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四章

第四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9-29 字数:2156字 阅读: 55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李月明躲在屋檐下,听见锣声开始还乐,转而一想不对头呀?喊法完全不对嘛?未婚女子怎么能够满世界地胡喊乱找,旁人非得偷着乐,一定会要胡猜猜,人就喜欢胡咧咧,简直就是胡整嘛!于是马上果断命令:“去!传老子的话,快别这么嚎,凄一声哀一嗓,肯定又是逼人喊,她没成年就死了吗?啊……!要喊她爹张志富!”

张志富已经听见了,顺子和宋文龙也听见了。 张志富就惊诧道:“今儿个是咋了?” 过去抓住宋文龙,凶巴巴地说:“现如今,别想跑,人在你宋家。” 又说道:“咱家现成壮劳力,顺子来!弄住兔崽子,别让开溜了。”  顺子得令扔下锄头上去两下就擒了。 宋文龙痛得龇牙咧嘴大声喊:“嗨,嗨,嗨嗨嗨!你个乡巴佬, 牛屎驴粪蛋,也长行市了?敢拿小爷爷?有你俩后悔的时辰!”  张志富横眉立目说:“拿的就是你,进村说。犟,犟?想溜走?扭不断你的细胳膊!顺子押走。“ 宋文龙痛得直叫唤,连声求饶道:“俺走俺就走!别推你别推!哎哟哎哟呀!轻点慢点扭!俺不溜行不?”  顺子抹把脸,一摔雨水说:“下雨慢不了,白过日子的富家蛋!”

雨打高粱叶,嘀嘀嗒嗒响。

张志富用掌当伞急琢磨:“敲锣的说寻俺闺女,为嘛说寻?她不见了?就来找了?为嘛又说县里找?此事惊动县长了!“ 想到此他气得回头瞪眼骂:“娘操奶奶的,狗日的怂驴,有你宋家啥事嘛?生生就把人弄走!” 愤怒的又说:“顺子!人有牲性,不走就打,东家俺前头先去了。”

 张志富急惶跑进村,到家一看门开着!门洞站着拿大枪的警爷爷,腿软差点坐地上。赶紧抹把脸,用袖擦亮眼,小心翼翼笑笑眯眯上前躬身行礼说:“龙王爷是野狗操的,憋着坏心眼子嘛,不然平时咋不下,今日此时偏就下?天不成全嘞。警爷老总对咱百姓很辛苦,大老远从县城来到咱小村?未能远迎,万望恕罪。本人是户主,刚举的乡老。” 讲完咧嘴,不笑强笑,模样非常地讨好。 两位‘县警’透彻观察,心想雨天干嘛乱窜不呆家呀?怀疑根本是个坏人,心里警上戒。

久而久之见傻笑呆瞧瞎打听,抬枪拉栓‘嘁里咔嚓’瞄着吼:“日你娘个驴踢的!脸红筋涨嬉皮笑脸,瞅着咋那么有歹意,马上退后八大步,赶快麻利滚球蛋,慢了莫怪动治安!傻望磨叽不明白?动治安是枪崩你!”  张志富双手挡住脸,连退几步害怕道:“咿!咿咿咿?别瞄别对着!”

  “说!来到这里想干嘛?”

  “这是俺家呀,俺叫张志富。官爷总爷爷,你们找的是俺闺女。”

  “咋证明!”

  张志富左右瞅瞅为难道:“庄稼伙们怕官嘛,都躲嘛。现时又下雨,谁会犯傻呆外面?这可叫俺咋证明?”

  “那你马上滾!”

  “老总吔,滚了你们找谁嘛?”

  “不滾?枪崩你的狗脑袋!”

  “作揖了,鞠躬了,再次作揖鞠躬了!老总恩典恩典吧!俺可真是这家的!炕上睡了十几代,咋瞪眼就叫滚蛋呢?小老儿俺闹不清。” 张志富急得就跪下。  两位‘县警’凑近商量,然后板脸朝他说:“县长公子公布了,痞子来闹就使枪瞄,坏人一准会害怕。” 讲完歪嘴让开脸,像燃炮仗扣响枪,“呯…呯…”两声响过观瞧,瞎打听的已经倒在雨地里,于是互相奇怪道:“明明白白冲着天,这人一吓就死了?!”

  张志富全朦浑身瘫软,应声栽倒耳中鸣响,下雨都不知觉了,认为已被枪毙了,难过得他直淌泪。心心念念真想再活,委委屈屈人生苦短。枪声瞬间传遍全村,有人在家钻桌子。

狗们吵,鹅在叫。

枪声传到了村外,顺子纳闷自问道:“今天毙人?”  宋文龙闻言“咚”的瘫软。


编辑点评:
对《第四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