇,他就是瞎子;抓不住机遇,他就是笨蛋;不敢抓机遇,是啥?【他使劲连连拍击方向盘,加重语气】他就是软蛋!是他妈傻蛋!就这样决定了!下一步,给林老板收够数后,随收随销 业务立刻停止!全力以赴,开始大批量收购!一粒不走!质量,分类,都要严格把关!【咔,猛踩刹车。后面的人“匡”的撞到前面座椅上。】都不说话?那就是没意见?【等待一会】啊?就这样!还有不少细节,咱边干边琢磨,边落实!【小车爬上公路,疯狂奔驰开去】

 

 

159内景                 鲁天县城一饭店          夜

苏渣滓【放下酒杯】骆哥,你可真敢要!五角七?就你这价,你要能找到买主,我,我【指着窗户】就从这四楼栽下去!

骆高峰:多高价都要,啥都缺,就是不缺钱!这话是不是你说的?【一推酒杯,酒水洒出老多】

大家乐【正好从外面进来。手上,胳膊上挂着、拎着大兜小包。她看到怒气冲冲的骆高峰,急忙上前,拉把椅子 ,凑近骆高峰,摸索他的手背】吆,骆大哥

骆高峰【甩开大家乐的手】少来这套!【指着苏渣滓】你这不是往死坑我吗?又是电话。又是去人,死皮赖脸要我的苞米!就是听你了的话,我才把勾三敢打发了!160多万斤,咋整吧?

苏渣滓:讹人啊?做买卖不就这样吗?此—时啥一时嘛。

江长波:就是,市场这价格 ,谁能说了算?此一时彼一时嘛!骆老板,我可听说了啊,兴隆号那边,苞米价可是要往下出溜!

骆高峰【猛站起,抓起杯子,砸向苏渣滓】你还他妈是个人吗?

苏渣滓【侧身躲过。顺势抓起小文件包,离开座位】这是啥鸡巴人啊!哎,姓骆的,我买单了啊!拜拜了您!【朝外走去】哎,这可是四楼呀,加点小心!

骆高峰【一把掀翻圆桌。唏哩哗啦。朝外走去】

女服务员【拦住去路,指指桌子】

骆高峰【气鼓鼓掏钱,扔出两张百元钞。走出屋】

 

 

160外景                 丰联粮库               日

【两辆车在卸粮】

田  雨【气呼呼 往下扔成袋子的玉米袋】随收随发不是让停吗?

勾三敢:有啥话呀?说!

田  雨【停下活,双手插着腰】你这不是放屁吗?

由大林【一脚踹向田雨大腿。田雨差点闪到车下】会说人话吧?

田  雨【爬起】我还就骂了,能鸡巴咋地?

由大林【还要抡拳】

勾三敢:大林!姓田的,有话快说!我还有事!

田  雨:你们定下来的,这咋还忽忽随收随走?嗯?

勾三敢【转了两个磨磨。指着田雨】有你啥事啊!人家林老板要300万斤,定金咱都收了,还没给人家收够数 呢!那份200万斤的还一粒没收 !

田  雨:没下定金,凭啥给他收 ?

勾三敢:宁叫天下人负我,我绝不负天下人!这就是我勾三做买卖的信条!

田  雨:我也不管你鸡巴啥信条不信条,反正干这行,就得不见兔子不撒鹰!

勾三敢【跺脚】说话不算数,拉屎往回坐,那是人干的事 吗!不管是我一个人的买卖,还是你俩的生意,都该这样干!

田  雨:你们鸡巴嘴大,横竖都是你们的理!【使劲踹下去一个袋子。扛袋子的小工被砸得 一咧嘴】

由大林:不知道细情,瞎鸡巴管闲事!干活!

勾三敢【走向2020吉普】

 

 

161外景           去县城的路上           日

勾三敢【驾车行进。接听手机】啊,骆大哥!

骆高峰说话声:那个姓苏的,王八蛋,忒不是东西了!

勾三敢:咋回事?大哥,慢慢说!

骆高峰说话声:他妈耍我!

勾三敢:压价!是吧?

骆高峰说话声:五角三!王八蛋 !想找便宜!兄弟,我看你这人挺那啥,咋样,我这些苞米?

勾三敢【敲打着方向盘】骆哥,我包圆 !要现款呢,一斤五角六。要是存储的话,六角五!

骆高峰说话声:现钱,现钱,再给哥加一分!

勾三敢:骆大哥,我建议,你啊,还是签合同卖,你就给它带棒储存,不招虫子,干的快,来年卖干粮,那价格是贼高啊!哎,我说那个六角五可是保底价呀!来年要是高于六角五,咱就随行就市!咋样?

骆高峰说话声:嗯,我寻思寻思,再跟家里人合计合计,行吧?

勾三敢:应该应该,你这份是大户,这么多粮,是得慎重!不过,我提醒你啊,骆大哥,市场这股脉,咱哥们谁都把不准,是吧?这不是吓唬你吧?

骆高峰说话声:我知道,我知道!

勾三敢: 那好,骆大哥,今晚,十点吧,我听你准信!咱哥俩要是成交,我明天就去你那签合同!【加速。车子飞驰起来】

 

 

162 外景              鲁天县信用社            日

苏渣滓【一边从业务室往外走,一边跟张信贷说话】张哥,勾三火烧屁股似的蹿钱,他抵押贷款那事,你可

张信贷【拍拍苏渣滓肩膀】放心,兄弟,有我在,他就别想办成。再说你们老板也跟上上下下打招呼了!

苏渣滓【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一会饭店见!喝完咱再去泡泡搓搓!

勾三敢【开车进了信用社 院。他和柳继明下来,直奔办公楼。与苏渣滓和张信贷在台阶上相遇。双方对视而过。】就是这些人拨楞着我贷款的事!

柳继明【点点头。二人走进信用社业务室】

 

 

163外景               丰联粮库          日

田  雨【底朝上扯起一个麻袋,玉米四处迸溅】这码一垛,那堆一趟子,哪来这么多臭规矩!有啥用?成心折腾人!

常丰收【牢牢抓住田雨去拎另一个袋子的手】干啥!干啥?这么码放,那是研究定下来的,大伙都得执行!

田  雨【一杵子捅到常丰收胸口。】滚一边去!

常丰收【被杵倒,躺在粮食垛上】你他妈疯了?

田  雨【指着常丰收】你他妈充啥大尾巴鹰?我俩的苞米!凭啥没有说话权力?

常丰收【捂着胸口慢慢站起。拨打手机,半天按不准号码,他递手机给王铁成】给,敢哥----田雨,耍横,咱整不了!

王铁成【拨号】喂

 

 

164内景             信用社业务室            日

勾三敢【听着手机,走出业务室】让田雨接电话!【等待】

田  雨说话声:告我?谁怕谁呀?

勾三敢:田雨,你少扯犊子!大林你俩入股那份,你凑多少钱?

田  雨:【无声】

勾三敢:就拿出一千多块,还是大林帮你垫上的!谁不比你多?成天耍钱,你正正经经干几天活 ?贡献不大 ,尽他妈整事!你搅和啥?你到底啥意思?我告诉你啊,你那股要是想撤,你就给我早点抠出去!想要那股,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干活!就这两条道 ,马上决定!

田  雨说话声:啥鸡巴油多的,啥鸡巴蛋啥的,往大堆一倒,都鸡巴一个样!

勾三敢:按品种码垛,分等分级堆放,当然有他的道理!

田  雨说话声:没听说过,谁像咱们这么麻烦,整得 这么累!

勾三敢:狗屁不懂的玩意!黄花闺女和半大老婆子,都是女人,那,那能一样吗?【气得啪啪直拍窗台板】人家指名道姓地要娶大姑娘,你他妈硬给人家介绍四五十岁的二婚,人家能同意吗?【急得只打转转】

田  雨双说话声:比嘴茬子,我整不过你,我就觉着这么整,把大伙都快折腾死了!

勾三敢:让我咋说你好呢!啊?自己好好寻思寻思,几天几宿耍钱,你咋不喊累?喝大酒,骑摩托车往树上撞,你咋不害怕?行了,我没功夫和你扯王八犊子!还是那句话,不想干就麻利滚蛋!【咔地关机。气呼呼走进业务室】

 

 

165内景                 信用社业务室          日

王主任:咱俩同学一回,你还是头一次找我,又不是为自己办事,按说,我真该帮你,可这样的情况,上面确实不允许,也没这个先例。

柳继明:那你就啃一把螃蟹呗,为咱鲁天县开出一条农民抵押贷款的河拉沟子!

王主任:说得轻巧,那螃蟹就那么好啃啊?

柳继明:现在上下都鼓励创新,倡导摸着石头过河,你就不敢试试?就怕犯错误!都鸡巴啥岁数了,咱俩都快到站了吧?这辈子你就不想整出点动静来?

王主任:谁不想呀?可那风险太大了!

柳继明:和大学时 一样,树叶掉了都怕砸着脑袋!哎呀,瞎了勾三那片树!还老吵吵啥啥鸡巴绿色银行呢,纯他妈扯犊子!

勾三敢【紧扯柳继明袖子】

柳继明:我说啥他不都得听着!

王主任:就你这破嘴,得罪多少人?该上上不去!没记性!

柳继明:哼,该说的不说,该干的都不愿干,有多少正经事就这么耽误了?哎,别说咱俩了,还得说勾三这事。【拍打着勾三肩膀】老同学,知道我为啥这么使劲帮这小子吧?

王主任【摇摇头】

柳继明【推推勾三敢,示意他出去。勾三敢出屋。】和这小子,我们是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别看是一个营子的人,可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转游,原先还真不太了解他。也就是回到天驹镇这些日子,和他接触几次,唠的挺多,这才发现,这家伙还真不简单!再加上望发营子老少介绍,我更觉着他确实是个干正事的人物!

王主任【睁大眼睛】哎,让你夸奖的人可是没几个呀!对他评价这么高?

柳继明:你别打岔呀。前几天,有人糟践他,诬告他无证经营农产品,工商局勒令他停止经营。那家伙,全营子有分量的村民呼啦啦干到工商局,替他讨公道。这小子也贼牛逼,愣是整着了能证明自个清白的录像带,送到工商局一放,都傻眼了:人家是真被诬陷了,人家真是啥证照手续都不缺呀。立马补办一切证照,恢复正常经营!

王主任:白活,白活!你这家伙,不去整影视创作,可真瞎了!

柳继明【推过水杯】倒水!

王主任【斟上开水】忽悠,接着忽悠!

 

 

166内景               信用社院里              日

勾三敢【在2020吉普车里。正用手机通话】骆大哥!这么快就决定了?

骆高峰说话声:不是,兄弟,你让我签合同存储,这心里咋,我可实话实说了?

勾三敢:骆哥,我是拐弯抹角、云遮雾绕的人吗?咱就实话实说!

骆高峰说话声:那好。整存储,来年卖,我这心里没底呀!你看呀,来年苞米价要是不高,咋整也上不去,那咋办?

勾三敢:我不跟你说了吗?给你保底价!再加上定金,一斤就是七角七八,扣除四五分钱的运费、佣金,一斤稳巴卖七角三四!这个价我给你兜底!对吧?

骆高峰说话声:那,那你们来年要是死活退货,不要我的苞米了,我不是活崴吗?

勾三敢【笑出声】骆大哥,你呀,你寻思寻思,我不要你苞米了,就是我毁约,定金不就是你的了吗?苞米还是你的,你再卖一把,是赔还是赚?这个账不明摆 着吗?

骆高峰说话声:啊,是这么个账!那,那你们也整不了几个子啊?

勾三敢: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骆大哥,我勾三啊,还真不是想在做粮食买卖、粮食经纪上赚多少多少,我不缺钱!我有三百多亩林地,都要成材了,那得出多少钱?大哥,我勾三几辈子的钱都够花了吧?我是吹牛逼吗?我一直在寻思,你说这人,一辈子就都为钱活着?他就不应该再 干点别的什么?

骆高峰说话声:兄弟,我听出来了。哎呀,像你这样的,以前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把要不是遇上你,我老骆说啥也不信!就咱刨垄沟、拱土块的,能出这样的人物?不简单,真不简单!刚才我还纳闷,你咋就舍得少拿钱,把大头都让给咱种地、卖粮的呢,明白了,明白了!哎呀,一样的人,姓苏的那么缺德,兄弟你---啥也不说了,我老骆走好运了!那,合同的事?

勾三敢:明天签!咋样?

骆高峰说话声:好,哥在家等着你!我得多整点像样的酒菜,多找几个像样的人,咱好好喝 一把!顺便得 好好宣传宣传兄弟!那咱明天见!

 

 

167内景内               信用社业务室                  日

柳继明:【递过去勾三敢印制的储存售粮合同】你好好看看,这样的合同,是不是有意向卖粮农民倾斜?

王主任【仔细看合同】哼,定这样的合同,不是外行?就是缺心眼!

柳继明:勾三比谁都精明,再说,就这份合同,他还特意找过几个这方面的律师咨询过!刚才我也介绍不少了,咋样,是我忽悠,还是?

王主任:信,我相信!他那片林子,真出奇,在咱鲁天县可算是头一份!

勾三敢【进业务室】王主任,也知道我那片树?

王主任【迟疑一下】前几天,我带着几个内行,到那转了转,那品种杨堪为一流!

柳继明【腾一下站起】你这个家伙,都搞评估了,还在这涮我!

王主任: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抵押贷款申请报告前几天才递上去,能不能批复 ,啥时候批复,还是未知数!

柳继明:这不很有希望吗?老同学,再给烧把火!哎,再给你透漏个秘密!【趴在王主任耳边嘀咕半天】咋样,称得上英雄吧?

王主任【看看勾三敢】当然!

柳继明:值得使劲帮吧?

王主任【连连点头】值,值!

柳继明:那就看你的法力了!走,我请客!

勾三敢【兴奋不已】

王主任【看看手表】哎,我得去见一个领导,请客就免了!改日去我家,咱连喝 带唠 !

 

 

168外景                 丰联粮库 院内                日

由大林【扶住老田头】大叔,你别着急 ,上屋慢慢说。

老田头【泪流满面】儿媳妇跑了 !我能不着急吗?完了,这回可真完了!家散了!啥都没了,值钱的都划拉走了啊!【瘫坐在粮垛上】

由大林【双拳狠砸麻袋】不争气的玩意!【拨通手机】喂,喂!

 

 

169外景              乡间公路上               日

赵  宋【驾车急驶。手机响。摸自己手机,听听,放回衣袋。减速。手机仍在响。掏勾三敢手机】喂,大林!找敢哥?睡着了。让他在迷糊一会吧。啊,啊.哎,大林,这么着,你想法借一套摄像头,

由大林说话声:借那玩意干啥?

赵  宋:你就去借吧。早合计要收拾他呢!就他这道号的,不管你咋说,不管谁劝 ,没用!这就去。不好借 ?想想法呗!

 

 

170外景               丰联粮库                 夜

【火势逼人。一垛垛粮食变成一条条火龙。模模忽忽、动荡摇曳的人群。常丰收、尤强、苏渣滓、金满庄等等在奔跑,在泼水,在跳跃。】火!救火!

 

 

171外景                  田间  乡间公路上            日

赵  宋【推推勾三敢】

勾三敢【忽地站起。脑袋空一下撞着车顶铁框。他睁开眼。揉揉】

赵  宋:做梦了?

勾三敢:嗯,这把火,真吓人!【擦脑门子上的汗珠子】哎,赵宋,真得好好琢磨琢磨,就咱们这买卖,存储量这么大,要是都等 来年现找 下家,这心里是不是不托底呀?

赵  宋:那还用说!你咋寻思的?

勾三敢:咱不能只顾一门收粮,咱还得赶早抓紧踅摸下家!这下家呢,最好是大用户!

赵  宋:问题是,着急马慌、一时半会上哪踅摸【匡!车子急速向前,朝拐弯处的深沟杵去。赵宋猛踩刹车,手刹也同时到底。二人紧紧抓住方向盘、上面的把手。但是仍然吭的一下撞到风挡上。车子停在深沟边沿,一个前轮已悬空。二人摸摸脑门,长出一口气。】操他妈!就这样的手把,也敢上路?差点把咱咱俩整下去!太悬了!【二人擦汗,赵宋向前看。】

勾三敢:瞅啥?早他妈没影了!哎,赵宋,这开车的可不是二把刀,绝对是个高手!【手机响。接听】啥,都要退合同?在粮库?好马上到!

赵  宋【倒车。加速。小车飞驰起来】

 

 

172外景          丰联粮库院内                   日

【一群人围着常丰收,举着合同,七嘴八舌,】

【2020 吉普进粮库。行驶到办公室前。人群呼啦围住正要下车的赵宋、勾三敢,大喊大叫】“退合同!”“不卖了!”“给我退了!”

勾三敢【困在拥挤的人群中,他双手下压】听着啥谣言了吧?

连  坤:啥谣言!就是你俩下的套!

勾三敢【与赵宋吃惊地盯着连坤】下啥套?

勾学贵【与常丰收、孙义宾也挤进人堆。勾学贵薅住连坤领子】胡说八道!谁给你下套了?【啪啪俩嘴巴】

连  坤【捂着腮帮子,一只手舞舞扎扎,要还击】

田  雨:啥他妈人呀,煽耳光子就能封住人嘴呀?

勾学贵【指着田雨】再噜噜一遍!

勾三敢【一脚踹向勾学贵,勾学贵倒地】

勾学贵【爬起,委屈地辩解】就这样的汉奸,不该收拾呀?

勾三敢【对连坤】咋回事?直接了当地说!

连  坤:听着你俩录音了!背后算计大伙 !

勾三敢:啥录音?在哪?

赵  宋:录音?

连  坤【模拟勾三敢、赵宋腔调】签了合同,那就把握 了?

村民甲:“都是二百五,咱一忽悠,全上套了!”

村民乙 :“那帮玩意,傻帽,一唬一个准 !”

赵  宋:烂七八糟,从哪整来的?

连  坤【指着旺发营子方向】村里这会还在听录音呢!大伙还都拿 你们当好人 呢!屁!吃人饭,不拉人屎!麻利退合同!少说废话!快点!

勾三敢【把勾学贵、由大林拉到一边】马上回村,把录像带整到手!快去!

由大林【与勾学贵飞快地去推摩托。摩托呼啸着冲出粮库】

勾三敢【面对连坤,猛拍车盖子】连四,我还真没法叫你四哥了!【指着大伙】!你们拿到定金了没?

众  人【互相瞅瞅】拿着了。

勾三敢:那些苞米棒子,是不是还在你们自家院子里?

连  坤【与众人】是呀!

赵  宋:有比我们出价高的么?

连  坤【与众人互相看了几眼,相继摇摇头】

勾三敢【一拍车盖】滚!滚!

赵  宋:扳着驴屁股亲嘴,不知香臭的东西!

勾三敢【抢过连坤手里的合同,用拳头钢钢狠砸车盖,眼里含着泪花子】这,这是擦屁股纸呀?我们不要大伙的苞米,那些定金还能拿回来吗?啊?

赵  宋:好心当成驴肝肺!哪头炕热乎不知道啊?【常丰收、孙义宾也跟着数叨村民】

勾三敢:谁忽悠你们都上道!这玩意【指连坤等人的头】 就是囊饭的家伙呀?【手机响。】

【走到一边接听。】

孙义宾【也跟过去,装作查看粮袋子。侧耳细听。】

勾三敢【通话】占二叔!是吗?剩下的让一家包销了?【他原地连转几个圆圈。飞快擦去泪水。攥着连坤的合同手使劲晃动】太好了!包销商问咱还有绿豆没,还说啥样的都可以,越多越好!

孙义宾【尽量接近勾三】

勾三敢【斜一眼孙义宾,走开】二叔,我,我没听错吧?是真的?哎呀,二叔,咱碰上哪路菩萨了呢?啊。包销商是连江的?啊。啥?你想把杂粮款全都打过来?好啊,这儿正为凑钱的事 着急上火呢!打过来吧!【关机。折向人群。久久咬牙切齿地凝视人群。果断地喊】连四!你那些 绿豆卖了吗?【朝人群走来】

赵  宋【走过去,截住勾三敢】杂粮销出去了?

勾三敢【点点头】

赵  宋:马上来现钱了?

勾三敢:对!

赵  宋【压低声音】正好来一笔购粮经费!

勾三敢:那咋行?都给人家付了,剩下多少算多少!

赵  宋【跺脚。小声地】凑钱多难啊,咱就倒几天!【拽住勾三敢不放】

勾三敢【轻轻推开赵宋】兄弟,那钱,咱一天也不能占!【走近人群,一咬牙】

勾三敢独白:这帮东西!太不招人可怜了!说你们啥好呢?

勾三敢【向人群招招手】哎,杂粮款明后天就到,一分不少,一次付清!

众  人【你看我,我看你】真的?

赵  宋【焦躁,一只手狠狠砸在麻袋上。】

勾三敢:还有,家里还有绿豆啥的,折腾干净喽,一半天就收!

连  坤【小眼瞪得溜圆】啥价呀?

勾三敢【又一咬牙】两块二!

连  坤【与要退合同的村民雀跃、喊叫】“真的?”“还有这好事?”“错怪好人了”

赵  宋【气冲冲跑进人群,连踢带杵】都回村去!妈拉逼地,麻利退合同!

连  坤【一把夺回勾三捏着的合同】拿回来吧,退,退,退,还退鸡巴毛? 【一挥手】回家!【走向自己的马车】

村  民【哄地散开,各奔自己的坐骑】

【三轮子、四轮子、农柴车、摩托、驴车、马车都动了起来。马达轰响,驴马嘶鸣。呼呼隆隆干出粮库】

赵  宋【与常丰收、勾三敢一起目送离开的人群】这帮犊子!活活气死你!

 

 

173外景             双山子中学(苏渣滓粮库)        日

小渣滓【驾驶皮卡与苏渣滓驾驶桑塔纳进院,停车。下车。对下了车的苏渣滓唠叨】哼,刚才要是开着这台车【他摸嗦着皮卡】,把握把他俩掘到大沟去!

苏渣滓:这俩种死没死?【拨通手机】喂,在哪儿呢?丰联粮库,勾三他们在吗?都好好的呢?【嘭,一拳砸在车盖子上】这俩种,又逃过去了!哎,退合同那个事,有啥动静吗?

手机中说话声:白费心血!

苏渣滓:连坤他们怀疑录音了?

手机中说话声:不是,勾三、赵宋这俩小子,呜里哇啦一白话,再加上,那帮犊子的杂粮

苏渣滓:大连的杂粮?全销了?

手机中声音:嗯,好像全销出去了。还要把咱营子剩下的杂粮都收了。

苏渣滓:这个王八种!都鼓捣到哪去了呢?那退合同的

手机说中话声:又是要付杂粮款,又是收购剩下的杂粮,给那么多好处 ,啥人收买不了?哎,苏哥,由大林、勾五回村弄那盘录音带去了!

苏渣滓:嗯,知道了。【又拨通手机】喂,录音停了,放好!【无力地靠在车身上。】唉!

 

 

174 内景              丰联粮库宿舍            傍

【勾三敢、赵宋俩人都仰靠在一根棍他们卷成卷的行李上。】

赵  宋 :哎,敢哥,真想睡一觉啊,还是有啥保密 事啊?

勾三敢【打哈欠】我真想好好睡一觉,兄弟,不行呀,这么多事追着咱,睡不着。

赵  宋:接着唠找下家、找大户的事?

勾三敢:比这事要紧!

赵  宋【歪着头,疑惑、思索】

勾三敢:兄弟,再出去办事,咱俩别在一个车上了!

赵  宋【略加思索,点头】刚才撞车 ,是想要咱俩命?

勾三敢:那不明摆着?还有,再做合同时 ,咱俩分片跑,不能全是我签字,你那片,你签字!

赵  宋:有这必要吗?

勾三敢:不能不防, 就这么着!

赵  宋:问题是这些 用粮户,来年要用的粮食差不多都该收足了。这会,上哪踅摸这样的大户呢?没处找,难,忒难了!

勾三敢:废话!要是一划拉一火车,那不都成了李嘉诚、包玉刚了吗?哎,【他双手兜着后脑勺,躺在行李卷上,架着的二郎腿不断点动】赵宋,你说,啥样的户,有可能会让咱们,为他代储呢?

赵  宋:代储?咱这的村民不都-----哎,你又冒出啥想法了吧?

勾三敢【坐起来】怨我,怨我没说明白!是这个意思,在咱要踅摸的大用户中,有没有,需要让咱们为他存储苞米的?

赵  宋:就是代储?

勾三敢【一拍腿】对,就是这意思!哎,带着烟没?

赵  宋:烟?你,想抽烟?让你训怕了!谁还敢带呀?

勾三敢:哎,一根棍,三哥!有烟吗?

一根棍【脑袋探进屋】旱烟!太冲!在我行李底下呢。

勾三敢【摸出烟包,卷上,抽着。深吸。咳嗽】劲,劲太冲了!

赵  宋:一兴奋就要抽烟,敢哥,又整出个新习惯?

勾三敢:不知咋回事,反正总觉着这是个大事,头等大事!早就琢磨,这把,总算抻出个思路了!

赵  宋:怪不得大伙管你叫三敢呢 ,你可真敢,瞎想!我看简直就是胡思乱想!没听说过!

勾三敢【猛吸一口,徐徐吐出】哼,市场上没这种干法,第一个这么整的,不就是大赢家吗?

赵  宋:问题是,就算有这样的户,在哪儿呢?上哪去找?

勾三敢【凑近赵宋,低声地】你看啊,咱吉林有不少地方种专用玉米的吧?

赵  宋:专用玉米?

勾三敢:就是高油、高蛋白玉米!

赵  宋【点点头。】有点印象!

勾三敢:专用玉米,就是厂家和种粮户签合同,你给我种 ,我保证高价收。咱天驹镇没捞到这样的好事,咱这都是普通玉米,经营普通玉米,就得琢磨代储这种绝招!找到代储户,咱就能和他签合同,拿到定金。能整到这步 ,咱心里不就有底了吗?

赵  宋:经费解决了,资金能周转开了,跟咱签存储待售合同的村民也安心了,是吧?

勾三敢:那当然!

赵  宋:就是难度太大了!中国这么大,上哪踅摸让咱代储的用户呀!

勾三敢:要是没难度,那还叫绝招吗?那还能出奇制胜吗?就这么整!这十来天,咱俩就使劲琢磨这个,别的事都放在第二位!【腾地跳下地,要进厨房】哎,还没整好啊?饿瘪了!

一根棍【应答】马上开饭!

勾三敢:哎!【示意赵宋到跟前。压低声音】代储,绝密!就咱哥俩知道呀,要有第三个知道,我就【做揍人的动作】

 

 

175内景          大家乐家            傍晚

苏渣滓【坐靠在沙发上,大家乐枕着他的腿 ,躺在沙发上。已睡着。他一只手揉搓着大家乐的乳房。另一只手捏着手机通话】啊,勾三可能有重大行动?【坐直身子,停止揉搓】啥行动?你掌握多少?【挪开大家乐的头,站起,走动】要有绝密动作?找 大用户,给大用户代购代储?扯犊子!他小门小户的,大用户搭理他?做梦去吧!

 

 

176外景            丰联粮库院内            傍晚

勾三敢【靠着2020吉普。通话】老叔,贷款的事,啊,行,听你的,抓大事。

柳继明说话声:上千万斤粮啊,这是头等大事吧?

勾三敢:老叔,我跟赵宋合计了,别的事都放在第二位,我俩全力以赴跑销售!对,要是卖不出去,卖不上好价,存的越多 ,赔的就越多!懂 。【向四处张望一下】哎,老叔,我有个思路,【捂着手机】搞代购代储!就是想法踅摸这样的大用户,咱给他储存来年全年生产用的苞米,

柳继明说话声:好思路!就是难度大,对吧?嗯,关键是啥?对,关键是找到这样的用户!好,保密?对,这是商业机密啊,放心,你小子谁都信不着?

勾三敢:不是信不着啊,老叔。刚才你不强调了吗,这可是上千万斤的买卖,是关系我们身家性命的大事!

柳继明说话声:我知道!玩笑是玩笑,你叔这个分寸还把握不住?哎,福建啥电视台一个女记者吧,咋回事?

勾三敢【思索】啊,连江的,咋了?

柳继明说话声:你小子挺能整啊,啥时候拉格上的?给我说清楚!

勾三敢:就见过两回,不过十多分钟!有啥说的?

柳继明说话声:不说,好,你可别后悔!哎,那些杂粮就是人家帮你联系的!人家要帮你搞销售!不领情?行,我 关机了!

勾三敢:哎,老叔,别关机!别关机!爷们,找个时间,详细汇报行不?号码,号码!

柳继明说话声:凭啥给你号码?人家三番五次给你打电 话,你接过吗?你咋那么牛逼呢?连电话都不接,要号码干啥?

勾三敢【作揖打躬地】哎,老叔,老叔,勾三有眼无珠,有眼无珠!

柳继明说话声:别关机,给你发过去!

 

 

177内景             苏渣滓子家                夜

苏渣滓【卫生间。刮胡子。手机响。接听。】要卖林子?勾三递三百万?他要啥价都没关系!拖住他是目的,对!让那个人去见他。【关机。一拳重重砸在窗台上。照镜子,瞪大双眼、咬牙切齿】苏昌业,你他妈也是五尺五 的汉子!你财大气粗!凭啥整不过勾三?【猛然一拳,击碎镜片。手指染血。门铃响。出卫生间。穿衣服。江长波进来。】长波,有事吧?

江长波:苏哥,我看咱也和村民签合同,整带棒存储待售吧?

苏渣滓:咋地,多整随收随销不好?来的快,还省心。

江长波:整这个是快,也省心,就是利太小了。

苏渣滓:咱不是也搞存储待售了吗?

江长波:苏哥,咱收的可都是散苞米呀。双山子中学那场地太差了,来年能搞 晾晒吗?全靠烘干呢,成本可就高了。

苏渣滓【思考一会】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咱也整带棒存储。不过,你说咱能整过勾三吗?

江长波:价格提高点呗。

苏渣滓【点点头】那就这么整!马上开始?

江长波:越快越好!

苏渣滓:长波,【贴近江长波耳边】咱给勾三来个火烧联营,咋样?

江长波【思考。摇摇头】

苏渣滓:咋地,不敢干?

江长波:不是。苏哥 ,你看啊,丰联粮库刚打了防火专用深井,又备齐配套设施了,是吧?

苏渣滓【点头】

江长波:勾三又准备了不少灭火器,连拉粮车都有灭火器!还请消防队培训。这全套设备措施,都快赶上中储库了!另外,除了有专人打更巡逻外,那帮小子还轮流值班。你寻思寻思,火烧连营能成功吗?再说,那得担多大风险呀?

苏渣滓:那,还是想别的招吧。

 

 

178内景         勾三敢家           夜

勾三敢【伺候完母亲大便】妈,这两天咋样啊?

勾  母:挺好的。你二姐会伺候人啊,挺得劲地。那俩丫头也长在这,心里敞亮!

勾三敢:那就好。【拨通座机】喂,您是柏小姐吗?

柏凌寒说话声:我是柏凌寒。您是?

勾三敢:我是勾三,勾学明!奥,柏小姐,您好!

柏凌寒说话声:哎,你可真难找耶。不过,还好,总算给我来电了。

勾三敢:太感谢你了,柏小姐!谢谢,谢谢!

柏凌寒说话声:敢哥,我这样称呼,你不介意吧?

勾三敢:怎么会呢?

柏凌寒说话声:敢哥,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们!是连江人民 是那些被救的孩子,是那些家长!如果感谢,那也是双向的,对不对?

勾三敢:有个事,我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柏凌寒说话声:敢哥,我知道,自己没能力在销售上帮你。杂粮的销售,也只是我们开展“赞英雄\学英雄\帮英雄”活动,感动了粮商宋先生,他包销了你们的杂粮。我真是营销外行,不过,如果你销售遇到啥困难,交流一下总可以吧?我们也许可以从别的途径想想办法嘛。

勾三敢:柏,柏记者,情况是这样,我们收储了大量苞米,就想马上找到能让我们为他储存粮食的大用户、买家。你朋友多,见识广,消息灵通,给我留点心。

柏凌寒说话声:这没问题,我未必能直接联系上让代购、代储的用户,但是我可以帮你找线索。哎,连江这边组团,不日去你们天驹镇,开展联谊活动,你可是一号人物,到时候可别躲着!顺便给我当导游!

勾三敢:应该应该!【关机。手机又响,接听】大林啊!田雨媳妇回来了吗?录像了?好,找个时间,好好收拾他!

 

 

179 内             齐琳卧室            日

齐  琳:【记录电脑网上的内容。扔下笔,兴奋地跳跃。打开功放。“蓝色多瑙河”的旋律】敢哥!找到了,你的小亲亲给你找到了【跳跃】

齐  母【趴门询问】:小琳,又唱又跳的,小疯子!

齐  琳【跑过去搂住母亲的脖子,又是晃悠又是磨蹭】找到一条信息!太有价值了!

齐  母:看把你乐的,真疯了!

齐  琳:【把母亲推出门】快看《刘老根》去吧!【掏手机迫不及待的拨号】敢哥!敢哥!哥!【未通。失望的坐在床上】

 

 

180 内景             田雨家           日

勾三敢【啪啪抽田雨俩大嘴巴。】大叔,心疼不?

田  父:我心疼?打得轻,狠狠抽!

勾三敢:多好的媳妇,耍跑了吧?这回清净了,没人敢挡了,是吧?田雨,前天,陈七他们赢你三千多,是吧?

田  雨【抬头看看勾三敢】

勾三敢:想知道咋赢的吧?

田  雨【瞪大双眼】点背呗!

勾三敢:还傻犟!大林,让他看看!

由大林【放录像。】

【录像中:陈七三人与田雨玩三打一。】

勾三敢: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众人也全神贯注看录像】

【录像中:陈七传大王、一个2给同伙。】【手机响。】

由大林【掏出手机接听】啊,找敢哥?在这。哎,敢哥,小琳电话!

勾三敢【接过手机】

【录像中:田雨掏出五百块钱,扔给陈七同伙。田雨洗牌】

勾三敢:我手机没电了。是吗?太好了!我马上去,你在家等着!【附耳跟由大林低语。匆匆出门。回身】田雨,好好寻思寻思!这就是你好哥们!【离去】

 

 

181内景柳继明家夜

柳继明【用座机通话】厉镇长!正想明天跟你商量呢,我打算去江西福建广东,搞一个玉米销售调研。啊,跟望发营子勾三一块去。勾三,就是那个挺有影响的经纪人!

厉镇长说话声:啊,是叫勾学明吧?我知道,那影响是相当大啊。那就明天研究吧。

 

 

182内景            火车卧铺车厢日

柳继明【翻动勾三大提包。】都啥玩意啊,满满当当的。【掏出几张光盘】哎,黄色的?

勾三敢【放下正在看的一叠资料】也就你们当官的吧,都好色!

柳继明:二人转吧?

勾三敢:还二人转呢,我自个就转蒙了!【手机响。接听】骆大哥!在火车上呢。苏渣滓收苞米去了?啊,啊。我这就派人去!谢谢你啊,骆大哥,再见。

柳继明:四合堂的骆高峰吧?

勾三敢:你也知道?

柳继明:鲁天县几个人不知道?一家伙承包上千亩土地!

【手机响】

柳继明【去摸手机】

勾三敢【掏出手机】我的!一离开书记宝座就啥了吧?

柳继明:不习惯。这多清净!

柳继明【举着光盘】我交给乘警了?

勾三敢:都是经营活动的录像!

柳继明【睁大眼睛。点头。拍打着笔记本电脑】好玩意,干你们这行的更有用。

勾三敢:我知道,齐琳早就撺掇我学。这也站不住脚啊。

柳继明:你就买个笔记本【拍打着电脑】,方便,走到哪背到哪,有空就鼓捣。【打开电脑】,你看,我找的资料,还有我自个打的资料,全在这里面了,要用哪个就啪啪一点【一边说一边操作演示】不难学!

勾三敢:嗯,绝对是 好玩意!

 

 

183内景       丰联粮库办公室           夜

赵  宋【用手机通话】大林,明个上四合堂,签合同。在家等着,我顺你那走。哎,田雨咋样了?啥,啥?【提高声音】信号不好,明天再说吧!【关机】哎,丰收,咱俩再捋巴捋巴,寻思寻思,粮库安全这摊,还有没有啥漏洞?

常丰收【闭上眼,思索一会。】大事呢,就是防火。设备该弄的咱也备齐了,灭火器、深水井,水桶、沙袋都有了。库里要紧的地方咱也心里有数,粮垛是重点,灭火器就在旁边。烘干塔这应该没啥事吧?哎,赵哥,再让消防队小刘来一趟呗,不少人还不会使灭火器。

赵  宋:那就明天,后天吧,把人整齐了,好好演示演示。哎,丰收,整一套灭火光盘呗?

常丰收:对。还有,值班得加人。

赵  宋:啥吧,敢哥出门这几天,我天天晚上过来,咱哥俩带班,值班也加人!

常丰收【站起,伸伸懒腰】出去溜达溜达!

赵  宋【也跟着常丰收出了屋。】丰收,粮垛那还得加几个灯,要害部位都拉上灯!

常丰收:好,一会先在粮垛这加四个!

 

 

184内景          苏渣滓家            日

苏渣滓【正在接听座机电话。】好!哎,这个事准吗?勾三这个种可真他妈鬼道!

电话中说话声:百分百!和老柳头一块走的。

苏渣滓:是吗?好,好。肯定是踅摸大用户去了吧?

电话中说话声:这个,嗯,差不多。

苏渣滓:谢谢呀,老哥,你在镇政府大院,消息灵通,咱哥们多交流,多及时交流,啊?老哥,哪天咱上县溜达溜达!别客气呀,应该的,应该的!再见!【轻松地坐下,掏手机,拨号】

 

               【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粮贩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