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我与文字结缘

我与文字结缘  作者:张丽利

发表时间: 2018-10-10 字数:2524字 阅读: 42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掐指算算,在外漂泊已历十载。回想起所经历的一切,不胜感怀。
  在那些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在我觉得自己快熬不下去了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些美好的事物给予我力量。那是一种慈爱的博大而又温暖的力量,犹如小时候妈妈紧紧地把我抱在她怀里的力度,舒适而惬意却又不让我觉得被禁锢的喘不过气来。那又是一种真实而又饱满的回馈,就像饿了好久的人美美的吃了一顿梦寐已久的大餐之后的感觉。那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共勉,就像真理被蒙尘了万年突然被挖掘了出来一般。
  每当这时,我总会有个念头,我要把我所想的写出来。写出我的苦,我的乐,我的爱恨,我的坎坷和坚韧等等。可肤浅的笔触总让我羞愧难当。每每动人的真情在我的笔下就变得平淡俗气。每当此时,总会深深的鄙视自己,也会恨老天的不公。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要写作的念想却不能给我一个富裕的家,为什么不能让我好好的多读几年书,如果多上几年学,我一定可以写出好的文字,让我感动的文字了。
  越是这样想,便越觉得自己所写的文字更加的不名一文了。每每看着自己写下的东西生着闷气,越看越不顺心,最后索性撕得粉碎,貌似不解气,于是学学楚霸王火烧阿房宫,一把火把它们烧的连渣都不剩了。这时便觉得解气了,但心里却是空落落的,似乎觉得可能不应该这样,或者应该是那样,于是乎和自己较起了劲来。
  朋友相处,无论在哪总有那么几个时常调笑我说“你就是个“*人””,当我正准备生气时,他们便会悠悠的来上一句“骨子里透着一股文人*客的气息”。我刚刚燃起的怒火总是会被这样轻描淡写的浇灭。虽然我不是个文人,更不是个诗人,但我却总是愿意把自己当成是个文人,更喜欢别人把我当个文人。我想这应该就是每每他们和我如此调侃,我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沾沾自喜的缘故吧。
  “尽管你不是诗人,但你可以选择诗意的生活,当你诗意的生活着,那么你就是诗人了”,虽然记不得这是谁说的了,但我很喜欢,很赞同,所以只看过一遍便记下来了,这么多年不曾忘过。我一直在心底觉得我不仅是个文人更是个诗人,我曾做过无数个梦,梦见了我成了诗人,在山颠,在海边,在月下,在楼上,在美人旁,在所有美好的物什旁,吟着动人心弦的诗歌。我时常做着如是相同的梦,可当我笑着醒来,才知道原来我不是诗人甚至也不是个文人,心不由己的落寞着。于是我告诉自己,你与诗无缘。
  我出生在牡丹的故乡洛阳嵩县一个贫瘠的农村,我出生时天是农历的二月。听妈妈说,那几天好冷。我生下时,妈妈对爸爸说“给起个名字吧”。看着外面刚刚盛开的迎春花美丽而娇艳,爸爸说“理力吧,希望我的女儿知书达理生命顽强有力”。妈妈说“太男性化了,改个吧!”!“叫丽利,一生事事顺利,像迎春花那样美丽,,不俱严寒早早的开花,于是,我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了下来。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以我的名字为傲。有时回想,老妈这辈子做的最伟大的事就是为我起了个如此诗意的名字。
  我是在土堆里长大的,用母亲的话来说,就是吃着土长大的。我的童年回忆最多的就是土地和冰面,因为那是我最常呆的地方了。我六岁时上的学,八岁时基本可以自己看书了,那时候的家庭能有一本课外书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于是我就借班里条件稍好同学的课外书看,这虽然对现在孩子来说是最简单的一件事,可那时候我也是那群孩子中最爱看书的一个,因此我成了他们中间最博学的一位了。因为我那会就能读已经在四年级的堂哥的书本了,我时常把看到的故事讲给小朋友们听。记得那会,当我第一次读《卖火柴的小女孩》,《小凡迪》等故事的时候,曾经把自己读的泪流满面。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其中的主人公一样。只觉得这故事真好。后来慢慢的读了《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等等,觉得故事真美,那会就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做个伟大的作家,写出同样伟大的作品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读的书就更多了,接触的面也更宽了。于是开始想,我要写什么呢,诗歌,散文,小小说抑或着是小说。譬如《繁星,春*》,譬如《朱自清全集》,或者是人物传记,或者游记什么的,就像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久久无法确定下来。后来看了好多新题材的书,譬如《诛仙》《乾坤一煞》《斗破苍穹》等,不同的文风,不同的故事,我越发的为我要写什么而发愁。我劝慰自己说,慢慢来吧,或许有一天就会发现自己适合写什么了。
  可是一晃,奔三了,在外面已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十个春秋,我依然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依然为自己的文笔而羞愧着,重复着写了烧烧了在写的历程。在岁月的流逝中蹉跎着,浪费着生命。或许多上几年学我就可以了,我依然用这样的理由骗着自己,无知的自欺欺人着。
  终于鼓起勇气对自己说,写点东西吧,写什么呢?思索良久。写小说吧,于是进行了长达一月的构思,终于执笔写起,可仅仅写了两章就不想往下写了,因为连自己都不愿去看了。放弃吧,对自己说,你丫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料。
  突然有一天,当正徜徉在游戏中时,电话响了“你是张丽利,你写的文章不错,被进入竞赛入围!”。“什么?”我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愣了一会。
  然后我告诉我的同事,小丫头曾经是我QQ空间最中式的访客“我看你的文采不错啊,为什么不多发点稿子呢?”面对同事真诚的询问,我说出了我多年来纠结的问题。听完我的话,也总结出“以我笔写我心,这才是真的,至于其他的什么都不是那么重要,唯有那些真情流露的东西才能打动人,就像朱自清的《背影》,还有曹禹的《雷雨》,不都是这样吗?如果执着于行而不注重于情,你怎么能成功呢”
  我的脑海中只有一句“以我笔写我心”,如当头棒喝,我豁然开朗,我写东西只是为了表达我的思想,为什么要强求那么多呢,就像我要喝水,难道就因为水杯的质量问题而不喝吗?为什么在乎那么多呢,我又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名,为何就不能随心随意呢。
  于是,我果断决定,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完成《远嫁你将失去什么》得创作,不求名闻利,但求老的时候留下点值得翻阅的活过的证据。
  “以我笔写我心”,无论多难,我都要坚持。就如现在,虽然短短数千字,却花了近三个小时对着手机用一指禅写出,但不言辞。
  文/张丽利

编辑点评:
对《我与文字结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