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我领错了钢材

我领错了钢材  作者:石建华

发表时间: 2018-10-10 字数:3714字 阅读: 46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1975年冬季的一天,为满足机加工车间生产所急需,临时追加的一些合金钢管材,我到五冶材料处办理申请调拨手续,并打算把它提运回厂。
  在五冶材料处,我很快办妥了调拨手续,但当时,在材料处的库房里,没有这种材质和规格的钢管。材料处金属科的经办人,为了协助我们解决这一困难,又主动打电话给当时的65厂(成都无缝钢管厂)钢材库,向他们求援。
  在电话上,各方都已经联系好了,我立即带车,从五冶材料处赶到65厂的有关部门,再由65厂的业务人员,带着我们的卡车,一直到他们的钢材库。该库管人员接过了调拨单,看了看提货单上的材料名称和材质要求及规格,就拿着调拨单,转身到库房里,不大会儿工夫,就把那批合金钢管材拿出来,按照提货单上的数量和规格,要我点货,签字。一切手续完成办完以后。我们的卡车打开车箱板。装卸工上来,把这些合金钢管全部装车完毕。关好车厢板。倒车,卡车离开65厂钢材库。
  我把这些钢管拉回厂,顺利地通过厂里的库房验收并转交给厂里的二连(机加车间)车工组作产品零件加工准备。
  我回到办公室还不到三个小时,二连的连长(机加车间主任)就到材料科来找我评理来了。
  他一跨进材料科办公室的门,冲着我就大声嚷嚷开了:“小石头,你给我们车间都供的什么钢管啊?你浑小子可算是,把我们给坑苦了。我们把全车间所有的刀具都用上了,拿着最好的锋钢刀具,谁也没有办法啃动你小子给我们弄的钢管。这批钢管的材料也实在是太硬了。也不知道你小子是从哪儿弄来的这批钢管?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加工。”
  我的尚师傅接过调拨单看了又看:“不能啊,不可能啊。材料计划单和调拨单、提货单上标注的材质都没有问题,都是40GRMNTI。应该说不存在,也不可能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厂里生产技术科的一位老工程师,也从他的办公室来到材料科的办公室,他也接过材料申请调拨单和材料提货单,经过反复验证后,说:“我也实在看不出,小石头有什么错啊。你说他错在哪儿?”
  二连的连长依然还在那里,不依不饶地大声嚷道:“你们几个就会在办公室里看单子,单子我也看了还几遍了。单子是对的,绝对没有错。但是给的东西不对,这材料的实物不对。我的各位老大哥,各位大首长,你们要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你们马上就跟我到车间去看看。”
  老工程师、尚师傅和我一起都到了机加工车间。还隔着老远,就看到一台C—620车床上,正夹着我几个小时以前刚提回来的那节钢管。钢管的尾部端头部分上,原来的油污部分已经被车工师傅门用车刀清理干净了,上面还留着清晰可见的牌号字迹P40GRMNTI。我用手指着这个钢材材质牌号说:“这上面标注的非常清楚40GRMNTI,说明这种钢管的成分没问题。一点儿都没错。我没错儿啊。”

       尚师傅瞪了我一眼,疾步走到这台车床前,也用手指着P40GRMNTI中第一个字母P问我:“这钢管的成分是没问题,我也看明白了。但是,小石头,我再问你,你别的暂且不谈,就单看着这儿,你先说说看,写在这钢管的第一个字母P,在这里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
  这一下,顿时把我彻底给打哑了,在当时,我被尚师傅一下子就给问蒙了。张口结舌,半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心里也在埋怨尚师傅,我是你的徒弟,你不帮我说话,也就罢了,怎么还在公开的场所揭我的底儿?
  尚师傅还在继续追问:“你能不能说清楚,这个字母P写在这儿,肯定有着它特定的意义,那么,它写在这里,所代表的作用是什么?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现在倒是说话呀。”
  在场的所有人,都瞪着双眼盯住我,要我马上拿出一个说法来。
  我只得红着脸实话实说:“对不起各位,我实在是真不知道,我马上去问65厂钢材库的同志。”
  尚师傅又盯住我。问了一句“这个钢材的材质证明书呢?”
  我说“65厂钢材库的同志没有给我。”
  说着我就马上要跑回办公室,立刻给65厂钢材库打电话求教这个问题。
  尚师傅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话“顺便问一下,钢管都给我们了,别忘了钢材的材质证明书的事。”
  我一边往材料科的办公室跑着,一边头也不回地答道“我记住了。”
  65厂钢材库的负责人接过电话,我把这钢管太硬,没法加工的事,刚起了个头,说了一个大概,同时还告诉他,我们还没有收到这批钢材的材质证明书。
  他立刻非常焦急的问我:“这种钢管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我说:“是你们库房的同志发给我的。”
  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道:“这种材料,你们民用的机床是肯定无法加工的。因为,这种钢管,都是经过了高频淬火处理过的。它是解放军安在军舰上做炮管的。它的作用就在于:在打仗的时候,炮管即使是打红了都不可能发生变形。你们看到的那个P字母是代表着炮字的第一个字母,就显示出,它已经经过了高频淬火处理。那节钢管你们把它弄坏没有?”
  我回答道:“这批钢管太硬了。我们厂里所有种类的刀具全用上去,也只能算是把表面油污部分刮干净了,管子上连一点刻痕都找不到。”
  电话那头的人又继续说:“那请你赶快把那批钢材退回来,那批钢管是属于军用钢材。材料的化学成分以及结构强度技术指标是绝对保密的。当然,这种管材的材质证明书同样也是保密的。按照国家保密制度的相关规定,它是绝对不允许流到社会上。你没有拿到这个管材的材质证明书,那才是对的。当然,这件事,我们肯定是要负主要责任,现在啥都不用说了,我们立刻重新给你们发货。实在对不起。”
  我回答:“请麻烦你,再关照一下你们库房,那位库房发料的同志,我们在15分钟内赶到。”
  说着,我立刻放下了电话。向科长汇报了这一情况。科长立刻领着我,跑步到汽车班和装卸班,亲自安排了司机和装卸工。
  我马上叫上司机小吴,要他开车跟我,先到二连机加工车间里,在二连的行车司机和几个起重工人的配合下,把那批提错了的钢管装上车,立即赶往65厂库房,我们在65厂钢材库房门口找到发料的库管员,把这批钢管还给人家。双方都真诚地向对方纷纷表示歉意。
  我办完了领料手续,装卸工把应该发给我们的这批钢管重新装上了卡车,径直拉回厂里,直接交给了二连的车工班组。这一回,我亲自看着机械加工的生产任务,正在有条不紊地顺利继续加工,我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走到机加工车间外面的一个水龙头前,蹲下来洗完手,关上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迈着轻快地步伐,快步回到材料科办公室。
  回到了材料科的办公室,老科长看着我,轻轻地说了一句:“机加工车间对你重新提的货,满意吗?”
  我回答道:“他们都很满意。已经正常加工了。”,
  老科长不再言语了。
  尚师傅把我叫到他跟前,非常严肃地批评我:“以后你提货的时候,千万要仔细。旦凡是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地方,一定要多问,务必要搞清楚,特别是英文牌号,凡是没看明白的。一定要问明白。干材料计划这一行责任重大,千万千万要牢记一条规矩。以后不论你是做什么工作。不懂就是不懂,绝对不能不懂装懂。特别是在若干年以后,不论是谁当多大的干部,务必牢记一句真理。不懂装懂,其结果只能贻误大事。所谓学问学问,什么是学问?首先就是要学,要认真学习。但是更重要的是问。遇事情要多问。任何时候都不能假装内行。否则就会出大问题。你是我的徒弟。对你要求严格一些,对你只有好处。我当着那么多人,批评你。那是为你好。”
  我低下头小声回答:“师傅,你的话我记住了,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这一次对我的教育实在太深刻了。”
  从这以后,我也带过不少学生,我经常把这件事反复讲给我的学生们听,要他们永远记住这句话:不论做什么事情,也不论他以后当多大的领导,负责多大的事情,绝对不能不懂装懂。不懂装懂只会贻误大事,自欺欺人必然带来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以后遇到不明白的事情一定要多问。千万不能假装内行。千万当不得假老练。
  从1975年的秋天开始,全国批林批孔运动转入了另一个阶段。开始了评水浒、批宋江、批投降派的高潮,在全公司范围内的所有的工程公司,厂等都成立了工人理论组。大概是因为我去年那张大字报的缘故而在厂里算小有名气吧,这一次厂政工部门倒是一反常态,主动把我也拉进了厂工人理论组。
  请看下一节《工人理论组学习》

编辑点评:
对《我领错了钢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