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话说农民(“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

话说农民(“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  作者:翟梅兰

发表时间: 2018-10-10 字数:2341字 阅读: 80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话说二十世纪工分年代,每家每户的大门外空闲角落处都有一个长方形或正方形的粪坑,是专门收集常年垃圾,有空去割青草、打扫各种飘落的树叶,农忙时的麦糠、豆叶、芝麻叶、蜀黍叶和各种粮食簸出来的杂物堆放粪坑,
 


话说二十世纪工分年代,每家每户的大门外空闲角落处都有一个长方形或正方形的粪坑,是专门收集常年垃圾,有空去割青草、打扫各种飘落的树叶,农忙时的麦糠、豆叶、芝麻叶、蜀黍叶和各种粮食簸出来的杂物堆放粪坑,再经雨水长期浸泡腐蚀成天然的庄稼饲料——沫子粪。年关用粪叉把它挖出来,晾一晾翻松再堆成有边有梭的长方形,等待队长会计来排方记工分。

一开春没出正月,队长就组织男女劳力往坡上担粪,清晨一大早钟声一响,人们便挑着箩头拿着铁锨随队长到指定的人家粪堆旁装粪,刚学挑担的年轻人,务必把肩膀磨得红肿,甚至磨烂,疼痛难挨,磨练一段时间慢慢才会好点儿。春天担粪,麦天担麦,金秋时节更为繁忙,不但要担玉米棒子、红薯疙瘩、黄豆芝麻,还有水稻等所有农活的运输往来,肩挑是唯一无奈的选择,其中苦累的滋味儿,只有亲历者才深有体会和感受。但对劳动人民来说也习以为常,虽然苦累但心里充满了快乐,看那一字形长长的队伍,忽闪着担子一路欢声笑语行走在崎岖的坡路上,如今那道难忘靓丽的风景,只能留在那代人的心中脑海里。那时生产队都有四到六头耕牛专人喂养,一到犁地季节,牛把式操纵使用…耕牛成了主角,为农民立下了汗马功劳。

八十年代也是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之后,所有的土地都包产到户,耕牛犁耙被变卖刮分,集体农具也分散给大家,不够的可

自己购置,犁地成了问题。



村里个别家养头牛、养马和一个小毛驴,犁地时两家商量格驹给别人犁地,不但给人们解决难题,也给自己增加收入。难免也有窄棱撇坡小块地、陡坡地,还得用锄头或三齿耙子刨来刨去。有的犁地挨不上号等着又着急,只好发动全家去刨地,那时架子车早已普及,一车能拉好几担几百斤重,男子手扶车杆肩背背带,妇女旁边拉根绳,只要是平路不管拉粪拉庄稼,省时省力轻松多了。一旦遇到雨天是相当麻烦,若知下雨,宁可东西扔在地里都不能去拉,除非是在地里装车,到处是土路,雨水浸泡后稀烘烂透,泥水淹没脚脖,沉重的泥巴能把鞋拽掉,行走非常艰难,车轮也被泥巴糊住,每走一段都要用木棍剜一剜车轮和脚上的泥巴,车行平路遇上陡坡,两个人的力量是根本上不去的,都要在陡坡处停下来休息,等后面有车到来,不言而喻,相互帮助,推车才能上去。久而久之自然形成了一种民风美德。

随着经济改革的一路前行,零几年村里不但修了宽阔平坦的水泥路,机动三轮车也陆续登场,架子车越来越少即将淘汰,往年的牛耕马犁也早已被手扶式拖拉机所替代。历史的巨轮滚滚向前,改革大潮一浪高过一浪,看如今百分之九十多的农户都有了机动或电动三轮车,拉庄稼化肥去地干活都不用走路,甚至拉秸秆腾地都把车开到地里。近几年来又有大型收割机,旋耕耙播种机…只要机器进地,也就抽一支烟功夫就完成了。真可谓:如今农民真享受,去地干活不走路,收割机旋耕耙,叫他干啥他干啥,改革开放威力大,农业实现机械化。                

                            

2018年10月3日



编辑点评:
对《话说农民(“农行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