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三)

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三)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 2018-09-10 字数:8173字 阅读: 31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众人连日受到酷热、饥饿、死亡还有绝望的折磨,此时正可发泄,再加上眼见救人之事要成,自豪与欣慰之感顿生,与死神抗争的悲壮之情也涌上心头,他们一齐呼喊着,这一群微弱的已近枯竭的生命爆发出最后的激情,在这叫喊声中,死神也是要却步的。
  几位妇女一直在查看兴叔的境况,她们告知他们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水泥块,虽然空间狭小,但是已经可以将其移出。连长喝止了他们,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姿势难以维持,倘若水泥块落下,兴叔连同那些救援者都要遭殃。
  水泥块已经升到了连长的腰部,他跟周克新都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们一边艰难地用胳膊支撑着水泥块的重量一边小心翼翼地轻俯身体将水泥块的一角放在肩头。此时比之以前已是轻松了许多,两个大汉的腰肢撑起了水泥块,他们见兴叔所在的地方依然狭窄,各自朝前移了一小步。人们观察了一下兴叔的伤势,开始移动他的身体。
  连长叹道:“好小子,恁大力气!”
  “你强过我。”周克新说道,“每一次都是你先发力,而且你那边总比我这边低。”
  “哈哈,你说话都不喘粗气。”连长笑道,“我喘得厉害。”
  “我比你年轻。”周克新说道。
  兴叔的身体已经基本上脱离了水泥块,连长和周克新依然在硬撑,两侧的人也都没有松手,几个举着火把的女人团团围在兴叔的周围,孩子们早已准备好了救人的药物。然而灾难并没有结束,一瞬之间,谁都来不及思索和准备,水泥块从中间断裂开了。凭借着多年处理突发灾难的经验和经过反复锤炼的敏锐觉察力,连长嗅到了即将发生的悲剧,一种想法如闪电般在脑中闪过,他知道周克新定然无法知悉这突如其来的劫难,因此他将无法应对,自己当然可以轻松闪过,那么这个年轻人就要遭殃了。上天没有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他侧身一跃将周克新推了出去,两侧的众人慌忙撤手,受到惊吓都瘫坐在地上,水泥块降落的一瞬,女人们将兴叔的身体完全拉了出来。
  周克新滚出了四五米远,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没等身体停稳就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哭喊着朝连长奔去。小兵只觉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眼前一片乌黑,他定了定神,想要快速地跑过去身子却不听使唤,栽倒在地上,他爬到了连长的身边。原本在水泥块周围帮忙的男人,举着火把和正在救援的女子,准备药物的孩子也都围了过去。兴叔张大了嘴,不停地摇着头。
  断裂的水泥块正压在军官的胸口,他的嘴里鼻里不停地涌出鲜血,眼里布满了血丝,呼吸十分艰难,身下的土壤很快就被鲜血浸染。周克新和几个男人将那水泥块抬了起来,然而却回天无力了。连长十分勉强而且痛苦地笑了笑,说道:“总算……不辱使命……妈的……又……救了……一个人。”
  众人并不打算放弃,他们解开了军官的上衣,试图包扎他的伤口,连长的气息已不平稳,他坚持着对周克新说道:“五年前,我……我的确……比你强。”
  周克新不住地点头,泪水沿着两颊流下,连长又对小兵说道:“小……小崽子,我……就到这里了,剩下的……剩下的……交给你了。”
  小兵握着军官的手,他在痛哭却不让自己出声,紧闭着双眼,手不停地颤抖。连长已经奄奄一息,他望着所有人,望着他的战友、同志和那些被他救出来的人说了最后一句话:“等你们……出去,都他娘……给我活好了……”
  连长说完这句话闭上了眼睛,所有人的心都变得异常沉重,在这万恶的地震中,又一个生命逝去了,他们失去了一个同伴,一个生死与共的朋友,一个相互扶持的战友。他们为一位英雄的离开而惋惜,悲伤,不知道是悲壮成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悲壮?除此之外,一种恐惧感在人们心头产生,并且迅速加剧,蔓延,刚刚逝去的这位英雄和同伴,他是他们的主心骨,是他们的盾牌和屏障,是他们的保护神和救世主。他机智,敏锐,勇敢,经验丰富,富有领导力,最重要的是他善良而且热心。有他在,他们感觉到安全,能看到希望。这样一个人的离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但是,这些都是令人哀伤的理由,真正使众人痛彻心扉的是这生命的逝去,地震像夺走那千千万万的生命一样带走了他,而这个生命本不该如此的。
  周克新当然知道连长是替他而死的,而这比让他接受死亡更加难受,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为什么自己可以活下来别人却要死?为什么自己活下来的代价是要别人死?他一面怨恨自己的无能,一面咒骂造物的不公,跪在军官的尸体前久久不愿起身。
  所有人都围在军官的身边,面色凝重,心情沉痛,女人们还在哭泣,就像哀挽自己的亲人那样。而那小兵止住了泪水,他不能再哭了,现在只剩他一个军人,他要先做一个男子汉,这是连长的命令。
  “各位请去照顾兴叔。”小兵对几个女人说道。
  兴叔一直在旁边啜泣,听到小兵的话语,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是个该死的,我一大把年纪了,死了就死了,怎么叫这么好个人替我去死?千不该,万不该啊,等到了阎王殿我也是要受罚的。”
  “这是连长的选择。”小兵说道,“你现在要好好活下去。”
  小兵对跪在地上垂首不语的周克新说道:“周大哥,我们把连长埋了吧。”
  “连长死了。”周克新低着头说道。
  “死了。”小兵说道,“我们把他埋了吧,就像掩埋那些死去的灾民。”
  “埋了吧。”周克新指着银杏树旁的小路说道,“就埋在那儿,我们出去的时候好让连长看到。”
  第二天很快来临,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食物了。小兵、周克新和常业清等人进山试图寻些可吃的东西,但是由于他们缺乏经验,没有任何倒霉的兽类撞上他们,最终他们带下山的是少得可怜的野果和一大堆蝗虫、蚯蚓和蜈蚣。人们望着这堆恶心的东西都有些作呕,心里又因无奈而发憷,他们知道如果接下来还找不到食物就非吃这些东西不可了,但是现在,他们还不打算进行尝试,也有些人暗暗发誓,即便是饿死也不要吃这些东西。
  虽然尚有很多人没有分到,但是果子很快就吃尽了,下午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人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全场死气沉沉,气氛紧张而且压抑。小兵打算再晚些时候到山上去学着连长的样子设些陷阱捉几只獾,周克新心里明白如果想要活下去非要吃这些恶心的东西不可了,他对众人说道:“我生来就胆小,怕黑怕水又怕鬼,今天却偏要磨磨性子。”
  他将手伸进尼龙袋里掏出了一把蚯蚓,走到河边将它们放在水里冲了冲,然后对着太阳举起了手。他心里也在犹豫,可是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只要他吃下去马上就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
  他张开嘴眼看就要将那一把蚯蚓放进嘴里,却听到有人大喊:“快看,林雪飞他们回来了。”
  周克新放下手来,果然见到林雪飞从河流源头处走了出来,肩上扛着一块大石,身后跟着韩采梅和七八个孩童,他们每个人也都抱着一块小石头。周克新同所有人一样大惑不解,正要上前询问,只见林雪飞突然将那大石扔下,随即坐在地上,背靠着岸边的一块大石,右腿伸直,左腿屈膝,双眼紧闭,一动也不动。
  众人起身要去探望却被周克新叫回,他说道:“不要过去,他在休息。”韩采梅将那件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的白衣披在林雪飞身上,同孩子们走了过来,将石头的原委告知众人,所有人不都相信,只有几个当地的人表示曾经听说山里有一种能吃的石头,不过都只当是一个笑话而已,没有人当真。直到一个孩子演示了一遍众人这才相信,都觉得神奇,有人以为这是神灵相助。
  “连长呢?”韩采梅问道,“怎么不见他的影子?”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伤感,谁都不言语,周克新说道:“他死了。”
  韩采梅有些发怔,心里不信,问道:“胡说,连长怎么会死呢?”
  “水泥块崩断的时候,他推开了我。”周克新说完用手指了指他的坟墓。心里仍觉难以置信,然而泪水却已涌了出来。
  林雪飞听说连长已死,忽地睁开双眼,奔到连长墓前,他给他鞠了一个躬,将他的白帽取出安放在坟头,用石块压上,从此之后,林雪飞再也没有戴过帽子。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一回 没红谷里悲没红 绝风岭上恨绝风(其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