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第一次站岗

第一次站岗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18-10-25 字数:1786字 阅读: 65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离开部队有些年头啦。至今想起当新兵站岗的事,仍忍俊不禁。我第一次站岗,那是在湘西腹地中类似裤腰带般的沟壑里。巴掌大的地方,有几排灰砖平房,过去是旅部。后来机关搬走后,就成了我们新兵宿舍。那时个人没有
 

离开部队有些年头啦。至今想起当新兵站岗的事,仍忍俊不禁。

我第一次站岗,那是在湘西腹地中类似裤腰带般的沟壑里。巴掌大的地方,有几排灰砖平房,过去是旅部。后来机关搬走后,就成了我们新兵宿舍。

那时个人没有手表,一个马蹄表是公用的。部队上也好像都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每个上岗的人都把闹钟拨快一刻钟,结果本是六点吹起床哨,连长起来一看表:才4点多。

夜里站岗最难受的是第二班岗和倒数第二班岗,都是正瞌睡的时候。尤其冬天的后半夜里,接岗的咋叫都叫不起来,拉起来又睡下去,好像拍扁了揉碎了都不能叫醒,让站上班岗的人急的乱蹦,还憋了一肚子气。

刚到部队时,我们新兵是不站岗的。那时,我总觉得哨兵肩扛钢枪,目视前方,很是神气。但我们开始站岗时,才发觉不是那么回事,我还差点吓得尿了裤子。

周围一片漆黑,四下里静悄悄的。一个人站在岗楼里,那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猫头鹰凄厉的啼鸣,不时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头发发麻。本来就胆小,加上山中坟地里一闪一明的磷火,更让我方寸大乱,那风中被摇曳出的树的影子,也不时被幻想成妖魔鬼怪的样子,怀里比揣了只兔子跳的还要快。

在对营区周边巡逻时,我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着我,如影随形。猛然回头,啥也没有,全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恐惧使我几乎都快哭出声来。我把枪紧紧地攥在手里,捏得手心都沁出汗,但仍感到莫名的恐惧,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只冰凉的手搭在我肩上,或者会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将我一口吞掉!

越紧张就越害怕。突然一个长长的黑影,正面向着我。“娘呀!”我尖叫一声,差点跳了起来。那一瞬间,身体里的血液急速地冻结了,腿脚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似的不能活动了。

“口令!口令!”我紧张着喊了几遍,没有应答,也没动。我端着枪,一步一挪地到了跟前,却发现是个木头桩子。

人们常说,黎明前的黑,是特别可怕的。回到岗楼里,为了给自己壮胆,我不停地念叨着“我不怕,我不怕”。可嘴上说着不怕,但声音还是有些发抖,整个人几乎跌进了恐惧的深谷。

心还没平静下来,黑暗中又闪出了个影子。这次径直向我走来,我的心又被提到了嗓子眼,明显地感觉到血液只往头顶上涌,脑袋里一片空白,有的窒息,整个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全身冒着凉气,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黑影。

“别过来,别过来!”恐惧中我甚至拉动了枪栓。这时,一束手电筒的光照在我身上,紧接着又听到“长江”的口令。原来是连长来查哨!我急忙结结巴巴回答“黄河”,不料紧张中却说成“我不怕”。

“不怕才见鬼呢!你小子连口令都说错了。”见我害怕,连长没有责怪我报错口令,而是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温和地告诉我,人的胆量都是炼出来的。

他给我说,每个人都得过这个坎,他第一次站岗时也很害怕,和我一样。后来站的次数多了,胆子就大了。这就像那铁匠手里打制的刀具,在铁砧上被打击淬火的次数多了,钢刃就越发锋利一样。

的确,磨练就像催化剂!在连长的陪伴下,我重新整理军装,把枪紧紧地握在手中,竟不再觉得孤独,也不觉得害怕,似乎一下子从恐惧中走出,让自己增加了自信,变得成熟起来了!

第一次站岗,让我刻骨铭心。


编辑点评:
对《第一次站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