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十回 溃败因招天下怒 灭绝缘惹万民嗔(其二)

第三十回 溃败因招天下怒 灭绝缘惹万民嗔(其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 2018-10-11 字数:5892字 阅读: 40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恐怕你们不能得逞,我之所以孤身前来就是要引你们出来,这周围可都是我的人啊。”
  “哈哈哈哈,到现在了还做口舌之争,你的手下都被你派出去了,这附近我们检查了几百遍,绝没有一个警方的人隐藏在这里,你的死期到了。”
  “警察才治得了几个人,肃清天下不能靠警方啊。”
  “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看你硬到什么时候?”
  “靠老百姓啊,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只要你不伤害他们。但是现在我为你们感到担心。”
  “那些只会抱头鼠窜,苟且偷生的软蛋,你还指望他们,哈哈,我当你有什么本事能镇得住我们呢?就算是说大话也要说点像样的,他们就像狗屎一样,我踩他们都嫌脏了我的脚。”
  “如果你没有这种想法,今天谁会伤你?又有谁肯帮我呢?”局长依旧十分平静,“长下巴”提起了手中的枪,温局长先他一步钻进了车里,迅速关上车门,摁响了喇叭。“长下巴”朝着局长的车窗连开数枪,与此同时街道两侧的十一层居民楼所有房间齐刷刷亮起了灯,布莱人惊慌失措,知道事情不妙,急忙往街道口跑去。这时候难以计数的石块、花盆、酒瓶还有桌椅如同暴雨一般从天而降,密密麻麻,何处躲闪?布莱人登时头破血流,不是腿断就是臂折,有的早已昏厥,有的摊在地上痛哭哀嚎,整条街道一片凄惨景象。
  当然了,在这样的“暴雨”之中,尽管市民有意避开局长的车子,但是它依然不能幸免——前盖翘起,车窗全碎,顶盖变形。事情过后,局长跟市民们开玩笑,说这汽车至少还有一样是不曾损坏的,那就是司机。但在当时,局长的心里是极为沉重的,即便一个所有邪恶都受到惩处的社会也必然是肮脏混乱的,因为既然邪恶能在它身上成长起来就说明它埋藏着邪恶的根。
  整个过程中,林雪飞一直紧贴在二楼靠近阳台的墙面上,由于位置隐蔽并且市民的心思都在布莱人身上,因此没有人注意到他。布莱人多半都已躺在了地上,然而林雪飞却清楚地看到有三个人爬到了街道口并且逃了出去,这其中就有“长下巴”。林雪飞趁着市民们庆祝之时悄悄返回了街口,那三个人的身影已距他百米之远。
  林雪飞模糊地看到他们逃进了远处的胡同,即刻驱车追赶。眼看就要拐进那条南北胡同的时候一辆红色轿车从对面快速地驶了过来,并闪起了转向灯,林雪飞不得不让它先进了去。林雪飞当然不知道这车里的人曾经与他有过两面之缘,她就是江露泠。江露泠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了她要去的地方,因为她已经等不及了。她把车子停在莲池公园的路边,走进了公园里面,“长下巴”和其他两名布莱人从草丛里钻了出来。“长下巴”小声哀求道:“您来得及时,快救我们。”
  “车在外面,快走。”江露泠说。
  “长下巴”受伤较轻第一个跑了出来,另外两个布莱人一前一后跟了上去,他们的腿都受了伤,走起路来一瘸一拐,颇不方便,最后一个肩膀也受了伤,始终用右臂抱着左肩。江露泠嘴角挂起一丝冷笑,从袖中取出一把长刀,快走了两步赶上最后那人,左手捂住他的嘴巴,右手迅速地在他脖子上一抹,那人立即倒地,不能发声,片刻之后便一命呜呼。江露泠如法炮制,将那第二个人也放倒在地,见他还在挣扎,又在胸口上补了一刀。接着便是“长下巴”了,他跑得最快,离她有十米之远,想必没有发现她的举动。江露泠跟了上去,刀子已经对准了他的心脏,眼看成功在即了。不想“长下巴”早已识破了她的诡计,只等她靠近给她个出其不意,一招制敌。那刀子快要碰到他后背之时他猛然转身,抓住江露泠持刀的手腕,用力一折,那刀便朝着江露泠的脖子划去。江露泠猝不及防,只凭着本能的反应侧头闪躲,刀子划破了她的左肩。江露泠应声倒地,那刀子已握在了长下巴手中。
  “哈哈。”“长下巴”举着刀子向她逼来,“今天都想要了老子的命,可惜老子命大,先叫你们死绝。”
  “你这个贱人。”他骂道,“我走投无路来投奔你,你居然落井下石,我要一刀一刀刮了你。”
  他猛地挥刀砍来,江露泠伸脚蹬着了他的手腕,顺势翻滚几下试图摆脱他的控制。不想他立即跟了上来接着又是一刀,她只好侧身闪躲,然后翻身想要爬起,又是一刀横着挥了过来,在她的背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她疼痛难忍,踉跄着跑了几米远又趴倒在地上。她是一定要站起来的,否则必死无疑了,幸好此时面前有一棵小树,她忍者疼痛扶着那树爬了起来。“长下巴”早赶了上来,举手挥刀,江露泠低头闪过,绕到了树的另一侧。“长下巴”抬腿一脚踢中她的小腹,她向后退了几步忍着剧痛没有倒地。
  不管怎么说,她马上就要做他的刀下之鬼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她如此背信弃义,这样死去未免太便宜她了。他开始思索折磨她的办法,那些他们曾经一起用来对付赌徒的酷刑现在要加在她身上了,想一想都让人兴奋。他稍一分神,江露泠趁机逃走,他却不慌不忙,将那刀子朝着江露泠扔去,那刀子不偏不倚正插在她的肩下,此时她已浑身无力,加上被利刃击中再次倒地。
  “长下巴”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他的猎物,他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拎着她向公园里走去。江露泠却并不想束手就擒,她知道此时“长下巴”以为自己丧失了抵抗力,虽然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但是她还有意志力。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右手突然将那刀子拔出,然后插进了“长下巴”的小腹中。“长下巴”疼得大叫一声,松开了她,她双腿发软难以支持,倒在了地上。然而这一刀对“长下巴”来说并不是致命的,反而更加激怒了他,他拔出了刀子,打算就地结果了她。
  “长下巴”刚刚的那声大叫惊动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林雪飞,胡同口的那次“谦让”差点让他失去机会。他朝公园里望去,只见一个女子被袭倒地,看那身形像极了在飞雪山上大雪中见过的那个女孩,她来这里做什么?想不到竟同她有这段缘分。当“长下巴”的刀就要刺进江露泠胸口的时候,林雪飞将他一脚踢了出去,刀子不知飞落到了何处。他想要扶起这女子,可是“长下巴”却着实顽强,他奔了上来一把搂住林雪飞,奋力用双臂勒住他的脖颈。林雪飞使双手抓住他的两臂,猛一用力将其分开,又一用力将他从头顶摔了过去。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被林雪飞一拳打在左边脑袋上,身子轻飘飘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林雪飞想要回头寻那女孩时,却看到她已跌跌撞撞走到了马路边,钻进了车里发动了汽车。
  林雪飞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突然被人一脚踢在了背上。林雪飞感到这一脚力大无穷,身体无法消化,随即在地上翻滚一圈,尚未站稳之时,脸颊感到拳风急速袭来。这一拳力道十足,决不能让他击中,林雪飞向后一倾弯腰躲过。那人却不给林雪飞反应的时间,鞭腿袭林雪飞腰间。林雪飞已无躲避时机,身体微侧化他力道,然后用右臂夹住他的小腿。虽是如此却仍感到腰间震颤,不能站稳,他借这力道向侧面移动,那人右腿被人擒住只能随他移动,身体也难以保持平衡。眼看摔倒之时,那人猛然跳起,跃到林雪飞头顶,以双肘击林雪飞头部。林雪飞决不能让他得逞,如今之势,别无他法,林雪飞松开右手揽他腰肢,两人一同倒在地上。
  两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爬将起来,林雪飞这才看清,眼前这人正是当年闯入杂志社的布莱人“大个子”,他是接到“长下巴”的通知来会和的。林雪飞心想,此人气力绝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他身材如此高大却同小个一般灵活,实在是罕见的对手。林雪飞不敢贸然进攻,那人似乎也有所忌惮,刚才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进攻竟然丝毫不能占得便宜,在他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他对于战局的走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他自信不会被击倒。他不是莽撞的人,至少在搏斗这一方面,不过现在他决定进攻,因为他看出林雪飞试图以静制动,绝不会主动进攻。他当然也急于了解对方的习惯和实力,但他采用了其他的办法。
  布莱人“大个子”向前探了几步,突然使直拳攻击林雪飞面部,动作极为迅速,林雪飞为了观察他套路,一开始必须躲闪防守,因此向后跳了一步。“大个子”那一拳本是虚招,虽然极快却并无力道,拳未收回便急起右脚攻林雪飞头部。林雪飞点着他的右腿借力向后跳去,不想这一脚也未有十足的力道,刚刚碰到林雪飞的双手便快速收回。林雪飞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看来他也没有必胜的信心。
  “大个子”收回了右腿再次与林雪飞对峙,几秒钟之后,他猛摆左腿,攻林雪飞下盘,林雪飞轻跳躲过。两人再次僵持,林雪飞见他伺机又要出拳,率先前倾身体,做出拳状,大个子立即有了侧身之意,林雪飞忖度他意图,截他退路,鞭腿向他右侧踢去。大个子以肩相搏,快速向右侧移动,趁他右腿未到最高点时,以身体冲力迎击,林雪飞小腿一阵麻木,快速收腿,装作若无其事。“大个子”只觉右臂生疼,后悔以此破招,嘴中仍是轻蔑一笑。
  两人如此这般不停地试探对手,仍然没有战胜彼此的信心,如果不是拼力相搏,只在这一招一式之间不仅难以分出胜负,似乎连摸清对手的底细都不能够了。“大个子”劈腿佯装试探,借此向前迈了一步,出其不意挥拳袭来,林雪飞只当又是一次试探,侧头躲过,正要站稳之时,“大个子”转身左拳从侧面袭来,林雪飞低头闪过。大个子抬膝顶林雪飞头部,林雪飞双臂挡在头部接他的力量,借势向后跃出,在地上滚了几圈远离战圈。等“大个子”跟过来之时,林雪飞早已站起,“大个子”又是一拳击来,林雪飞见他拳势甚猛,无法正面迎击,侧身闪过推他胸口,“大个子”向后倒退了两步。与此同时他击出左拳,由于个头大臂展长,这一拳虽未实实打中林雪飞,林雪飞却也向后紧退了两步。
  两个人站定之后重整旗鼓,“大个子”抬腿又要进攻,林雪飞出右脚相阻,大个子左拳袭来,林雪飞伸手挡开。他见“大个子”身侧露出,右腿急攻,正中他腰间。“大个子”知道只有在他击中自己的瞬间才是他防守最为松懈的时候,因此忍着疼痛右拳击林雪飞肋部,两个人各受一击,暂时裂开空档,暂作休整。
  他们心里都清楚,面对这样的对手休息并不是好的选择,因为体力充沛的情况下绝对难以分出胜负,或许在长时间的激战之后他们之间才会出现毫厘之差,而且致胜的关键也许不是力量、体能和技巧,而是意志。不拼到最后一刻绝难取胜,“大个子”拳脚并出,又是一阵凌厉的攻势,林雪飞或闪或攻,小心应对。就在“大个子”全力进攻之时,灌木丛上突然跃出一个大汉,腾空一脚,正中他的肩膀。“大个子”猝不及防,力量又全都集中在前方,袭击者也绝非泛泛之辈,他如同受到卡车撞击一般,瞬间向侧面倒了去。
  林雪飞看到那人正是周克新,正待说话,周克新却大笑一声,转而问道:“我问你这里是城南还是城西?”
  “问这个做什么?”
  “是城南还是城西?”
  “是城南。”
  “你要去城西,为什么来城南?这是我的地盘。”
  这时,“大个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如同双塔一般的林雪飞和周克新,想起当日在谎言杂志社的情形,心下不禁感叹。倘若是在平时,能够有一双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对手,并且同两人一起对战,该是多么畅快的事,但是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花间市的布莱人面临灭顶之灾,生存下去才是最关键的。他心里产生了一丝胆怯,他们当中的一个尚且难以应付,何况现在这种情形?不过,他的经验和理智告诉他,恐惧只会加快失败的到来,这个两个联手对付自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不自信,现在唯有摒弃所有恐惧,拼命一搏,或可得到生机。
  周克新见他站了起来,想起当日之事,又见他威猛过人,且同林雪飞大战之后安然无恙,是个难得的对手,好斗之心顿生,二话不说奔上前去便同“大个子”交起手来。周克新招招凶猛,拳脚生风,“大个子”应付了一阵之后,便同他对攻起来。几个回合下来,两人胜负难分。周克新大呼过瘾,不留喘息空间抽身之后立即上前厮打,林雪飞想要尽快降服此人,也加入了战圈。
  两个人相识多年,默契非常,上下齐攻,左右兼顾,若是常人一定难以承受两人一回合的攻击。但“大个子”经验丰富,虽有些应付不暇,但也不至于出现致命的失误,偶尔也可以寻出空档,击中对手。一阵连攻之后,大个子受了几处伤,林雪飞和周克新也倚在树边休息。周克新又要跳进圈子,被林雪飞阻住,两人知道如此下去他们也许能够战胜他,但是不知会耗到什么时候,而且他们也会元气大伤。周克新知道林雪飞心中所想,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
  两人一同朝“大个子”扑去,林雪飞先到,连续快速出拳,招式大开大合。“大个子”找准时机出重拳击林雪飞肋部,林雪飞向后倒去。周克新趁此时机用左臂夹住他的右臂,他想要抬膝攻击周克新小腹,周克新早有防范,快速近身使他无法抬膝。“大个子”只好用左臂搂住周克新脖颈,脚下使绊,周克新也快速伸出右臂楼他的脖颈。此时林雪飞已经靠近两人,伺机出手。大个子知道他们的目的,他决不能将身体暴露给林雪飞,因此他借着周克新的力量倒在地上,使周克新的身体压住自己。他知道自己的境地,一旦周克新翻身或者侧身,他就是极为危险的,而周克新的力量惊人,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周克新在他的上方试图锁他的脖颈,此时他已别无他法,只好孤注一掷,用自己的脑袋撞击周克新的脑袋。周克新不想就此放弃,心想大不了两败俱伤,谁还比谁的脑袋硬不成?一旁的林雪飞见状大吃一惊,猛然倾身拉起了周克新。
  这一次林周二人近身擒拿失败,“大个子”多了几分警惕,他们需要想出更好的办法。再次进攻之时,周克新觉他拳风稍弱,以左臂缠他的左臂,待他不得已出右拳时,又以右臂缠住他的右臂,两个人的胳膊缠绕在一起谁也动弹不得,相互抬膝攻击对方的腹部和肋骨。林雪飞借此时机从侧面袭来,“大个子”顾此失彼只能抬腿迎击,周克新趁此机会松开双手,扫他立着的左腿。“大个子”无法站稳,但他知晓两人的对策,有了几分准备,因此踉跄了几步并没有摔倒。周克新见状抬腿攻他的肋部,他在仓促之间勉强后撤一步,却正好被林雪飞赶上,用尽全力的一记鞭腿正中他腋下肋骨。“大个子”歪斜了几步,扶着树干站稳,喉内涌上一股鲜血,他不动声色,全都咽了下去。林雪飞和周克新全然看不出异状。他们心下不禁惊叹,这人受了如此重击竟然若无其事,果真是非同一般。
  “大个子”不等身体恢复,奋力奔上前来,林雪飞和周克新做好了迎敌准备。突然的一声枪响惊扰了他们,“大个子”的身体向后倒去,一颗子弹正中他的眉心。林雪飞和周克新不知是何人开的枪,因而迅速躲了起来。又是一声枪响,躺在地上尚有余息的“长下巴”登时毙命。子弹来自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两枪之后,车子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回 溃败因招天下怒 灭绝缘惹万民嗔(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