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三)

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三)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 2018-09-13 字数:20926字 阅读: 27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晋欢瞅准了时间趁着空闲溜进了酒店,不想却被一位保安叫住,问他道:“先生您好,需要帮助吗?”
  “需要。”晋欢回过头讪讪地笑着。
  “您要订房间还是要找人?”
  “不订房间。”晋欢笑道,“也不找人。”
  “那您是……”
  晋欢眼珠子骨碌一转,笑道:“我找东西。”
  “您要找什么东西?”
  “我的一位朋友,他把一个麻袋寄存在你们这里,不知道被人取走了没有?”
  “哦,那您的这位朋友是?”
  “常先生,常业清,本人免贵姓金,你可以称呼我金先生。”
  “金先生您终于来了,常先生当时说会有一位老太太来取,可是我们始终没有见到,最近这麻袋散发出霉烂的味道,可把我们愁坏了,谢天谢地,您快把它带走吧。”保安一直在前方引导晋欢。
  “它在哪儿?”晋欢此时迫于无奈,只好先跟了他去。
  “他在孔会长的房间。”
  “哪个孔会长?”
  “孔献良啊,中华慈救会会长,真是一位仁爱的先生,不仅慈悲而且平易,他听说那是常先生的东西一定要放到自己的房间,虽然它已经腐烂,孔先生却依然不肯将其移出,多么好的一位先生啊。”
  晋欢听到孔献良的名字,一下来了兴致,想要拜会一下这位“久违”的会长先生,他说道:“听你这么说,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那我更要好好谢谢他。”
  服务员带着晋欢来到了孔献良所在的房间门前,那是一间豪华套房,连门面都与别个不同,晋欢问那保安:“是您带我进去还是我自己进去?”
  “不敢麻烦孔会长,如果您没有特殊要求的话,我就不进去了。”
  “那么您请回,真是太谢谢您了。”
  “再见金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保安走远了,晋欢正在迟疑之际,房间的门从里面打开来,走出一位高挑美貌,风姿绰约的年轻女子。她轻佻地撇了晋欢一眼,转身要关门。晋欢看得清楚,那女孩的背上写着一个大大的“39”,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要关门。”晋欢嘻嘻笑起来,“我要进去。”
  “你是谁?你想进就能进吗?”女人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没有理会晋欢,依然想要关上门。
  晋欢着急,伸手摁那门把不想却碰到了那女人的手指,女人猛地抽走了手,骂道:“哎哟,拿开你的脏手。”
  “嘿嘿,对不住了,你们孔先生留着我们常先生的东西,我要去取。”
  “什么东西?”
  “一个麻袋。”
  “哎呀,那麻袋臭得要命,原来是你的呀,快去把它拿走。”女人放晋欢进了屋,关上门走了。
  如此宽敞富丽的房子晋欢还是头一回见。他站在门口的窄长的过道上,对面便是一个大厅,与他正对的是的敞亮的玻璃窗,窗边挂着几幅字画,大厅的地面上铺着巨幅牡丹地毯,厅中摆放着各式雅致的桌椅沙发,桌子上摆着些看上去极雅致的瓷器木器,门口有几盆叫不出名的花草,枝叶繁茂,香气袭人。
  晋欢从过道里探出了头,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不过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大厅也不过是这房子的一小部分,左侧有一个垂着花帘的通道,不知那面是怎样一番情景?右侧拱门内应该是会客厅,晋欢就是从在那里听到了那一连串的哈哈大笑。
  笑声过后,那人继续说道:“不光那安全绳是劣质的,就连我们捐赠的那些药物、食品、帐篷、担架都是低价采购来的,哈哈哈哈哈。”那人说完笑声又起。
  “以后你们都是自己人,所以我也不避讳说这些事,救援!救援?救他妈的援,全天下谁最好骗?老百姓最好骗,哈哈哈,那些自以为善良的人全是他妈白痴,傻蛋。坑蒙拐骗来钱快不快?贩毒走私来钱快不快?偷盗抢劫来钱快不快?没有我快,哈哈哈,没有我快,我只要做一番演讲,落几滴眼泪就可以伸着手等别人来送钱了。有的人盼家庭和睦,有的人盼加官进爵,有的人盼富贵长寿,我最盼什么?哈哈,我最盼灾难,我最盼毁灭,地震、海啸、台风,破坏力越强越好,人死的越多越好,别人的灾难是我的幸运,别人的毁灭是我的新生。这些可爱的灾难啊,简直就是我的父母,不,胜似我的父母。每当那些被上帝遗弃的可怜虫垂死挣扎的时候,每当那些粗鲁暴躁的绿皮狗舍命救援的时候,每当那些头脑简单的傻瓜蛋慷慨解囊的时候,我在干什么?也许我正在烛光中抽着雪茄喝着红酒,也许我正开站在林苑别墅的阳台上赏着风景,也许我正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搂着女人。”
  “说到女人。”他继续说道,“烟酒可以没有,别墅可以没有,唯独不能少了女人。人们都知道毒品让人成瘾,他们哪知道女人让人着魔?没有女人我吃不下饭,没有女人我睡不着觉,一时半刻见不到女人我的心就痒痒,尝尽天下绝色美女乃是人生第一大快事。我教给各位,选女人可是门大学问,比饮茶品酒还要细致得多,万万不可将就,有所专嗜才能体会到那种钻心的惬意。我喜欢的女人漂亮自然不必说,声音一定要勾魂摄魄,皮肤一定要白,滑,嫩,屁股要翘但是万万不能肥。我的女人身上都有专属于我的印记,我会在他们的乳房或者屁股上烧上一块榆钱大小的疤。后来这些都不能使我满足,我开始寻觅更新的刺激,你们知道同时玩弄一对姐妹,甚至一对母女是什么感觉?如同死后重生!记住一点,女人首先要是精品,之后才能贪多,我的女人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以至于我都记不清她们的名字,所以我给她们都编上了号码,来这里救灾我只带来六十名,看到没有?刚刚出去的那个是39号”。
  晋欢站在过道里将这一番话听得清清楚楚,这番话,颠覆了他的认知,震颤了他的良心,不禁使他心寒彻骨,恨意顿生,心想拿刀子把他活刮了也不为过,我中华有此等蛀虫,擎天之柱怎能长久?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妨再教你们一招。”那人继续说道,“我捐给你们两家镇上的钱除了我从账上拿走的,孬好还剩几百万,拿出十万八万的做做样子,修个桥,铺条路,哪家子死了人的,给点儿意思意思,上边要是真问起来大不了拿出一些塞他嘴里。再说了,全国都被这地震弄得鸡飞狗跳,谁在意你那点儿钱?”
  “是,是,是。”有两个人唯唯诺诺地答应着。
  “头一次见这么多钱吧,不知道怎么花?先把孩子送到国外,再给上头能说上话的人送点儿,谋个好差事,别在这穷乡僻壤待着了,等到事都办妥了,再找几个女人,买几辆好车享受生活就行了。”
  “全仗着您了。”那两人说道。
  “嗨,咱谁也甭扯没用的,心里都明白。”
  晋欢的心里也明白了,而且不得不说,他找到了来时想要找到的答案——多么令人满意的答案!既然是这样,那么他该走了。就像进来时一样,他走得很顺利,轻轻开了门,又轻轻关上,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可正当他转身要走的时候,里面一人猛然开门走了出来,晋欢一面惊慌一面又惊奇不已,这人的耳朵何其灵也!速度又何其快也!
  晋欢见那人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脸上的墨镜丝毫遮掩不住凶像,心里有些慌张。那人十分警觉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晋,不,你可以称呼我小金。”
  “金先生有何贵干?”
  “看来他只是听到了声音,也许并不知道我已经进去过了。”晋欢这么想着心里便平复下来,笑道:“哦,哈哈,我正要敲门呢。这不是孔会长的房间吗?”
  “孔会长正在见客,你现在不能进去?”
  “鬼才想进去呢?”晋欢喜上心头,笑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先走了。”晋欢说完快速朝楼梯口走去。
  “站住。”那人叫住了晋欢,“回来。”
  晋欢只得乖乖地走了回来,极不情愿地笑道:“不是说会长没时间吗?”
  “不妨把你的事情说出来。”
  晋欢只想着尽快脱身,因此说道:“我家常业清先生在孔会长这里存着一个麻袋,麻烦你去给我取出来好吗?”
  “常先生交代那个麻袋要交托给一个老太太,没有接到常先生的电话或者书信,我不能把它交给你。”
  “那算了吧,我回去叫常先生亲自来取,谢谢你,再见。”晋欢又迈开步子要逃走,心里嘲笑他们这么个盛垃圾的破麻袋也当宝贝似的。
  “慢着。”那人又叫住了他,问道,“你果真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那还有假?”
  “如果为了这点小事,你为什么在门前迟疑?又为什么这么着急走?你到底要干什么?快说。”他一把揪住了晋欢的衣领,晋欢惊呼一声嗖地被他拽了过去,这人力气着实不小。
  “你真聪明。”晋欢苦笑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的确是图谋不轨。”
  “这下你承认了?”
  “承认了,承认了,你先松开。”
  “快说。”那人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用力。
  晋欢憋红了脸,勉强说道:“关于那些女孩,背上写着数字的那些,你们会长一定会有兴趣的。”
  那人显然对晋欢的话很感兴趣,他松开了手,通身打量了晋欢一番,问道:“你知道什么?”
  晋欢故意凑到他的耳边,悄声说道:“‘3号’女孩不见了,那可是一个可爱的姑娘,我知道她去了哪里?”
  “去了哪里?”
  “这可不能告诉你,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能从会长那里得些好处的,后来见你凶神恶煞没敢说出来,想不到你竟然非逼我不可。”
  那人沉思片刻,说道:“你若是耍什么把戏,一定走不出这扇门。”
  “不敢,不敢,我不过是为了几个小钱,哪敢耍什么把戏?”
  “谅你也不敢,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知会一声。”
  “您请便。”晋欢见那人进去,一溜烟早跑得无影无踪。
  且说林雪飞等人在小兵掉下山崖之后,悲痛惋惜之情再次萦绕心间,只差一毫米,这个年轻的生命就可挽回,只需半秒钟,这位英雄就可凯旋,他实现了自己的誓言,用生命捍卫了他对连长的承诺。只是可怜了他的老父亲,儿子离去的那一刻他还在望着窗外盼着儿子的回归。人们不会让这位英雄暴尸山野,几名士兵返回到山崖下,将他埋在了连长的身边。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二回 无人从始自轻贱 谁肯生来作英雄(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