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18-08-08 字数:2061字 阅读: 36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孙明过来恰巧看见,笑眯眯说:“俺这人吧,最不怕熏,给一个吃?” 去挨着吴红坐下来,放好碗筷瞧别人盘里都有啥,羨慕道:“还是赵青吃得秀气,仅仅一碗清汤馄饨。” 因李洋跑来找寻吴红,王俊丽便冲孙明发气,冷言冷语问:“你俩不是有故事吗?咋不敢说俺屋赵青最秀气?” 孙明不答召唤赵青,又叫王兴国,最后只有赵青过来。 孙明这时说:“大家调查的结果,可以简化成四字。” 说完故意停顿住,‘哧溜’他的臊子面。过一会儿见没人催,孙明处境尴尬说:“好吧好吧,讲了算了?免得大家脸不急心急。”

吴红忍不住嗤笑。

孙明充耳不闻说:“八个字算吧?漠不关心,避之不及。” 李洋恼怒道:“你个侉子,让吃饭不?下午上班再说行吗?”  王俊丽附合:“就是。” 孙明不理别人说啥,依旧不慌不忙的讲:“高层意见不统一,这是问题之所在。我们成当年的红卫兵,被组织起来夺权造反。”

这话惊醒了吴红,推开盘子用纸擦嘴认真地听。

孙明趋前恳切低声:“公司属于他们的,就职机会是我们的。当前面临两大问题,一、这可能是特大阴谋,我们被人利用了;二、千万不能站错队伍。” 王俊丽点头说:“他们把咱当工具?嗯……,可能只是阶段使用。孙明讲的第一点,依我看,心中明白就行了,关键就是第二点,千万不能站错队。为了咱的乐业生存,下午讨论这第二点。” 赵青问:“田家庆在场怎么办?” 李洋说:“孙明把他忽悠走。” 吴红琢磨,顿起愁眉,老态兮兮望众人说:“在也无妨,咱只讨论预制厂,话先存在肚子里,急不得,再看看。” 孙明问:“这话怎讲?” 吴红说:“就让实践来检验,万一你在耍聪明?” 王俊丽忙说:“也是呃,正是呃,万一孙明耍阴谋?这年头可说不好。” 孙明摇头指天指地唉声叹气:“俺地个娘吔!天灵灵,地灵灵,当真不怕跟错人?” 吴红洞穿他:“这才是你的真担心!不要一来就站队,这是小人搞投机,不管他们怎么吵,你也是外人。放心吧,大公司半会儿垮不了,尽管他们争来争去,但有底线,不是你想跟谁就能跟的,别太幼稚。” 说完起身先走了。

王俊丽瞅着吴红的背影讥讽说:“这位小妖婆,心中主意大极了,不信看她咋走道?扭得屁股直颠颠。哼,勾男气女,没好下场!” 孙明笑着轻声说:“的的确确那么回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吧?行政部的李经理,已打报告要了她。”

众大惊。

孙明又说:“此一事真真的!俺在董事长办公室瞄见了,钢笔字写得龙飞凤舞。” 说完起身眨眼摆头,示意赵青赶快离走。

李洋正发愣,王兴国和赵蓉来了。王兴国问:“神神秘秘说什么呢?” 王俊丽眼角嘴角全是笑意,眉飞色舞兴高采烈耸肩膀,朝吴红的去向努努嘴,手做姿势比划说:“鸭科中个体最大的类群,美丽动人的天鹅,立马就要高飞了,真心可怜赖蛤蟆。” 这才对王兴国讲原由。

李洋低头自顾感叹:“ 不是滋味,不以为奇,王八蛋们总算遇到好时候。问天上人间今夕何年?狼奔豕突漂亮女孩。何必用公元,不如再称宋,老子上梁山!” 王俊丽瞅其态闻其言,气得噘嘴用筷子敲打李洋脑袋:“啥?啥!嘀咕什么反动话?心痛了?告诉你!有人就得意当小三,装逼扮兔逗狼玩儿,浑身犯贱咬死活该,不许你做出苦瓜脸!“ 王兴国因事不关己敷衍道:“现象学、社会学、是进入社会的必修课。我最近恶补五斗米学,念得腰疼没功夫扯,赵蓉,走。” 赶紧躲了。

孙明和赵青,回公司往库房走。到后赵青对韩老头笑,把盒饭递给他,孙明笑着说:“油炸带鱼,喝吧喝吧。” 韩老头就嘿嘿乐,露出烟熏牙,放进了他俩。

两人入内去阴暗角落,在货架尽头的破沙发上挤着坐。孙明眼露喜悦催促说:“快,快!时间很紧迫。” 伸手先脱赵青的。赵青勾着下巴羞涩道:“我自己来,你脱你的。” 于是孙明三下两下弄利索,抱过赵青狠叭几口,掐她脸问:“是怎么发现好地方的?” 赵青哎呀道:“一会儿再问行不行呀?” 孙明就不再问了。

刹时两人上下其手颈项相交‘卷云翻雨’, ……。

事毕,两人分前后回到办公室。


编辑点评:
对《第三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