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十三章 神秘的电波

第十三章 神秘的电波  作者:殷海

发表时间: 2018-08-20 字数:4357字 阅读: 56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清理城里的敌特组织,侦捕潜伏破坏的匪、特、霸。已经成了在恩施县城内工作的重点和各级指挥员和战士的紧要任务。王天英从鸭松溪的剿匪战场上回来以后,就着手布置抓恩施城里国民党特务之事。

  恩施县军管会的电报室里几个报务员正在紧张的工作着。随着他们手指的不停的按动,嘀滴答答的电报声从发报机中传出。一个正在监听敌方电波的发报员突然收听到一个神秘的电波,技术人员对截获的信息进行紧急分析的结果,认定这是一个从恩施境内的某国民党特务潜伏电台发往恩施境内各地匪巢的电报……

   于是,报务员向报务室的股长刘齐作了汇报。刘齐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干部,今年刚从野战部队转到公安部门工作,虽然对于新的工作不熟悉,但他学习很虚心,在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基本上掌握了电报和侦察方面的业务。这时他听到汇报,马上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情况,于是就向局长李明远作了汇报。


这天,一队解放军公安战士为了能更快的追寻到敌特的行踪,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傍晚,这队解放军战士来到凤山腰处一个叫小垭口的地方宿营。这里在解放初时是一个人烟罕止的地方,方圆几十里处没有住户,不知是什么年代留下来的几间破草屋歪歪倒倒的立在路旁,周围是一片遮天避日的树林。为了安全。大家在一个稍能避风的屋里打上地铺歇息。

山区的天黑得很早,大家早早的钻进被窝。山风穿过破屋,发出奇怪的声响,远处传来的林涛夹杂着不知名的虫鸟声,偶尔也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出于高度的警惕性,一个解放军战士拿出随身带的监听机,细心的收索着……

突然,一个强大的电波声传出来,“这里是凤山电台。这里是凤山电台……”战士们一下子紧张起来,整个屋子里的人陷入一种已扑捉到敌特电台的莫名的兴奋中。

这是一个说标准普通话的男性声音,重复几遍呼台后便是十多秒的沉默,然后又出现呼台声;而且电波声强大得好象发射台就在门外;大家怀着紧张的心情继续听下去;然而监听机里再也没有出现其他信息。

这队解放军战士大多是训练有素的电报员,并且带队的是恩施县公安局侦察股长刘奇,他在前天接受了李明远的命令,要他尽快破获敌特电台的任务后,就带着他手下的战士;在恩施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搜索敌台。刘奇关上监听机,招呼大家靠近,分析着监听机里出现的奇怪的电波。后来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个隐藏在凤山深处的敌特电台,而且就在附近。于是,刘奇决定今晚就放弃睡觉,马上带着搜寻器随着电波讯号前去搜寻敌特。

但是在宿地附近搜索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没有发现敌特。战士张宏达提议说:“刘股长,我们应该到更远的地方去搜索。”刘奇听了这个战士的提议后,问大家道:“你们怕不怕困难,天亮之前我们要把那暗藏的敌特揪出来,你们有信心吗?”战士们响亮地回答道:“为了人民的幸福,我们刀山火海也敢闯!”于是,经过一段路程奔波,刘奇就带着他的战士,进入了凤山深处,然后按照监听机提示的方位开始四处侦测。他们在没有当地人带路的情况下,三人一组,带着指南针和无线电测向仪在这凤山的森林里搜寻。

很快他们的搜寻就有了结果。在同一个波段监听到凤山电台的呼台声,接下来还听到有女性的普通话:“云盘岭请接听,这里是103在呼叫……!”然而令他们始料不及的是。这个电台无论怎样都定不了位,当人在东边的时候,测出的电台位置在西边,当人在西边的时候电台又出现在东边,更让人不解的是四周都将电台位置指向中间的某个地域,四边的搜索小队向中间地域缩小范围搜索,当几个小队汇聚在一起,电台的位置会突然跳出包围圈。几天下来,除了几个小组疲惫的奔跑外一无所获。然而他们还不知道,一场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他们……

有一个小组搜索到一个叫龙洞湾的地方的时候,叫张宏达的战士对他的两个战友说:“我去方便一下。”说着就在一个背静的大石头后面方便。其余两个战士在离他不到30米的地方等候。十多分钟过去了,小解的张宏达还没有回来,两位战士回头再去找时却不见踪影。他们在原地小范围找,同时,一边给大部队发出紧急求救信号。

所有的搜索小队赶到出事地点后展开大范围的搜寻,在失踪战士张宏达小解的地方及周边地区没有发现搏斗的痕迹,距其300多米的地方只发现张宏达的一只解放胶鞋,随身携带的武器装备也渺无踪迹,不知道是被野兽所害还是被敌特劫持,总之,失踪的战士象人间蒸发了一样。部队在凤山里继续又搜寻了几天,一无所获。以失踪一名战士的代价,撤离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刘奇当时很恼火,这次搜索敌电台的行动不仅没有取得成绩,还叫一名战士没了踪影,于是他回城后马上向王天英和李明远做了汇报。此时,军管会里正在召开紧急的军事会议。会议上,王天英和军区首长听取了刘奇的情况汇报后就各自发表了对案情的看法。

李明远首先发表看法,他说:“这是一桩没有一点头绪的案子,从立案开始,还没有罪犯的任何一些物证,有的只是在空中飞来飞去,看不见摸不着的电波。在偌大的凤山,找一个从来没有露面的潜伏特务,真是谈何容易,这次集中到凤山搜索不仅没有找到敌特,还不见了一名战士,这也是一个教训,看来我们必须采取新的破敌方法。”听了李明远的一席发言,王天英想起了一件刚不久发生的事情——

他当时最关注南线的剿匪战况,一天,他正准备带几个参谋人员,乘一俩旧吉普车去来凤亲自组织。临上车时,他问作战科长孙平武同志:“你们告诉来凤县大队了没有?”孙平武答:“昨天就电话通知了。”他一听是电话通知,就说:“那好,今天就不去了,改日再去。”参谋们一下搞得莫名其妙。次日,他们不声不响驱车疾驶来凤城,来凤城的大队长刘永贤一见面就说:“好险喔!昨天有两百多土匪,在咸来公路山口上呆了一整天,你来了,准遭到伏击。”王天英说:“全靠马克思在天之灵了。”实际是,当时的电话线都是架空明线,敌人完全可以窃听,部队又没有保密机,这说明对敌斗争的复杂性,又反映了参谋人员的疏忽,他就多了一个心眼,却免了一场杀身之祸!

王天英想到这里就站起来说:“这次一名战士失踪,除了说明敌人狡猾和对敌斗争的复杂性外,也有我们的同志在工作中的一些忽视。这也说明山里的土匪已和城里的敌特勾结在一起了,他们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活动,并且在注视着我们部队的活动,我们一定要在尽快的时间内把敌特破获!”此时开会的同志都很赞同王天英的分析和看法。李明远这时想起了一个人来,他就是有名的破案专家、公安局侦察处的侦察科长江云飞。

江云飞时年30岁,是南下的干部。解放前就时常出没于敌人内部进行侦察,又多次破获了混入我军内部的特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1948年深秋,国民党统治下的武汉,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江云飞奉命打入国民党内部。在上级同志直接领导下工作。他在负责武汉军运工作期间,为党、为人民做出了许多惊险的业绩。他经常以富商的装扮和国民党记者的身份,拿着“红派司”经常来往于武汉、上海、香港、台湾之间。国民党知道有个共产党的江云飞,可是始终弄不清究竟是谁?是什么模样?他多次逃避过了敌人的严令查询,反而大胆的拿着记者的身份证和特务有说有笑地聊天。

他常常乘坐武汉公安局司法处的汽车,驶入国民党海军司令部高级官员的公馆。还组织了地下航线、和陆上运输线,源源不断地将武器、枪支和药品运往东北、山东和苏北根据地。此外,他还将宋庆龄基金会得到的基金与美国救济总署的物质源源不断地运往山东根据地。在这段时间中,他还指挥了江汉火药库的夜间大爆炸、策动了国民党军舰起义、和空军的伞兵的一个团起义、以及空军起义。在很短的时间里,国民党飞跑了二十多架飞机。

他还安排了别的同志送出假情报,使美国特使都上了大当。从而为解放军备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他还通过武汉大学学生王翔把他的哥哥王飞(国民党白崇禧部队的作战科科长)介绍给共产党解放军,获得了许多重大的军事情报,连白崇禧的反共军事计划,地下党都能及时得到。他又策动敌人献出蒋介石的长江设防要塞图,并策动了当时重点封锁长江的国民党部队的起义,为渡江战斗的胜利提供了可靠的保证。受到了上级首长同志的嘉奖。根据他这些辉煌的战斗业绩,因此李明远就就放心把破获恩施敌特的任务交给了江云飞。

江云飞接受任务后,经过几天思考,觉得应该先从恩施城里一些可疑的线索开始侦察。因此,如果对一些可疑的人员和地点进行调查,一定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于是江云飞一声令下,全县的公安人员全体出动对一些可疑的人员和地点进行了秘密的突击调查。白天查来往的行人和车辆,晚上查号,清查旅社。因那时还有不少国民党军队的散兵游勇,也有潜伏特务在旅社逗留。一日,当他们来到六角亭褚永源旅社时,巡逻的战士就查获曾押解、监视过叶挺将军的潜伏军统特务郑达昌。还有从来凤、龙山瞿波平股匪派来用大烟换取枪支的土匪。这也是侦察工作中的一个意外的收获。与此同时,军管会电侦组日夜不停地监听着潜伏台的发报情况,经过严密的测定,发现神秘的电波来自北门外的一个山坡上的住处一带,江云飞布下的监视人员也报告说,在神秘电波出现的时候,山坡上有发报的迹象。


编辑点评:
对《第十三章 神秘的电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