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我的新兵班长

我的新兵班长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8-10-25 字数:2742字 阅读: 70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的新兵班长,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清楚地记得,刚当兵时,新兵连伙食不比现在,几乎顿顿是水煮白菜萝卜,偶尔来盆猪肉炖粉条,就是我们的美餐。粉条多肉片少,遇到这样的荤菜,都是班长亲自掌勺分菜。一圈分下来,
 

我的新兵班长,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清楚地记得,刚当兵时,新兵连伙食不比现在,几乎顿顿是水煮白菜萝卜,偶尔来盆猪肉炖粉条,就是我们的美餐。粉条多肉片少,遇到这样的荤菜,都是班长亲自掌勺分菜。

一圈分下来,班长把菜和肉都拨到我们碗里,剩下的几乎是菜汤。班长最后一个,他便菜汤泡饭。我们不好意思,班长就笑着说:“营养全在菜汤里呢!”说着便风卷残云。

我喜欢写作,班长就把我当成“宝贝疙瘩”,抱以厚望,总希望我文武双全。文没得说,但在“武”上却一次次“冒泡”,让班长失望,也让我隐隐不安。

记得营队列会操,大家个个精神饱满,列队迎考。其中一项是单兵队列动作,我动作不标准,就猫在队伍后暗自祈祷,别抽点到我。可说啥来啥,越害怕还越中奖。

走出队列时,班长还特意递给了我一个信任的眼神。而我却因紧张,连正步走分解动作成了“一顺腿”都不知道,引得全营官兵哄堂大笑。我彻底蒙圈了,咋回的队列都不清楚。

班务会上,全班人鸦雀无声,我也似乎预感到“暴风雨”的临近,做好挨罚的准备。但铁青着脸的班长,只瞟了我一眼,始终没指责半句,这倒让我更为紧张。

熬过了一个忐忑的晚上,班长才把我叫到一旁,和气地说:“瞧你那点出息样!谁没有犯迷糊的时候,出错不可怕,怕的是一块石头上摔两次跟头!”他的春风化雨,让我有了自信。以至于多年后,我都在想:班长的“容错”,远比他劈头盖脸的训斥,要管用百倍。

班长是山东人,国字型的脸上,写满了条令条例,浓眉大眼,很严肃,不苟言笑。有时为了一个队列动作,让我们反复的练。见我们偷懒,他几乎是扯着嗓子地吼:“当兵就得敢吃苦,过得硬、争第一,训练场如战场,谁也不能婆婆妈妈、拖泥带水。”我们都恨他,甚至私下说他是“希特勒、法西斯”。

一天训练下来,我们脚上起了血泡,挑开后,疼的躲在被窝里哭。班长见状,就说我们“是孬种、熊包!”末了,告诉我们,部队不相信眼泪,进了军营就不再是小孩,要学会坚强。

我们望着他,他也望着我们。那目光很真诚,是鼓励、是激发,更是一种关心。我也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了勇敢和坚强。

站军姿是苦闷的,像雕塑般一站个把小时,是对意志和体能的双重考验。我体质差,站不到一会,脸色发青,眼冒金星,腿肚子直打哆嗦。班长见了就会过来,平和地说:“你回班里把我的钥匙拿来!”我没有丝毫怠慢,却没发现钥匙。班长又命我重新回去寻找,结果仍无功而返。来回几趟,当我怯生生地向班长报告时,他却拍了拍裤兜,分明让我听见裤兜中传来钥匙的响声。

“活动一下好多了吧……”此时,我已分不清自己是激动还是感动,也分不出眼角的是泪水还是汗水,只觉得心头里暖暖的。

旅里组织演出比赛,新兵连推荐了我。而我性格腼腆,心理素质差,即便在班队列前喊个口令,都脸红心悚。

给班长求情:换个人呗。可班长不吃这一套,“同样脖子上都顶个脑袋,凭啥你觉得比别人差?咱当兵的,就是断了腰脊,那也得个顶个地挺直……”

随后,班长特意带我去他的老连队,找指导员帮我改了发言稿,断了句,还请连队文书从演讲的表情手势、语速快慢等,手把手地教了我一上午。

还别说,这真让我有了底气。演讲中,虽说腿还点打颤,嘴巴有点僵,但我也成为了目光的焦点,旅领导还接见了我。当走下演讲台时,班长嘴角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不错,没给咱丢脸!干啥事都得有血性有狼性,关键时刻往前冲!要是整天猫在后面能有啥出息?”我听了,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这句鼓励的话,也成了我前进的动力,时刻告诫自——啥事都不要猫在后面……

新训考核在即,“三公里越野”我一直过不了关。就在我不知所措时,班长给我开起“小灶”。每天起床哨没响,他就拉我操场,呼吸均匀、舌尖顶着上颌、摆臂……一连几个星期,到了考核那天,他在一旁扯着喉咙地给我呐喊,我破天荒地竟也考了个优秀。每每想来,当时班长不仅是陪练,更是给了我自信和让我受用一生的拼搏劲头。

新兵连要结束了。我拟定分到班长的老连队——修理连,这可是“热门”连队。对农村孩子来说,能学个技术,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啦。我把这一喜讯,写信告诉了爹和娘。

可下连队的那天,傻眼了,我被分配到油库。背着背包,闷闷不乐。班长好像看透了我的心事,把我叫到操场一角。我已记不清班长当时表情,只记得他说:“油库很不错的,那里时间多,你要多读书学习,我看咱们班你以后的出息要大一点,好好干,你能当上连长!”

“连长?我能当连长?”班长这句话,给了我很大信心,也一直激励着我。也许班长还不知道,他当年的一句话,成就了我一个梦,让我从一名不谙世事的新兵,成长为带兵打仗的团职军官。之后,我也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上,讲给了我的团队我的兵们来听!

“我的老班长,你还会不会想起我,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时常还会想念你……”每每听到这首歌,鼻子就特别的酸楚,眼里也会湿润,思绪就会重新回到兵之初,重新遇到我新兵班长——任安江,他是那么年轻,那么温暖,那么亲切。


编辑点评:
对《我的新兵班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