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读红楼,知礼仪

读红楼,知礼仪  作者:小薇

发表时间: 2018-09-20 字数:4137字 阅读: 84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刘姥姥进大观园后有这样一句话:“我只爱你们家的行事,怪道人说礼出大家。”确实,细读红楼梦会发现,懂礼知礼守礼,体现在贾府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小到每天的晨昏省定,大到参加重要场合,上至一家之主贾母,下
 


刘姥姥进大观园后有这样一句话:“我只爱你们家的行事,怪道人说礼出大家。”

确实,细读红楼梦会发现,懂礼知礼守礼,体现在贾府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小到每天的晨昏省定,大到参加重要场合,上至一家之主贾母,下至一个扫地的小丫头,人人知礼守礼。他们孝悌礼仪的情感是发自内心的,自然体现在外在的行动。

读至第二十四回,有贾宝玉给贾赦请安的描写。

“见了贾赦,不过是偶感些风寒,先述了贾母问的话,然后自己请了安。贾赦先站起来回了贾母话,次后便唤人来:带哥儿进去太太屋里坐着。’宝玉退出,来至后面,进入上房。邢夫人见了他来,先倒站了起来请过贾母安,宝玉方请安。邢夫人拉他上炕坐了,方问别人好,又命人倒茶来。

贾宝玉先代贾母问了贾赦,然后才自己请安,贾赦需要先站起来,回贾母的话。到了邢夫人处也是一样,邢夫人要先向贾母请安,然后贾宝玉再向邢夫人请安。想想看那个请安的场景,贾母其时并不在场,只是委托贾宝玉来向贾赦问候一下,贾赦以及邢夫人都要在贾宝玉面前给并未到来的贾母请安,然后才能接受贾宝玉对他们请安。

第五十二回,宝玉在马上笑道:“周哥,钱哥,咱们打这角门走罢,省得到了老爷的书房门ロ又下来。”周瑞侧身笑道“老爷不在家,书房天天锁着的,爷可以不用下来罢了。”宝玉笑道“虽锁着,也要下来的。”看到吧,从父亲书房路过,宝玉要下马行礼,即使父亲不在,礼节不能少的。在大观园建成之后,贾政逛园子,贾宝玉身为儿子,首先垂首侍立在旁,之后扶着父亲进去。这是孝道。

小时候读红楼梦,这些情节都是跨过去的,现在细读,很有些感动的滋味,古时候,晚辈对长辈的尊敬是骨子里的尊敬。宝玉对黛玉表白心迹的时候说:“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在宝玉心里,祖母、父亲母亲是最重要的。对溺爱他的贾母,对慈母王夫人,他是依赖;在严厉的父亲面前他惧怕不敢放纵,但内心是把父亲放在了很重的位置的。

不仅对长辈有如此礼仪,同辈之间,也有规矩。

二十三回贾政叫宝玉一段:

“赵姨娘打起帘子,宝玉躬身进去。只见贾政和王夫人对面坐在炕上说话,地下一溜椅子,迎春,探春,惜春,贾环四个人都坐在那里。一见他进来,惟有探春和惜春,贾环站了起来。”

迎春比宝玉年长,自然不用站起来。宝玉是兄长,探春和惜春,贾环要站起来,这是长幼尊卑有序的礼。宝玉是兄长,对犯了错的贾环可以斥责,贾环要听训的,兄长可以教训弟弟,这是教导,弟弟若是反抗,就是失了礼。王熙凤虽然握有大权,威望很高,但是李纨却可以打趣讽刺她而不遭记恨,因为李纨是长嫂,长嫂入母,自然可以管教她。

对家人,他们谨记“首孝悌,次谨信”,他们明了做人第一要诀是懂得孝敬父母、敬爱兄长。对客人,他们更是事无巨细,礼仪周全。

《红楼梦》中客人来了都要先上一盏茶以表示主人的重情好客: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王熙凤亲自捧茶。宁国府邀请贾母等人赏梅先喝茶后喝酒;贾母八十岁寿宴时,也是先请客人入大观园,喝完茶更衣后オ能入席。如果是特别尊贵的客人,还要献多道茶。这是待客之礼。

在贾府,还住着一家外人,就是薛宝钗一家。薛姨妈在贾家是客人,贾家人对薛姨妈这样的客人非常的尊重。三十八回宝钗湘云设螃蟹宴,有这样一段描述:风姐吩咐:“螃蟹不可多拿来,仍旧放在蒸笼里,拿十个来,吃了再拿。”一面又要水洗了手,站在贾母跟前剥蟹肉,头次让薛姨妈。薛姨妈道:“我自已掰着吃香甜,不用人让。”凤姐便奉与贾母。吃饭时,贾家的孩子们都要先让薛姨妈吃,然后才是贾家最高辈分的贾母。

五十四回元宵节写宴席是这样的情景:

“二人遂起身,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在贾琏手内,随了贾珍趋至里面.贾珍先至李婶席上,躬身取下杯来,回身,贾琏忙斟了一盏,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也斟了.二人忙起身笑说:“二位爷请坐着罢了,何必多礼。”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俱垂手旁侍。”

这是贾珍贾琏在宴席上敬酒的一个画面。贾珍走在前,贾琏捧着酒壶随后,先到李婶席上(李婶是宝玉嫂嫂李纨的婶母),贾珍躬身取杯,贾琏忙斟了一杯,然后到薛姨妈席上,也斟了一杯。有没有发现,在宴席上他们不是先敬自己的长辈,而是先敬客人。    

还有个细节,贾琏“随了贾珍趋至里面”,贾珍是兄长,走在前,贾琏小弟,要随贾珍后面。还有,李婶和薛姨妈起身谢罢,“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俱垂手旁侍。”邢夫人王夫人是母亲辈,而其他人辈分都比两个少爷低,要起身的,这也是礼。

不仅对身份地位高的客人如此尊重,对身份低下的客人,该做的礼仪一样也不少。

平儿接待刘姥姥,坐座位时没有坐满,平儿是半坐的,还用脚在支撑身体,而刘姥姥自知身份低微,所以坐的更浅,只坐了一小半。平儿虽是豪门大丫头,但刘姥姥是主人家亲戚,因此礼数不能少。

看凤姐见刘姥姥一段:

“凤姐端端正正坐在那里,平儿站在炕沿边,捧着小小的一个填漆茶盘,盘内一个小盖钟。凤姐也不接茶,也不抬头,只管拨手炉内的灰,慢慢的问道:“怎么还不请进来?”一面说,一面抬身要茶时,只见周瑞家的已带了两个人在地下站着呢。这才忙欲起身,犹未起身,满面春风的问好,又嗔周瑞家的不早说。”凤姐如此,既不用见礼,也不失礼仪。

“刚问些闲话时,就有家下许多媳妇管事的来回话。平儿回了,凤姐道:“我这里陪客呢,晚上再来回。”刘姥姥再穷也是客人,待客之道不能差,这是礼数。

贾府里,晚辈对服侍过长辈的老仆人也是极其尊重的,林之孝家的,贾琏的奶母赵嫲嫲,宝玉的乳母李奶奶,主子见了也要礼让三分。贾琏和凤姐吃酒前先请贾琏的乳母赵嫲嫲,这是大户人家应有的规矩。

诚然,红楼梦里的有些礼仪已有些不合时宜。

比如,林黛玉进贾府一段,接黛玉的是贾府的几个三等仆妇,在黛玉眼里,她们“吃穿用度不凡”。黛玉的轿子被抬进荣国府西角门一射之地,轿夫要退下,因为这些轿夫粗俗,不能进贾府。他们退下之后,是几个“衣帽周全十七八岁的小厮”抬黛玉至垂花门,众小厮退出,众婆子才上来打起轿帘,扶黛玉下轿。你看,在贾府,哪个层次的仆人只能做哪个层次的事情,这是封建贵族家庭特有的礼仪,如今,没有了贵族,人与人之间没有了高低贵贱之分,也就没了这么多礼数。

还有些礼仪过于迂腐,也不合乎时代潮流。比如,吃饭时,做媳妇的不能入席,她们需伺候婆婆饭毕,才能在别桌上入席就餐。黛玉进贾府后入席吃饭时,是这样的场面:

“见王夫人来了,方安设桌椅。贾珠之妻李氏捧饭,熙凤安箸,王夫人进羹。贾母正面榻上独坐,两边四张空椅,熙凤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让。贾母笑道:你舅母你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如此坐的。黛玉方告了座,坐了。贾母命王夫人坐了。迎春姊妹三个告了座方上来。迎春便坐右手第一,探春左第二,惜春右第二。旁边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李、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让。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却连一声咳嗽不闻。”

看到吧?清代,在家做姑娘的时候是可以上桌的,等出嫁做了媳妇就得跟李纨凤姐似的,只能在婆婆身旁捧饭安箸。每每读到此处,我庆幸不已,庆幸作为女人,我生活在了男女平等的新时代。

诚然,我们生活的社会和《红楼梦》中社会不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或价值观念都迥异,这些方面的隔膜如一层轻纱遮在我们面前。但人性是古今共同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试着拂去这层带有颜色的面纱,以常人之心体察《红楼梦》中的家庭生活,会感到与今天的家长教育孩子也没什么本质区别,只是大观园里的孩子们更懂礼知礼守礼而已。

 

 

2018.6.8


编辑点评:
对《读红楼,知礼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