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思享> 民谣的思想价值和艺术特色

民谣的思想价值和艺术特色  作者:李东海

发表时间: 2018-09-25 字数:24625字 阅读: 2064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民谣,是我国平民文化的重要载体,它在我国文学史、文化史和思想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收集、整理、研究民谣,对于欣赏民谣艺术、彰显民谣魅力、汲取民谣的文化营养,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民谣之所
 

  民谣,是我国平民文化的重要载体,它在我国文学史、文化史和思想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收集、整理、研究民谣,对于欣赏民谣艺术、彰显民谣魅力、汲取民谣的文化营养,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民谣之所以有饱满的生命力,就在于民谣都是鲜活的社会现实生活的再现。民谣中有命运的抗争,有爱的高扬,有激情的喷涌;民谣中有喜怒哀乐,有嬉笑怒骂,有忧愤牢骚……千姿百态,摇曳多姿。

  民谣的思想价值,主要表现在它的人民性和现实性。那些流传得越快、传播得越广的民谣,正是那种最准确、最直接表达和反映民众意识、反映现实生活的现实之作。如:

别看企业不增收,

领导照样去泡妞。

别看企业欠大债,

领导照样喝茅台。

别看工人像乞丐,

领导照逛新马泰。

别看工人都下岗,

领导年年都得奖。

  这首民谣反映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我国一些国有企业的奇葩现象。

往东看,走私轮船正靠岸。

往西看,下岗职工一大片。

往北看,腐败分子正作案。

往南看,宾馆成了妓女院。

  这首民谣产生于中国上世纪90年代。它反映的正是当时我国社会的现实生活中的客观存在。

救护车一响,

一头猪白养。

处方单一开,

一亩秧白栽。

生上一场病,

一年地白种。

住上一月院,

一年活白干。


十年拼命奔小康

一场大病全泡汤

  从这些民谣可以看出,民谣之所以得到人们的喜爱,其根本原因还在于民谣的“人民性”:它的题材来源于街头巷尾、田间地头、茶楼酒肆、机关学校;它产生于民间,流传于民间,发展于民间,成熟于民间。

  作为舆论的工具,民谣和官方媒体不同的是:民谣始终采取独立的民间姿态,以独特的民间视角反映出人民大众的情感世界和生存状况。其反应之灵敏,锋芒之锐利,表达之大胆,是任何官方媒体都望尘莫及的。如:

孙中山领了一群流浪汉,

毛泽东领了一群穷光蛋,

邓小平领了一群小商贩,

江泽民领了一群贪污犯。


西方红,太阳落,

中国出了个邓改革,

他为富人谋幸福,

他使人们各顾各。

  我们的官方媒体对于涉及国家政治体制、涉及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的评价这些敏感的政治话题,历来非常谨慎,或者干脆三缄其口。而民谣则不同,它会毫无顾忌地批评时政,它会根据自己的判断,“口无遮拦”地评价党国大事,评议任何领导人。例如这首民谣显然采取了与官方媒体不同的视觉,运用独特的眼光,指名道姓地评价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所以我说这些民谣有着与官方媒体不同的独特的思想价值。

  民谣,往往对社会保持着朴素的批判意识,它是平民百姓对世风人心的变化的政治表达,是对社会风气的个性评价,体现了民间的价值判断。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民谣对各种社会现象作了舆论性的回应,具有强大的讽喻功能,也有着鲜明的鞭挞政风的警世功能。如:

红了溜须拍马,

奖了弄虚作假,

肥了投机倒把,

苦了奉公守法。

  民谣作为一种民俗文学,既有其长,亦有其短:在思想内容方面,有时它对时政的批评痛快淋漓,令人叫绝,有时又明显情绪偏激;民谣的语言尖锐泼辣,幽默活泼,但有时不免油滑庸俗;有些民谣一语既出,一针见血,有些民谣又显然是牢骚之词。如:

主席台上往下看,

腐败分子一大片,

问题出在前三排,

根子还在主席台。

台上坐的是骨干,

作报告的是主犯。


清官在戏台,

真理在讲台,

当官靠后台,

发财靠胡来。

  这两首民谣虽然揭示了某些社会现实,但显得有些以偏概全,情绪偏激。

  有人认为,民谣的格调较低,缺乏昂扬向上的气息,在内容上多反映社会的阴暗面、消极面,因而断定民谣在政治思想上“不健康”,缺少“正能量”,甚至认为,这些民谣在“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这种批评实在是由于无视民谣特点而导致的对民谣的误解。

  历朝历代的民谣都是以鞭挞社会阴暗面为主要思想倾向的。我们应当承认,任何执政党都不可能不犯错,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没有“黑暗面”。其实我们应当看到,这些民谣是在反思执政者曾经走过的弯路。鉴赏民谣必须从它的“油腔滑调”里看出人民群众关心社会的满腔热情,从它对社会阴暗面、消极面的“调侃”中看出人民群众对社会正义的热切呼唤,从而感受到它的正能量。民谣中确实有牢骚,甚至有谩骂,但这种牢骚和谩骂却是“屈子之骚”,“焦大之骂”,其动机仍是为了“楚国”和“贾府”。例如有一首仿李清照《如梦令》的民谣:

今夜谈笑声骤,

满桌剩菜残酒。

试问座中人,

却道报销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官肥民瘦。

  这首民谣在对公款吃喝进行批判讽刺的背后,业表现出对党风政风的深深忧虑。

  民谣反映了弱势群体的心声,也可以反映出弱势群体的身份特征和阶层特征。民谣作为百姓的口头创作,难免有些粗俗的语言,尽管如此,它最终要告诉人们的仍是健康向上的观点;它让人们先顺耳听进去,然后再回味其中哲理。它的魅力或者讽刺力就在其中的直中有隐、俗中有雅。

理发变成按摩,

游戏变成赌博。

开会变成旅游,

检查变成吃喝。

秘书变成情人,

宾馆变成窑窝。

乌纱变成商品,

糊弄变成开拓。

纳税变成傻帽,

老实变成过错。

骗子变成大款,

妓女变成富婆。

  民谣,作为中国民间文化或者民间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掺杂了诸多粗俗的糟粕,似乎难以登上大雅之堂。但是,反过来看,这种“粗”与“俗”或许正是民谣几千年来生生不息而且愈加风风火火的原因之一。如:

下岗女工擦干泪,

昂首走进夜总会;

陪酒陪舞又陪睡;

收入翻了好几倍!

谁说妇女没地位?

昨晚还陪局长睡!


一不偷,二不抢,

一心拥护共产党;

不上访,不捣乱,

下岗女工要吃饭;

不集资,不贷款,

拉动内需促发展;

不征地,不建房,

工作只要一张床;

不用水,不用电,

自带设备自己干;

不生女,不生男,

不给国家找麻烦;

无噪音,无污染,

废水只有一点点。

  这两首民谣尽管存在着语言粗俗、低级趣味等现象,但就整体而言,它质朴,率真,体现了底层社会人民大众的语言风貌。

万里长城万里长,

烈日炎炎心中凉。

工资好比眉毛短,

物价犹如头发长。

遥望楼盘空幻想,

一年能买几平方?

财政气粗是大爷,

银行有奶就是娘。

管土地的是霸王,

工商税务两条狼。

电老虎,水阎王,

白衣使者黑心肠。

当官的,光贪赃;

掌权的,没天良。

苦了十亿老百姓,

富了一群白眼狼!

  如果我们对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血淋淋的事实视而不见,对民众的疾苦无动于衷,如果没有对人民命运的终极关怀,没有了对天下生灵的忧患意识,如果我们对老百姓的看病难,买房难,办事难,上学难这些民生问题不闻不问,那么,我们创作的作品就难以得到人民大众的认同。疏远人民的艺术,必然被人民所疏远,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了。请看我们的民谣是如何反应我们的民生问题的:

教育,把你父母逼疯,

住房,把你腰包掏空,

医疗,为你提前送终。

  民谣之所以得到人们的喜爱,其根本原因在于民谣的“人民性”。它反映的是国计民生,表达的是民情民意。因而它也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

  民谣,是“民”的大众性与“谣”的通俗性的有机统一。它具有广泛的社会性、深刻的思想性。它针砭时弊时往往一针见血。

好人不香,坏人不臭,

没有先进,没有落后。


主席台上往下看,

腐败分子一大片。

大礼堂里去开会,

腐败分子排成队。

  要写出人民的心声,需要作者自己的心脏和老百姓的心脏同频率地跳动。我们的新诗要振兴,恐怕还得继承民谣民歌的这一优秀传统。

  不能真正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作品,是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引起人民思想共鸣的。人民群众的生活和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是民谣创作的源头活水。民谣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有着最深厚的根基。它表达了群众的感情、思想和意志。请看反映基层普通公务员生活的民谣:

满腔热血,投身社会;

摸爬滚打,终日疲惫;

低三下四,谋取地位;

磕头作揖,寻找机会;

常年奔波,受人支配;

收入可怜,啥都嫌贵;

有用本事,已经作废;

不学无术,只会开会;

苟且偷生,如此狼狈;

混到退休,啥也不会。

  优秀的文学作品都是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一切轰动当时、传之后世的文学作品,反映的都是时代要求和人民心声。我国久传不息的名篇佳作都充满着对人民命运的悲悯、对人民悲欢的关切,对人民情怀的彰显。

  民谣创作对于当代文学创作有一个重要启示:作家和诗人要虚心向人民学习,向生活学习,从人民的伟大实践和丰富多彩的生活中汲取营养,不断进行生活和艺术的积累和提炼,要始终把人民的冷暖放在心中,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端。

  文艺创作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

  民谣得到人民大众的热爱,是因为民谣创作者的身后,总有一个割之不断、拂之不去的若隐若现的“民间”。无论任何作品,当它与时代生活无关、与人民大众的疼痒无关、不能表达大众情绪的时候,也就是它走向坟墓的时候。中国民谣之所以能长期繁荣,原因就在于它生存于民众之中,中国新诗的枯萎就在于那些只会玩弄文字技巧而无民间生活体验的人把它玩残了。

  “文章合为事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文艺只有植根现实生活,扎根人民大众,紧跟时代潮流,才能发展繁荣,才能流传久远。这是民谣提供给作家和诗人们的最经典的创作经验。

  这,就是民谣的思想价值。



  中华民谣之所以能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有着巨大的生命力,除了它的思想内容植根现实生活、扎根人民大众之外,还在于它具有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独特的表达艺术。

  民谣独特的表达艺术主要表现在它的直率、朴实、幽默、调侃。

  直率与朴实,是民谣突出的表达特点之一。民谣的感情表达或见解表达往往真诚,真实,真挚,单纯朴实,简单爽快,直截了当,直言不讳,直抒己见,没有顾忌,不扭捏作态,不拐弯抹角。

  譬如民谣中的爱情表达,往往纯真朴实。

  我们看清代的一首民谣:

喜只喜的今宵夜,

怕只怕的明日离别。

离别后,

相逢不知哪一夜!

听了听,

鼓打三更交半夜,

月照纱窗,影儿西斜,

恨不能双手托住天边月!

怨老天,

为何闰月不闰夜?

  这里描写的是一对恋人在离别前一天夜里幽会时的心理体验。“离别后,相逢不知哪一夜!”一个“夜”字,用得何等精准!“恨不能双手托住天边月”,这种大胆的“妄想”中饱含着多么真挚的感情!“怨老天,为何闰月不闰夜”,这种看似非理性的埋怨中寄托着多少缠绵的风情!这些直露的心情表白,将恋人间依依难舍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我们再看民国时期的三首表达爱情的民谣:

不图房子不图地,

只图嫁个好女婿。

挎个篮子要饭吃,

看他两眼也如意。


妹爱哥哥发了疯,

妹妹不嫌哥哥穷。

只要哥哥对俺好,

不穿棉衣过三冬!


连就连,连就连,

俺俩相约到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

奈何桥上等三年!

  “挎个篮子要饭吃,看他两眼也如意。”我们看这些民谣中的爱情表达是多么的率真!多么的直白! “只要哥哥对俺好,不穿棉衣过三冬!这爱情是多么的朴实!多么的热烈! “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这是何等的海誓山盟!这爱情是多么的令人感动!而我们在一些新诗中看到的爱情表达却常常是扭捏作态,矫揉造作,常常是搜肠刮肚地去寻章摘句,但仍然缺乏感人的力量。它为什么缺少感人的力量?因为它缺乏真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感情表达不真实,不真挚,不真切,就缺乏感人的力量。

  民谣所蕴含的审美形式值得我们去关注和研究。例如民谣的押韵形式与格律诗的押韵形式显然不同:格律诗每句最后一个字的声调讲究平仄相间,即上句最末一字如果是仄声字,则下句最末一字一定是平声字,如此才能构成抑扬顿挫。而民谣的押韵则显然不同。如:

豪华轿车到处转,

里边坐个贪污犯,

先枪毙,后审判,

保证不出冤假案!

  这首民谣中押韵的四个字“转、犯、判、案”的声调全是去声(四声)字。四个相同声调的字一押到底!

  再如:

红中磨成白板了,

酒盅换成大碗了,

骗子成了大款了,

妓女住进宾馆了,

送礼变成送款了,

票子买到大权了,

新闻联播高喊了:

社会风气好转了!

  这首民谣中押韵的八个字“板、碗、款、馆、款、权、喊、转”的声调都是上声(三声)字,八个相同声调的字一押到底!并且押韵的字并不是句末一字。

交警队,派出所,

不找熟人没结果。

城管队,执法科,

明抢暗夺骗吃喝。

民政所,综合办,

办点屁事先吃饭。

人托人,脸托脸,

专坑熟人跑保险。

  这首民谣中有四组押韵,一句一换韵。这也是民谣押韵的一种常态。

  这里说的就是,民谣的押韵往往是同一声调一押到底。不求平仄相对,很像“快板书”的押韵形式。这种押韵形式上的“直”很好地服务了内容的“直”和情感的“直”。这种“直来直去”的押韵方式很容易被老百姓接受。押韵的字不一定是句末一字,押韵也可以一句一换韵,这些都表现出民谣押韵的灵活性。这些都是与格律诗完全不同的。

  民谣的语言特色常常表现为自然朴实,通俗直白。但直白又不乏幽默,通俗又不乏诙谐,因而易于口头传播。例如有一首《教师不值钱》民谣:

教师象把盐,

味道有点咸,

家家离不了,

就是不值钱。

  这首民谣幽默又不无深刻,诙谐却并不流俗。它以轻松的形式,道出严肃的思考,做到了雅俗共赏。所以这首民谣特别容易记忆,特别易于口头传播。这种看似毫无技巧的语言表达形式显示了创作者大巧如拙的幽默与智慧。

零岁出场亮相,

十岁天天向上,

二十春心荡漾,

三十基本定向,

四十蒸蒸日上,

五十开始发胖,

六十告老还乡,

七十打打麻将,

八十晒晒太阳,

九十躺在床上,

百岁挂在墙上。

  这首民谣从字面看来,无非是对人生各个阶段的景况的客观描述,其中似乎并没有感情、态度与观点的表达,但我们仔细琢磨,便可感觉到其中那种看透人世的旷达的人生态度。

  民谣中不仅有对社会政治话题的严肃评论,也有对民间日常生活话题的诙谐表达。其后者往往会显得更加幽默活泼。例如有一首名为《听说工资要涨了》的民谣:

听说工资要涨了,

心里更加爱党了,

能给孩子奖赏了,

见到老婆敢嚷了,

敢吃海鲜鹅掌了,

闲时敢逛商场了,

见到美女心痒了,

结果物价又涨了。

—— 一切都他妈白想了!

  这首民谣的语言活泼俏皮,以独有的机智与幽默,令人感受着寓深于浅、寓庄于谐的特有的艺术魅力。

  民谣中的讽刺手法的运用非常普遍,其讽刺的对象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不仅有贪官污吏、黑恶势力,也有其他城乡社会消极现象。譬如那些令人讨厌的懒汉、好吃懒做的婆娘、借钱不还的老赖等,也常成为民谣讽刺的对象。

  例如有一首名为《男人的理想》的民谣:

天上纷纷掉钞票,

屋里挂满乌纱帽,

天下美女任我要,

不用干活光睡觉。

  这首民谣是讽刺那些不愿辛勤劳动、光想不劳而获的懒汉的。它以幽默的语言风格批评了社会上的一些人的消极落后的生活态度。

  还有一首民谣是讽刺懒媳妇的:

媳妇懒,不刷碗,

撂到当院叫狗舔。

狗不舔,

拽住狗耳朵打狗脸。

一边打,一边喊:

我叫你懒!

我叫你懒!

  这首民谣选取了一个特殊的生活细节加以艺术提炼,巧妙地运用了夸张、幽默的手法,调侃嘲讽了那些好吃懒做的婆娘。其讽刺的艺术效果真是入木三分,从中彰显了民谣的艺术魅力。


  生活孕育民谣,民谣反映生活。民谣艺术来自于人民群众的智慧;人民群众的智慧催生了民谣艺术。民谣的语言风格率真、单纯、质朴、刚健、清新,句子可长可短,句式可整可散,风格幽默风趣,形式自由,无拘无束。

  这就是民谣的艺术特色。



  反映现实生活,表达民情民意,这是民谣的思想;直率、朴实、幽默、调侃,这是民谣的表达艺术。

  民谣,以它特有的形式毫无障碍地进入了人们的精神世界,触及人们的灵魂,引起人们的思想共鸣,它讲的是老百姓的故事,传达的是老百姓的声音,阐发的是老百姓的精神,体现的是老百姓的智慧,展现的是老百姓的风貌。这些“百姓情怀”正是值得我们作家和诗人们认真借鉴的。我们完全有理由说:民谣中蕴藏着丰富的艺术矿藏,民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语言艺术宝库,民谣是中华民间文化大花园中的一枝摇曳多姿的奇葩!


  (本文是作者的长篇文章《中华民谣纵横谈》一文的第四、第五部分。《中华民谣纵横谈》一文拟收入作者李东海辑录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民谣精选》一书。该书已定稿,正在寻求出版发行合作机构。)


编辑点评:
对《民谣的思想价值和艺术特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