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四十八章 (完)

第四十八章 (完)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9-17 字数:3169字 阅读: 7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这件事在公司内部不胫而走,有人贴出电脑打的‘佳人定多难,肥猪怕过年。‘ 当然只敢悄悄干。田家庆听说暗中骂了行政部的李经理,乐得击掌直蹦跶,兴冲冲跑去他爸爸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大劈叉、拿大顶、武拳脚、脸笑烂,亢奋得口口声声说:“预制厂的可撤了,反正骑虎也难下。这回公司开了花,小爷要整那帮崽子?” 气喘吁吁说了想法。他的爸爸想了会儿,左看右看说:“这事我不能掺和,去问你妈妈。” 田家庆乐坏了,三步并两步,入了隔壁门,好一阵才笑嘻嘻地蹦出来,找蒋志刚嘱咐:“法务部若不留你,马上到我这里来,有你的位置,切记切记。另再记住!你的工作只有一件,马上出差找到吴红,彻查这件事,只向我汇报,将材料整齐交公安局。狗日的们,叫他记住一辈子!” 瞧蒋志刚也气呼呼地卷袖子,急于要行动。田家庆怕他没记住,又嘱咐一遍,直到能复述才罢休。

第二天一大早,蒋志刚去了张家口,于是公司四下传,将彻查吴红这件事。

后来的日子,蒋志刚为‘壮举’得意。

到了张家口,人事部提供的地址是家农机设计院。吴红她姨得了信,从办公楼里赶出来,陌生地问道:“我是她二姨,请问什么事?” 蒋志刚就结巴了,脸蛋羞红羞红的,像位诚实的好孩子,更像女婿头串亲戚,认认真真说:“吴红上班的公司,想……,想了解一下她为什么提前走?“ 她的二姨微笑问:“这位年轻的同志,您该怎么称呼呢?” 蒋志刚猛惊醒,忙不迭地赔笑说:“阿姨对不起,我是急忘了,本人名叫蒋志刚,任职公司法务部,并与吴红挺熟悉,她见面就能认出我。” 忙掏公民身份证,带照片的工作牌,再次表示了歉意。 吴红她二姨,仔细审看递回去,遥指西边的山包说:“小伙子可望见了?古木参天,有庙有亭,那里就是‘劳动公园’,她去散步了。” 蒋志刚望着问:“树上屋顶有积雪?我们那里也飘过。” 她二姨听了笑笑说:“吴红这孩子,很犟但开朗。这次来却一副苦恼不爱讲。她父母也在电话里急,说不知是为个啥?她遇到什么烦事了?好孩子快告诉我?” 蒋志刚隐瞒说:“阿姨想多了,可能是她不舒服?” 她的二姨问:“刚病过?” 蒋志刚忙改口:“没有病过,我胡猜的。” 她二姨还是不放心,说你赶快找去吧?中午我做肉馅合子。

蒋志刚被风刮得眯眼前进,此时此刻他很激动,讲不清楚为什么,总之热血在沸腾,义不容辞非要搅进这件事。他紧张,他手抖,能觉出心脏砰砰跳,强烈感到心在颤,因要单独见吴红,压抑不住那亢奋。书上云: ‘因为兴奋或过于疲劳,引起精神不正常、处于增强皮层和相应器官机能的活动状态,如肌肉收缩、腺体分泌等高度兴奋状态,误觉四肢粗了三圈,想呼啸旷野劈天开地力敌环宇,大有远祖猿人风范,仿佛能穿越时空回到洪荒。’ 这种感觉令他奇怪,野物欢实才会这样?感觉手很冷,哈气使劲搓,再次瞧小山,那里似有动魄之秘。

其实停下过多次,但他根本没看清,猜想此刻吴红正在做什么?想象吴红见到自己失去控制欣喜若狂?总之吧,把可能出现的猜个遍,这对激情没影响,用反复解释来宽慰。

另一种声音在冷笑,讥他凑理瞎壮胆,问他承认本性吗?受本能的驱使吗?非要来,归根是个活动物,到底流的是热血,既被神牵就顺服。蒋志刚心里,吴红不是随便什么,有很强的吸引力,蒋志刚承认常有想法,超越一般男女界限,念头这玩意儿,不以意志为转移,它就在那里。每次见她都傻痴痴的有冲动?爱情是个啥物件?是温饱后的想头吗?属于形而上? 或者形而下?世上已有万种说法都不止!其实只是大量分泌‘荷尔蒙’,是生命物的化学被动,想合二为一,全不由已。魔怔了?管它呢,正值好年华,男儿冲就是!

他就这么不断决心,犹犹豫豫上了小山。

吴红居高眺望想念着家乡,正含泪伤怀手机响了,她那一个关机留在二姨家。

她问道:“二姨妈?没事没事,哦……?哦……?午饭还早,二姨又不放心了?” 她二姨问:“出事了?你那公司找来了,正往你那去。对了对了,来的小伙叫蒋志刚,在公司法律部工作,他说你认识。有事赶快来电话?” 吴红先一惊,停了一会儿说:“二姨,不叫法律部,是叫法务部。蒋志刚我认识,同一批招的,再说我没干什么,放宽心吧?我等他来,挂了?” 她二姨赶紧说:“记住,中午吃羊肉馅合子?” 吴红挂了机,越想越奇怪,思忖道:“公司怎敢大张旗鼓派人来?狂得什么都不怕?国家没有法律了?李经理他要吃人?派的还是蒋志刚?叫我怎么说?说旷工?不干了?不合常理呀?罢,罢,罢!听他来了怎么说,若是耍无理,别怪不给面儿。若有理,容考虑,总之一切我做主,决不容许谁操切。” 主意想定,迎着来路下山去。

蒋志刚边想边登上得山来,一看四处都是林,鸟在叫,怯生生地想,谁知‘小鸟’躲在哪?山林葱茏怎么好?于是双手做喇叭,鼓足决心转来转去大声喊。

“吴……红……,蒋志刚来了……,愿意和我一块好吗……?”

声音播散,四处弥漫。

吴红早瞭见,藏在大树后面等。不料他突然大声喊,声遍林间, 打太极拳的那群老年人和爬山的都肯定听见。吴红羞得满脸通红,心想出去就是承认,人们会起哄,那样的话害得我朝哪里钻啊?又因蒋志刚喊出这种话,又惊又喜更纳闷。喜天下真有痴情人,早就拒绝过,居然还在大庭广众喊出来,让人惊喜否极泰来,而且来的这么快。闷的是,他是公司派来的,怎么能有不情之举?

吴红正在低头猜,忽听见蒋志刚高声唱,日日苦练的嗓子,中音浑厚底气足,为他争了气。举眼望去,见蒋志刚跪在满是白雪的原野里,双手捂胸仰望天空真诚吼唱:

“在月下等待 在夜里徘徊  

任思念夜空蔓延

我独自呼唤 你的归来

在被黎明唤醒前  

拥抱梦中的你  

如此沉醉的爱  

大海的尽头 有我的等候

……“

吴红听了泪眼迷蒙,飞奔而出。

山上打拳的老人举臂鼓掌,一时响应,四处回荡,整座小山都为他俩在欢呼。

(完)


编辑点评:
对《第四十八章 (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