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章

第三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9-25 字数:2173字 阅读: 74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县长公子李月明,提提裤腰带,叉腰凸肚摇分头恍恍忽忽:“民情很思乱?唔唔唔,不不不,哪会全部乱,只有几人捣乱。如今早就民国了,提倡新的生活了,可是有人呢?妈的个巴子,想干啥就干啥,存心坏规矩,最近王庄王国华,王八日的干到老子头上了,所以亲自来一趟。就要下雨都别愣啦?威武整齐进村吧?”  

于是一行列队进村,狗吠鹅叫起风了。

大家看清才知道,村里到了鬼头鬼脑少接触的衙门人,尽都‘驴披老虎皮’,有公堂之上的威势,众人急着躲避了,有从门缝偷看的。这行‘牛人‘气派恐怖,走道摆腚晃脑袋,昂首斜眼‘凤入鸡群’,天算老大他们老二,百姓暗称‘王八家的’。

快到张志富家时,李月明这位肥公子,迷迷瞪瞪晃脑袋,周身胖肉嘟噜噜,皱眉口言‘哎呀呀!‘  努起他那’鲤鱼‘嘴,手捂当胸趋向前,满含痴情叨叨念:“花花哟花花,心尖上的亲亲呀?海枯石头烂,俺照旧爱你不秃噜。来家你也不言语,不该让俺担心哦?把个人给急弄得?今儿个专程来探望,俺呀怕你怕,到你家布哨。” 心却说:“老子是来看住人!”

到了院门口,李月明就装内行,东指西指布好哨,相貌十分地‘伟大’,端稳架子绷住脸问:“俺是赏饭的,现时要问了?来前讲过的规矩,都还牢牢记得吗?”  县警们忙哈腰说:“记得记得全记得!这里地方很重要。县令已吩咐,就打今儿个起,外人统统不许进,他家出门就跟着,谁敢靠近拿枪瞄。”  李月明点头说:“嗯,很好,非常好!个个笑得真是亲密,对俺爹爹忠心耿耿,必要时候可以冲天放枪嘛?我爹脑子很清楚,完全不是糊涂蛋。可是但是千万别冲人,大婚之前能死人?这个切实要记牢!” 口气相当的严肃。

县警争说记住了。  

李月明便昂头挺肚背起手,笑哈哈地冲天说:“很好很好特别好,现在去敲门,一定要很轻,曲折含蓄和和顺顺。你们是人不是野狗!别像拿人乱吼乱嚷,别把俺花花吓坏了?”

 可是大门敲不开,李月明同意稍重点,还是敲不开,于是同意砸,依旧没反应。 李月明便瞪眼问:“也不先瞅瞅,大门锁着吗?你们很傻吗?啊啊啊!”  敲门的说没上锁, 李月明就吊眼瘪嘴生大气,怏然惆怅望天啸。大家等发话,一等再等耐心等,李月明却只生闷气不发话,狠踢墙根气冲冲说:“俺够敬你了,都是走着进村的,关门不开干嘛呀?推门硬闯礼貌吗?故意让人作难吧?”  讲完又去踢墙根,气得直喘气,小眼珠子瞪圆了。

 吠声依旧在,空村不见人。

李月明气一会儿,没脾气地说:“一心一意讲礼貌,可俺就是进不去,撞!进去好好地瞧瞧,问她为嘛不理人?”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

李月明走头里,寻来寻去不见人,忐忑不安叉腰奇怪:“静幽幽的,啊?可落家贼,啊?俺爹治理如此之好!民间闭门不用闭户!” 于是他喊:“嘿,嘿嘿嘿!偷盗贼进来了,你们还不出来吗?” 侧头伸耳细细听,没有一丁点声音,这才释然道:“原来真的没在家,俺一切表达全瞎了。” 双眼笑成缝,摇头喜悦道:“俺说怎么就会呢?” 报怨县警道:“你们全是鸡蛋吗?你们全是鸭蛋吗?你们是堆大笨蛋!一点不比窝瓜小,半点忙也帮不上,饭桶们来干嘛了?” 众人瞧他发焦急,深知公子又犯了,因此抓耳又挠腮。俄尔有人启发道:“大姑娘会走太远?“ 李月明顿悟说:” 留俩护着俺,其余遍世界去寻!” 把人轰走了。

县警被弄得不知所措,一出院门来了主意,跑去使枪吓唬族长,问村里平常谁爱揽事,找到以后见那人磨唧就狠扇,踢着拽去村公所。

乡巴佬们惧怕枪,拿出铜锣四处敲,声音轻了闻拉栓,逼他扯开嗓门喊,锣声吆喝声声入耳,于是全村都能听见。看官且听那嘶叫:“县里官家来人嘞……!这回真的来啦嘞!带枪来的嘞!说是来寻花花嘞……!哐……!哐……!”  “带着枪和警察局嘞……!说是来寻花花嘞……!哐……!听见快速回屋嘞……! 哐……!”

这时天上下起雨来。


编辑点评:
对《第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