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一章

第一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9-17 字数:3521字 阅读: 62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头晌的老阳儿,白光晃眼。

顺子倒竖锄头把,掌背垫下巴,斜着腚蛋躬身抬头,皱眉眯逢眼,咕咕嘀嘀骂:“真是草狗日下的,俺真想操你的娘!啊?你也不歇着?哦哦哦,老天爷爷嘛?娃儿当着皇帝嘛?那怂火盛火盛的,烧包嘞,毒着嘞,你替你崽看地嘞?呸!庄稼地里淌汗的,没娶也算你儿亲爹,那个杂种爹爹楞多!兴许是个别人嘞,嘿嘿嘿,嘿嘿嘿。” 他朝手心呸唾沫,搓了搓,埋头躬身又锄草。

   古书曰:“举民年五十以上,有修行,能帅众为善,乡一人,县、郡各一人,置为三老以助官府教化于民。“  顺子垂髻之年遇大灾,痛失怙恃,入了善人张志富家,所以至今没取大名,就叫个顺子,盼他顺利地活着,自称十九了。村里老人说,‘朝前寻摸吧?他该姓个王。’ 可是顺子坚认姓张,说他有大名。若问叫个嘛?家谱放在哪?他准定那副极不耐烦不愿多讲的‘唉呀’样,昂头挺胸眯起眼,朝后一扬拇指说:“还是那句老话话,怪俺祖爷爷,他的亲爹穷,上门做女婿,下头男人便改了姓。据说呀,祖爷爷他亲爹姓张。” 顺子讲时那份自信,谁见谁会犯迷糊。 村里老辈掰扯过,传他祖上道光年间乞讨来的,一说是山西,一说是蒙古。管他哪里人,都图活个命,吃谁就姓谁,总比死强吧?都说顺子听到的,兴许也就是实情。

  前年秋后一个傍晚,顺子蹲在村西口的大榆树下唠闲嗑,不知为嘛伤心了,诚恳捂胸朝众哭道:“天皇皇,地皇皇,到俺成孤了,嗨嗨嗨……,咦咦咦……。俺那东家虽姓张,人也好着嘞,俺如今吃他,按理可以姓回张,可俺不愿姓他那个同祖不同宗的张。将来娶媳生下娃,还了地道的祖姓。”

财东张志富,那年虚岁刚五十,知后把顺子吼到北屋阶下,用鱼骨烟杆指着训:“笨蛋货你听好,可是不敢接着往下再笨了!天下张姓出西县,西县张姓出咱村,都他娘的同祖宗。俺哪天得闲翻翻谱,好好数一数,别是论起来,你还是俺重孙辈。” 顺子就在心里回:“不定是你爷爷辈!” 张志富叨完乐得眯眼撇嘴笑,装烟吸燃干咳没见,再吸一口笑眯眯说:“你呀你,响铛铛的穷光蛋,没事胡想啥?啊!尽朝美处瞎琢磨,前辈早都传下话, ‘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侍奉庄稼比啥不强?再者又说,族谱哪有顺字辈?你上头那些死鬼咋论?村北那庙孤孤单单要垮不塌,荒草足有半人深,里面供着张姓祖宗。大石碑上书,‘弓矢发明者,黄帝封弓正,掌造弓矢,又称弓长,原名‘张挥’,张姓就打他那来。傻小子?笨蛋货?你想姓张得求他!再花钱请出乡三老,劈劈啪啪放鞭炮,风风光光办场酒,闹闹腾腾吼台戏,兴许就能成。” 顺子从此记下了,心底有了大盼头,苦于难攒钱,常愁常恨常骂天。

这是回头话。

此时顺子在高粱地里听见问: “俺说这位苦哈哈,光锄能管用?得引清河水来灌。”  顺子站直回头说:“地高灌不了。东家讲,农神说,‘锄头自带三分水,锄过三遍顶场雨。‘” 他瞅这人裹绸穿缎,料定是位富后生,从来忌恨这种人,天生能白过日子,眯逢着眼不屑地问:“你谁呀?哪村儿的?书生吧?”

  “俺是杨村的。”

  “哦,听说杨村没杨树。你杨村谁家的?”

  “杨村宋家的。”

  “村东大户老宋家?”

  “对!”

“地上走来的?道可不算近。”说完不理了,弯腰去松土。

“哎,哎哎!刨地的,俺叫宋文龙,专门来找你。”  

“俺不认得你这羔。”

“小倔头过来快过来,俺有话要讲。”

  “闲得慌?”

  “你东家是叫张志富?”

  顺子直腰皱眉问:“他咋了?”

  “叫?”

  “他咋了?”

  “叫不叫吧?”

“有事自己村里寻去,俺一天活计说过数,早完早拉倒。” 说过又不理他了。

 宋文龙嘻嘻说:“人若生得像头牛,他就活该要受累。” 顺子听他捂住嘴巴哼鼻音,讥笑声像个嫩娘们儿,回头瞅着直楞神,背上起满鸡皮疙瘩。

宋文龙掏出手绢来粘汗,粘嘴角,末了轻扬空中飘香,反腕叉腰歪脖子,模样像娘们儿,细声细气说:“哟嗬吔……,你个名唤顺子的,成天累得出臭汗,果真就长穷脾气,果然大得很。” 说完冷笑,带怒盯人。 顺子心里想,别是惹上花疯子了?他想干嘛呀?于是陪笑问:“谁说俺叫顺子了?谁说俺的脾气大?” 宋文龙使出兰花指,点着他就问:“会有谁?你东家的闺女花花呀。”

  “她的大名张彩凤,现如今在县学堂里念学嘞,啥时见她了?。”

  “俺俩是同学。”

“哦?”

“同班。”

“哦?”

  “俺是专程来找你。”

  “哦?”

  “她叫俺来的。”

  “哦哦哦,这位小羔呀?讲话别学鸡啄食,一气就讲完,俺们急得慌。”

  “她正躲在俺家呢。”

  “滚!别处疯去。”

  “果真不信?现有信物。”

  “啥?”

  “就是证明给你看。”说完掏出块玉佩。 顺子认得这是东家闺女总挂的,忙问道:“咋就到了你手里?”

  宋文龙收好玉佩说:“讲来话很长。”

  “别长别长!简短说。”


编辑点评:
对《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