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回 慷慨落拓戏庸碌 坚韧勇武征峰巅(其二)

第二十回 慷慨落拓戏庸碌 坚韧勇武征峰巅(其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 2018-09-07 字数:17363字 阅读: 30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什么有了?这是什么东西啊?”
  “拿袋子过来。”
  小兵依照连长的意思,将一个尼龙袋子的开口紧贴着石洞的一端,包裹住洞口的两侧,连长轻数三声,猛然将堵着洞口的石块向上移开。小兵正在疑惑之际,只见洞中窜出一只小兽,势头迅猛,他差一点没按不住尼龙袋。连长快速地握住袋口,提起袋子,双手朝树上一抡,那小兽连同袋子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哈哈哈。”小兵兴奋大叫,“你不是说捉不到吗?你是不是说捉不到吗?”
  “捉不到野猪和兔子。”连长笑道,“这是獾。”
  “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快跟我说说。”
  “还有几处。”连长笑道,“我们过去看看。”
  两个人去了其他几处,也有困住的,也有落空的,连长一边忙活着一边跟小兵说道:“昨天夜里我上了山,循着粪便找到了几个獾洞,在这洞的附近我就垒了这几个石洞。说起来这石洞简单得很,这两米来长的洞身没什么好说的,垒好之后要在洞里洞外扔上些蚯蚓、蜥蜴或者一些小虫和果子,然后要在洞口上搭一块方石,一大半悬空,这块方石的另一头用绳子或者铁丝绑住,绳子或者铁丝的另一头系在木棒上,将那木棒插在石洞的中间,让那石块刚好不至于倒下去。等到獾循着食物进来,碰到那木棒,石块自然就会跌下来堵住洞口。千万要记住,石洞不能垒成直的,獾很聪明,看到前方被堵也许就不再前进了。这些都是小时候跟着爷爷学的。”
  小兵听完,赞不绝口,只觉不可思议,顿时又生了信心。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连长道:“咱们把它们都摔死了,这肉很快不就臭了?”
  “你若是不摔死它,别说是这破旧的尼龙袋,就是铁丝网它也咬得断。”
  两人不敢过多耽搁,说着话,一人背了两只二十公斤上下的獾下了山。此时两个孩子也背着一大袋果子下了山。人们都很欣慰,照这样下去,他们也算是能耗得起了。连长为了使剩余的獾不至于腐烂,剥了皮之后用绳索绑着放进了村里的水井当中。
  “连长,快过来。”常业清从村里跑了出来。
  “什么事?”连长随他往村里跑去。
  “我们发现了一个幸存者。”常业清说道,“只是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见到连长过来,林雪飞和周克新等人退到一侧。那人全无意识,只露出了头颅,身子全在废墟之下,这废墟未经一点挖掘,青石堆积,高如山丘。连长看了看他的模样,知道他们给他擦了脸并喂了水,他蹲下身压了压他脖上的脉搏,又望了望眼前的石堆,皱了皱眉,说道:“开始吧。”
  周克新很快就把河床上的男人们都叫了过来,有几个女人也跟了上来,有的在那人旁边唤他的名字,为他遮挡阳光和尘土,有的则到河里打水为救援者解暑,虽是如此,两三个时辰之后,所有人都渐渐不支。前段时间由于食物紧缺,男人们大都省了下来留给伤员和女人,因此除了两位军人、林雪飞和周克新体格强健,尚能挖掘之外,其他人基本都已形同虚设。一阵挖掘之后,救援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过总算有些进展,他的右臂露了出来,现在他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
  “兴叔,我们很好,你也很好。”一个孩子蹲在他跟前同他说道。
  兴叔的眼珠缓缓地转了一圈,张着嘴,手指不停地颤动,孩子说道:“兴叔,你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我们都是他们救的。”
  “他似乎想告诉我们什么。”连长说道。
  兴叔的食指翘了起来,用尽全力抬了抬手掌,林雪飞说道:“他是在指什么吗?”
  连长问村里的人道:“那山上有什么东西吗?”
  村里的人想了想都摇了摇头,林雪飞见兴叔的嘴巴一张一合,便趴下来将耳朵贴到他的嘴边,模模糊糊听到几个词语,起身问道:“他说的好像是孩子,又是什么学校?”
  “哦,我知道了。”一个女人说道,“翻过这座山,那边山坳里有个学校。”
  “什么学校?”连长问道,“怎么不早说?”
  女人说道:“咱村里的孩子没有在那里上学的,一直忙着这边的事,全把那个学校忘了。说起来也算不上是个学校,没有屋子只有个石棚子,统共十来个孩子。我们这附近的大山里多多少少有六七个村子,几年前来了个先生,说是要教书,就在几个村子中间的山里选了那么一个地儿,都是不到十岁的小娃娃,长了十岁就该下地了,谁还上学?”
  “不到十岁的小娃娃。”连长自言自语道,“我必须去看看。”
  “连长,这里更需要你。”林雪飞说道,“让我去吧。”
  “不行,你应付不了……”
  “连长,这里有一个村,那里只有一个石棚子。这里有人要救,还有那么多的伤员,你走了我们真的应付不了。”
  连长听他的话有道理,可是又不放心叫他前去,低头沉思……
  林雪飞见状,知他心中所想,于是说道:“地震已经过了九十多个小时,他们也许并没有被困,也许……也许都不在了,所以我们不能过多地为它浪费人力。但是请你放心,只要他们一息尚存,我一定会把他们救出来。”
  “我跟你一起去。”周克新说道。
  “不行,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耗尽了体力,挖掘的工作还要你来帮忙。”
  “难道你自己去吗?”周克新问道。
  此时,所有人都清楚得很,以他们现在的体力翻过这座大山还要去救人简直是痴人说梦,说心里话,谁也不愿意去。但是,别人能去得,为什么自己去不得,为了这份始终如一,坚持不懈,众志成城的精神,吴子清等人还有村里的一些孩子、妇女都要跟他一起去。
  林雪飞对现在的情况了然于心,所有人都可以去,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男人们已经力不从心,女人们本就孱弱,再说他也不能让别人去冒险,因此说道:“我只需要和一个女人去。”
  “谁?哪个女人?”周克新问道。
  “采梅,你还能走得动吗?”
  这完全出乎韩采梅的意料,不过她仍然说道:“你要我去吗?我愿意去。”
  林雪飞匆匆询问了那里的情况之后,备了一些食物和水便同韩采梅上了山。天气酷热,荆棘缠身,松林里没有道路可循,树枝低矮,杂草丛生,两人在树丛草丛中钻来钻去,原本体力就不充沛,自然不可能长久坚持,一开始韩采梅还可勉强前行,不到一个时辰,迈步就变得艰难起来,但是她绝没有停下的念头,因为也许停滞一秒钟,前方的生命就会消逝。林雪飞担心韩采梅出汗过多,劳累过度,因此决定歇息一下。
  韩采梅一屁股坐在树荫下的岩石上,打开水壶,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林雪飞摘了些果子递给了韩采梅,韩采梅问道:“为什么叫我跟你一起?”
  “你以为呢?”
  “你不想连累别人,所以你就连累我。”
  林雪飞呵呵笑起来,说道:“你不愿意吗?”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怕帮不上你的忙反而拖累你。”
  “其实本该我自己来的。”
  “那为什么……”
  “因为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所以,我要把你带在身边。”
  韩采梅十分诧异,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林雪飞笑道:“你不明白?”
  “不明白。”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受朋友所托。”
  韩采梅更加不解,问道:“你受哪个朋友所托?我们一直在一起,也没见谁嘱托你什么?”
  “晋欢受伤临走之时,托我照顾你。”
  “你瞎说,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该走了。”林雪飞拉起了韩采梅,韩采梅一直追问,林雪飞只顾前行,也不答话。
  大约四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翻过山头来到了山谷中,并且看到了那倒塌的石棚。原来这是一块巨大的青砂岩,原本一头插在山体斜坡中,两侧恰好有几块石头顶住,因此中间倒成了一个天然的石室,不想突然而来的地震将这大石掀翻,外端塌落将整个石室遮住。
  林雪飞和韩采梅看后,心头略过一丝希望,倘若这些孩子没有被大石压到,那么他们尚有生存的机会。他们朝里面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应答。林雪飞围着大石转了一圈,心中掂量着,除非有千斤之力,要不然绝不可能撼动这块巨石,他必须要想出办法来。
  “我们可以这样做。”韩采梅指着大石下方靠近斜坡处的石块说道,“这块石头在大石倒塌的时候被挤进了斜坡中,现在只与外侧的石块相连,并没有同上方的大石接触,只要我们挖出插在斜坡里的部分就能把这石头搬出来,或许就可以进到里面去。”
  “非常好,你真是来对了。”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用什么挖?”
  “你说如果我是连长的话,现在会怎么做?”
  “他一定有办法。”韩采梅托着下巴,一边沉思一边说道,“即便是没有工具,他也能找到工具,或者自己制造工具。”
  “说得对,制造工具。”
  “怎么个制造法?”
  林雪飞绕到山坡上,折断了一棵小槐树,去掉树头上的枝杈,将那老皮撕掉,槐树质脆,他顺着树干折断的地方参差不齐的茬,将那树干掰开一米左右,然后将掀起的一部分折断,剩下的便是一根不足两米长的上端圆形尾端带有棱角的“木铲”。
  大石的塌落已经将斜坡上的土壤松动开了,现在林雪飞又拔掉了周围的一些草墩子,因此许多活土露了出来,为他们的挖掘创造了方便。林雪飞将那“木铲”递给韩采梅让其先行挖掘。他自己又找了一快不足一米的长方形石条,用小石块轻轻敲击石条的一端,将其打薄之后也上前来帮忙。
  随着他们挖掘的深入,那石块被外侧的石头挤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又朝斜坡内进了几公分,韩采梅灰心地说道:“这可怎么办?”
  “这并不是坏事。”林雪飞说道,“总有那么一个极限,这块石头会被外侧的石头推出。”
  “可是越往里往难挖,万一挖到石头,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林雪飞也在担心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他们必须往下挖。天不遂人愿,突然一下,林雪飞的石铲折断了,他心头一惊,用手拨开了面前的土,一片黄色映入眼帘,林雪飞眉头一皱,知道此法已经无法再施,他们果真挖到了石头。
  韩采梅倚着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她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林雪飞愤怒地将手中剩余的石块砸向那块石头,将手伸到石缝里试图挪动它,可这不过是蚍蜉撼树,就是楚霸王在世也只能望之长叹而已,林雪飞无可奈何,退了几步坐在了韩采梅身旁。
  两人呆呆地瞪着眼睛望着那块大石,心中无限遗憾懊恼难以说出,他们又都不约而同低下了头。突然响起咯吱一声,两个人又同时将头抬了起来,见那大石并无异样,心里正奇怪,突然之间,与他们原先所挖掘的那块石头紧紧挨着的一块方石滚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宽阔的洞口。原来,他们虽然没有挖出那块被挤在斜坡上的石头,但石棚的变形却在不经意间搅动了另一块石头。
  两人忽地站起了身,跑到那洞口一看,虽然他们已对里面的场景做了各式各样的幻想,却也不免大吃一惊,四个孩子一动不动地排成一排依靠在大石的一侧,有的端坐着,有的歪着,中间的两个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洞外的他们。林雪飞探头一看,另外的五个孩子像对面一样排成一排倚在大石的这一边。两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林雪飞钻进洞中,将所有孩子递了出来,幸运的是,所有孩子都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他在地下发现了一位成年男子的尸体,他想必就是那位老师了。
  此时已是傍晚,天气略微凉了下来,两个人把孩子放在草地上,让他们背后倚着着土坡坐着。林雪飞跑到石棚子下面的水库里打了些水喂给孩子们,渐渐地又给他们吃了些果子,有几个孩子很快就能开口说话了。
  “孩子们,不要怕。”韩采梅说道,“大人们都在山那边,我们很快就能跟他们会和了。”
  “老师死了吗?”一个孩子问道。
  “死了。”林雪飞说道。
  “老师把水留给了我们,所以他死了。”那孩子抬头看着林雪飞,眨了眨眼。
  “他是一个好老师。”林雪飞说道。
  “老师说得对。”一个孩子对另一个孩子说道。
  “嗯,我就说老师是最聪明的人。”另一个孩子回答。
  “老师跟你们说了什么?”韩采梅问道。
  “老师叫我们倚在石头两边不要动弹,说自然会有人来救我们的。”那孩子说道,“果然你们就来了。”
  林雪飞抚摸着那孩子的头说道:“嗯,一个伟大的老师,了不起。”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回 慷慨落拓戏庸碌 坚韧勇武征峰巅(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